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061 好诗!绝妙好诗!
    眼看着空地中间的那根香越烧越短,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南宫瑶正暗暗焦急的时候,宁霏的笔尖终于落到了纸上,开始写起字来。

    南宫瑶赶紧跟着一句句照抄下来。宁霏写的是一首五言绝句,时间掐得很准,南宫瑶抄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前面那根香正好燃到了尽头。

    “所有人停笔!”

    夫子一声令下,众人不得不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南宫瑶草草扫了一眼宁霏的那首诗。诗看过去好像还行,反正现在也没时间修改了,她最主要的目的是把宁霏拉下来,这首诗本身好不好倒是其次。

    “郑二小姐,你先开始读你的诗作,下面轮到徐五小姐。”

    夫子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让右边第一位千金开始读诗作。所有人全部读完之后,由三位评选人评判,最后再公布结果。

    排在南宫瑶右边的只有三位千金,一个个读过来,很快便轮到了南宫瑶。????“我做的这首诗,题为《卧春》。卧梅又闻花,卧枝绘繁春。鱼吻卧石水,卧石答春绿。”

    一首诗读完,跟前几位一样,现场很快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的讨论声。

    赋诗要求以周围的景物为题,这花园里的池塘对面,倒是的确有一棵从水边横向斜逸而出的腊梅树,看上去像是横卧在水面上一样。二三月繁花盛放的时候,枝头花瓣飘落,水里游鱼接喋,颇为别致有趣,算是园中独特的一景。

    不过,现在都已经五月初夏了,不能再算是春天,腊梅花早已凋谢,现在梅树上全是郁郁葱葱的绿叶。这首诗里面描绘的景色……好像不是很符合当下的时宜啊。

    而且,四句诗里面就用了四个一样的字,这重复频率是不是高了点?

    不远处,一个身穿酱紫色长衫,一身文绉绉书生气的公子哥儿,平日里爱慕南宫瑶,这时候好不容易等到南宫瑶的诗作出来,忙不迭开始大夸特夸。

    “好诗!好诗啊!……你们看这最后两句,鱼儿轻吻水中的石头,石头上转为绿色的青苔,仿佛在回答鱼儿春天已经到了,这意境,这是写活了鱼儿和石头,写活了春天啊!一股生机勃勃的灵气就这么出来了!好诗!”

    那公子哥儿周围的几个同伴,其实也不太懂诗,就跟着一起瞎起哄,七嘴八舌地附和。

    尽管根本不是自己写的诗,南宫瑶还是被夸得脸色微微一红,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去。

    宁霏能写出这样的诗来,也算有点才华了,可惜,这首诗现在是她的。

    南宫瑶的眼角余光看到旁边的宁霏,宁霏正睁大了眼睛,以一种惊讶而怪异的表情望着她,仿佛不敢相信她会读出这样的诗来。

    南宫瑶更加得意。现在就看宁霏是说出抄袭的事情还是忍气吞声,不管哪一种,她都不会让宁霏有什么好结果。

    然而奇怪的是,除了宁霏以外,周围还有不少人跟宁霏现在的表情差不多,都是以一种微妙的惊讶和疑惑看着南宫瑶。

    尤其是对面的叶盈芜,表情格外诡异,第一个开口朝南宫瑶道:“你再把你的诗念一遍。”

    南宫瑶再念了一遍,叶盈芜猛然一拍桌子,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直不起腰,只差没在地上打滚。

    “我蠢,我没有文化,我只会犯蠢,欲问我是谁,我是大蠢驴……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好诗啊!绝妙好诗!”

    南宫瑶读第一遍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听着感觉奇怪了,听完第二遍,再被叶盈芜这么一说,再迟钝的都反应了过来,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哄笑声。

    “哈哈哈……鱼吻卧石水,卧石答春绿,能写出这种诗来,也是厉害了!”

    “南宫四小姐,我能不能回家把这首诗念给我祖母听啊?保证她笑得年轻十岁!哈哈哈哈……”

    “丁兄,你不是还天花乱坠地说什么生机勃勃的灵气么?果然是古灵精怪,清新脱俗啊!哈哈哈哈哈……”

    一部分沉静稳重礼仪严谨的大家闺秀和世家少爷们,虽然也在忍不住笑,还能有教养地保持仪态。但那些性子跳脱或者本来就看南宫瑶不顺眼的,就没那么多顾忌了,笑成什么样的都有。

    整个花园里的众人要么前仰后合,要么捶桌不起,笑成一团。就连坐在上首的三位夫子大儒都没绷住,也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

    那个姓丁的公子哥儿刚才把南宫瑶的诗一顿猛夸,现在啪啪打脸打得巨响,一张脸涨成紫红色,梗着脖子,还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声嘶力竭地辩解。

    “巧合,只是巧合而已……这首诗本来明明就是首好诗……”

    南宫瑶更是脸上红得快要烧起来,无地自容,简直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周围的每一声哄笑,就像一记狠狠的耳光打在她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耻辱感。

    怎么会这样?

    南宫瑶猛然扭头瞪向宁霏,宁霏也跟周围众人一样带着笑容,只不过她那种笑根本不只是因为有趣而露出来的笑容,而是眉眼弯弯,酒窝深深,眼里全是狡黠而得意的光芒。

    那笑容里分明写着:“没错,我就是故意让你抄的这首诗!”

    ------题外话------

    《卧春》原文出自网络(我忘记在哪儿看到的了),本来第二句是“卧知绘中天(我只会种田)”,但我觉得种田带有侮辱意味,所以换了两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