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114 荒郊野岭孤男寡女
    谢渊渟一滞。

    宁霏微微挑眉:“别抵赖。你和你的下属们,按理来说以前都没有见过辛夷,但刚才你派人出去的时候,我只说了被追杀的是我的丫鬟辛夷,关于辛夷穿什么衣服长什么样子,可是一个字都没提,你也一句都没问。难道你们在山里随便碰到一个姑娘就救回来?”

    之前她就对辛夷起了疑心。尽管辛夷自己说是镖局出身,所以会武功,但宁霏看得出来,她的武功路数狠辣利落,杀气极重,不像是一个镖师的女儿能有的身手,倒更像是专门用来杀人的。

    而且辛夷对于取人性命的那种冷漠无情,并不是性格使然,也不是因为绝对服从她的命令。但凡一个心肠柔软人性完整的女孩,无论什么性格,无论有多听话,都很难做到面对人命而毫不动容。辛夷这个样子,只能说明她是真的视人命为草芥。

    但疑心归疑心,宁霏开始时怀疑的也只是辛夷的真实身份,倒没有想到是有人把辛夷塞进来给她的。因为那会儿她还不知道谢渊渟对她的特殊心思,而其他人似乎又不可能。

    谢渊渟望着宁霏片刻,无奈地笑了一笑。

    “对,她是我送去的。”

    宁霏直视着他:“你把辛夷放在我身边,是想干什么?”

    “只是想保护你而已。”

    谢渊渟也同样直视着她,目光澄澈,一双瞳眸这时没有丝毫的阴翳黑暗,清明通透得仿佛一潭不带任何杂质的透明静水,一望就能望到最深处的底部。

    “我不是派她去监视你的。从她到你身边起,除了你遇到危险的两次,她没有给我传递过任何有关于你的信息。今后会同样如此。我保证。”

    无论是出于关心还是好意,没有人会喜欢自己身边跟着一个监视者,把自己的一举一动报告出去。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让辛夷向他报告关于宁霏的事情,虽然他其实很想这么做。

    但宁霏被灵枢带走失踪的那次,辛夷还是联系了他,所以他很快便追上去找到了宁霏。还有这次在回头谷被人发现,辛夷在分头逃跑之后也给他传了信,幸好他就带着人在附近准备对付回头谷的守卫们,才能及时赶过来。

    宁霏盯着谢渊渟片刻,转开了目光。

    “先送辛夷回附近的叶家马场,她大量失血后需要补充水分和盐分,而且身体会发冷。我在这里等叶盈芜找回来了,再一起回去。”

    谢渊渟心下一喜。宁霏没说要把辛夷送还给他,而且仍然关心辛夷的伤情,那就是默认留下辛夷了。

    以她的性格,本来是不可能把别人的人留在自己身边的,尤其是辛夷还担负着贴身保护她的重要责任。

    她愿意留下辛夷,是不是就说明她不再把他当做“别人”,而对他有了一定的信任?

    谢渊渟本来想说夜深了,让宁霏也一起回去,找到叶盈芜后直接把人送回叶家马场就是了——然后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是傻了,荒郊野岭孤男寡女,大好的两人独处的机会,还想着把人给送回去。

    “那我陪你一起等。”

    谢渊渟把剩下的人全部派了出去,执箫也被不客气地打发走了,只剩下他和宁霏坐在回头谷谷口的一块山石上。

    山石粗粝,谢渊渟很贴心地铺了一层衣服在上面——从他的一群下属身上扒下来的外袍。

    只穿薄薄一件中衣在树林里穿行的下属们:心好塞。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黑夜里的山林,盛大的阒静犹如夜色一般,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那些繁杂的虫鸣声,蛙叫声,兽嗥声……统统都被吞噬入其中,显得遥远而朦胧。

    深藏蓝色的苍穹上,漫天星斗,光芒灿烂,犹如无数条缀满钻石和水晶的华丽流苏,从天的一个尽头甩到另一个尽头。那些耀眼的星辰,黯淡的星云,在渺渺银汉中全都看得清清楚楚。仰头望着天空久了,就仿佛整片恢弘而璀璨的星空,都在头顶上缓缓地旋转。银河流淌,斗转星移。

    谢渊渟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做点什么,然而在这样空灵宁静的环境下,却觉得仿佛说什么都是破坏气氛。

    只要这样静静地和宁霏一起坐着,就有一种安宁而踏实的感觉,心底柔软平静,像是有一泓清澈的细水淙淙流淌而过。

    以前……

    以前,如果他能早点明白这种感觉,早点把性子沉下来,不那么高傲,不那么强横……也许他们今天都不会是现在的模样。

    但没有办法,那时他们都还年少。他高高在上狂妄睥睨,满身都是凌人的傲气,自觉天下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她甘心首疾执迷不悟,被一腔痴情蒙蔽了双眼,只看得到自己愿意看的东西。

    两人都是一样的不撞南墙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