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179 漠北巨变
    蒋皇后下毒谋害孟皇后的旧案翻出,后宫对外的说法是建兴帝赐了她一条白绫,但其实是由慎刑司将其凌迟处死。

    大元已经数十年没有用过凌迟这种极刑,一时间找不到能够行刑的刽子手,建兴帝秘密派人去民间寻找,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年纪一大把,早已洗手不干的前朝刽子手来。

    那刽子手虽然手艺已经生疏,没有割满三千六百刀,但也让蒋皇后活了三天才死。

    消息并没有传开,包括谢逸辰和谢明敏等人都只以为蒋皇后是被赐了白绫,但谢明敏听到的时候,当场就昏了过去。

    她这时也已经是病入膏肓的状态,快要撑不住了,这一来火上浇油,病情更是迅速恶化。

    建兴帝虽然之前因为蒋皇后而迁怒于谢明敏,但看过蒋皇后被凌迟处死后,他的怒意和恨意已经消了大半。

    谢明敏在当年的案子里是无辜的,而且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曾经最疼爱的一个女儿。看着谢明敏这么痛苦不堪,命在旦夕,他终究还是心有不忍。

    便再次召宁霏进宫,问有没有办法解谢明敏中的紫述香之毒。

    办法其实是有的。五年前宁霏告诉蒋皇后紫述香无药可解,不代表五年后也解不了。紫述香是灵枢制造出来的,灵枢离开的这九年里,已经找到了紫述香的解药。

    但就算有办法,宁霏也一点都不想帮谢明敏解毒,虽说就算谢明敏继续活着,今后对她也造成不了什么威胁,但她就是喜欢在能把人弄死的时候尽快把人弄死,永绝后患。

    不过她不能直接回答建兴帝她没办法,显得太敷衍太没诚意,便道:“臣女目前还不知这紫述香之毒应该怎么解,但愿意为安贵公主尽力一试,只不过皇上要做好心理准备,能不能救得了安贵公主,臣女也没有把握。”

    反正她只是尽力,至于能不能把人救回来,她可不保证。这个所谓的尽力,也只是做个样子,让建兴帝看到她没有敷衍了事而已。

    建兴帝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叹了口气:“你尽力就是,最后救得了救不了,朕都不会怪罪你。”

    “谢皇上。”很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那最后肯定救不回来就是了。

    杨昕这时也在一边。他最近一直都在陪着谢明敏,建兴帝见他天天在皇宫和公主府之间来来回回,太辛苦也太麻烦,感念于他对谢明敏的关怀深情,特地破例下了旨,允许他留宿在华林宫。

    宁霏和杨昕行过礼告退,出了龙泉宫。

    到宫门外的时候,杨昕从后面叫住宁霏。

    “宁六小姐,请留步。”

    宁霏停住,回过头:“杨公子?”

    杨昕看了看跟在宁霏身后的四个宫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宁霏朝那四个宫人使了个眼色,众人退到远处,她则是和杨昕走到了宫墙边的僻静角落里。

    “杨公子有什么事?”

    杨昕微微一笑:“宁六小姐,杨某发现你每次在有别人在场的时候,都是叫杨某驸马,私底下说话的时候,就变成了叫公子。这是为何?”

    宁霏心说那是因为我觉得你跟谢明敏一点都不配,在别人面前叫驸马那是礼数,私底下再叫就觉得别扭。

    虽然杨昕现在是这副不敢恭维的外貌,但她还是觉得他跟谢明敏作为夫妻,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他是鲜花,谢明敏是牛粪。

    但这话她总不能在杨昕面前说出来,避开问题,道:“杨公子特意叫我留下来,该不会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吧?”

    杨昕的脸色正了下来:“自然不是。杨某是希望,宁六小姐能救安贵一命。”

    宁霏道:“我已经答应皇上我会尽力救治安贵公主了。”

    “可是你其实并不想救她。”杨昕一针见血,“杨某看得出来,你有救她的办法,只是不想救而已。”

    宁霏停了下来,望着杨昕,半晌之后才笑了起来。

    杨昕的眼力,的确是她见过的数一数二的敏锐,在这种人面前装糊涂是没有用的。

    “杨公子肯定知道,安贵公主前不久刚刚设计想要让我身败名裂,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名声跟性命一样重要,安贵公主这不啻于是要置我于死地。我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就算不愿意救她的命,应该也算是人之常情吧?”

    杨昕平静地道:“自然是人之常情。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圣人都没做到这个份上,杨某怎么可能对宁六小姐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杨某只是想以自身微薄之力,跟宁六小姐做个交换。”

    宁霏眨了眨眼睛:“杨公子要我救谢明敏的命,你能给我什么作为交换?”

    杨昕语气平和:“杨某一无滔天权势,二无巨额财富,有的只是区区孑然一身,以及心上比旁人多生了一两个窍,肚里多装了三五两墨水而已。宁六小姐若是救了安贵,可以要求杨某做任何一件事情,只要不违道义,什么都可以。杨某虽然不才,但读了几卷圣贤书,还算明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道理,无论这事情有多难,赴汤蹈火也会为宁六小姐做到。”

    宁霏打量了他片刻,摇头叹了口气。

    杨昕道:“宁六小姐是在为杨某觉得可惜?”

