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094 来信(二更)
    在谢逸辰的悉心照顾之下,南宫清的心病终于还是退去了,渐渐恢复正常,不再一个劲儿地呕吐和洗澡。只是仍然不怎么肯见人,也不愿意出门,整个人恹恹的,萎靡不振,像是大病了一场。

    宁霏这边的日子却过得十分清闲。珠玑会结束,她已经才名在外,也不需要在书院里故意藏拙,假装用功,每天照常轻轻松松去上课就行了。

    李氏因为她那天夜里的失踪,紧张了好一阵子,一直不肯放宁霏回雨霏苑。宁霏也乐得晚上没有某些人翻窗进来打扰,就在琴瑟居住着。

    但她显然低估了谢渊渟的胆子。前两天夜里谢渊渟来过一次雨霏苑,豆蔻正在那里,告诉他宁霏被李氏接到琴瑟居去了。谢渊渟当时没说什么,结果今天晚上竟然就直接闯来了琴瑟居。

    当时宁霏正在李氏的隔壁房间里看灵枢送来的信。灵枢已经在京都住了下来,他不像谢渊渟那么肆无忌惮,天天直接往安国公府里面闯,派来给宁霏送信的是一只小花鼠。

    小家伙模样十分可爱,半个巴掌大小,圆滚滚毛茸茸,一身浅灰和雪白相间的细毛,短短的小尾巴,粉红的小鼻头,黑溜溜的大眼睛,看过去又无辜又呆萌。但它吃的是各种剧毒的虫豸和植物,常人只要被它的牙齿咬上一口,哪怕只是个浅浅的口子,都足以在一盏茶时间内全身僵硬发黑而暴毙。

    鼠类的嗅觉在动物里是数一数二的,这只经过驯养的西域毒食花鼠,在数里之外就能找到特定之人的气息,而且极通人性,很适合寻人和传信。

    宁霏在安国公府不能随意出去行走,灵枢给她传来的都是江湖上的事情,她跟江湖已经脱节太长时间了。虽说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但这两者其实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信看到一半,突然被横地里伸出来的一只手夺了过去,宁霏被惊了一跳,抬头便看到刚刚从窗户外面进来的谢渊渟,手里拿着那张信纸,一目十行地看下去。

    “还给我!”

    宁霏恼了,伸手就去抢。虽然灵枢在信里写的都是江湖上的大小事情,言辞简洁精炼,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那是她的信,这神经病凭什么抢过去看!

    谢渊渟一只手把信纸举得老高,一只手按着宁霏不让她抢到,还在继续仰着头看信。宁霏人没长开,个子比他矮了一个头还多,踮着脚尖蹦起来抢都抢不到。

    等到她真的生气,准备动真格打起来了,谢渊渟这才笑眯眯地把信纸还给她,这时候他都已经看完了。

    “你给我出去!”宁霏恼火地压低声音指着窗户,“这里是我娘的院子,不是雨霏苑!要是被她发现了怎么办!”

    “既然怕被发现,那你就赶紧搬回雨霏苑去,反正我不担心这个。”

    谢渊渟一脸“别以为你有娘护着我就不敢怎么样”的有恃无恐表情。宁霏简直要被他气死:“好好,我明天就搬回去……你现在先给我滚蛋!”

    谢渊渟没动:“灵枢的信里有一段说到,青笠帮整个帮派,三天前在京都郊外的回头谷附近尽数被灭,你看到那里没有?”

    宁霏展开信纸:“没有,我看到一半就被你抢走了……”

    她突然停住了,抬头望着谢渊渟。

    “你怎么知道我师兄叫灵枢?”

    她那天只叫了灵枢师兄,好像没有叫过他的名字吧?

    谢渊渟微微怔了一下,立刻道:“我以前认识他。先别管这个,你看了信再说。”

    宁霏显然不相信地瞪了他一眼。灵枢九年来都不在中原,九年前谢渊渟还是个七岁的小毛孩子,他那个时候认识灵枢,骗鬼呢。

    但她没问。这个少年身上的秘密太多了,他若不想说,她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

    宁霏低头看信,灵枢的信上确实写了这段话,也就是顺便提一句,因为青笠帮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帮派。

    至于回头谷,是京都郊外深山老林中的一条峡谷。谷内地势凶险,崎岖难行,到处都是危石怪木,因为两侧峭壁高陡,遮住了光线,白天也显得阴暗森然。峡谷中经常传出犹如鬼哭般的怪异声音,时而凄厉尖锐,时而如泣如诉,时而幽怨诡谲,因此这里从很久以前就被认为是阴气和怨气过重,常有闹鬼的传言。

    “怎么了?这件事有什么蹊跷?”

    江湖上大大小小的帮派多如牛毛,争斗也是天天都有,尤其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帮派,因为一点江湖恩怨而全派被灭,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帮派本身被灭是没什么蹊跷。”谢渊渟说,“但最近一段时间,回头谷闹鬼的谣言传得特别凶,周围的山民们都不敢接近。而且我不久前得到过消息,南宫家的人好几次出现在回头谷那一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