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064 这辈子,她只能是他的
    宁霏现在一看见谢渊渟,就觉得头疼眼疼哪儿都疼,这几天好不容易没见他冒出来,结果还是没清静多久。

    谢渊渟走过来,二话不说,脱下自己身上松松垮垮披着的正红色外袍,往宁霏头上一罩,把她整个人罩在底下,然后就公然拉着宁霏往人群外面走。

    众人:“……”

    脑袋上顶着一件衣袍的宁霏:“……”

    果然这发起神经来是招呼都不打一个。

    上头的几位夫子儒士都不敢管谢渊渟,其他贵女们就更没那个胆子去找死,只有叶盈芜最为勇敢地上前试图阻拦:“七殿下,您这是带她去哪儿?”

    谢渊渟转过头来,叶盈芜一接触到他的目光,整个人悚然一惊。

    怎么会有……这么黑暗恐怖的眼神?

    上方分明是五月初明媚灿烂的阳光,照进那双深不见底的瞳眸时,却是仿佛能把人吞噬进去的幽冷黑暗。犹如数九寒冬的魔域黑夜,往外阴森森地扩散着极度危险的气息,周围数丈之内,连空气景物似乎都出现了轻微的扭曲。

    这黑暗只是一瞬间,眨眼便消失不见,快得像是转瞬即逝的幻觉一般。谢渊渟仍然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微微挑眉:“反正你们的比试也已经比完了,我找霏儿陪我玩。”

    叶盈芜呆立在原地,被谢渊渟刚才这一眼吓得背后冷汗都渗了出来,但是再看向他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

    难道她刚才所看到的只是她的错觉?

    可是……会有那么恐怖的错觉么?

    叶盈芜惊魂未定,还没来得及说话,谢渊渟已经不由分说地把宁霏拉走了。

    宁霏被谢渊渟拉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好不容易才把罩在头上的衣袍扯下来:“你干什么!”

    谢渊渟把她拉到花园里一片树丛后面,不容辩驳地:“你以后在外面带一条面纱,把脸遮起来。”

    宁霏:“……”

    有毛病啊?她又不是像阮茗那样容貌有瑕疵的,为什么要把脸遮起来?

    谢渊渟深深地望着她。

    他这几天人不在京都。江湖上一传开他回来的消息,立刻就起了风浪波澜,尽管现在他手底下回来的人越来越多,但还是有需要他亲自出去一趟的时候。

    以前谢渊渟还是谢渊渟的时候,也经常出京都去郊外玩,只要带足了护卫,太子府一般不会拘着他,倒没有什么人起疑心。

    本来想着宁霏这几天要集中精神参加珠玑会,他不去打扰她也好。但回来的时候得知宁霏已经夺回安国公府的嫡女身份,又在珠玑会上大放异彩,连拿了五个第一。他连太子府的地都没沾,立刻就赶来了应天书院。

    以宁霏的才华和容貌,加上现在成了嫡女,一朝展露于人前,必然是华光大盛……也会招来一群该死的苍蝇。

    他知道宁霏想要报仇,也知道宁霏这么苦心孤诣地往高处走,为的便是能更靠近她的仇人。

    但他还是……无法容忍那些围观的男人用那种觊觎的目光望着宁霏。

    这辈子,她只能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谢渊渟闭上眼睛,暗中深呼吸了一口,把几欲从身体内翻涌出来的黑色戾气硬生生强压下去。

    不行……他不能暴露,不能让她感觉到异常,不能被她认出来。

    要是被她知道了他是谁,她恐怕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地站在他面前。

    宁霏这时候其实一点也不心平气和,也是深呼吸了一口,把快要翻涌出来的火气硬生生强压下去,无可奈何地:“七殿下,现在都快夏天了,天气马上就要热起来,带着面纱很闷很难受的。”

    她其实没指望谢渊渟能讲理,但总得跟他解释一下试试看不是。

    不料谢渊渟立刻回答:“那就算了,不带就不带吧。”

    宁霏:“……”

    这家伙怎么这么好说话了?

    谢渊渟紧接着说下去:“但你晚上不准再让护卫把安国公府守得那么死,给我留个门。”

    宁霏:“……”

    敢情是在这儿等着呢。

    黑着一张小脸:“七殿下,我说过你不能随随便便闯到我家里来……”

    谢渊渟:“我保证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不让我去找你,那我现在就带你回太子府,自己选。”

    宁霏:“……”

    跟神经病说话心好累。

    揉揉眉心:“雨霏苑北边,围墙边有一棵大梨树,那附近二更的时候没有护卫巡夜。”

    这是安国公府防卫的一个漏洞,她找出来本来是为了方便自己偶尔暗中进出安国公府的,但现在不得不告诉谢渊渟。

    不然还能怎么样,这神经病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与其现在就被他当场强行扛回太子府,或者大晚上在安国公府外面明火执仗敲锣打鼓地闹腾,还不如把人放进来算了,说不定还好应付些。

    谢渊渟这下满意了,笑眯眯地:“晚上我来找你。”

    然后又一伸手摘了宁霏脖颈上的一个白银项圈,顺便揉揉她的脑袋,把头发揉成一团毛茸茸乱糟糟,这才纵身消失在花园的围墙外面。

    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站在原地的宁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