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153 蒋皇后破相,太子中毒
    宁霏再往四海楼那边看了看,跟太子坐在一起的,还有唐侧妃所出的两个庶子,十四岁的八皇孙谢正楠,九岁的十皇孙谢正熙。还有她以前从未见过的兰阳郡主,谢汝嫣,谢渊渟的姐姐。

    谢汝嫣长谢渊渟两岁,前两年已经出嫁,嫁的是恭义王世子尹仲博,可是出嫁后才几个月,就成了半守寡的状态。

    宁霏之前对谢汝嫣的事不是很了解,只是隐约从别人那里听了一耳朵。尹仲博在前年南方发水灾时,离开新婚不久的妻子,南下参与救灾,在灾区遇险失踪了,至今谙无音讯。

    在大元,失踪的人满一年时间就可以被宣布为死亡,也就是说尹仲博不管事实上到底死没死,现在在律法层面上都已经算是死了。

    谢汝嫣至此真的成了寡妇。因为她出身皇家嫡系,守寡后不能留在夫家,所以现在都是住在太子府。

    大元王朝的律例和风俗,对于跟丈夫和离的妻子,或者丧夫之妇的再嫁,都是很宽容的,更不用说谢汝嫣这样的皇室郡主。但谢汝嫣对亡夫似乎感情深厚,至今还在为尹仲博带着重孝,并没有要改嫁的意思。

    她的容貌像太子更多一些,淡眉长眼,五官柔和清秀。性格似乎也更像太子,姿态文文静静,说话也细声细语的。一举一动都太过端正规矩了,以至于看过去略有些拘谨,不过还是极有皇家贵族女子的仪态。

    谢渊渟在宁霏面前很少说到这个姐姐,事实上他很少说到太子府的任何人,仿佛这些人跟他都没什么关系一样。

    不过据宁霏所知,谢汝嫣一直很疼爱这个弟弟。谢渊渟以前发神经的时候,建兴帝都管不住他,也就谢汝嫣能有那个耐心,不厌其烦地哄他劝他。

    太子在四海楼只坐了一会儿,就和谢渊渟一起被建兴帝叫了过去,在对面的高台上,跟建兴帝、蒋皇后和太后等人坐在一起。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朱雀大街上灯火更盛,热闹和鼓点和弦乐渐次奏响,第一队舞狮舞龙的长长队伍,从宫城城门开始,朝朱雀大街的另一端缓缓而去。大街两边的百姓们纷纷叫好,欢呼声和喝彩声响成一片。

    写着灯谜的一串串花灯也挂了起来,任凭众人猜射,猜出来就有奖励。这些花灯都是来自民间的,灯谜的种类五花八门,奖励也是各式各样,小到民间一些手工艺品小玩意儿,大到珠宝器物真金白银,什么都有。

    这是对读书人来说最为助兴的一个节目。据说以前有一位寒门学子,猜出一个十来年无人猜出的极难灯谜,不但获得了一整栋宅子的巨额奖励,而且还因此与一位富家千金结识生情,成就了美满姻缘。

    甚至一些青楼里有才华的清倌人也会借此机会出灯谜,哪位才子猜出了,就有机会成为入幕之宾共度良宵。这种香艳的灯谜被叫做石榴灯,意为石榴裙下之灯,单是一个名字就自成一段风流。

    元宵节的这一番热闹,要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罢。到了亥时,随着一声声爆响,京都上空升起无数烟火,犹如火树银花般大片大片地绽放开来,五光十色,璀璨夺目,把夜空照得一片通明。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大元王朝的这个时代,烟花制造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不但有最常见的金色,还有鲜艳的红色和绿色。爆炸高度可达十来丈,火光丰盛绚丽,甚至还能在空中形成图案,十分灿烂壮观。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目光全都被天空中的烟花吸引,谁也没有看到,在朱雀大街不远处一个不起眼的黑暗角落里,有一个全身黑色的人影,对着皇室众人所在的高台方向,举起了一架足有三尺来宽的机弩。

    箭头对准的,正是和众人一起正在仰头赏烟花的建兴帝。

    “嗖!”

    箭矢射出,破空之声被遮掩在此起彼伏的烟花爆炸声中,几乎听不出来。那箭矢瞬间就到了建兴帝的面前,周围的几位御林军将士这才发现,大惊失色。

    “陛下!”

    箭矢实在是太近了,御林军将士都站在稍远一些的地方,根本来不及赶过来相救。围在建兴帝身边的几个人里,却是蒋皇后这个没有任何武功的女流之辈反应最快,朝建兴帝身前扑了过去。

    “皇祖父!”

    蒋皇后本来眼看就要挡到建兴帝身前,不料一片十万火急的混乱中,后面不知是谁也扑了过来,一脚踩在她的裙摆上。

    蒋皇后的一身盛装本来就累赘,这一踩之下,整个人朝前扑倒下去,脸着地摔了个结结实实。

    就是这一耽搁,另一侧同样在建兴帝旁边的太子也扑了上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建兴帝的前面,那支箭矢噗地一声没入了他的胸口。

    “有刺客!护驾!护驾!……快抓刺客啊!”

