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068 先要点甜头
    南宫铭当然知道。一个未嫁女子一旦在婚前失了清白,为保全名声,就只能嫁给**之人。而且女子声名尽毁,常常没有资格做正妻,只能为妾。

    “你是说,我去把宁六小姐给……”

    南宫铭还是不敢。一来他很少有机会接近宁霏,哪能那么容易神不知鬼不觉地强占了她;二来一旦事情暴露,就算安国公府能把宁六小姐送给他为妾,他也是把安国公府得罪了,以后少不得麻烦。

    南宫瑶心里暗骂南宫铭草包一个,有色心没色胆,面上却还是得给南宫铭煽风点火。

    “四哥不知道,那安国公最是个看重颜面名声的,出了这种丑事,肯定是拼命藏着掖着,生怕被人知道分毫,哪里会来为难你。你只要把责任推到那宁六小姐身上,一口咬定你们两情相悦,所以才情不自禁,外头要骂也是骂宁六小姐不知廉耻,顶多说你风流罢了。四哥能得这么一个水灵灵的美娇娘,就算被人说两句闲话,难道不值得?”

    南宫铭被她说得不由得心动,一想到宁霏那娇俏可爱的模样,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浑身发热,胆气也壮了起来。

    “八妹说得有道理,只是我见着这宁六小姐的机会都不多,要怎么……”

    “这个放心。”南宫瑶笑道,“妹妹既然说这么多,自然是有办法能帮四哥抱得美人归,今晚回去妹妹再跟四哥细说,保证四哥明天就能如愿以偿。”

    南宫铭斜瞥了南宫瑶一眼:“八妹这么主动帮忙,可是有求于我?”

    南宫瑶满脸堆笑:“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家里要妹妹今年就必须定亲,祖母最疼四哥,妹妹想求四哥在祖母面前帮妹妹多说几句好话。”

    南宫铭了然地点头:“这有何难,只要我得了宁六小姐,保证让祖母给你定一门好亲事。”

    南宫瑶笑道:“那就提前谢过四哥了。”

    其实,南宫铭在南宫老夫人面前的美言只是次要的,她怂恿南宫铭做这件事情,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宁霏。

    宁霏害得她失了珠玑会的荣誉,毁了本来的大好前途,那宁霏自己也别想好过!

    ……

    安国公府,雨霏苑。

    宁霏晚上去了李氏的琴瑟居那边一趟,到天完全黑了,才带着豆蔻回到自己的雨霏苑。

    刚一进屋,只见门口一道黑影毫无预兆地闪了出来。

    “谁?”

    她反射性地一掌拍过去,拍了个空,与此同时听见前额上传来一阵温热柔软的触感,竟然是被人亲了个正着。

    “别怕,是我。”

    一只手紧接着捂上宁霏的嘴,黑暗里传来熟悉的少年声音,带着满满的笑意。

    “谢渊渟?”宁霏把捂着她的那只手使劲拉下来,“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昨天前天这家伙都来了,都是在二更之后,今天这二更还没到呢。

    “正好有机会,我就进来了。”他可是从天没黑开始就等在安国公府外面了,“进来了又不能点灯又不能喊人,只能摸黑在这里等你,没想到霏儿……”

    捂在宁霏脸上的那只手,落到前额处揉乱她的刘海,声音里带上了调笑之意。

    “没想到霏儿这么高兴,凑过来就让我亲了一口……”

    宁霏:“……”

    谁凑过去让他亲的?

    这黑灯瞎火啥也看不见,明明是这家伙故意等在门口,等着她进门的时候偷袭她的!

    谢渊渟十分满意。

    就算理智上告诉自己不能乱来,但他忍来忍去,还是实在忍不住想亲她。

    亲嘴唇怕控制不住一发不可收拾,那亲亲额头脸颊啥的,先要点甜头总该没事吧?

    宁霏不想跟他废话,黑着一张小脸:“明天就是珠玑会最后一门比试,我要早点休息,你赶紧滚蛋。”

    谢渊渟一脸认真地望着她:“你尽管休息你的啊,你看这张床也够大,我可以在床上跟你一起躺着,我睡相很好,不磨牙不打呼噜不说梦话不踢被子,保证不会吵到你……”

    宁霏磨牙的声音隐隐传了出来,谢渊渟赶紧从桌上拎过一个大食盒:“好好,你收下这个,我马上就走。”

    食盒打开,里面是一大盘鲜红欲滴的樱桃,颗颗硕大饱满,周围衬着一圈晶莹剔透的碎冰,更显得那樱桃新鲜水灵,看着便让人感觉唇齿生津。

    樱桃是前些年从大元外面引进的,在大元刚刚培植成功,现在还十分稀少,基本只供上贡,一般官宦权贵人家都没机会见到,顶多在大型宴席上吃一两个尝尝鲜而已。

    宁霏更加狐疑地望着谢渊渟:“怎么又送我这个了?”

    宁霏喜欢吃甜点,也喜欢吃水果,刚开春的时候应季的水果很少,现在已经五月了,才渐渐多起来。李氏见她爱吃,一天好几种地往雨霏苑这边送,李子、油桃、枇杷、西瓜、甜瓜,全都是时下最好最新鲜的水果。

    前两天谢渊渟晚上溜进来,她房间里就摆着好几盘水果,那两次他送的还是点心,今天晚上就变成了樱桃。

    要说之前谢渊渟送她点心,还可以解释为他抽风了心情好,但抽风不可能次次都抽在点子上。第一次可以说巧合,第二次她就不相信还这么凑巧。

    她从来没跟他说过她的喜好,而他送的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倘若不是巧合的话,这需要多敏锐的眼力,多细腻的心思,才能注意得到这些细枝末节?

    这会是一个疯疯癫癫的神经病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