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162 夺权,囚禁
    建兴帝自然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坐在他身边的蒋皇后的确是第一个朝他扑过来,想要挡在他身前的,但半路上不知被谁踩了一下还是绊了一下,摔了下去,才变成落后一步的太子替他挡了那一箭。

    建兴帝凉凉道:“你安排这场假刺杀,就不怕真的一箭射死了朕?”

    “臣妾自然不敢。臣妾安排的弩箭是算好距离的,射到高台的时候力道已衰,断不会要人性命,射中太子胸口时也不过是没入肌肤一两分而已。臣妾身上有解药,即便万一不小心误伤了皇上,也会立刻拿出来为皇上解毒。”

    建兴帝听到这里,顿时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伤了朕你就为朕解毒,伤了太子你就一声不吭,任由太子中毒?要不是宁六姑娘救了太子,太子现在早就毒发身亡了!他死了正好顺你们娘俩的意是不是?蒋妍姿,你好狠毒的心思!”

    蒋皇后自知如实招认,对太子见死不救这一点上她是最说不过去的,必定会惹怒建兴帝。但话已至此,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尽可能地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

    后宫的女人,最大的依傍就是儿子。她哪怕是被打入冷宫了都没关系,只要谢逸辰能够出息,总有一天能让她走出困境,坐到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的位置上;但如果谢逸辰被问罪了,她这个没有儿子傍身,又失了圣宠的皇后,日子也就到头了。

    “皇上,所有的罪臣妾都认,但辰儿对臣妾用的这苦肉计从头到尾都不知情,他自小聪慧,若是知道臣妾做这样的糊涂事,一定会劝阻臣妾的。对于太子,也是臣妾一人的私心,跟辰儿毫无关系。求皇上重重处罚臣妾,不要怪罪辰儿!”

    说着再次朝建兴帝叩头。

    谢逸辰之前是一脸惊讶诧异地听着,仿佛确实不知道蒋皇后做了这些事的样子,这时像是刚刚反应过来一样,连忙也给建兴帝叩头。

    “不!这不全是母后的错,儿臣身为人子,没有及时明白母后的心情和想法,阻止母后,儿臣也有责任!求父皇从轻发落母后,一并处罚儿臣!”

    他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顺水推舟地趁机把罪责往蒋皇后身上推,那是无情无义冷血不孝的表现,给建兴帝留下这种印象,他就完了。

    适当地表现出对蒋皇后的帮护,替她求情,有罪同当,建兴帝对他的印象还能好些。

    “好了好了。”建兴帝对他说话的语气果然略缓和了些,“你又不是你母后肚子里的蛔虫,哪能猜得到她那愚蠢至极的想法。”

    当初蒋皇后推荐素问进皇宫成为医女的时候,百般遮掩,十分留意不让人发现素问和谢逸辰的关系,所以建兴帝只知道素问是蒋皇后的人,并不知道其实谢逸辰才是和素问最亲密的。

    蒋皇后说那些毒药是她寄放在睿王府的,他倒没有怀疑。后宫女人斗来斗去,常常用到这些东西,皇宫里面查得太严,外面有地方可以放,自然是没人还会放在自己宫里的。

    建兴帝冷冷地扫了蒋皇后一眼。

    “既然皇后已经招认,元宵节刺杀的案子也就了了。皇后的本意虽然并非刺杀朕,但行事糊涂危险,有错不思如何悔改,反倒意图用这种歪门邪道的伎俩来取悦朕,险些酿成大祸。且故意对太子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太子险些毒发身亡,残忍恶毒,毫无身为嫡母的慈心,不堪为一国之母,天下表率。另外,在事后还隐瞒了朕这么长时间,直到朕查出证据才来招认,罪加一等。苗公公,传旨。”

    苗公公上前嗻了一声。

    建兴帝冷声道:“即日起废去蒋皇后掌管六宫之权,交由德贵妃和柔贵妃两人协力接管,禁足蒋皇后于永安宫,无朕特许,不得踏出一步,外人也不得随意进入探视。朕初一与十五在永安宫过夜的惯例,在蒋皇后仍为皇后期间,暂时停止。”

    撤权,禁足,见不到皇帝的面,这等于就是剥夺了蒋皇后身为皇后的全部权力,但却一个字也没有提到要废了蒋皇后的后位,也没有解释为什么。

    蒋皇后原本已经做好了要被建兴帝废去皇后之位,打入冷宫的准备,这时听到只是夺权和禁足,她至少还能住在永安宫,至少还有皇后的身份,哪怕只是形同虚设,也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连忙叩头:“谢皇上隆恩!”

    建兴帝没看她,对谢逸辰道:“你虽然跟这次刺杀无关,但也该罚,回睿王府去闭门思过一个月,把那一屋子的毒药给朕处理干净了,好好想想自己都错在了哪儿。”

    跟蒋皇后的处罚比起来,谢逸辰这闭门思过一个月已经算很轻了。

    但现在蒋皇后刚刚倒台,他失去了后宫最坚实的一座靠山,实力严重削弱。德贵妃和柔贵妃接过掌管六宫之权,牵涉到两人背后的势力,后宫和朝廷上必定又是一番动乱,有很多地方的格局都要重新洗牌。

    这一个月是最关键的一个月,如果他能在外面好好应对周旋,可以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但他被关在睿王府一个月,不能出门,联络不便,这就足以让他失去大量的机会。

    想到他苦心经营多年,一步步地栽培起自己在朝中的势力,这一次蒋皇后一倒,可能又会掉回三年前甚至五年前的境况,无数心血毁于一旦,谢逸辰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地闷痛。

    但他在面上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满来,这样的结果,已经是蒋皇后一个人担下了所有罪责,好不容易才替他换来的。

    “谢皇上隆恩!”

