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155 同睡一床(一更)
    “是蒋皇后。”谢渊渟说。“那支箭矢射来的时候,周围其他身有武功,按理说目力和听力比她好得多的人都还没有发现,她却第一个朝皇帝扑了过去,好像早就知道会有一支箭射向皇帝一样。”

    宁霏也知道蒋皇后不可能是真的想刺杀建兴帝。谢逸辰夺嫡的局势尚未明朗,她完全没有这么做的理由,而且这区区一支毒箭的成功率也实在是太低了。

    前不久蒋皇后刚刚因为派人去安国公府说亲的事情,惹了建兴帝的不悦和冷落,她应该是想用苦肉计,故意舍身为建兴帝挡一箭,以重新取回建兴帝的欢心。

    蒋皇后那里也是有箭矢上那种剧毒的解药的。这种毒虽然厉害,但只要提前服下一定量的解药就不会致命,只是看过去效果比较严重而已。

    要是箭矢只让她受了轻伤,中了毒之后的可怕样子,也能让建兴帝心疼。再退一步,万一蒋皇后没有挡住箭矢,箭矢那么弱的劲道是基本上射不死人的,她可以立刻拿出解药为建兴帝解毒,至少能立下一功。

    她这个主意打得很周全,只可惜并没有实现。

    宁霏问道:“那为什么是太子中箭了?”

    “因为我踩了蒋皇后的裙摆一脚。”谢渊渟说,“那支箭来势太缓,不像是能射死人的样子,谁挡下那支箭都不能由她来挡。”

    当然,他并不知道箭上是有毒的。不过就算建兴帝死了,他其实也无所谓。

    几个皇子还没有斗出个你强我弱来,建兴帝一死,底下肯定更是乱成一团,斗得不可开交。到时候趁乱灭了谢逸辰和蒋皇后一派,应该还比现在的太平局势里更容易些。

    他又不是真正的谢渊渟,谢氏皇族的人也不是他真正的亲人,只是一群跟他这具身体有血缘关系的人而已。

    别人的死活他不在乎,只要能为宁霏报仇,哪怕要搅得天下大乱,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宁霏望着谢渊渟漠无感情的双眼,背后隐隐有些发寒。

    她是借尸还魂到真正的宁霏身上的,也没法把安国公府的人当亲人,但那是因为安国公府的那些人实在太渣。

    她尽管前世里受过重伤,感情上冷淡些,但原则一向是别人对她如何,她就也对别人如何。比如李氏就是个例外。李氏对她这个女儿百般真心疼爱,她就也可以把李氏当做真正的母亲来对待。

    但谢渊渟似乎比她更加冷心冷情。

    也不对,根本不能说是冷心冷情。她看见过他疯狂到犹如成魔成鬼般的样子,那种浓烈得令人恐惧的可怕感情,要是还能被说是冷漠的话,那天底下就没人有感情了。

    他的感情,似乎是只对她一人而言的。

    宁霏有一种十分复杂的感觉,不自在地低下头,躲开谢渊渟的目光,不想再跟他聊下去。

    “我吃完了,你出去吧,我要睡觉。”

    谢渊渟这次倒是出奇地听话,让人收拾了桌上的饭菜碗筷,一点幺蛾子没出,就乖乖地出去了,把门给她带上。

    宁霏瞪着他的背影,严重怀疑他这么老实,肯定不对劲,没准等会儿就有什么阴谋来了。

    但在房间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谢渊渟似乎是真打算让她好好休息,没有再来,外面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房间里点了宁神安眠的香,宁霏两天两夜没合眼,本来就累得不行,坐在床上熬了一会儿,精神渐渐松懈下来。上眼皮和下眼皮直打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一头倒下,和衣沉沉地睡了过去。

    片刻之后,房间的门就悄无声息地从外面被打开了。

    谢渊渟进来,看见和衣倒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宁霏,嘴角弯起一道柔和的弧度。

    有这么不放心他么?

