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147 赐婚(一更)
    第二天,蒋皇后一大早便来到建兴帝的龙泉宫,等着建兴帝下朝回来。

    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来得够早了,结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和建兴帝一起从朝上回来的,

    竟然还有谢渊渟。

    蒋皇后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谢渊渟这是干什么?

    “皇后也在这里,来得正好。”建兴帝见蒋皇后在龙泉宫里,指着谢渊渟笑道:“敏儿前两天说的还真没错。你看看这小子,十几年来不知道女人是什么,今天一开窍了,居然跑到朝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跟朕说,他要娶宁家的六小姐为正妃,求朕给他赐婚!”

    蒋皇后犹如被一个晴天霹雳当头击中,呆在那里,尴尬得脸上几乎挂不住笑容。

    她第二天早上就来找建兴帝,的确已经是不能再快了,谁知道谢渊渟竟然会来这么一着!

    谢渊渟以前心智不全,连什么是男女之情都不懂,她本来以为谢明敏说他跟宁霏看过去关系甚好,也就是两人比较合得来而已。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会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去找建兴帝求赐婚的?

    蒋皇后呆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挤出话来。

    “皇上……臣妾今天过来,其实也有一件事想告诉皇上。臣妾昨天让辰儿挑选中意的皇妃人选,辰儿一个也没有挑,倒是跟臣妾说,他自己已经有了意中人,就是宁家六小姐……”

    她只能说到这份上了。本来如果没有谢渊渟在她之前横插一脚,她今天过来跟建兴帝提起这门亲事,建兴帝肯定是会同意的。

    但现在谢渊渟已经先说了,她再提出来,就像是故意在跟谢渊渟抢亲事一样,从一开始就没了优势。

    这也怪不得她。她又不可能像那个神经病一样,不管不顾地闯到建兴帝的早朝上去,怎么可能快得过谢渊渟?

    建兴帝这一听之下,十分惊讶:“老十二居然也看中了宁家那丫头?……这怎么回事,不看中还罢了,一看中就扎堆儿,一个两个的都想要娶同一个姑娘?”

    蒋皇后知道建兴帝听了肯定不会太高兴。皇室里面出现两男争一女的尴尬情况,而且还是叔叔和侄儿,这怎么都不是一件面子上多好看的事情。

    但口都已经开了,话也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臣妾本来也觉得不妥,但辰儿说他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对宁家的六小姐钟情恋慕,非她不娶。臣妾见他一片痴心,又想着陛下还未做出关于宁六小姐的决定,今天便斗胆过来请求皇上赐婚……”

    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沉重的声音,打断了蒋皇后的话。

    “皇祖母,你肯定是被十二叔骗了。”

    谢渊渟一脸痛心疾首,认真诚恳地对着蒋皇后,好像蒋皇后是一只被骗子骗进了歧途的可怜羔羊,而他正在热心地劝她回来。

    “十二叔钟情的不是明明是十二婶吗?十二婶前些天病逝,十二叔伤心成那个样子,怎么会从很早以前就对霏儿一片痴心了?除非他以前跟十二婶那么好的样子,全都是他装出来骗人的,不然他怎么会在十二婶刚一去世后,就想着要娶别的姑娘?”

    “你……”

    蒋皇后一时间竟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建兴帝倒是哈哈笑了起来。

    “你这毛头小子,才刚开了窍,就懂什么钟情不钟情痴心不痴心了?……不过说得也有道理,老十二以前跟南宫清那般两情相悦,恩爱有加,为了南宫清五年未纳一姬一妾,这必是真的情深意重。他说钟情于宁家丫头,肯定没他说的那么夸张。”

    蒋皇后一口血堵在喉咙口,上上不去,下下不来,几乎没被憋死。

    南宫清那个贱人,就算是死了,还要继续祸害她家辰儿。

    建兴帝会这么想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肯定是觉得谢逸辰只是因为有好处才会求娶宁霏,偏偏她还完全无法反驳。

    这要怎么反驳,难道说谢逸辰以前对南宫清全是装出来的虚情假意,只是为了笼络南宫家而已?

    “皇祖父,都说先来后到,可是儿臣先向您提出求赐婚的。”谢渊渟严肃地转向建兴帝,“还有一件事刚才没来得及告诉皇祖父,儿臣之所以现在好了这么多,就是霏儿诊治的。”

    “当真?”这个消息又是大出建兴帝的意料之外,“怎么不早告诉朕?”

    “皇祖父恕罪。”谢渊渟说,“霏儿之前只是偶遇儿臣,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没让儿臣告诉任何人,等到有了起效之后才准备宣布出来。她师承江湖神医,据说有能够让儿臣好转的办法,最近只是偶尔陪着儿臣一段时间,就能看出效果了。”

    这效果的确是立竿见影。单是谢渊渟这段话,条理清晰,逻辑通顺,跟正常人说话没有什么两样,绝不是以前的他能说得出来的。

    “她是怎么给你诊治的?”建兴帝十分好奇,“有没有让你针灸吃药?”

