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073 她要的报仇
    如果是在前世刚刚被关进地牢的时候见到谢逸辰,宁霏会像疯了一样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哪怕自己万劫不复,也要把他一起拖下地狱。

    但现在的她,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稚嫩的少女,满腔仇恨沉淀进无边的深渊,内里越是风狂雨骤血浪滔天,表面上就越是平静沉稳不动声色。

    谢逸辰看宁霏定定地望着他,倒也没觉得奇怪,毕竟他的容貌气度在整个大元王朝的皇亲贵族中,算是数一数二的。有不少第一次见他的千金贵女,都是像现在这样,一看着他就挪不开目光。

    不过……有些不一样的是,眼前少女望着他的目光里,没有他经常见到的惊艳和痴迷,而仿佛一片虚无的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摸不透,却又像是隐藏着无数的暗流。

    “这位小姐,需要我帮忙么?”

    谢逸辰对于这些官家贵族千金,尤其是像宁霏这样貌美可爱容易让人有好感的,一向不吝惜风度,耐心地又重复问了一遍。

    宁霏垂下目光,微微一笑,按照官家女子见到皇族的礼仪,对他盈盈行了一礼。

    “安国公府宁家六小姐,宁霏,见过睿王殿下。那就麻烦殿下了。”

    她不怕和谢逸辰牵扯上关系,怕的就是牵扯不上关系,只要有跟他接触的机会,相应的就也容易有报仇的机会。谢逸辰愿意帮她,顺便又可以让她赶上珠玑会书法比试,她自然不会拒绝。

    “原来是宁六小姐。”谢逸辰朝她伸出一只手,“抓住我的手,我带你掠过去。”

    大元王朝世风开化,男女大防松散,这种情急之下的接触,只要不过分,一般都是无妨的。

    宁霏握住谢逸辰的手,谢逸辰另一只手虚笼住她的腰身,带着她凌空跃起,从九曲桥的一个拐角处飞掠向另一个拐角处。

    谢逸辰的武功在这些年里显然又有长进。最精纯的武功大多出自江湖,这轻功的心法,当年还是她给他的。

    从九曲桥中间着火的那一段上空掠过去时,有那么一瞬间,宁霏有一种冲动,如果她现在拉住谢逸辰的话,两人就会一起掉进下方的火海中,不死也是重伤。

    但这种冲动不过只是转瞬即逝。她要的报仇,是自己安然无恙地站在高处,带着微笑看着仇人们在地狱烈火中挣扎哭喊,而不是这般愚蠢地同归于尽。

    一眨眼间,谢逸辰已经带着她落到了九曲桥另一端没有着火的地方。

    “多谢殿下帮助。”宁霏站稳身子,对谢逸辰再次行了一礼,“小女感激不尽。”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谢逸辰道,“珠玑会书法比试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宁六小姐赶快过去吧。”

    “那小女就先告退了。”

    宁霏平平静静地转身离去。谢逸辰在后面望着她的背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

    那只手刚才牵着宁霏,掌心里仿佛还残留着隐约的触感。她的小手纤软细嫩,柔若无骨,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子骨太弱的缘故,在这温暖的五月天气里却冰凉得出奇,一点温度都没有。

    倒是让人有种心生怜惜的感觉,很想一直握着她的小手,给它温暖呵护,直到它暖和起来为止。

    谢逸辰在原地站了片刻,这才慢慢地转身离去。他今天本来是来应天书院找人的,没有闲暇在这里久留,帮宁霏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

    等谢逸辰离开后,刚刚一直躲在树后,把眼前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南宫瑶,从树木的阴影下走了出来。

    谢逸辰帮了宁霏,让宁霏得以赶上珠玑会比试,她本来是恼恨的。但转念一想,谢逸辰这次出手相助,对宁霏来说,只怕还不如比试迟到。

    她的嫡姐南宫清,也就是谢逸辰的正妃睿王妃,最是个狭隘善妒,手段毒辣的。当初谢逸辰和一个江湖医女两情相悦,南宫清逼着谢逸辰把那医女交给她,关在南宫府地牢中折磨了三年才惨死。南宫清嫁到睿王府五年,一无所出,却硬是拦着闹着不让谢逸辰纳侧妃侍妾,便是谢逸辰原本的几个通房丫头,也都被她一一打发收拾了个干净。

    要是让南宫清知道,谢逸辰在众目睽睽之下雪中送炭,帮了这位宁六小姐,她在说的时候再添油加醋一番,南宫清的反应想必很值得期待。

    南宫瑶冷笑一声,也转身离开了原地。

    ……

    宁霏来到墨香堂的时候,正好赶上书法比试开始的时辰,所有参加比试的千金们都已经到齐了,她是来得最晚的一个。

    “你去哪里了?”叶盈芜看见她终于来了,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要迟到了。”

    宁霏微微一笑:“没去哪,就在附近走走,不小心走得远了点。”

    两人只打了个招呼,就各自去自己的座位上站好,书法比试很快便开始了。

    夫子照例在空地中央点了半根香,比试的内容和往年一样,以自己最擅长的字体写一首诗词,长度内容不限,在这半柱香时间内完成即可。

    千金们平日里练习的字体,大部分是端正秀丽的正楷或者行楷,也有一部分是隶书和篆书,半柱香内要写出一幅好字来,这时间还是有些紧张的。香一点燃,千金们便纷纷立刻提笔书写起来。

    只有宁霏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整个人像是凝固了一般,就那么定定地望着面前一片空白的宣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