    建兴帝不耐地挥了挥手:“都下去吧,带皇后回永安宫,老十二也回你的睿王府去。朕现在看见你们就烦得很。”

    苗公公在旁边很有眼色地道:“皇上,您刚刚下旨将掌管六宫之权转给了德贵妃和柔贵妃,这两位娘娘听完旨,应该都正盼着皇上过去,好给皇上谢恩呢。皇上要不要去瑞德宫坐一坐,随便让德贵妃给皇上调一炉清晓香,给您静静心顺顺气?”

    德贵妃一双妙手擅长调香,偏建兴帝又是个爱香之人,他寝宫中点的炉香,衣服上的熏香,身上悬挂的香囊,大都是德贵妃亲手为他调制的。

    建兴帝想了想道:“也好,有好一段日子没闻过她的清晓香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更长进了些。”

    说着便下令起驾,出了龙泉宫大殿,朝瑞德宫那边过去。

    蒋皇后刚刚的心理准备做得太过,乍闻建兴帝的处罚时,还在庆幸自己没有被废掉皇后之位,没有被打入冷宫。

    但这时眼睁睁地看着建兴帝走出去,走向其他妃嫔的宫殿,她才意识到,建兴帝已经把她永远禁足在永安宫,她不能出来,他也不会再进去。若是谢逸辰最终没有成功的话,这一辈子,她也许再也见不到建兴帝。

    在建兴帝身边几十年,他是她的男人,是她的天。她每天做的,一大半都是观察他的脸色,揣摩他的心思,想着该如何笼络他的欢心。他的一句语气赞许的话,就能让她狂喜不已;他的一个微微凉下来的眼神,就能让她如坠深渊。

    纵然更多的是利益所驱,不得已而为之,但把一整颗心放在一个男人身上这么多年,她对他,终究还是有感情的。

    而她最后一次望着他的背影,竟然是他走向别的女人的怀抱。

    那背影冰冷漠然,头也不回,毫无留恋之意,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他刚才说,看着她就感觉烦得很。

    蒋皇后的心脏一瞬间犹如刀割剑绞一般,剧痛得无法呼吸,等到建兴帝的背影走得看不见的时候,终于承受不住,痛哭起来。

    建兴帝留下来带蒋皇后回永安宫的两个太监,站在她旁边,冷冷地俯视着她。

    “皇后娘娘,走吧。”

    ……

    蒋皇后被削权禁足囚在永安宫,德贵妃和柔贵妃接过掌管六宫大权的事情,在朝中也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现在朝中文武百官,尤其是那些家中有女眷在后宫中的,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蒋皇后一倒,睿王必定势弱下去,原先太子、益王和睿王三足鼎立的局面,怕是要发生倾斜了。

    安国公府,宁茂、李氏和宁霏三人正在琴瑟居吃饭,也在饭桌上说这事。

    宁茂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只有庆幸宁霏还好没嫁给睿王。

    建兴帝虽然没有重罚谢逸辰,但厌屋及乌是人之常情,蒋皇后做出那种蠢事来,谢逸辰作为蒋皇后之子也被牵涉其中,建兴帝心里对谢逸辰必定不会毫无芥蒂。

    不得皇帝的喜欢,是皇子夺嫡最可怕的事情。谢逸辰的根基跟太子和益王比起来算是较为薄弱的,之所以能跟两人抗衡,是因为建兴帝以前在所有皇子中,最喜欢的就是谢逸辰。

    没了这份宠爱,又没了蒋皇后在后宫的帮助,谢逸辰再想成功上位,便是难上加难了。

    “但皇上为什么不直接废了蒋皇后的后位?”李氏问道,“按照她的罪行,直接打入冷宫都足够了。”

    宁茂思索着道:“大概是还念着蒋皇后的几分旧情,不忍心吧。”

    宁霏低头吃她的糖蒸酥酪,不吭声,但心里好好地鄙视了一番自己这个便宜爹。

    不但渣,而且脑子似乎也不怎么样,跟建兴帝君臣几十年了,对自己这位顶头上司的性情都还是摸不清楚。

    从她前世里的了解来看,建兴帝对蒋皇后根本没有什么情分。在孟皇后死后,建兴帝之所以封了当时还是贵妃的蒋皇后为后,是因为另一个本来最应该封后的人,德贵妃,娘家势力实在太大了。

    德贵妃之父是镇西王,掌握着大元将近三分之一的兵权,是大元西方边境绝不可缺的一员重将。建兴帝若是再封了德贵妃为后,本来就权重势大的镇西王一族就会更加不可一世,成为一个严重的潜在威胁。

    建兴帝老谋深算,怎么可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当时用点手段,让德贵妃犯了点小错,失去封后的机会。皇后的位置,则落到了当时跟德贵妃斗得最厉害的蒋贵妃身上。

    睿王势弱,这样正好平衡两党之间的关系,不至于过分地倾斜向哪一方。

    这是建兴帝最擅长玩的帝王制衡之术。

    而现在蒋皇后倒台,按理说皇后之位空出来后,终于应该轮到德贵妃坐上去。其他人谁都不够这个资格,若是封了别人为后,难免惹人诟病。

    但建兴帝不可能让德贵妃为后,所以干脆就只夺了蒋皇后的权力,却不废掉她的皇后之位,让她占着这个位置,这样还省了他另外封后的麻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