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171 李家败落
    李家军在大晋两倍的兵力压境之下,拼死苦守了一个月,但终于还是没有坚持到镇西军前来。

    镇西军到达的时候,李家军驻守的漠北第一关,赤门关,被大晋军队攻破,大晋军队已经突破边境,进入大元国土,占领了不少漠北村镇。

    漠北气候干旱少雨,虽然不像大晋那样,国土上绝大部分地方都是草原、荒漠和戈壁,但也十分缺水。能形成村落的地方,都是草原上的河湖,荒漠里的绿洲,有充足的水源才能吸引人们聚集定居。

    水源就是漠北土地上的生命之源,只要占领了这些水源所在的地方,就等于是抓住了这片土地的命脉。

    动辄数万的军队,在大漠里没有大量的饮水作为补给,打起仗来连三天都坚持不到。失去了据点的李家军无法抵御大晋军队,已经往后退了上百里之远。

    而最让人震惊的是,李家军主帅李庚、昭武校尉李朔风、振威校尉李雁声,在赤门关被攻破的那一战里,祖孙三人全部战死,乱军之中尸骨无存。李家军副帅李长云,在赤门关失守后,麾下军队被屠戮殆尽,而他自己最后则是向大晋献降,带着李家军在漠北的兵布图和边防图,投进了大晋军队。

    消息传到京都,满城哗然。

    李家军以前在百姓们心中,威望极高,深受拥戴,一直被视作驻守漠北的擎天之柱。只要李家军不倒,漠北就永远不破。

    可现在李家祖孙三人战死赤门关,李家军连失主帅副帅,已经是群龙无首。就算镇西军已经赶到漠北,大晋军队也已经攻破最重要的漠北天险赤门关,进入大元国土内,占据了有利的地形。

    最令人不能接受的是李长云的投降。李氏一族满门,尽是英勇忠义之将,谁也想不到李长云身为李庚之子,李家军副帅,竟会做出这种贪生怕死,投敌叛国的事情。

    消息传到安国公府,李氏第一个反应就是摔了手里的账册,往外面冲去。

    “我不相信!爹和朔风雁声不可能死!大哥更不会向大晋投降!我要亲自去漠北!”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宁霏也不能再去拦她。之前劝李氏,是因为她去了漠北的确没什么用,但现在已经不是有用没有用的问题。

    父亲和两个侄子战死在赤门关,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兄长向大晋投降,现在正背着叛国投敌的罪名。李氏作为李家的女儿,要是还能在千里之外的京都安安稳稳地坐着,那才叫怪了。

    李氏不顾安国公府里丫鬟下人们的阻拦,飞快地收拾了东西,带上一批原先属于李家,在她出嫁时跟着她一起来到京都的护卫,立刻就要出发。

    宁霏也准备跟她一起去。漠北正在战乱之中,李氏这么急匆匆地前往,身边虽然带着那些护卫,但一旦遇上大晋军队的话,这些护卫相比之下微不足道。有她同行,至少多个照应,万一李氏受伤的话,就更需要她了。

    李氏不同意:“这是李家的事情,娘去就可以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弱不禁风的,连京都以外的地方都没怎么去过,去漠北那么危险恶劣的地方干什么?”

    宁霏摇头道:“娘是李家的人,我身上流的血至少也有一半算是李家的吧,外公、舅舅和表哥他们出事,跟我自然有关系。况且我也没那么弱不禁风,珠玑会骑射第一名,未必就比娘差。李家长年镇守漠北,流着李家血液的女儿,怎么能连漠北的土地都不敢踏上去?”

    李氏怔住,片刻后才扬起了眉,把手里的那条马鞭丢给宁霏。

    “说得不错,李家的后人无论是男是女,都不能一辈子娇养在深宅里面,见不得漠北的风沙。你也尽快收拾一下,东西不用多带,我们轻装出行,沿途再补上。”

    汉广堂那边,穆氏就算再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时也得到了李家出事的消息。

    穆氏派了钱妈妈来琴瑟居这边,本来是想把李氏叫到汉广堂去问问情况,结果钱妈妈到了这边,一眼就看见李氏和宁霏牵着马匹带着行李,正准备出安国公府。

    “夫人!六小姐!”钱妈妈大惊,叫了起来,“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漠北。”

    李氏因为跟穆氏闹僵,对这个在穆氏身边伺候的老妈子也十分不待见,冷冷地甩了两个字给她。

    反正该向府里交代的事情,她已经都交代给几位管事了,至于穆氏那边是个什么态度,她才不想管。

    “漠北?”钱妈妈惊叫得更加大声,“夫人去那种地方干什么?您是安国公夫人,怎么能自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等等,您这是……您居然还要带着六小姐一起去?这就更不行了!……哎!夫人等等!老奴要先去禀告老夫人啊!”

    李氏被钱妈妈的大呼小叫吵得脑袋都疼,没有理会,直接绕过钱妈妈往门口走去。

    钱妈妈哪敢就这么放她走,连忙上前拦她:“……夫人!您不能去!”

