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0 罚我陪你过夜
    宁霏前世里打猎打得太多了,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来承安山猎场是想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外面见不到的药材,因为是属于皇家的禁区,这里平时是很难有机会进来的。

    从漠北回来之后,已经好一段时间没见过的谢渊渟,这次也出现在了秋猎上。

    谢渊渟前阵子人似乎一直不在京都,宁霏好几次派荷包蛋送信过去,太子府那边的回复都是他出去了。

    他手下那么多能人异士,在江湖上肯定有不小的势力,不会天天宅在太子府里,这倒是可以理解。

    他的所谓神经病,这一段时间以来在众人眼中大有好转。尤其是陪着宁霏去了一趟漠北,不但一条胳膊腿儿不少地回来了,而且还帮着揭露镇西军勾结外敌的阴谋,让李家军反败为胜收回了漠北。这就不是以前那个疯疯傻傻的神经病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但也没变回正常人。所以他可以在外面晃悠这么长时间,太子管不住他,反正又不指望他担负什么家国重任,只要不把自己折腾个好歹出来,平安无事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宁霏最近其实一直想见谢渊渟。在晚上的篝火宴会上终于碰到,立刻把人拖了过来。

    谢渊渟一脸愧疚:“最近一直没回京都,冷落你太长时间,导致你一见我这么热情饥渴迫不及待……都是我的错。你要是生气的话,就罚我今晚陪你过夜好了,虽然营地里大家住在一起比较麻烦,但总能想出办法。我可以直接带你进猎场林子里,别人问起来我负全责,反正以前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过;也可以是我给你家女眷的帐篷里下点安眠香,然后我们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觉得哪种比较好……”

    宁霏:“……”我一个字都还没说,你特么哪来的这么一大串戏?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蓝夙?”

    谢渊渟一下子停住了滔滔不绝。

    “知道啊。”他回答得很自然,“九重门门主,江湖上的第一号人物,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宁霏紧紧盯着他:“那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谢渊渟摇头:“我跟他连面都没见过,非要说的话,我手下的人在江湖上跟九重门打过不少交道,就这样了。”

    宁霏并不完全相信他。

    她每次梦见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碎片时,都是跟谢渊渟在一起的,在她的直觉里,谢渊渟跟她应该有一层她不知道的关系。

    而有着类似情况的另一个人,则是蓝夙。蓝夙在她死后带走她的尸体,跟她的借尸还魂密切相关,甚至他自己都有可能是一个重生者。他也有一段她不知道的往事,并且不愿意告诉她。

    当然,谢渊渟和蓝夙,一个是天潢贵胄,大元谢氏皇族的七皇孙;一个是江湖中人,九重门的门主。一个居庙堂之高,一个处江湖之远,看过去确实是八竿子打不着。

    但她一点都不敢小看谢渊渟。这家伙绝对不是一个不会撒谎不会演戏的人。

    “没有什么关系就算了。”

    宁霏一开始就没指望能从谢渊渟这里问出什么来,所以这时候倒也没觉得失望,挥手赶人。

    “好了,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睡觉了。”

    谢渊渟一脸被人始乱终弃的幽怨模样:“不罚我陪你过夜?”

    宁霏:“……罚个毛线!哪凉快哪待着去!”

    ……

    去年没有秋猎,今年的秋猎似乎连老天都特别给面子,一连几天下来阳光灿烂,天气晴好,秋猎也进行得热火朝天。

    建兴帝自己毕竟年纪不轻了,精力体力跟不上,只在开头象征性地猎了一些小型动物。不过对于秋猎的兴致倒是很高,变着法儿地设彩头,让下面的皇室宗亲和达官显贵们进行狩猎比赛。

    第一天的比赛,参加的是皇室贵族,固康公主一个人猎了能够堆成一座小山的猎物,其他人回来时马背上凄凄惨惨零零星星挂几只山鸡兔子。

    随行而来的羌沙人们欢呼成一片,建兴帝嘴角的干笑僵硬得像是要裂开,把彩头奖励给固康公主。

    那彩头是一条镶嵌极品紫玉的金丝腰带,有三指来宽两尺多长,固康公主接过去之后连看都没看自己的腰一眼,非常理所当然地直接把腰带绕了两绕,当做手镯缠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众人:“……”

    第二天建兴帝就学聪明了,让文武百官们上场打猎比赛,没有皇室宗亲什么事儿。

    但固康公主仍然心痒难耐,虽然不参加比赛,还是自己去了猎场里面。秉承着打自己的猎物,让别人无猎物可打的原则,最后出来的时候,又是她一个人猎了能够堆成一座大山的猎物,其他人马背上连头天的几只山鸡兔子都没有。

    建兴帝一看这不行啊,再这样下去,整个秋猎都变成固康公主一个人的屠宰场了,这还让他和其他人怎么愉快地玩耍?

    于是把谢逸辰叫过来:“老十二,你能不能跟你的王妃说一说,让她去深山里打猎?”