    不过她不放心是对的,他就是这种趁她睡死了再来动手脚的人。

    谢渊渟轻轻抱起宁霏,放到床上让她躺好,给她脱掉了累赘的外衣,卸下头上的簪钗,把头发散开来。

    他的动作极轻柔极小心,宁霏又是真的累坏了,加上安神香的作用,睡得很沉,任由他摆布来摆布去,始终没有醒过来。

    谢渊渟给宁霏盖上被子,然后光明正大地自己也躺进了被窝里面,轻轻揽住她。

    鼻端全是她身上那种甜点里面桂花、蜂蜜和牛乳混在一起的甜香,很淡很淡,但就是萦绕不去。哪怕她这两天下来天天跟药材打交道,这种长年累月带在身上的甜香,仍然根深蒂固。

    谢渊渟的手一碰到她纤细的腰身,感觉到她身上的柔软和温暖,就跟被火烫了一样,飞快地缩了回来。

    他真是作死。明明知道自己在她这里有多容易失去控制,还是忍不住来冒这个险。

    谢渊渟直直地躺在被窝里,全身僵硬,不敢转过去看宁霏,只能硬邦邦地瞪着上方的床顶。

    脑海里有两个小人儿,第一个劝他:现在应该赶紧离开,否则等会儿容易控制不住,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个小人儿反驳:难得有一次机会跟她睡在一起,就一会儿而已,又不做什么。

    第一个小人儿:他说得对!

    谢渊渟默默地按下脑海里才一个回合就叛变投降的第一个小人儿,朝宁霏身边挪了挪,挪到一个既不会碰到她,又能感觉到她身上温度的位置,深深呼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

    宁霏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了。

    因为进宫领赏,至少也要等到建兴帝有空的下午申时,所以她没有什么时间压力。这一觉睡得死沉死沉,睡了足有七八个时辰,睡得天昏地暗,浑身酥麻,把前面两天没睡的困顿全补回来了。

    宁霏睡眼惺忪地伸手揉了揉眼睛。刚刚从深度睡眠中醒过来,整个人都是迟钝的,从被窝里伸出手到面前时,她对着那只手呆呆地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等等……昨天晚上她好像是直接倒在床上睡着的吧?

    什么时候脱了外衣,又是什么时候盖的被子了?

    宁霏顿时清醒了一大半。这一清醒,她才惊悚地发现,竟然有一条手臂搭在她的腰间,正紧紧地搂着她。

    “砰!”

    宁霏反射性地伸手去抓她一向放在枕头底下的匕首,一抓抓了个空,这才想起来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和床铺。然后又去抓她头发上面的簪子,也抓了个空,她头上的簪钗都已经被卸掉,头发放了下来。

    她毫不停顿,几乎是想都不想地聚气于掌,一掌朝旁边劈下去。

    躺在她身边的人反应也是极快,飞快地翻身一滚,避开了她这一掌。掌力落在枕头上,一下子打得枕头破裂开来,里面的棉絮到处飘飞。

    对方的反应很是不走寻常路。一般人受到攻击时,都会下意识地朝攻击袭来的相反方向躲避,这是人自我保护的本能。但对方却是一翻身朝她这边扑过来,咚地一声,把她严严实实地压在了床上。

    后背重重撞在床上,被撞得一口气差点断在胸腔里的宁霏:“……”

    她这是在最后一刻看见了躺在她身边的人是谁,才及时收势,没有紧接着补上第二掌。他倒好,比她还要凶猛地一下子把她扑倒了。

    宁霏咬牙切齿地瞪着压在她上方的人:“谢、渊、渟!”

    谢渊渟保持着原来的姿态,眨眨眼睛,那一脸不明就里的表情,看过去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怎么了?”

    宁霏:“……”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你说怎么了!

    本想一脚把他踹下去,结果刚准备抬起腿,她的动作就僵在了那里。

    因为她的腿根处碰到了一个触感十分不可描述的不可描述物体。

    学医的时候没少见过,宁霏对于男性的身体构造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一瞬间就秒懂了那是什么东西。

    啪。

    她的大脑里面瞬间一片空白,死机断电了。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秒懂完全不代表她能淡定。

    谢渊渟看着宁霏呆若木鸡地愣在那里,开始的时候整个人跟石化一样,然后一张小脸就开始慢慢地,慢慢地涨成红色,直到红得像是快要烧起来。

    他也看着她呆了几秒,还是没从她身上下来,一脸正经严肃地:“那是我带在身上的匕首柄……”

    “滚!”

    你特么带把匕首夹在两腿中间!

    宁霏简直是连把谢渊渟剁了的心都有,腿是不敢再抬,用出全身的力气,一巴掌把他从床上搡了下去。

    谢渊渟身子一翻,稳稳地落到地上,还想跟她解释:“我……”

    “出去!不出去我一针扎废了你!”

    宁霏随手抓起桌上她的一根发钗,气势汹汹地对着谢渊渟,谢渊渟终于反应过来,不敢再招惹怒气冲天的她,赶紧倒退着出了房间。一个枕头啪地砸在刚被关起来的门上。

    宁霏气得在房间里直转了好几个圈子。

    她就说谢渊渟昨天晚上怎么那么老老实实就走了,原来是打着这种主意,等着她熬不住睡熟了才进来占她便宜。

    跟她睡在一张床上,还抱着她,刚醒来的时候竟然还对她……

    她虽然跟他订了亲,但还没过门,这都逾越过不知道多少座大山了!她前世里跟谢逸辰关系最亲密的时候都没到这份上!

