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072 前世种种
    宁霏缓缓地回过头去,望着眼前的年轻男子。

    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极挺拔的身姿,极俊朗的面容。那种美感,和谢渊渟的张扬恣肆不同,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般清润而隽永的美感。面若冠玉,目若朗星,眉若长剑,鬓若刀裁。朱红色嘴唇弯成优美的弧度,唇珠饱满,带着淡淡的光泽。

    穿了一身象牙白工笔山水楼台圆领锦袍,黑发上束着明润欲滴的碧玉冠,手里执了一把紫檀木水墨字画折扇,看过去像个潇洒风雅的世家公子一样。只有腰间那条松香色缎面腰封上,隐约可见绣着暗金色的龙纹,那是皇室宗亲才能用的图案。

    大元王朝十二皇子,睿王,谢逸辰。

    宁霏只觉得整个人从头到脚,都在随着血液一寸一寸地凝结成寒冰,冷彻骨髓。然而在这满地冰凌之下,却像是狂风呼啸暴雨滂沱,黑暗得不见底的深渊里,带着剧毒的滚滚血水,掀起无边的惊涛怒浪。

    前世,就是这个男人把她送进了地狱。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被师父收养,师父给她和师兄起名“素问”和“灵枢”,出自最古老的医学典籍《黄帝内经》的上下两部分。灵枢学的主要是毒术,而她学的主要是医术,两人出师之后一起在江湖上闯荡数年,因为医术精湛,她渐渐有了“仙医”的称号。

    但是自从十五岁遇见谢逸辰的那一刻起,她这短短一生的所有劫难,就从这里划下了起点。

    她钟情于谢逸辰,深陷情沼,执迷不悟,像飞蛾扑火般追随着他,心甘情愿地为他做任何事情。谢逸辰看中她的医术,希望她跟他回京都,帮助他的夺嫡大业。她就真的按他所说,义无反顾地一脚踏入风云诡谲争斗倾轧的朝堂,从此便被卷进了权谋旋涡最阴暗最激烈的中心。

    开始时灵枢还在她身边。不像她当局者迷,他早就清楚地看出谢逸辰根本不是她的良人,无数次苦苦劝她,但她根本听不进去,还和灵枢起了激烈的争吵打斗,最后灵枢愤怒失望之下远走离去,再也没有回来。

    那时的她抱着美好而坚定的幻想,相信谢逸辰是真心对她,无论以后他走上什么样的高位,他都会像他情深意重许诺发誓的一样,只爱她一人,只娶她一人,和她一辈子白头偕老。

    后来她才明白,少女时代的她是何等天真。男人许下的山盟海誓,只有在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是真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谢逸辰那样的男人,就算在发誓时也不见得有多少真心。

    那几年里,她自己都数不清帮谢逸辰做过多少事情,后来甚至照他的希望,通过严格的筛选考查和苛刻的礼仪培训,进皇宫当了一名女御医。

    大元王朝世风开化,对于女子从事各种行业比较宽容。民间和权贵阶层中都有专门给女性看病的医女,皇宫御医院里更是特设了一个女医院,为后宫妃嫔美人们服务,比男御医方便得多。

    谢逸辰的生母蒋氏,当时还是一位贵妃,也利用她的医术,扳倒了好几个有威胁的妃嫔和小皇子。最后甚至把主意打到了当朝孟皇后的身上,要她制出特殊的毒药,置孟皇后于死地。

    她本来不愿意,但蒋贵妃给她许下了条件,只要她帮这一次忙,就可以嫁给谢逸辰作为正妃,谢逸辰今后也不会纳任何侧妃和妾侍。

    这个条件对她的诱惑实在太大。但她不知道的是,蒋贵妃根本不会允许自己寄予厚望的唯一一个儿子,娶一个山野江湖出身,没背景没势力,在政治上毫无助益的平民女子为正妃。当时蒋贵妃私底下其实已经为谢逸辰挑好了睿王正妃的人选,就是丞相府嫡女南宫清。

    南宫清背后的南宫家是大元王朝最大的文臣世家之一,族人位高权重,势力远广雄厚。南宫清作为南宫家的掌上明珠,才貌双全,贤名在外,而且痴恋谢逸辰多年,拖到十七岁了还没有出嫁。要是结了这一桩亲事,对谢逸辰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

    她对这些一无所知,给蒋贵妃提供了慢性毒药之后,蒋贵妃便找借口把她支到了京都外面。

    孟皇后中毒,数月后毒发病倒,病症就跟普通的肠痈一模一样,御医并不知道是中毒,医治无果,最终身亡。

    蒋贵妃如愿以偿登上后位,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灭口。她知道蒋贵妃和谢逸辰太多的秘密,而且谢逸辰很快就要违背诺言,迎娶南宫清,单凭这点也不能再留着她。

    她在外面的时候,被人扣留住囚禁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逃出来,回到京都时,见到来迎接她的谢逸辰,满心欢喜地以为终于要和心上人喜结连理。然而等着她的,却是从四面八方指着她的无数利箭,以及出现在谢逸辰后面的南宫清。

    她见到谢逸辰的最后一面,就是他带着曾经只有对她才会出现的宠溺微笑,对南宫清柔声道:“清儿,我说过我不可能娶这么一个山野草莽女子为妻,现在依你的意,把她交给你处置,可开心些了?”

    被关进南宫府地底私牢的时候,她才从南宫清那里知道,谢逸辰即将和南宫清大婚。因为之前她和谢逸辰的亲密关系,南宫清对她嫉恨已久,所以从谢逸辰手里把她要了过来,亲自出这口恶气。

    她记得南宫清在地牢外,欣赏着她被削肉剜骨的样子,带着快意的笑容:“听闻仙医生死人肉白骨,不知能不能肉自己的白骨?”

    三年暗无天日,三年残酷折磨,直到她最后惨死在地牢中,都一直没有再见过谢逸辰。

    然而,她的脑海中时时刻刻没有忘记过这个男人。

    无论是欺骗她要杀她灭口的蒋贵妃,还是折磨了她三年的南宫清,她对她们的恨,都没有对谢逸辰那么深。因为她们并不像谢逸辰那样,让她交付了一颗心出去,却亲手把她的心碾成血肉模糊。

    有刻骨铭心的爱,才有刻骨铭心的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