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8 该是谁的,终归会是谁的
    月季很快就重新端了一白瓷碗的清水进来。宁霏刺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碗里,李氏也过来滴了一滴血,两滴血在碗里先是丝丝缕缕地扩散开来,随后很快便溶在一起,不分彼此,没有丝毫隔阂。

    宁茂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霏姐儿的身份是没有问题了。

    宁霏侧开身子让到一边,对宁雪道:“五姐姐可看清楚了?”

    宁雪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碗血水,一脸的怨毒不甘。

    宁霏真的是李氏亲生的!

    李氏以前看见宁雪这副面目,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虽然不喜但也只是无奈。现在对宁雪的心境完全改变,没有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了,就只觉得更加厌恶。

    冷冷道:“现在你总该死心了?你把再多的心思放在这些上面,也不会有用,该是谁的,终归会是谁的。”

    这句话像是压垮骆驼脊背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终于压垮了宁雪,她仿佛被抽空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瘫软无力地跪坐在地上,面色死灰,再也说不出话来。

    宁霏俯视着她,眸色深不见底。

    周产婆自然是因为她而来安国公府的。那天晚上她按照余妈妈提供的地址,去京都城西找到周产婆的住处,让周产婆到时候来安国公府说出实情,条件是她帮周产婆治好她生了痼疾的儿子。周产婆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跟儿子的性命比起来,她自然情愿牺牲自己。

    这些天周产婆一直等在安国公府附近,今天早上汉广堂这边叫她过去的时候,她就派紫菀出去找了周产婆,让周产婆进府,成为嫡庶互换事件最重要的人证。

    还有,其实照她师父所说,滴血认亲是没有半点可靠性的。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任何人甚至包括动物的血滴进清水里,都会因为吸水而导致血液中的红细胞细胞膜涨裂,血液溶解于水中,根本不会有不相融之说。

    要是真有排斥现象出现的话,那也应该是像刚才苏姨娘做的那样,在清水里动过手脚。所以刚才她和苏姨娘滴血不相融,她一眼就看出了水有问题。

    只要用的是真正的清水,就算万一她这具身体不是李氏和宁茂的亲生女儿,滴血认亲的结果都一样。

    李氏最后一句话说的没错。该是她的,终归会是她的。

    不是她的……有很多东西,这一世为了她的血仇,她也不得不拿到手。

    否则,她将魂归何处?

    ……

    这一场真假宁霏和嫡庶互换的大戏终于落下帷幕。宁霏从此恢复身份,成为李氏的亲生女儿,安国公府唯一的嫡女。

    苏姨娘被赐了一杯毒酒,对外宣称急病而死。宁雪被降为庶女,禁足一年,除了去书院以外不得出门。

    安国公府对外的说法,是宁霏和宁雪出生时被抱错了。但其实众人都明白,正妻和姨娘生孩子又不在一起生,怎么可能抱错两个孩子,还不就是内宅后院那些阴私争斗的事儿。只不过为了安国公府的面子,不公然议论,最多私底下嚼嚼舌根子罢了。

    李氏对宁霏满怀愧疚。因为她当年的糊涂,她真正的女儿屈居于庶女之位,受了十二年的冷落苦楚,还差点被人所害,倒是让一个冒牌货顶着她的身份享受了这么多年。

    “是娘对不起你,要是娘生你的时候小心点,也不至于发生这种事情……”

    “这怪不得娘亲。”宁霏笑着摇头,“娘亲当年生下我已经很艰难了。”

    李氏从来没亏待过她,她对李氏还是很有好感的。而且,虽说她的灵魂不是真正的宁霏,但这具身体终归是李氏的亲生骨肉,血浓于水,总会有那么一份特殊的感觉在。

    李氏被她这一声娇娇甜甜的“娘亲”叫得熨帖极了,忍不住摸摸宁霏的头发,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霏儿,娘亲把你的雨霏苑跟雪姐儿的桃夭馆互换一下怎么样?这雨霏苑太偏僻也太简陋了,不是给嫡女居住的规制。”

    “不用了。”宁霏笑道,“我喜欢安静,住这里就挺好的,距离娘亲的琴瑟居也不远。两天后就是珠玑会,现在兴师动众的搬院子,也不太合适。”

    宁雪的桃夭馆,位于安国公府仅次于汉广堂琴瑟居的中心位置,十分显眼。而她有太多自己的私密事情要做,巴不得住得越偏僻越好,不容易引起人注意。

    李氏想了想,也不愿意让女儿去住宁雪住过的地方,便说:“那就不搬了吧。这几天你先专心准备珠玑会,娘帮你添置些东西,等珠玑会过后,再把雨霏苑整修一下。”

    虽然她也知道宁霏在应天书院的进步飞快,但宁霏毕竟起步比别人晚了太多,想来今年的珠玑会还是够不上拿到什么名次。

    不过这种比试只要尽力就好了,名次高低不重要,反正她不在乎那些光彩虚名,也不打算拿自己的女儿去攀皇亲贵族。

    李氏在宁霏这里一起吃了晚饭,因为前几次来的时候见宁霏喜欢吃甜点,又特意让大厨房那边给她送了一碟藕粉桂花糖糕和一碟双色玫瑰糯米糍过来。

    眼见天色已经晚了,这才回自己的琴瑟居,让宁霏好好温习书院的功课,

    紫菀送李氏出去,房间里就剩下宁霏和伺候的豆蔻二人,豆蔻脸上开心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太好了,小姐终于恢复嫡女身份,夫人对您又这么疼爱,可算是苦尽甘来了。”

    宁霏带着笑意嗯了一声,遥遥望着窗外藏蓝色夜空中一点犹如碎钻般静静闪烁的银白星光,没有说话。

    苦尽甘来……还远得很呢。

    ------题外话------

    关于滴血认亲的科普,如上文所述。滴血认亲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就算是狗子的血跟人血都能融在一起。

    一个纯属瞎扯淡的方法流传了那么多年,古代不知道有多少被绿的男人全都高高兴兴喜当爹了……

    很多小说影视剧里面也是用得一本正经,但就算是架空世界,我还是受不了这么荒谬的事情,所以不会那么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