    李氏以前在军中也是练过武的,哪里是一个老婆子能拦得住,随手一推,就把钱妈妈推得在地上重重摔了一个跟头。

    她连看都没看一眼,带着宁霏从正在惨叫哀嚎的钱妈妈身边大步走过,头也不回地走向安国公府的门口。

    但是两人正要出去的时候,在门口碰上了刚刚从早朝上回来的宁茂。

    宁茂看着母女两人一副要出门的样子呆住了:“你们这是……”

    “哎哟!老爷可算回来了!”

    钱妈妈停下了哀嚎,连滚带爬地扑到宁茂的身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嚷叫起来。

    “老爷,您快劝劝夫人啊!她要亲自带着六小姐去漠北!”

    宁茂今天上朝,朝上建兴帝和文武百官们议论的就是李家人的事情。

    李庚、李朔风和李雁声战死,李长云投敌,虽然只是消息刚刚传到了京都,但已经足够整个京都传得沸沸扬扬。

    远在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情,李家的这几位将领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的,还一个都没有找到,建兴帝暂时自然也无法确定要如何处置李家。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李家三代四个男丁,三个战死一个投敌,李氏一门算是彻底完了。现在最迫切的不是应该怎么对待李家,而是国境已经被攻破,局势一片紧急混乱的漠北那边该怎么办。

    早朝的后半部分,众人讨论的都是漠北的战事。但下朝之后,还是有不少朝臣用异样的眼光朝宁茂这边看过来。

    投敌叛国罪和谋反忤逆罪一样,都是大元最重的罪名之一,要是李长云最后真的被判了这个投敌叛国的罪名,无论他能不能被抓得回来,李氏的九族都得遭到株连。

    宁茂娶了李长云之妹,是李家的姻亲,到时候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宁茂满腹心事地从朝上回来,结果一到家,就又碰上了更加闹心的事情。

    宁茂还没来得及开口,汉广堂那边穆氏已经从门口赶过去禀报的门僮那里得知了李氏要去漠北的事情,顿时大怒,亲自赶了过来。

    “去漠北?李氏,你这是疯了不成?……你一个女人家,身为安国公夫人,顶着从二品诰命夫人的身份,给我安安分分待在安国公府里就是了,你抛头露面地一个人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成何体统!……漠北那边现在乱成什么样子,那些大晋士兵见了女人就糟蹋,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宁家还要不要脸面,要不要名声!”

    大元的女子虽然比前朝自由些,没有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程度,但传统观念毕竟根深蒂固,女人就该待在家中相夫教子,不能到外头去乱跑。尤其是像李氏这种嫁进高门世家的,身份高贵,更要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否则就容易遭人诟病耻笑。

    女子平日里出门参加宴会,走亲访友,偶尔去京都郊外游玩一趟,上个香拜个庙。社会舆论能接受的所谓“出行”,就只在这些范围之内。

    至于像李氏这样,没有夫君和家中其他长辈的陪伴,只带着自己的女儿跟一队护卫,远走千里,去漠北那种地方的,就是严重的不守妇道了。

    要是太平盛世里的繁荣文明之地,那可能还好些,漠北现在正处在战乱之中,女人在那边更加危险。李氏这一去漠北的事要是传出去,宁府的背后还不得被全京都的人指指点点,脊梁骨都得给戳断。

    李氏冷笑:“你们宁家要不要脸面名声我不关心,我的家人在漠北那边出了事,我要是还能安安稳稳待在安国公府里面,我就不配为人之女,也不配为人之母。都给我让开!”

    穆氏暴跳如雷:“你这个大逆不道的逆妇!你今天要是能走出安国公府大门一步,我就不用当这个宁府的老夫人!来人啊!给我把大门守死了!谁也不准出去!”

    穆氏一声令下,一群家丁和侍卫立刻围了上来,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安国公府的门口。

    宁茂站在众侍卫的最前面,堵在门口处,一脸坚决:“夫人,你绝不能去!”

    这次他不能再站在李氏那边了。就连穆氏这个不把名声看得那么重的,尚且知道要是让李氏去了,宁府会被人议论成不知道什么样子,更何况是他自己。

    李氏一看门口被堵死,她已经不能直接冲出去,又有穆氏和宁茂的强硬命令在这里,想要出去的话,除非硬闯。

    她手下的那些护卫都是当年在战场上的腥风血雨里厮杀出来的,一个都能顶得上好几个安国公府里这些只会虚张声势的家丁,真动起手来的话,他们未必就赢不了。

    但她还是犹豫了。

    宁茂最不喜欢舞刀弄枪的女子,她在宁茂面前,一直都在尽力表现出他喜欢的温婉贤惠的女子形象。哪怕是她自己不动手,在他面前命令自己的护卫们跟安国公府的人打起来,这般粗野暴力的事情,她以前也是连想都不敢想。

    而且这里是安国公府大门口,一旦在这里打起群架,整条街都能看得到,不到一天时间就会传遍全京都。

    那她和安国公府之间的关系就会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京都没有任何一个高门望族,能容忍得了家里娶的媳妇,在自己家门口跟夫君和婆婆等人大打出手。

    这完全就是所谓的恶妇,是把夫家的脸面和尊严狠狠地摔在地上踩。哪怕这个媳妇再跋扈,娘家再势大,十有**也是一纸休书扫地出门的结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