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088 最亲的亲人(二更)
    然而,灵枢似乎不需要宁霏来告诉。

    他怔怔地望着宁霏的眼睛,缩小的瞳孔也在颤抖着,只是那颤抖比宁霏要剧烈得多。原本黑得深不见底的双眸,这时里面的暗影和光芒正在激烈地流转变幻,犹如掀起一场铺天盖地的风暴,黑云蔽日,电闪雷鸣。

    最终,所有光影都沉了下来,一切天翻地覆,全都诡异地归于静止,从那里面渐渐绽放出越来越亮的光芒来。犹如漆黑的风暴眼里显露出一颗明亮的星辰,暗无天日的渊海深处凝结出一颗璀璨的明珠。

    灵枢轻轻地开口,声音更低更哑,却小心翼翼,仿佛宁霏只是一缕虚无缥缈的气息,在他面前凝结出来的幻影,只要他轻轻一动,就会飘散得无影无踪。

    “……素问?”

    宁霏突然觉得鼻子剧烈地一酸。

    她什么也没有说,可灵枢只是凭着她出口的一个名字,只是这样望着她,就认出了她是谁。

    只有前世里她最亲的亲人,才能做得到。

    灵枢只看她的神态,就已经瞬间明白过来。一挥手,宁霏肩膀上的那条大蜈蚣落到一边,他倾身过来,一把将宁霏揽进怀里,紧紧抱住。

    他从来就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这时候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而他抱着宁霏那几乎将她腰身勒断的力度,沉重紊乱的呼吸和颤抖的全身,无一不是在显示着他此刻汹涌如海潮滔天般的情绪。

    他的一只手胡乱而急切地摸索上宁霏脸颊与脖颈交界处的下颌边缘,很显然是在那里寻找人皮面具的边缘,想看宁霏的真容。

    宁霏想也知道,灵枢看见她跟前世里截然不同的外貌,第一个反应肯定会是她以精湛的易容术改变了容貌。

    她抓住灵枢的手,苦笑了一下。

    “别找了,我没有易容。”

    灵枢停下来,望着她半晌,微微蹙起眉头,又搭上她的腕脉片刻,眉间的折痕更深了。

    “怎么回事?”

    之前他没有注意到,现在仔细看了才发现,宁霏的样子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十二岁小女孩,而素问只比他小两岁,现在应该有二十四岁了。

    无论多厉害的易容术和缩骨术,都不可能把一个二十四岁成年人的体型和骨骼完全变成十二岁的小孩子。即便是动手术,哪怕他师父来自于的那个千年之后的时代,都没有这种技术。

    他最精擅的是毒术,但师从江湖第一神医,自然也是懂医术的。成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成长和衰老,脉象会和孩童不一样,除非这世上出现了返老还童的奇迹,否则就算体型可以改变,脉象也不可能作伪。

    宁霏本来不想把她死后借尸还魂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但现在灵枢既然已经发现,她就不可能撒谎骗过灵枢。

    而且……前世里她就已经伤过灵枢的心,灵枢是这世上仅剩的寥寥几个她可以信任的人之一,这一世再对他隐瞒这么重要的事情,她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个混账。

    宁霏沉默半晌,慢慢地把她前世里灵枢离开后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出来。

    她说得很简略,只是大致叙述了事情的经过,被关在南宫府地牢里的那三年,更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带过。

    然而即便只是如此,她从未见过一向冰冷淡漠面无表情,仿佛对世上万事都不关心的灵枢,有这样可怕的盛怒,这样浓烈的杀气。

    他一言不发,猛地站了起来,就要往外面走去。走到一半又突然停下来,背对着宁霏,只听轰然一声巨响,他面前的木门被炸成了无数飞溅开来的碎片。汹涌猛烈的气浪朝四周扩散开去,犹如巨浪狂潮一般,挟带着恐怖的力道,把周围的家具一瞬间尽数震碎,飞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木质的窗棂也被哗啦啦震破了一大片。

    宁霏望着他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

    “没关系……我毕竟还是回来了,有的是报仇的机会。”

    灵枢猛然转过身来,他平日里幽黑得深不见底的双眸,这时候一片血红。

    “你……”

    她是回来了,是有报仇的机会,可那又怎么样,她前世里受的罪难道就会因此而消失?

    他当时明明知道谢逸辰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还要离开,为什么要抛下她不管一去多年,为什么没有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护着她?

    要是他当时留下来的话,她是不是就不会落到那么惨的境地?

    如果她没有借尸还魂,没有再次回到这世上的机会,他回来找她,是不是就永远也找不到她,连她的哪怕一点尸骨都见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