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100 凑做一堆
    谢逸辰的确是来水榭这边纳凉的。招待男客们的地方本来是外院,但因为不少人都去了园子里游玩,园子的布局没有内外分得那么严谨,便也不太计较这些了。

    谢逸辰毕竟是南宫家的女婿,对南宫府还算熟悉,没让任何下人跟着,独自一人便走到了园子深处来。

    大多数女客都在这边,他不是不知道,但就是鬼使神差地往这边走,自己也说不清走过来是为什么。

    大概是……想见到什么人吧。

    穿过水榭前那片假山的时候,谢逸辰突然看到,前面阴凉的假山山洞里,半坐半靠着一个身着浅玫瑰色上裳月白襦裙的女孩子,满脸是汗,脸上带着病态的潮红色。

    谢逸辰一惊:“宁六小姐?”

    他快步走过去,宁霏半睁开眼睛,虚弱地对他勉强笑了笑。

    “见过睿王殿下,请恕小女现在身体不适,难以行礼……”

    “不用多礼。”谢逸辰说着把宁霏扶起来,“你病了?”

    “没什么……”宁霏一只手揉着眉心,“大概是受了点暑气……”

    “你的丫鬟呢?”

    “去喊人了……”

    “这丫鬟也太不晓事了,去喊人也不该让你待在这里。”谢逸辰脸色微微一沉,“不远处就有一间水榭,我扶你过去可好?”

    宁霏挣扎着行了一礼:“麻烦睿王殿下了……”

    谢逸辰扶着宁霏到了水榭里。水榭不大,但也分了内间外间,内间设有床榻,可以午睡小憩等等。

    现在没有人伺候,谢逸辰又不方便跟进内间,只能让宁霏自己进去。

    “能不能再麻烦睿王殿下,在外头稍微等一会儿,小女的丫鬟应该马上就能回来了,小女担心她找不到人……”

    “当然可以。”谢逸辰温声说,“你在里面尽管休息,我就在外间,有事情便喊我一声。”

    “多谢睿王殿下。”

    宁霏虚弱地进了里间,谢逸辰也动过进去照顾的念头,想想终究觉得不妥,还是留在外面。

    水榭里这时候虽然没有下人伺候,但是为客人准备的,也摆了瓜果点心,角落的青花缠枝香炉里点着三匀香,香气袅袅而出。

    也不知是下人烧这香烧得不对,还是这里的三匀香本身质地就差了些,香气没有那么纯正清新。谢逸辰出身皇家,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自然也知道其他地方跟皇家没得比,倒没有在意。

    不一会儿,水榭的门吱呀一声,再次被打开了。谢逸辰一抬头,便看见南宫瑶正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一个丫鬟。

    “八妹?你怎么在这儿?”

    南宫瑶作为南宫家的主人,现在本来应该陪着女客们,怎么会一个人来这里?

    南宫瑶看见谢逸辰,同样吃了一惊。

    惠香回来向她禀报,说是宁霏等人都在水榭里面莫名其妙地失踪,她觉得蹊跷,又放心不下,所以才亲自过来一趟查看情况。

    但睿王在这里是怎么回事?

    南宫瑶回过头,正要开口询问惠香,闻到从水榭里面飘出来的那股三匀香香气时,突然觉得全身一热。

    仿佛有一股邪火从她的下腹位置腾起蹿起,顷刻间烧遍了四肢百骸,直烧到头顶上,神智似乎也跟着被烧成了一团模糊。血液像是沸腾般涌起来,整个人又燥又热,无法忍受,只想把衣服全部脱光,尽情地发泄出来。

    南宫瑶模糊不清的视野中,只看到面前一个像是男人的身影,连对方是谁都记不清楚了,想都不想地便扑了过去。喘息着直往对方的身上贴,一边手脚并用地拼命缠上去,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对方的身体也跟她一样炙热,反应十分激烈,一下子抱住了她,两人纠缠在一起,滚到地面上。男人的手劲大得多,只听嗤啦嗤啦的布料撕裂声不绝响起,地上很快便散落了一地的破碎衣服。

    惠香站在门口,整个人都吓呆了,不敢置信这两人竟然会这么突然滚到一起。下意识地正要上去拉劝,背后门外突然伸出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把她从门前拖开了。

    水榭的前门,随即也被关上,隔开了里面一阵阵越来越响,越来越不堪入耳的喘息声,娇吟声,低吼声……

    ……

    等到紫菀带着南宫府的大夫,以及另外两个南宫府的丫鬟婆子,赶到水榭门前的时候,里面的声音仍然没有停止,只是低下去了许多,听不大分明。

    来的丫鬟显然是个没多少心眼的,一听到水榭里面的异常响动,以为里头出了什么事情,连忙便上去打开门,查看怎么回事。

    结果门一打开,响起一声震彻云霄的尖叫,却是那个丫鬟自己发出来的。

    “啊!——”

    就在水榭正屋的地面上,两具白花花的人体紧紧纠缠成一团,还在激烈地做着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地毯上到处都是被撕碎的衣服,混杂着一滩滩湿漉漉的暧昧水迹,空气中全是麝香一样浓郁的**气息,景象说不出的**混乱。

    一男一女的脸上尽管满是汗水,表情亢奋,但南宫府里的下人们对这两人实在太过熟悉,一个是自家八小姐,一个是姑爷睿王殿下,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南宫府的大夫也认出了南宫瑶和谢逸辰,直惊得瞠目结舌。后面的婆子反应还快一些,开头也呆了一瞬间,随即立刻回过神来,顺手给了那丫鬟一巴掌。

    “喊什么!还不快把门关上!”

    那丫鬟被打得十分委屈。其实这倒也不能怪她,一开门看到这么两个**裸的人滚在地上,这么大的视觉冲击力,任谁都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她赶紧去关门,然而门还没有完全关上,水榭前面一群七八个人,大部分是来南宫府贺寿的宾客,有男也有女,显然是听到那丫鬟刚才的尖声惊叫,已经急匆匆地往这边赶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