    高台上和周围的御林军全都调动了起来,一部分围在建兴帝身边,一部分朝箭矢射来的方向追过去。

    对方一箭射出,就不再射第二箭,消失在了朱雀大街之外的黑暗中。

    距离隔得实在是太远,而且朱雀大街两边都挤满了水泄不通的百姓,疏散不易。等到御林军赶过去的时候,刺客早已无影无踪,只在那附近找到一些留在家中没有去看灯会的老弱百姓。

    高台这边,太子胸口中箭,人已经倒了下去,胸口被鲜血染得一片暗红。

    大元王朝常见的机弩,射程只在百步左右,为了拉开足够的距离,那刺客用的是射程更远的大型机弩。但是到高台这边时,弩箭劲道已衰,只没入了太子的胸口数分之深。

    这个深度本来是不足以致命的,但刺客的目的似乎也并不是用这支弩箭直接把人射死。弩箭上显然淬有剧毒,太子中箭的伤口处,流出来的血都是黑红色的,人也迅速陷入了半昏迷状态。脸上飞快地笼罩起一层黑气,嘴唇发紫,脸色惨白,看过去十分可怖。

    “传太医!”建兴帝抱着太子声嘶力竭地大喊,“快把太医全部叫过来!”

    虽然出宫看灯会有太医随行,但没有跟到这高台上面,赶上来需要片刻时间。众人一片手忙脚乱地腾出位置,让太子躺下,割开胸口中箭处的衣服。

    另一边,蒋皇后刚刚被人踩了一脚裙子而摔倒,脸朝下重重地磕在地上,把鼻梁给磕断了,一颗门牙也被磕了下来,鲜血从鼻子和嘴里源源不绝地流出来。

    她捂着鼻子和嘴,半张脸几乎麻木,在火辣辣的剧痛下,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看不见自己的脸到底摔成了什么样,用手一摸只摸到满手的鲜血,手心里还有半颗带着血的断牙,更是满心的惊慌恐惧,当即尖叫起来。

    她破相了!

    鼻子不知道磕成了什么模样,牙也磕掉了下来,她的容貌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这时候没有一个人顾得上注意她,就算注意到了,也没那个工夫去理会。众人都围在太子的身边。

    太子的情况极为严重危急,就这短短的片刻时间,已经从半昏迷转为彻底昏迷,一张原本俊雅的面容,现在看过去简直不像是活人的脸,只剩下微弱得几乎探不到的呼吸,气若游丝。

    两位随行的太医很快赶到,一看见太子的模样,背后冷汗就下来了。

    给太子诊完脉之后,更是连手都在抖,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启……启禀皇上……太子殿下……恐……恐怕……”

    建兴帝怒吼道:“朕让你们停下来禀告了吗?先救太子!你们在这里支支吾吾的是干什么?啊?倒是赶紧给朕动手啊!”

    两个太医吓得连连叩头不止:“微臣无能!太子实在是……微臣罪该万死,但微臣真的是无能为力啊!陛下若是有话想跟太子说……微臣……微臣可以尽量让太子醒来片刻……”

    他们怎么可能不想救太子,但太子的情况已经是大半个人都踏进了鬼门关。别说太子中的毒他们连见都没见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这中毒中得也实在是太深了,活不过一盏茶时间,就算知道也解不了。

    太医医术再高,也不是神仙,不是什么人都能救得回来的。他们就算是手忙脚乱地一番抢救,太子最后还是得毒发身亡,还不如让太子在回光返照时清醒过来片刻时间,至少建兴帝可以跟太子最后说几句话。

    建兴帝暴跳如雷:“醒来个屁!朕要太子活着!救不回太子,你们全都给太子去陪葬!”

    两个太医吓得魂飞魄散,只有拼命叩头求饶的份:“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建兴帝望着奄奄一息,脸色死灰的太子,狠狠咬着牙,一拳头砸在了旁边的桌面上。

    他虽然一向不是很喜欢太子,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而且刚刚是为自己挡了一箭而身中剧毒,濒临身亡。若不是太子舍身相救的话,现在这个样子躺在这里的,就会是他自己。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在面前一点点地陷入死亡,那种心情可想而知。

    就在这时,高台下面传来一个清晰沉稳的少女声音。

    “皇上,能不能让臣女来为太子殿下解毒?”

    建兴帝回头,一个身穿烟霞色衣裳的少女站在高台下面。年纪不过十二三岁,身量纤细,尚未完全长成,面容还带着孩子的稚嫩,但目光沉如静水,眉宇间竟是历尽世事沧桑的成人都未必能有的从容和镇定。

    一看过去,便像是无形中有种奇异的力量,让人焦躁的情绪不自觉地平复下来。

    建兴帝皱眉:“你是……”

    “臣女是宁家六女,宁霏。”宁霏说,“臣女自知贸然提出这个要求,实属放肆,在救回太子之后,定会向陛下请罪。求陛下允准。”

    建兴帝虽然早就听说过宁霏的大名,知道她医术精湛,但刚刚两位太医院里最有经验的太医都束手无策,宁霏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他还是不敢一下子相信,毕竟这事关太子的性命。

    “你真有把握救得回太子?”建兴帝沉着脸道:“想清楚了,这不是儿戏!”

    “刚才臣女救回太子的把握有八分,现在只剩下六分了,再耽搁下去,可能只有四分。”

    宁霏没有看建兴帝,目光一直落在太子的脸上,太子的脸色比刚才又可怕了不少,看过去几乎跟一具死了两天的尸体没什么两样。

    “能救回太子的时间不多,请陛下尽快定夺。”

    建兴帝瞪着她,握住拳头,咬紧了牙关。

    “好,你来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