    混蛋!

    ……

    谢渊渟在窗外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透过窗户看着里面气鼓鼓的宁霏,眼底露出一缕笑意。

    会生气就好。

    他太了解宁霏了。若是对一个她真的没有一点感觉的陌生路人,她是根本不会生气的,会带着一副甜美可爱的笑眯眯模样,把人变成半身不遂或者终生不举。

    能够生他的气,至少她在他面前是率性而鲜活的。

    但她虽然表面上对他生这么大的气,也还是没有把他怎么样。

    他是不是该趁热打铁,以后多做点这种事情?

    ……

    宁霏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生了半天闷气,到下午的时候终于还是不得不出门,建兴帝让她今天进宫领赏。

    宁霏进龙泉宫时,建兴帝还没有空闲下来,领路太监安排她在隔壁偏殿等了好一会儿,建兴帝才让人传她进去。

    宁霏进入正殿,一群大臣和将士正从里面出来,有御林军、五城兵马司和刑部的人,一个个都是一副焦头烂额、垂头丧气的样子,想来是因为元宵节行刺的事情。

    宁霏朝建兴帝行了礼,建兴帝一脸愠色,仍然为刚才的事余怒未消。

    “一群没用的东西,真正的刺客抓不到,只会找一些替死鬼屈打成招,拿来敷衍朕了事!”

    宁霏心说这一点都不奇怪。真正的刺客现在早就躲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天大地大,哪里是那么容易抓到的。建兴帝这边压力巨大,催促得又紧,底下人为了不被治罪,不得不拿出一点进展来应付建兴帝,就只能找些替死鬼来了。

    她立刻趁势接道:“皇上,臣女有一条线索可以提供,说不定能对这件案子有点帮助。”

    建兴帝一听,立刻来了精神:“你说!”

    宁霏道:“那天晚上射伤太子的箭矢,臣女认得上面淬的毒,是一种名为‘一盏墨’的剧毒。中毒者全身变黑,若没有及时解毒,一般在一盏茶时间内就会毒发身亡。但如果提前服下解药的话,虽然也会脸色发黑,表现出一定的中毒症状,但不会致命。一盏墨并不是常见的毒药,据臣女所知,是一位名叫灵枢的江湖中人独门所制,并未流传在外。”

    建兴帝皱起眉:“灵枢?”

    “这个名字皇上可能没听说过。”宁霏说,“但皇上应该知道另一个名字,素问,五六年前在宫中当过医女。”

    建兴帝这下想起来了。那个叫素问的江湖女子,当初是蒋皇后介绍进来成为医女的,医术十分精湛,连太医院的一众老太医都自愧不如。

    素问在宫里的两年,颇有一番作为,但后来一次出宫后就失踪了,从此杳无音讯,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宁霏继续道:“素问是灵枢的师妹,两人关系紧密,灵枢所制的毒药,她可能也有。”

    建兴帝沉吟道:“你是说,这次刺杀跟素问有关系?”

    宁霏点点头:“臣女也只是猜测而已。灵枢已经多年没有出现在中原,而且为人淡漠不问世事,没有刺杀皇上或者太子的任何理由。而素问虽然也已失踪多年,但曾经跟皇室和后宫有过关系。”

    她前世的身份,现在可以尽情地用,把嫌疑都推到“素问”身上去。反正真正的素问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她这个知道素问所有事情,而身份又不再是“素问”的人。

    素问五年前在皇宫中当医女的时候,是蒋皇后的人,这点不用她说,建兴帝也知道。她的提示就只需要到此为止,说多了反而过犹不及。

    建兴帝是个聪明人,这几条线索加在一起,自然就会联想到蒋皇后身上去。

    果然,上方座位上的建兴帝沉默了好半天。

    帝王喜怒不形于色,从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出神情的变化,但宁霏甚至不用看他,就能猜得到他现在想的都是些什么。

    完全在她预料之中的反应。

    半晌之后,建兴帝才再次缓缓地把目光挪到她的身上。

    “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宁霏低着头:“灵枢和素问十几年前师承于江湖上的神医白书夜,已经出师,而臣女是神医三年前收的小弟子,虽然从未见过灵枢和素问两位师兄师姐,但听师父说过他们的事情。”

    撒谎不眨眼。

    反正她所说到的这三个人,一个不知道现在在天涯海角的哪个地方浪,一个她之前早就已经串通好说法,还有一个永远也不可能说任何话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