    之前太医给谢渊渟诊断过,谢渊渟的毛病出在脑袋里面,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不是靠一般的药石能够治得好的。

    “没有。”谢渊渟说,“霏儿只是跟儿臣说说话而已,有时候会给儿臣出一些奇怪的题目……儿臣不知道怎么形容。”

    建兴帝以前就有听说,心智不全的人如果进行心理和认知的训练,是有可能好转的。然而那是从西方海外传过来的说法,中原这边没有一个大夫懂这些。

    就算知道,也没人能让谢渊渟老老实实地听话做什么训练。不管是谁跟他长时间相处,没被他折腾死都算是好的。

    建兴帝虽然意外,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宁霏的医术精湛他是知道的,而且最关键的是谢渊渟喜欢宁霏,愿意接受宁霏的诊治,这比什么都重要。

    谢渊渟继续道:“儿臣知道自己心智有缺,这些年来让皇祖父担心了。要是能天天跟霏儿在一起,儿臣可以慢慢好转,就算不能像其他哥哥叔叔一样有出息,至少皇祖父也能放心一些。”

    他这话说得更是得体中听,建兴帝早在刚才,就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这时一口答应下来。

    “那好,朕就成全了你和宁家六丫头,给你们赐婚,圣旨这就给你们颁发下去。你要好好配合她的诊治。”

    谢渊渟九岁时,从刺客手中救了建兴帝一命,自己却在寒冬中落入冰水里,受寒发烧,烧坏了脑子,所以才变成那副疯疯傻傻的样子。这一直是建兴帝的一大憾事,对谢渊渟格外愧疚,因此才那么宠溺纵容他。

    现在有人能有希望治好谢渊渟,谢渊渟又亲自来向他求赐婚,他自然得成全这桩亲事。

    就连叫宁霏来问问的这一环节都省了。因为在他印象里,以谢渊渟的人品性格,是不可能撒谎胡说夸大其词的。谢渊渟说什么,真实情况肯定实实在在就是什么。

    谢渊渟立刻跪下,叩头谢恩:“谢皇祖父!”

    建兴帝转向蒋皇后,道:“皇后,你也听到了,小七更需要宁家六姑娘,所以这婚事朕还是得赐给小七。更何况老十二毕竟比小七晚了一步。老十二那边,京都才貌双全的千金贵女又不是只有宁家六姑娘一个,让他再另外挑一挑,这次有中意的,朕一定给他做主。”

    蒋皇后从刚才开始,一句话都没能插进去,跟个局外人一样站在旁边,心里早就已经凉了。

    谢渊渟都说到这个程度了,建兴帝怎么可能不答应。就算她再怎么争取,谢逸辰也不可能争得过谢渊渟,一直纠缠下去,反而还会招惹建兴帝的厌烦。

    谢渊渟……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半疯半傻的七皇孙。

    蒋皇后已经不想在这事上无益地多费时间。她之前以为建兴帝一定会答应给谢逸辰赐婚,根本没考虑过不成功的情况,所以已经派了孙姑姑去安国公府提谢逸辰的亲事,想让安国公府先答应下来。

    现在建兴帝的圣旨都已经下了,谢逸辰这门亲事无望,就得赶紧把孙姑姑叫回来。

    好在孙姑姑现在应该还没到安国公府,立刻派人追出去,应该还能截得住。

    “是。”蒋皇后向建兴帝行了一礼,“那皇上就容臣妾先告退了,臣妾这就去告诉辰儿。”

    “去吧。”建兴帝摆了摆手,让蒋皇后先退下去。

    谢渊渟也看了蒋皇后一眼。蒋皇后接触到他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没来由地心里一突,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她怎么感觉谢渊渟的眼神这么诡异这么不对劲?

    再看过去的时候,谢渊渟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好像刚才的那一眼只不过是她的错觉。

    蒋皇后的心里突突地打鼓,没再看下去,快步退出了龙泉宫的正厅。

    ……

    安国公府。

    “孙姑姑来了?”宁茂一脸惊讶,“就是皇后身边的那位孙姑姑?”

    李氏蹙眉点了点头:“皇后跟咱们安国公府从来没有什么私交,这还是第一次派孙姑姑过来,而且要见的是咱们两个,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宁茂沉吟了一下:“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过去见一趟就是了。”

    孙姑姑是蒋皇后身边的第一女官,平日里走出去,众人见了都是客客气气的,谁也不敢轻易得罪,甚至比不少朝臣都更有面子。

    安国公府自是不敢怠慢,把人请在上座,好茶好水地招待着,不一会儿,宁茂和李氏就亲自出来迎接了。

    “孙姑姑可是难得来敝舍一次。”宁茂笑道,“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孙姑姑也笑道:“安国公放心,老奴是为一桩喜事来的。贵府的六小姐宁霏姑娘,才貌兼备,秀外慧中,早在睿王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已经暗中心仪不已。前不久睿王妃不幸病逝,因为睿王妃身份特殊,睿王只能为她服丧三个月,皇上和皇后娘娘也希望睿王早点续弦。睿王特地提出想要求娶宁六小姐为正妃,所以皇后娘娘派老奴先来贵府,问一问安国公府和夫人的态度。”

    孙姑姑一段话说完,宁茂和李氏两个人都愣住了。

    睿王竟然看上了宁霏?还提出要求娶宁霏为正妃?

    宁茂比李氏先反应过来,顿时心里一阵暗喜。

    他就知道,以宁霏在整个京都数一数二的才貌,过完年又要到了说亲事的年纪,肯定会有大批的优秀人选挤破脑袋。但也没有想到,竟然连睿王这种级别的,都能这么早就被宁霏吸引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