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067 想不想要这宁家六小姐?
    珠玑会一天一门地比试下去。宁霏在第二天的女红一门上一颗玉珠都没拿到,名次立刻掉到了第三。

    众多千金们这么多天下来,大部分早就看宁霏不爽了,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个机会,心理平衡了不少。沉不住气的,就开始对宁霏冷嘲热讽。

    所谓的才女不过如此,终于也有不擅长的一门了。前面成绩那么好,说不定都只是运气而已。珠玑会还未成定局,综合排名最高,才能拿为最后的状元。

    然而,紧接下来的数和舞,宁霏分别拿了第一和第三,再次回到排名第一。那些昨天还在嘲讽她的千金们,一转眼就被啪啪打了脸。

    现在宁霏总共有六门第一,六十九颗玉珠。这也就是说,只要她在最后的书法一门能拿到第六名以上,就可以破当年七十三颗玉珠的最高记录。

    阮茗倒也的确是不多见的才女,现在排名第二,就紧跟在宁霏后面,是六十一颗玉珠。相差八颗玉珠,在书法一门上,两人仍然还有竞争角逐的余地。

    当然,阮茗要想拿状元的话,必须是她在书法一门拿了九颗玉珠而宁霏一颗都没拿到。鉴于前两年阮茗在书法上拿的都是九颗玉珠,这个可能性倒也不是没有。

    不过阮茗平静得很,仿佛拿不拿状元只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丝毫不像其他千金一样,天天用一种酸溜溜带着刺,阴阳怪气的眼神看宁霏。

    这也不奇怪,毕竟阮茗去年已经拿过一次状元,就算今年再拿一次,她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没什么好跟宁霏竞争的。

    对于众千金来说也一样,跟宁霏拿状元比起来,她们宁愿看到阮茗再拿一次状元。反正不管阮茗再拿多少次都没用,就那副容貌,再有才华也抢不了她们的亲事资源。

    宁霏还是跟以前一样,并不理会众人的态度。当天的舞蹈一门比试结束之后,天色已经不早,她直接就出了书院,准备回安国公府。

    路边的假山后面,两个人影正躲在那里,偷偷地看着正带着紫菀走向书院大门的宁霏。

    “四哥,人都走远了,别看了。”

    那两人一男一女,女的是南宫瑶,男的却是南宫家的嫡四子,南宫铭。

    南宫铭从假山后面出来,远望着已经快走得看不见的宁霏,摸着下巴,一张皮肉虚浮的脸上,全是贪婪淫邪垂涎欲滴之色。

    “这小美人,真是越看越有味道……”

    南宫铭上头还有两个兄长,承家立业轮不到他操心,长成了一个成日泡在花街柳巷吃喝玩乐,荒淫好色的纨绔子弟。他的色中癖好与一般人不同,尤其喜欢没长开的青涩小女孩儿,越嫩越好,府上收的十来个小妾和通房丫鬟,没有一个是超过十五岁的。

    应天书院女学里的千金们,大都还未及笄,正合南宫铭的胃口。平时男学和女学分开,他难得见到这些花朵儿一般娇滴滴鲜嫩嫩的千金们,只有珠玑会比试是允许男学学子们过来当观众的,他自然是天天都在这边,大饱眼福。

    这一届珠玑会上光芒最盛的宁霏,也是最被他看在眼里的,他喜欢的正是这种类型。

    前两天诗词比试上,他倒霉催地被七皇孙殿下灌了一杯酒,回去后整整两天看不见东西说不出话,今天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正好赶上这一场舞蹈比试。

    宁霏在舞蹈比试上的这一场舞,简直看得他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那甜美可爱的脸蛋,娇娇弱弱的身躯,纤细如杨柳般的腰身,柔软如灵蛇般的手臂,一举一动间都是能勾起人蹂躏**的诱惑。要是被他压在身下尽情地玩弄,该是何等**的滋味……

    南宫瑶看南宫铭一双肿泡眼中全是淫光,悄悄靠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道:“四哥想不想要这宁家六小姐?”

    对于这个四哥的好色如命,南宫瑶最了解不过,就连她作为他的庶妹,小时候他也常常用这种令人全身起鸡皮疙瘩的淫秽目光盯着她。

    那时她都是小心翼翼地远远躲着南宫铭,见了也是绕着道走的,生怕他哪一天兽性大发,不顾伦常对她做些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过了十三四岁的年纪,南宫铭渐渐对她失去兴趣,这两年才没有再用那种眼神看她。

    虽然现在靠近这个南宫铭仍然让她反胃得要命,但她现在用得着南宫铭,这才忍着恶心在这里跟他说话。

    南宫铭的目光仍然舍不得从远处挪开,一边叹气道:“想要又怎么样,这哪是本少爷要得起的。”

    他虽然好色,但平日里玩的大都是府里丫鬟,青楼妓子,最多不过平头百姓贫苦人家的女儿,玩了也捅不出多大篓子来,家里才会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宁霏可是安国公府的嫡出小姐,身份完全不一样,根本不是能让他随意欺辱玩弄的。他就算想,也只能在这里饱饱眼福,意淫一下而已。

    “怎么要不起了?”南宫瑶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四哥你可是丞相府的嫡子,要家世有家世,要身份有身份,大姐还是睿王妃,将来前途高贵不可限量。四哥配宁家的嫡女,完全配得上。”

    “我说的不是娶她。”南宫铭哼了一声,“这么早娶个正妻回来,除了给自己添堵有什么用,玩玩就差不多了,最多收了当妾。你觉得宁家能把这六小姐给我做妾?”

    “一般情况下自然是不可能的。”南宫瑶提醒,“但是四哥你还记不记得,去年京都里传出崔家大小姐跟人私通失贞,后来崔家为了遮丑,只能悄没声地把崔大小姐送进了包侍郎府中。那包侍郎才四品官,他儿子平日里想碰崔大小姐的一个衣角都碰不到,但出了这种事,崔大小姐连个正室都当不了,只能做妾,还是那种娘家不闻不问的妾……四哥应该明白妹妹的意思了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