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096 她怕了
    宁霏还是传了信给灵枢。青笠帮的被灭在江湖上不是什么秘事,灵枢很快就给她回信,信上细说了青笠帮被灭的经过。

    谢渊渟猜测得果然不错,的确有某个势力不希望有人靠近回头谷。最早的时候,只是青笠帮里的几个帮众,包括帮主在内偶然进入了谷里,惨遭横死。青笠帮其他帮众前去查明帮主和同门之死的真相,结果刚进谷里不久,也尽数被屠灭,数十具尸体沿着谷底的河流漂了出来。

    周围住着的山民,都传说这些人是被回头谷里的恶鬼给索了命,但灵枢查看过这些尸体,发现他们其实是人为所杀,而且做了掩饰,伪装成意外而亡。

    回头谷附近还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马甚至车队进出,一般都在深夜凌晨,动作迅捷,谨慎隐秘,没有一点声息,完全看不出是干什么的。灵枢来京都时间尚短,不认识多少京都的世家望族,也看不出这些人里面有没有南宫家的人。

    宁霏不知道谢渊渟那边查得怎么样了。她虽然搬回了雨霏苑,但从第二天夜里开始,天一黑就早早地上床假装睡觉。

    谢渊渟后来确实来了好几次,每次来的时候看见她在床上睡得正香,一直没有吵醒她,只是在房间里静静待上许久,然后才无声无息地离开。

    她因为要装睡,不敢睁开眼睛,看不见谢渊渟是个什么样的反应,只是有一次在他离开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低低叹息。

    她相信以谢渊渟的洞察力,应该是能看得出她在装睡的。但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谢渊渟非但不疯不傻,而且聪明绝顶,肯定明白这一点。

    虽然她知道谢渊渟本事不小,而且她这么拒绝对方,心里也不是太舒服。但潜意识里,只要她不是别无选择,她就不怎么想接受谢渊渟的帮助,尤其是在复仇这种事情上。

    谢渊渟是皇孙,他的父亲是太子,他置身于大元王朝权谋旋涡的最中心。他隐藏了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看出他的伪装,她无法相信他是一个心思纯澈,霁月光风的人。

    当然,她不敢说谢渊渟就是对她有所图谋。他身上有太多她想不通的地方。

    为什么从一开始她还没有崭露头角的时候,谢渊渟就对她那么特殊?为什么他只把他的真面目——虽然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他的真面目——暴露在她面前?为什么他会这么重视她?难道只因为她对谢逸辰一家有怨恨,他想找一个同盟么?

    她不敢确定,但是在不敢确定的时候,最保险的做法,还是暂时离他远点,先把自己保护好。

    谢渊渟的确并没有对她不好过,然而前世里谢逸辰对待她,又何尝没有过柔情蜜意,百般宠爱的时候。

    被人骗得晕头转向,彻头彻尾地利用,榨干了价值之后又无情地抛弃……她不得不承认,经历过前世之后,她已经没有了年少时义无反顾地去信任一个人的赤诚和勇气。

    她怕了。

    ……

    五月二十二,南宫府老夫人的寿宴。

    南宫家和宁家一向关系不错,南宫老夫人和宁老夫人穆氏更是做闺女时算起的手帕交,这次寿宴自然给宁家下了帖子,除了请穆氏以外,还请了嫡出的六小姐宁霏。

    宁霏刚刚在珠玑会上夺得状元,声名正盛,京都贵族世家上流圈子里的一些宴会,特地邀请她去,本来是很正常的。

    但寿宴前两天,谢逸辰在睿王府看到帖子,偶然得知南宫府的寿宴宾客名单上有宁霏之后,蹙起了眉头。

    南宫老夫人的寿宴,他和南宫清都是要去的,但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南宫清现在肯定深恨宁霏,南宫家是她的娘家,在一半程度上还是她的地盘,宁霏去南宫家赴宴,简直就像是进狼窝一样。

    但南宫府的帖子都已经发了出去,他一个不相干的外人,总不可能插手去管宁霏来不来南宫府的寿宴。

    谢逸辰看向正在外面院子里花架下的南宫清。南宫清半靠在美人榻上,手里的团扇已经落到了地上也不觉得,只是怔怔地看着远处发呆。

    最近南宫清的状况又好了些,只是看过去仍然没有一点精神,不怎么说话,也不大管睿王府的事情,完全没了以前明争暗斗,管束丫鬟们的那股劲头。这场大病不管是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的确让她大伤元气。

    谢逸辰想想也罢了,南宫清现在这个状态,只怕没有那个精神心力去谋害宁霏,大不了他到时候多注意着点便是。

    南宫府的帖子下到宁家,李氏的反应跟谢逸辰的一模一样,只是更加激烈得多。

    “霏儿,你不能赴这个寿宴!睿王妃在珠玑宴上设计害你,被你揭露了出来,以她那狭隘恶毒的性子,现在肯定是把你当眼中钉肉中刺一样。南宫家是她的娘家,天知道她在里面又布置了什么圈套等着你,你送上门去,这不是送死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