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7 还不死心
    “那就这样。”李氏对院子里的众人道,“从现在起,霏姐儿才是我的亲生女儿,是安国公府唯一的嫡女,排行仍然是第六。雪姐儿是苏姨娘所出,是庶女,排行仍然第五。之后我会让老爷修改宁家族谱上的名字,并发帖子公告京都。你们都记清楚了,从现在起,我不想看到霏儿受一丁点的委屈。”

    众人凛然应道:“谨遵夫人吩咐。”

    “还有雪姐儿。”李氏转向宁雪,神色肃然,“这次你明知故犯,占着霏儿的嫡女身份这么多年,不可能轻轻揭过,否则对霏儿太不公平。从现在起,你也搬到霏儿待过的庄子上去。”

    霏儿当年吃的苦受的罪,现在都要宁雪原原本本偿还回来。

    宁雪大惊失色。去了庄子上,她这一辈子就彻底完了!

    “母亲,我知道错了!今后再也不敢了!求母亲饶了我这一次,给我一次机会!我不要去庄子上!求求母亲了!”

    宁雪一边哭一边伏在地上,砰砰地朝着李氏磕头。她这时候一点也不敢心疼自己,是下了死力气在磕,没几下就把额头上撞出了鲜血。

    宁茂看着,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倒不是心疼宁雪,宁雪做的这些事情,被送到庄子上都算是便宜她了。

    但这些年来他和李氏在宁雪身上花了多少财物心力进去,着意栽培,想把宁雪培养成宁家的一张王牌。要是被送到庄子上去,一辈子嫁不了人,这张牌就彻底废了。

    宁雪虽然现在名声不好,身份又成了庶女,毕竟还是有才有貌的。京都那么多官宦世家,不乏有人可能看上她的才貌,收她过去做个小妾,肯定没有问题。这样也算是能让她起到一点作用,不至于完全失去价值。

    “夫人,霏姐儿之前刚刚从庄子上回来,现在又送一个过去,说出去……实在不太好听。要罚雪姐儿的话,在府内暗地里罚也是一样的,夫人觉得呢?”

    李氏知道宁茂爱面子,只要罚得够重,换个罚法倒也没什么,便道:“那就按照家法,打二十板子以示惩戒,除此之外,从现在开始停掉雪姐儿的月钱,除了去书院以外不准随意外出,直到及笄出嫁为止。”

    宁雪低着头,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眼里全是怨毒的光芒。

    这个李氏,亏她以前费尽心思小心侍奉了这么多年,现在一得知她不是亲生女儿,立刻就这般冷血无情,翻脸不认人!

    二十板子已经足够让人在床上躺大半个月,珠玑会她是别想参加了。这还罢了,今后至少整整三年没有月钱,还被囚禁在府内不能出门,可想而知她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子。

    以前她虽然失宠,毕竟身份摆在那里,还不至于过得太差。但沦落成了庶女,而且还是个犯了大错父母厌弃的庶女,这府里的下人有几个不是逢高踩低的,还不得趁势作践她!

    就算将来嫁出去,也只会更糟。嫡女和庶女的未来天差地别,庶女要进高门,只能做妾做继室,想当正室夫人,就只能嫁给低品小官或者世家大族的庶子。

    她以前都是抱着轻蔑不屑的目光看她那几个庶姐庶妹,庆幸自己不用面对那么悲惨的命运,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这种人。

    不,甚至比她们还不如。宁茂为她求情不让她被送去庄子上,根本不是可怜她,只是不舍得浪费掉她这个女儿,想把她卖出去物尽其用而已。这样能给她说到这么像样的亲事?

    本来属于她的大好将来锦绣前程,就这么彻底被毁了!

    “怎么?”李氏见宁雪咬着牙不做声,冷冷地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宁雪的指甲死死地掐入手心,双眼通红,胸口血气翻涌,终于还是忍不住极度的不甘心,抬起头来,一手指着宁霏,声音尖锐得带着几分歇斯底里。

    “我的身份我无话可说,但宁霏呢?她的身份可是还没查出个究竟来!就算苏姨娘在滴血认亲时动了手脚,但她从庄子上回来后性情大变总该是事实吧!谁知道她是不是假的!”

    她的身份反正已成定局无可挽回,那她也不能让宁霏好过,也要把宁霏一起拖下水!

    她当不成宁府的嫡女,宁霏也别想当!

    “你……”

    李氏见宁雪到现在还这么冥顽不灵不知悔改,更加大怒,正要开口训斥,宁霏轻轻地拦住了她。

    “母亲,五姐姐既然还是怀疑我的身份,那就再来一次滴血认亲好了。”

    “霏儿……”李氏转过头来望着她,“你的身份问题不是苏姨娘捏造出来的吗?还查什么?”

    宁霏摇摇头:“没关系,反正都已经滴过一次血了,再滴一次也无妨。我在前三年里确实变化太大,要是不给大家一个实证的话,总会有人对我的身份存在怀疑。与其以后再被人拿出来生事,还不如干脆趁着今天的机会,当大家的面证明清楚。”

    李氏虽然不希望宁霏再受委屈,但也知道她说得有理,与其让众人心里一直埋着这根关于宁霏身份的刺,还不如今天一口气拔出来来得干净。

    “去端一碗清水来。”李氏吩咐她的丫鬟月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