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005 十六年后的重逢
    白书夜半信半疑:“宁霏?她和素问是什么关系?你该不会是随便说个人故意把我骗走吧?”

    蓝夙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那我还特意回来见你干什么?……她们是什么关系我也说不清,但这是我唯一知道的线索,你见了宁霏自己去问她。”

    不管白书夜怎么问,蓝夙一概是“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你自己去问宁霏”三连,最后白书夜实在是没辙,只能照他说的,先去京都找宁霏。反正九重门就在这里,也跑不掉。

    ……

    睿王府。

    自从睿王谢逸辰娶固康公主为正妃以来,一直躲在自己院子里默不作声的侧妃许心心,在一天下午跟着理南王进宫,向建兴帝提出了跟谢逸辰和离。

    和离本来只是正妻和丈夫之间才有的概念,侧妃虽说也上了皇家玉牒,但毕竟本质上只是个侧室,一般是没有和离的资格的,所以需要求到建兴帝的面前来。

    建兴帝觉得自己这儿都快变成民政局离婚窗口了:“怎么最近扎堆儿地找朕求和离?”

    理南王老泪盈眶:“皇上,不是臣弟事多,实在是心心在睿王府没法这么待下去,您也不是不知道,睿王他……他照这么下去,心心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的面。臣弟就这么一个最心爱的女儿,平白无故从正妃被降为侧妃,本来就够委屈的了,她还这么年轻,连个孩子都没有,臣弟实在是不忍心看她就这么守活寡啊。”

    想起那天谢逸辰昏迷不醒地被固康公主抱着进宫的建兴帝:“……”

    他也知道理南王话糙理不糙。谢逸辰在固康公主那里能保得住小命不被榨干,就已经算是生命力够顽强了,绝对没有精力再去碰其他的女人,许心心留在睿王府,可不就是守活寡么。

    建兴帝本来就觉得把许心心从正妃降为侧妃,对理南王颇有愧疚,谢逸辰那边估计正拼尽全力在固康公主的魔爪下求生存,压根顾不上许心心,留着许心心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卖理南王这个人情,答应了算了。

    “好好好……老十二那边怎么说?他要是同意的话,朕就下旨让你们和离。”

    许心心低声道:“回皇上,睿王殿下已经同意了。”

    她去找谢逸辰的时候,他正趴在内间里的床铺上,固康公主一脸温柔坐在床边,正端着个大缸子在给他喂药。

    她没看见谢逸辰是个什么表情,因为他全程都把脸埋在枕头里面,似乎是完全不想见人。

    听她说想要和离,固康公主惊喜万分,冲上来握着她的手摇晃了半天,然后又去摇晃谢逸辰:“夫君,侧妃妹子真是太好了,你快答应她和离,这样你就可以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许心心:“……”说得好像谢逸辰还有那个体力属于第二个人似的。

    谢逸辰没有出声,只是有气无力地抬了一下手,然后就没动静了。

    以睿王殿下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这个……应该就算是表示他同意了吧?

    想来他也不会不同意的。她的手被固康公主握住的那一顿乱摇,差点没摇得她骨关节统统脱臼,现在手掌上还留着被捏出来的淤青。谢逸辰当时也被固康公主摇了一通,应该能够充分感受到,他要是不答应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建兴帝传了口谕下去。谢逸辰仍然是把脸埋在枕头里,看也不看地在和离书上按了手印,户部那边修改许心心的户籍,销掉皇家玉牒上的名字。

    几天后,许心心就搬出了睿王府,回到理南王府。

    理南王长叹一声安慰她:“心心,不用难过,睿王那边是你实在没有这个缘分,就算和离了也没关系,父王保证能帮你再找个一样好的。”

    许心心埋下头去。

    她想说,她不想找个一样好的,只有那个人,无论身份地位如何,才是唯一一个她想嫁的人。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刚刚一和离,马上就提出已经准备好了下一家,太容易惹人怀疑了,最好还是等着沈醉上门来求亲的时候再说。

    只是,理南王会答应吗?

    要是不答应的话,她又该怎么办?

    ……

    李府。

    从安国公府搬出来之后,宁霏的日子就自由多了。跟以前顾忌着自己宁家千金小姐的身份,连出个门都得小心翼翼,练个剑都得遮遮掩掩,有着天壤之别。

    李家从来不把女儿当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宅闺秀,对于女儿几乎是跟儿子一样的教养,所以李长烟在少女时代才会有着那一身不是男儿胜似男儿的飒爽英姿。

    对于宁霏也是如此。她在李府里完全都可以跟李朔风和李雁声等人过招练武,打得天翻地覆也没人怪她有失大家闺秀的仪态。想什么时候出门就什么时候出门,想多晚回来就多晚回来,不存在名声不名声的问题。

    因为在李家人的眼里,什么女子在外过一夜就是没了清白,全是狗屁。李长烟一个离异的所谓妇道人家,人都在外面游山玩水,浪了整整一个月没回来了。

    这几天宁霏都在京郊的山上采药。以前在安国公府的时候,自己去山上采药,一走就是好几天这种事情连想都不用想。她制药需要的药材有时候十分特殊,在京都铺子里不一定能买得到,只好由她画了图样,让其他下人代她去采。但这样终究麻烦,总不如她自己亲自去来得方便。

    带着好几筐的药草药材回到李府,宁霏一进门,李府的老管家就急匆匆地迎了上来。

    “小姐,有一个……陌生男人,指名说要找您,但又不说清楚是什么事情,现在正在府上不肯走呢,您看这……要不要去见他?”

    “一个男人?”宁霏一头雾水,“什么样的男人?”

    她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有什么陌生男人会来李府找她。京都的王公贵族官家公子,老管家肯定都是认得的,难道是江湖上的人?可也没什么江湖中人跟她现在这个宁霏的身份有关系啊。

    “就在这边,您自己先看看吧……”

    老管家把宁霏引到待客的门厅窗边,宁霏往里面一看,里面一个长得跟妖精一样的白衣男子,手持一把风度翩翩的花鸟折扇,正一脸深沉地端着个茶杯坐在那里,仰望天空中白云悠悠。

    宁霏差点一头从窗外栽进去:“……”

    白书夜注意到了窗外的人,不满地啪一下合起折扇:“喂喂,来了就进来说话,搁那儿探头探脑地偷窥什么呢?……在下这张绝色容颜是要近距离正面欣赏的!”

    宁霏挥挥手让老管家退下,自己跌跌撞撞地走进门厅,几乎不知道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你……”

    白书夜莫名其妙:“这位宁霏姑娘,虽然在下知道自己的颜值突破天际,你也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

    宁霏还是说不出话来,望着他,鼻尖发酸眼睛发红,眼里一下子便泛起了水光。

    这下白书夜顿时有点方了。

    他见过无数小姑娘看到他时的第一反应,眼泛爱心的有,眼泛桃花的有,但还真没见过一见他就哭出来的。

    这是……这难道是跟他之间有什么苦情虐心的过往大戏不成?

    可是不对,他根本就不认识这小丫头啊!

    他自认怼天怼地无所畏惧,唯独拿女孩子的眼泪最没辙,支支吾吾地:“那个……你别摆出这种表情,在下最怕的就是这个了……咳,不知道你是不是认错了人,在下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是江湖人称……”

    宁霏含着泪一笑:“江湖人称生死人肉白骨妙手回春悬壶济世白衣男天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