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077 告状
    南宫清跟这个庶妹的关系一向是不咸不淡,虽然有来往,也说不上多亲密,这时听到南宫瑶上门送礼求见,估计十有是有求于她。

    送子麒麟的摆件她多得是,但南宫瑶既然送的是这个,她也不好把人拒之门外,万一挡了福气就不好了。

    “让她进来吧。”

    南宫清吩咐完,那小丫鬟环儿应了一声,正要退下。南宫清突然开口道:“站住。”

    她的这一声沉沉地听不出喜怒,但环儿却是浑身一抖,一副畏缩的样子站住了。

    南宫清的目光落在环儿身上。她穿的是一件葱绿色圆领对襟褙子,里面白绫子百褶裙,腰间用勒帛紧紧束住,鲜明地勾勒出腰身的轮廓。

    环儿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正是身材刚长成的时候,被这么一束,更显得纤细的腰身盈盈不足一握。后面臀部挺翘,前面酥胸饱满,凹凸有致,再配上那一身衣裳,整个人便如同一根鲜活水嫩的青葱般,水灵得让人想上去掐上一把。

    南宫清淡淡地道:“环儿是不是太瘦了些,嫌衣裳宽大,所以需要用帛带来勒紧腰身?”

    她这话一出,环儿吓得立刻跪下匍匐在地,不住地朝南宫清磕头。

    “王妃饶命!奴婢再不敢了!王妃饶命……”

    睿王府里的丫鬟们,虽然也能满身绫罗穿金戴银,但众人知道王妃极为善妒,见不得任何漂亮丫鬟出现在睿王府中,所以没一个是敢往好看了打扮的。

    便是有几分姿色,也得故意弄得黄脸秃眉;身材略好些的,都要穿宽松臃肿的衣裳来遮掩。否则动辄就会招来大祸。

    环儿是新进来的二等丫鬟,虽然也知道这些不成文的规矩,但今天干活时觉得衣裳太宽松不方便,便暂时用帛带束了一下。后来到南宫清这里传话,一时竟忘记了解开。

    “也不是什么大事,本王妃要你的命作甚。”南宫清语气轻淡,“只是看你瘦成这样,本王妃于心不忍,以后下人厨房里剩下的汤水吃食便全赏了你吧,当天剩的当天全部吃完,一点也不准少。早日把身材养胖点,也免得让人觉得睿王府亏待了你。”

    环儿脸色大变。下人厨房里剩下的汤水吃食,不比主子们剩下的,那可全是糟糊糊倒在一起的泔水,送出府给外面喂猪的。睿王府这么大,每天剩下的少说也有两三桶,要是真让她全灌下去,还不得把她的肚子撑爆?

    “王妃!求王妃开恩!奴婢真的不敢了!……”

    南宫清略带不耐地挥挥手,外面两个婆子进来,把环儿给拖了出去。

    这时南宫瑶正被另一个丫鬟领着,从外面进来,看见被拖出去的环儿身段妖娆,再一看南宫清的脸色,已经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眼神一闪,心下更多了两分把握。

    “妹妹见过王妃。”南宫瑶朝南宫清行了一礼,“前儿妹妹偶然见到一尊送子麒麟,还算精致,而且是灵法寺开过光的,想着正可以送给王妃,便冒昧替王妃悄悄求了来,王妃可别笑话妹妹。”

    她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家,给人送送子麒麟,虽说是自己的嫡姐,总归不太合适。但南宫清最关心的就是求子一事,也就只有送这个,南宫清才会看在这送子麒麟的份上,让她进府见面。

    南宫瑶说着便让丫鬟把那尊送子麒麟捧了上来。南宫清看了一眼,态度淡淡地吩咐人收好。

    “多谢妹妹,妹妹有心了。”

    南宫瑶也不在意,坐下后便开始寒暄闲聊起来,状似随意地道:“王妃过两日应该要随皇后娘娘和睿王殿下一起去参加珠玑宴吧?”

    一提到这个南宫清就心情烦躁。众所周知,珠玑宴其实就是官家才女和贵族公子们的相亲宴,这一次蒋皇后明令要谢逸辰参加,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让谢逸辰相看侧妃或侍妾的人选。

    南宫瑶好像没注意到南宫清的态度,还在继续往下说:“这一届珠玑会的状元,宁家六小姐,可真是了不得。才十二岁,在书院里只上了两个多月学,竟然就破了珠玑会保持十来年的记录……”

    她越说南宫清的脸色就越不好看。南宫清在六年前也拿过珠玑会的状元,得了五门第一,七十一颗玉珠,当时只差一点就能破珠玑会的最高记录。现在南宫瑶在南宫清面前说这个,南宫清怎么可能爱听。

    南宫瑶看着南宫清渐渐沉下脸,却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真正要惹南宫清不爽的对象,很快就不是她了。

    “这位宁六小姐年纪虽小,但不仅才华横溢,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好,珠玑会比试上可是引得不少公子赞誉有加呢。前两天睿王殿下在应天书院,也见到了宁六小姐,还帮她……”

    她说到这里,这才像是猛然惊觉说漏了嘴一样,赶紧住了口。

    南宫清已是脸色一变。

    “逸辰在书院里帮了那个宁六小姐?怎么回事?”

    南宫瑶一脸后悔不迭的样子,吞吞吐吐地,犹豫着不敢说:“王妃不必放在心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小事而已……”

    她越是这副样子,南宫清疑心越盛,语气彻底沉了下来,满是冷厉之意。

    “南宫瑶,别跟本王妃打马虎眼,从头到尾明明白白地说清楚!要是有一点遮掩隐瞒的地方,本王妃饶不了你!”

    南宫瑶面上连忙唯唯诺诺地答应,眼底却露出一丝得色。

    当时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她自然不会撒谎。但叙述同一件事情的方式有很多种,即便睿王那天帮宁霏的确只是一时好意,并无他心,只要她说的时候添油加醋一番,听上去的性质可就天差地别。

    不知道眼前这位善妒出了名的睿王妃,听完后会是个什么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