    深山里就是秋猎之前猎人们没去过的猎场深处。那里的猎物更多更丰富,但是也更加危险,豺狼虎豹野猪黑熊等等凶猛的大型动物,都是在深山里出没。

    当然,打猎打到这些大型猛兽,那份荣光是这些小型动物远远比不上的。往年的秋猎上,谁要是能打到一只老虎或者一只黑熊,肯定是风光得不得了,还能得到皇帝龙心大悦下的重赏。

    不过秋猎毕竟只是一场仪式性的活动而已,除了那些喜欢出风头的,或者对自己的身手有足够自信的,大多数人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冒险,跑到深山里面去。

    固康公主正是打猎打得兴高采烈的时候,就因为她太厉害,而不让她上场,那未免也太小气了些。只能让她切换到困难模式去,简单模式的场地就留给他们这些正常人类吧。

    谢逸辰有些犹豫:“可是猎场深处会不会太危险了?”

    建兴帝指了指远处固康公主堆成大山的那一堆猎物:“你觉得以你王妃的本事,对她来说算危险吗?”

    他都担心深山里的虎狼黑熊也被固康公主打绝种了。

    谢逸辰便答应了,去劝说固康公主。

    最近固康公主在白书夜的多方位治疗下,不能人道的问题已经得以解决,在床上的战斗力比以往只高不低。谢逸辰无法再给她下药,只能采用非暴力方式,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终于让她相信自己的问题是由于纵欲过度引起的,所以现在他才能勉强维持正常长度的床下时间。

    固康公主听说猎场深处有更多更厉害的猎物,兴致勃勃,当即就表示要去。

    承安山猎场方圆上百里,进了大山深处,没有道路,无法骑马,只能在林中步行,就不是当天能来回的了。在里面一转转上好几天都有可能。

    固康公主半点没放在心上,带了足够的弓箭和武器,以及两个专门替她搬猎物的羌沙随从,就这么进了猎场深处。

    这里跟常有人活动的猎场外围果然不可同日而语,全是人迹罕至的原始密林,参天古木犹如华盖交织,下面光线阴暗,树木与树木之间挂满深灰暗绿的粗大古藤,缠绕虬结,十分狰狞。

    固康公主一路进来,碰到一只野猪一只狐狸,都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被她放倒了,觉得不过瘾,还想继续往深处走。两只猎物太大,不能带着继续往前走,她便让两个随从替她把猎物先送回去。

    就在这时,听见后面的随从一声惊叫:“公主!有狼!”

    周围的密林中,出现了十几只棕黑色的身影。竖在脑袋上的尖尖的耳朵,钢扫帚一般的尾巴,足有一寸来长的獠牙上,涎水正一滴滴地往下滴落着。

    这是一群森林狼,体型硕大,凶猛敏捷,是丛林中数一数二的杀手。

    固康公主拉弓搭箭,流星般唰唰唰连续三箭过去,箭无虚发地射倒了三只大狼,但其他狼已经咆哮着从四面八方朝他们扑了上来。她就是再多长十只手,都不可能来得及一一射过去。

    “公主,快走!”

    两个随从都是羌沙人,羌沙草原上也有草原狼,他们都见识过狼群的厉害,知道就算固康公主再勇猛,在狼群中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当即把那只野猪和那只狐狸朝狼群抛了过去,同时护着固康公主朝狼群外冲去。

    不料,那些狼群对于这么两只从天上掉下来的肥美猎物,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仍然死死盯着包围圈中的三个人类,紧追在他们后面不放。

    三人这才发现这些狼有异样,它们的眼睛不是常见的棕黄色,而是充血般的猩红色,带着一股疯狂的嗜血之意,看过去格外凶狠狰狞。

    “这些是疯狼!”

    两个羌沙随从大惊。他们在草原上见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发狂暴怒的狼群,这些疯狼完全不能以狼群平日的生活习性度之,它们极其的残暴嗜杀,只要见到有活物在眼前,不杀光决不罢休。

    固康公主这时已经又射杀了五六只狼,满地的狼尸,但是令人胆寒的是,密林中竟然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狼,似乎远不只是一个狼群,无穷无尽,根本数不清有多少数量。

    最前面的那群狼已经追上了三个人。两个羌沙随从身上都带有武器,也十分勇猛,拔刀劈死了好几只狼。但同伴死亡的血腥气味,似乎只是激得这些狼群更加狂暴,舍生忘死地朝前扑去。

    其中一个随从被咬中咽喉,当场毙命在狼群中,另一人被两头大狼扑倒,无数的狼群一瞬间涌上去将他埋在下面,疯狂地撕咬,狼群里一时间只传来凄厉到了极点的惨叫声。

    固康公主一看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全是狼群,连个能冲出去的缺口都没有,饶是她平日里再英勇无敌,这时脸色也微微有些发白。

    领头的几只大狼扑了上来,固康公主来不及射箭,砍杀了那几只狼,但人也被硬生生地扑倒。

    上方一只狼正对着她的咽喉张开大口,腥臭的热气喷在她的脸上,她一急之下猛然一个翻身,想把狼压到下面去。

    却不料旁边就是一个被落叶掩盖的陡坡,这一翻身,整个人带着好几只狼从陡坡上摔了下去,脑袋重重地撞在一截突出地面的树根上,顿时不省人事。

    跟着她摔下来的那几只狼也被摔得七荤八素,但陡坡上的狼群随即嘶吼着扑了下来。

    这时,一个人影从上方落下,抓住固康公主的后衣领,把她从地面提到了一棵大树上。

    152842239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