    宁霏啧了一声道:“你这样跟人谈话,就让人觉得很没意思了。”

    她心里想什么,他都能猜得中,而且还要说出来,就跟站在一面有读心能力的镜子前面一样,这还让人怎么愉快地聊天。

    杨昕笑道:“杨某平日里跟人说话自然不是这样的,今天为了做成这笔交易,自然要多让宁六小姐看看杨某的能力。冒犯之处,请宁六小姐见谅。”

    宁霏自然知道他的能力。当年京都的第一大才子,聪明绝顶,才华横溢,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她也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跟杨昕在这里说这么半天的话,换做一般人提出要她救谢明敏的命,她早就转身走人了。

    “好了,我答应你的这个交易。”宁霏说,“但我现在暂时还不需要你做什么事情,这个条件,要留到以后再提。”

    “当然可以。”杨昕说,“只要杨某还活着一天,就欠着宁六小姐一个承诺。”

    宁霏抬头看了看时辰:“我今天会派人把解药送到公主府上。但事先说明,我从未给人类下过紫述香,也没有在人类的身上试验过解药的效果,只是对多种动物证明有效而已。保住安贵公主的性命应该不成问题,但解毒的最终效果,我也不敢确定。”

    “好的,杨某知道了。”杨昕说,“多谢宁六小姐。若是宁六小姐什么时候想起了需要杨某做的事情,也可以随时派人来公主府找杨某。”

    “好。”

    这里还在皇宫里,一男一女两个人单独在外面聊久了,给人看见了影响不好。宁霏也没多说下去,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杨昕在后面补了一句。

    “宁六小姐不必为杨某觉得可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宁霏望着他,半晌后说:“我知道。”

    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比她了解得更清楚了。她现在为杨昕感到可惜,但当年的她,又何尝不是也觉得自己不需要别人的可惜。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等到了真正知道何为冷何为暖的那一天,总会知道的。

    ……

    宁霏回去后,如约派人送了解药去公主府,杨昕收下了。

    她当时说的是实话,这解药从来没在人类身上用过,她也不知道解毒的效果到底如何,而且谢明敏中的毒已经拖了很长时间,应该是很深了,只能听天由命。

    但也不知是谢明敏运气太好,还是杨昕照顾她照顾得太精心,她的命不但是保住了,而且身体最后也恢复了七八成,没留下什么中毒的后遗症。

    半个月后谢明敏能够下床走动,去见建兴帝的时候,已经是一副接近正常人的身体状况。只是因为重病一场,元气大伤,整个人看过去消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憔悴,还带着虚弱的病容。

    天底下终究少有因为自己的配偶是个人渣,就跟着厌恨自己孩子的父母。建兴帝虽是皇帝,终究也是个父亲,见昔日最疼爱的女儿这般病怏怏的虚弱样子,难免也是心疼的。

    谢明敏在建兴帝面前痛哭失声,直斥蒋皇后当年的滔天大罪,丝毫没有因为亲生母亲被凌迟处死而悲痛的意思。并且自请去孟皇后的陵墓守陵一年,以赎蒋皇后对孟皇后犯下的罪过。

    谢明敏之所以从小能深得建兴帝宠爱,就是因为在所有公主中,她是最能摸准建兴帝心思的。

    建兴帝喜欢看到子女有情有义有孝心,蒋皇后倘若犯下的只是一般的罪行,他处罚蒋皇后,子女为蒋皇后求情担罪,就像谢逸辰之前做的那样,必然会赢得他的好感。

    但这一次蒋皇后犯的是弥天大罪,谋杀的还是他当年最心爱的女人,严重程度完全是两码事。要是这种时候还不知好歹地对一个建兴帝深恨的罪人表现出悲痛,那就完全适得其反了。

    去皇室陵墓守陵,是最苦最难熬的事情。吃、住、睡都在陵墓前面,不管寒冬炎夏,都只能穿单一的粗布麻衣,三餐只有粗茶淡饭,不荤腥,不饮酒,住的也是最简陋的地方。每日要在灵前跪满三个时辰,焚纸上香,逢各种忌日还要卒哭。

    皇室子弟就算直系亲人去世,在皇陵也只需要守满一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回来继续戴孝即可。守陵因为其苦,往往是被拿来作为惩罚使用的,哪个皇亲国戚或者后宫妃嫔犯了什么事,被罚去陵墓守陵一年三年。

    谢明敏提出为孟皇后守陵一整年,孟皇后还不是她的亲生母亲,足见其诚意。

    建兴帝对谢明敏的态度更加缓和,本来想让她先养好了身体再去守陵,免得熬不住那边的清苦。但谢明敏执意要立刻就去,建兴帝拗不过她,便下了旨,由着她去了。

    ……

    六月初,漠北再次传来战报,震惊了整个大元。

    五月初被派出增援的八万镇西军,按照原计划,从西北到漠北要二十天时间左右。但恰逢五月是大元的雨季,连日暴雨导致多处山体塌方,堵了道路,镇西军过了足足一个月才到达漠北。

    但到了那边才发现,由李家军镇守的漠北,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