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141 成魔
    谢渊渟站在大雨中,望着眼前的景象,仿佛周围嘈杂的雨声、人声、打斗声……所有的声音都化作死一般的寂静,倾盆而下的雨幕静止在半空,远处正在激烈打斗的众人,也停滞成一个个毫无意义的模糊影像。

    整个世界在这一瞬间凝固,变成了一片遥远虚无的灰白。

    犹如时光倒转,又回到那个刻骨铭心烙印在他记忆里的时刻,他站在黑暗腐臭的暗牢门口,在黯淡的火光中,看见躺在牢房角落,全身血肉模糊,已经几乎看不出人形的她。

    她的尸体。

    那是他最深最重的恐惧。回来后的无数个夜晚,他满身冷汗地从梦魇中惊醒过来,胸口像是被插了十几把匕首一样,剧痛得无法呼吸。每次都必须立刻去安国公府雨霏苑,在窗户外面看着她安然无恙地在床上沉睡,看上很长时间,才能慢慢地冷静下来。

    而眼前的一幕,和记忆里的景象,无比真实地重叠在了一起,相似得让人感到极度的恐惧。

    谢渊渟像是魂魄出窍一般,几乎就是飘了过去,双脚落在地上,麻木得没有任何感觉。

    他小心翼翼把宁霏抱起来,恍恍惚惚地伸手去摸她的脉搏,背后又是两个刺客落了下来,左右两刀,一刀砍向他的脑袋,一刀砍向他的后背。

    雇主要的是宁霏的命,没有确认宁霏已死的情况下,就不能算是完成任务。

    谢渊渟抱着宁霏缓缓转过身来。那动作看过去极慢极慢,慢到近乎诡异,然而在他后面的两个刺客,动作突然就僵住了。

    其中一个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同伴,喉咙口的鲜血突然像涌泉一样喷出来,被切开了一半的脖子连着脑袋,像是一个快要从藤上掉下来的冬瓜,歪歪地挂在肩膀上。

    下一瞬间,他自己眼前的世界也突然颠倒了过来,他听到一声重物砸落到地上的声音,还在地上弹跳滚动了一下。他最后看到的,是一具十分熟悉但已经没有了头颅的躯体,正在缓缓地倒下去,脖颈处的空腔往外喷涌着鲜血。

    所有的刺客都被震住了,竟下意识地往后退缩了一下。

    但这些人都是杀手,长年累月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杀人买卖,自不会这么轻易被吓跑。见宁霏被谢渊渟抱在手里,随即便朝这边围了过来。

    谢渊渟没有放下怀里的宁霏,一手抱着她,一手是他那把无论杀多少人,仿佛永远也不会沾上血迹的长剑,雪亮的剑刃在雨中闪烁出泠泠寒光。

    地上流淌的鲜血,已经被雨水冲刷成一片鲜红的血水,雨点打在上面,溅起无数朵此起彼伏的血花。他的靴子就踏着这满地的血泊,一步步走过去,每一步都在地上落出一圈血红的涟漪。

    ……

    桃花小院里的人看到外面空中的冲天炮时,谢渊渟是第一个冲出去的,执箫和其他人就跟在他后面一步,并没有差多少时间。

    但执箫赶到小巷里时,这里已经是一片地狱般的景象。

    小巷里横七竖八地堆满了一具具刺客的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全尸,有的开膛破肚,有的断为两截,有的身体在巷头,头颅已经飞到了巷尾。大蓬大蓬飞溅到墙上的鲜血,被雨水沿着墙壁冲刷下来,肆意流淌,涂抹出触目惊心的血红色。地面上积成一大片深深的血潭,混合着满地污浊的泥泞,更是惨烈不堪。

    小巷里站着的,只有一个人。

    谢渊渟在倾盆大雨里立于血泊中央,一身的大红衣裳也不知被泼溅上了多少鲜血,颜色几乎变成了暗红。

    那已经不像是人,而是地狱里的修罗,血海中的恶魔。

    他仍然一手抱着宁霏,一手持剑,剑尖朝下指着的,竟然是半坐在地上,似乎腿上已经受了伤的辛夷,正睁大眼睛,一脸惊骇地望着他。

    “主上……”

    辛夷的冰山脸上一贯没有任何表情,泰山崩于前后左右都能不动一下眉头,这时竟然能露出惊骇的神色,可见她看到的东西是何等恐怖。

    谢渊渟仿佛根本没听见辛夷的声音,也没有认出她是谁,提剑便朝她刺了过去。

    “主上!”

