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179 漠北第一忽悠
    谢渊渟像是明白宁霏的心思,道:“大晋南征军统帅宇文昆,现在就在赤门关里面,要不要在这里多留两天?”

    宁霏也觉得既然好不容易进了赤门关,不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就可惜了。虽然发现了赤门关被攻破的真相,但即便是回去后揭露出镇西军勾结大晋,建兴帝处置了镇西军,还李家军清白,漠北失去的土地也收不回来了。

    现在赤门关就相当于大晋南征军的大后方,大军统帅正在这里,倒是可以在这个宇文昆身上动一动心思。

    谢渊渟拔出腰间他的那把长剑,轻轻巧巧地把断口处的两截门闩切了下来,那坚硬如铁的黑钢木和外面的钢筋铁皮,在他的剑刃下都犹如豆腐块一般。

    “带这个回去当证据就行了。”

    两人在这之后很快找到了宇文昆的帅帐,但帅帐周围守卫极其严密森严,围了好几层士兵,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根本接近不了。

    即便可以强闯进去刺杀宇文昆,也没什么用,大晋军队不会因为没了一个主帅就撤离赤门关。而且他们一旦在这里动起手来,包围他们的就是赤门关五万晋军,再高的武功都得交代在这儿。

    “没必要硬闯。”谢渊渟说,“等一段时间,摸清了换岗的规律之后再混进去。”

    宁霏突然拉了他一把。谢渊渟一抬头,一只信鸽正从西南方扑棱棱地飞过来,飞去的方向似乎就是帅帐附近。

    西南方是镇西军驻守的地方,残余的李家军已经并入镇西军,由镇军大将军罗征统率,正和晋军处于对峙状态。

    宁霏取出一枚细细的银针递给谢渊渟,谢渊渟立刻心领神会,在那只信鸽快飞到他们头顶上的时候,手指一弹,一道银光斜射上去,射中了信鸽的翅膀。

    银针是牛毛细针,就算是射中了翅膀,信鸽身上也看不出明显的痕迹来。但银针上带有麻药,那只信鸽飞行的姿态越来越僵硬,越飞越低,最后跌跌撞撞地落到了距离两人不远的地面上。

    宁霏过去捡起信鸽,拆下它身上绑的信件,拆开来看了一遍,嘴角微微勾起来。

    抬头问谢渊渟:“你那些下属里有没有能够模仿别人字迹的?”

    谢渊渟挑眉:“这还需要他们,我就可以。”

    ……

    几天后,帅帐里,大晋南征军统帅宇文昆拆开了竹筒里封着火漆的信件。

    他和大元镇军大将军罗征一直有联系,但为了避免暴露,只在有紧急事件时才会传信,用的也不是信使,而是专门训练过的信鸽。

    最近两军之间局势稳定,他也很守信用,到了之前约定过的地界,就停下来不再往南进攻。只要各自再守一段时间,大元那边镇西军把李家军收编完毕,他们的这场合作就算是结束了。

    他们从大元那里得到赤门关和漠北的一大片土地,镇西王则是除掉李家,吞掉了十多万李家军,获得在漠北的兵权,双方互助互利。

    这之后合作结束,换成由镇西军驻守漠北,双方仍然是敌对关系。接下来漠北局势如何,那就各凭本事了。

    这场合作最早是由镇西王提起的,镇西王虽然人还在西北,却派了麾下的镇军大将军罗征作为代表,过来跟宇文昆交涉。

    宇文昆之所以答应下来,是因为他太了解镇西军其实远不如李家军的骁勇善战,更没有李庚和李长云这种对漠北了如指掌的将帅。

    李家一倒,漠北就等于是失去了最重要的庇护。就算剩下的李家军并入镇西军,失去了李氏一门的统率,跟往日的李家军也有天壤之别,根本不会是他们大晋铁骑的对手。

    偏偏镇西王还自信得很,以为吞了李家军就万事大吉,一样能像李家军一样安安稳稳地守住漠北。

    所以宇文昆很沉得住气,愿意守在赤门关等到承诺的合作时期结束,没必要现在就撕毁之前的约定攻打过去,免得坏了他作为一国元帅的名声。

    但他有些奇怪。这时候罗征给他传信,是出了什么急事?

    把信纸展开看了一遍,宇文昆顿时唰一下站起来。

    “来人!”

    帅帐外面进来一个士兵:“大帅有何吩咐?”

    宇文昆啪地一声将手里的信纸拍在桌面上,往外走去。

    “传令下去!点兵!”

    罗征传来的信上,说李庚果然并没有死在战乱中,甚至连他的两个孙子都一个也没死,全须全影儿地出现在了现在镇西军和李家军的驻地。

    罗征这些天本来正在忙着把将近十万的李家军收编进镇西军,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半。李庚三个人在军营外一出现,只靠着这孑然一身的三个人,登高一呼之下,李家军全军沸腾。将近半天的时间里,十万人全部义无反顾地脱离镇西军,跟随李庚而去,一个人都没剩下。

    罗征的鼻子几乎都气歪。

    建兴帝是因为他们上报的奏折里说李庚战死,李家军没有统帅,才把李家军的兵权暂时交给他,由他来指挥。但这并不意味着李家军就是真正属于他麾下的军队。因为建兴帝从未明旨说过从李庚的手里收回兵权,因为李庚人都已经死了,这是根本不需要说的事情。

    谁知道李庚竟然没有死,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李家军的面前。

    那现在谁才有李家军的兵权,李家军应该由谁来统帅?

    罗征本来还想着跟李庚商议谈判,结果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李庚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他,往李家军面前一站,李家军十万人也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他,就哗啦啦地追随他而去。

    罗征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能如何,难道下令让镇西军截杀李家军?

    李庚带走十万李家军之后,沿途收复三个已经被大晋军队占领的城池,以战养战,一路杀去了碧月湖。

    就像曲海没有真正的海一样,碧月湖也没有真正的湖,只是一处地下河渗水汇聚成的水泊。大漠里的城镇,后面经常会带上“海”“湖”“河”“潭”等等字眼,这是在表达对于水的向往和重视。

    碧月湖的城池就是围绕这处水泊建起来的,把水泊包围在其中,因为水源充足,算是漠北规模最大的城市之一。

    李长云之前带兵驻守的就是碧月湖。大晋军队攻破碧月湖之后,李长云被活捉,罗征送了大元的能工巧匠给大晋军队,照着李长云的脸,把另一个大元人易容成李长云的模样,这才有了李长云当众向大晋投降的事情。

    现在李长云就在碧月湖里面,李庚带领李家军前来,显然是冲着李长云去的。

    碧月湖守城将士只有两万多,十万李家军一到,如何抵挡得住,踩都能踩平了整座城池。因为城被围了,城内晋军信使无法出来,所以不得不由罗征传信来向宇文昆求救,让宇文昆赶紧过去拦截李家军。

    否则的话,李家军一旦收回了碧月湖,有了据点,在漠北就又站稳了脚跟,再想撼动便难上加难了。

    从罗征这边的角度看,更是必须尽快控制住李家军,除掉李庚。不然被李庚得了机会,找出镇西军和大晋军勾结的证据来,送往京都交到建兴帝的手中,那一切就全完了。

    宇文昆接到信,刻不容缓地点兵七万,从赤门关出发,火速赶往碧月湖。

    结果到碧月湖那边的时候,草原上矗立的城池一派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安详悠闲岁月静好,连一个李家军的脚印都没有看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