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122 上门提亲
    南宫瑶怀孕了。

    南宫瑶的身孕是今天刚刚诊断出来的,已经有一个多月,也就是说那次她和谢逸辰在南宫府滚在一起时,应该就已经怀上了。

    谢逸辰接到消息后,特地赶回了睿王府一趟。蒋皇后更加重视,立刻差人请了好几位宫里的太医来反复诊断,确认南宫瑶的确是有了身孕无疑。

    南宫清回到睿王府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大群人众星拱月地围着南宫瑶,包括蒋皇后身边的孙姑姑,一位太医院使,两位院判,就连平时不怎么理会南宫瑶的谢逸辰,这时也在她身边。

    这一幕就像是带着剧毒的烈火一样,一瞬间从南宫清的眼前腾起,火焰把她整个人从头到脚吞噬了进去。烧得她全身千疮百孔,剧痛难当,一片血肉模糊。

    眼前一片黑暗,黑暗中只有南宫瑶那得意洋洋的笑脸,以及谢逸辰平日里只对着她,现在却对着南宫瑶显露出的关切的神情,格外清晰地漂浮在她的眼前。

    若是换了以前,南宫清已经恨不得上前撕碎了南宫瑶。然而她这一段时间以来,接二连三受的打击实在是太多,这时竟然只觉得一阵眩晕,几乎要软倒下去。

    南宫清伸出手来暗中扶住了门框,这才勉强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子。她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倒下去,尤其是不能在南宫瑶的面前示弱。

    谢逸辰倒是注意到了她苍白的脸色,连忙上来扶住她,语气里满是愧疚和心疼:“清儿,没事吧?”

    南宫清摇摇头,站直了身子,尽管一颗心脏像是被系着无数刀剑的大网紧紧绞住一般,碎裂滴血,面上却仍然要装出她作为睿王妃的端方高冷的气度来。

    “没事。”

    她不怪谢逸辰,谢逸辰也是被人算计才会如此。她恨之入骨的,只有这个不知廉耻,使下三滥手段爬上了她夫君床铺的小贱人。

    更可恨的是,她嫁给谢逸辰快五年了都没有怀上一次身孕,而南宫瑶才一次就怀上了。

    这只能说明,是她自己本身而不是谢逸辰的问题,是她生不出孩子。

    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

    南宫瑶把南宫清的痛苦尽收眼底,越发得意,故作关心地火上浇油:“姐姐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要不要请这里的王院使顺便给姐姐看看?”

    王院使是蒋皇后特地为她叫来的,至于给南宫清诊脉,那就只是“顺便”了。

    南宫清死死咬紧了一口银牙,从牙缝里冷冷迸出两个字:“不必。”

    孙姑姑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她是跟着蒋皇后多年的老人,已经修炼得跟人精一样,自然不会忽略南宫清眼里浓烈的恨意和杀意。如果能动手的话,南宫瑶不知道已经被南宫清杀了多少次了。

    “睿王妃,老奴奉了皇后娘娘的旨意,特地来接瑶姨娘出南宫府养胎。从现在开始到瑶姨娘生下孩子这段时间,就不劳烦睿王妃照顾瑶姨娘了。”

    虽然只是一个姨娘怀上的,但毕竟是谢逸辰的第一个孩子,对于望孙心切已经多年的蒋皇后来说,意义十分重大,自然是格外重视。

    看南宫清这满腹杀机的样子,绝不会容许南宫瑶如愿生下这个孩子,要是让南宫瑶留在睿王府里养胎,怕是有一百个孩子都得被南宫清弄掉。

    所以蒋皇后一得知南宫瑶怀孕,立刻派人前来接南宫瑶出睿王府,先安置在南宫清找不到的地方,等南宫瑶平安生下了孩子再说。

    南宫清一听就知道蒋皇后是什么意思,看了谢逸辰一眼,谢逸辰一脸的无奈之色,对她微微摇了摇头。

    南宫清也知道在这事上自己没有反对的余地,暗中冷笑了一声,表面上却是沉着脸色,应道:“是,妾身替妹妹谢过皇后娘娘。”

    南宫瑶高兴得也太早了,以为躲到睿王府外面,就能高枕无忧么?

    ……

    回到安国公府后,因为这一趟去叶家马场又差点出事,李氏越发后怕,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让宁霏出远门了。

    就算只是出安国公府,也要派府里功夫最好的侍卫跟着,毕竟辛夷只有一个人,武功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时至七月,天气越来越炎热,尤其是下午时分,在大太阳底下简直能把人晒化。

    不少草木都被这七月流火炙烤得没了精神,只有湖水中娇红粉白的莲花,依旧在碧玉般的层层绿叶上亭亭而立,在炽烈的太阳光下盛开得更加风姿绰约。

    此外就是天气越热越响亮的蝉鸣声,从水边的垂柳绿荫下此起彼伏地传来,在安静的夏日午后,往往是周围唯一的声音。

    应天书院女学为了不让那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们在这种酷热天气病倒,每年七月到八月都会放一个月的假。

    宁霏现在没事也不爱出门,就在雨霏苑里面,白天看书,晚上没那么热了就练武。安国公府建有地下冰窖,李氏让人每天给她搬足够的冰块过来,做成一个个冰盆摆在周围,四面八方透过来的都是沁人的凉意,倒也并不觉得有多热。

    天气一热,大家都不喜欢待在户外,往来走动聚会的频率也少了许多。但七月中旬的时候,还是有人正式上了安国公府的门。

    来人是理国公府夫人,专程来给当朝孙太傅家的嫡子提亲的,求娶安国公府上的一位姑娘为正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