    执箫大惊,不知道谢渊渟为什么要杀辛夷,但直觉感到绝不是因为辛夷本身的原因,没有多想,冲上去拔刀挡开了谢渊渟这一剑。

    谢渊渟缓缓地朝他转过身。执箫一见他的神情,顿时也吓得倒退一步,全身的寒毛一瞬间都炸了起来。

    他竟然在笑。

    无法形容那种笑容的可怕,就像是一个美丽到了极致也邪恶到了极致的魔神,在即将毁灭整个天地之前,露出的绝望而又疯狂的笑容。

    分明只是浅浅的微笑,并不扭曲夸张,却极度的血腥,往外弥漫出能吞噬一切的森然黑暗和死亡气息。仿佛能看到周围的世界,在这一笑之下,化作一块块腐烂模糊的血肉,崩坏掉落下来。

    “主上……宁霏小姐!”

    执箫几乎是动用了全部的胆略和意志,才强压下剧烈的恐惧,不让自己转身就跑。那铺天盖地而来的黑暗和死气,再清楚不过地告诉他,如果不离开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谢渊渟怀里还抱着宁霏。宁霏看过去状况是很糟糕,满身都是血,双眼紧闭,脸色也苍白得跟死人一样。

    执箫的武功其实不如谢渊渟,但他不像谢渊渟那般只看了一眼就陷入疯魔,能分辨出宁霏在雨声中微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呼吸声,知道宁霏其实还活着。

    尽管活着,但他不知道宁霏伤得到底有多重,要是因为谢渊渟的疯狂而延误了救治的时机,导致宁霏真的身亡,那谢渊渟才是真的会疯。

    “宁霏小姐没死!您先冷静一点,放她下来,不救治的话她可能真的会死的!”

    谢渊渟仍然没有听到他的喊声,他似乎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一剑横削向了执箫的脖颈,剑势凌厉无比,带着摧毁一切的巨大杀气,仿佛不把这方圆百里杀到不剩一个活人,就不会罢休。

    尽管谢渊渟手里抱着一个人,剑法打了折扣,但执箫哪里敢真的跟他动手,一下子被逼得险象环生。

    无论他怎么喊怎么叫,谢渊渟都毫无反应,仍然带着那令人极度恐惧的笑容,双眼中一片鲜红血色,像是一个只剩下嗜血本能的杀人魔一样,一剑剑朝他逼过来。

    执箫又是恐惧又是绝望,他死在这里还没什么,但怕的是无法把谢渊渟叫醒过来,如果宁霏真的死了,难以想象这之后谢渊渟会变成什么样。

    就在这时,谢渊渟怀里的宁霏轻轻嘤咛了一声。

    这声音很细小很微弱,跟周围的磅礴大雨声以及执箫的声音比起来,低得几乎听不到。

    但落在谢渊渟的耳中,就像是空中一道炽白明亮的闪电破开天穹,一个巨大的响雷劈下来,轰隆隆长长地在他的头顶上滚过去,一下子把他震得停在了原地,像是凝固一样一动不动。

    他手里的长剑停在执箫的咽喉前面,剑尖已经刺破了最外层的肌肤,一道细细的鲜血流下来。执箫睁大眼睛望着他,几乎不敢呼吸,一颗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后背全是冷汗。

    紧接着,长剑啪一声落到了地上。

    谢渊渟抱着宁霏转身就走,小巷边有一栋民房,后门关着,他一脚直接把门踹成碎片,走了进去。

    里面原本是有住人的,但现在空空荡荡,住在这里的人看见小巷外面打成那个样子,早就吓得从正门躲出去了。

    谢渊渟也根本没理会有没有人,把宁霏放到房间角落的一张竹榻上,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抚上她的脸颊。

    “宁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