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0 招认(二更求收)
    “苏晓媚!”宁茂怒吼,“你的丫鬟端上来的水根本不是清水,里面是加了料的!你这是把我们所有人都当傻子耍?”

    苏姨娘一下子脸色煞白。

    她早早就让自己的丫鬟水仙准备了一碗加了重盐和凝血药材,又滤去了颜色和气味的水,在旁边等着,宁茂一同意滴血认亲,水仙就立刻抢先把这碗水端上来。

    这碗水看着无色透明,和清水一样,但鲜血一滴进去,立刻就会凝固,先后滴进去的血自然不会融合在一起。

    当然,如果其他下人抢先端了真的清水上来,由她和宁霏滴血认亲的话,她们的血也不会融在一起,因为宁霏根本不是她亲生的。

    她准备这碗盐药水,主要是怕宁茂也上来滴血认亲,而宁霏还真就是宁府的六小姐,没有被人掉包过。

    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当然还是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的眼睛这么毒辣,一下子就看出了水有问题。

    “是你!刚刚是你把水端上来的!”

    苏姨娘惊慌失措,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辩解应对,下意识地把责任全都推到了水仙身上,涂着鲜红蔻丹的尖尖手指指着水仙,尖声怒骂。

    “说!你为什么要在清水里加料,陷害霏姐儿!”

    水仙同样吓得脸色煞白,双腿一软,连忙跪了下来:“奴婢没有!奴婢没有……”

    但她只说到一半,抬起头,一眼便看到苏姨娘阴狠威胁的目光盯着她,顿时又是浑身一颤。

    她是家生的奴才,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在安国公府中,一旦背叛了苏姨娘,苏姨娘绝不会让她的家人有好下场。

    现在她能做的,只有把罪责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至少能保全家人。

    水仙全身颤抖着,在地上不住地拼命磕头:“……不,全是奴婢!全是奴婢一个人干的,姨娘并不知情!是奴婢自己起了念头,想要陷害六小姐,所以刚才私自去端了加料的水过来……”

    “可水仙姐姐为什么要陷害我?”

    宁霏还不等水仙说完,就一脸莫名其妙地打断了她。

    “你是姨娘身边的大丫鬟,我跟你从来没有任何过节仇怨,也没有利益和立场冲突,你起这种念头的理由是什么?”

    “奴婢……奴婢是……”

    水仙的背上汗水涔涔而出,嘴唇哆哆嗦嗦地发抖,脑子飞快而疯狂地转动着,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但事先没有准备,很多话又不能往外说,她跟宁霏之间的确是无冤无仇,这一时半会儿,哪能编造得出什么站得住脚的说法?

    苏姨娘在旁边看着干着急,暗骂水仙脑子太慢太笨,但其实她自己也想不出来要怎么回答。毕竟水仙根本就没有任何动机去害宁霏。

    “看来,水仙姐姐并不是自己想要害我,只是在帮人顶替这个罪名。”

    宁霏叹了口气,先是望了一眼暗中拼命扭着手中帕子,又急又惧一脸冷汗的苏姨娘,然后垂下目光,望着水仙。

    “但水仙姐姐不妨想想,这罪名不是说顶替就能顶替的,你这么站出来撒谎,不但没人相信,只会平白把你自己也拖进去。”

    宁霏在水仙面前半蹲下来,温和地平视着她惊恐的眼睛。

    “陷害高门子女,就算对主子来说都是大罪,被赶出安国公府都完全不为过。你一个丫鬟,下场只会更惨。但如果坦白交代的话,父亲和母亲都是宽厚仁和的人,肯定会念在你的功劳上,对你从宽处置的。”

    水仙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苏姨娘平日里对下人太过苛刻,她虽是苏姨娘身边跟了多年的大丫鬟,说忠心其实是没有多少忠心的。刚才苏姨娘想都不想就把罪名全推到她身上,更是把她最后的一点护主之情给一下子全推没了。

    她最怕的只是苏姨娘报复她在府中的家人,但却忘记了,苏姨娘不过是一个姨娘而已,连个正经主子都算不上,最多算半个。苏姨娘肚子里根本就没有孩子,身为姨娘陷害小姐,宁府绝不可能容得下她。

    苏姨娘没有娘家,一旦被赶出安国公府,就是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自己活命都成问题,怎么可能再去报复那些安国公府中的人?

    反倒是她护住了苏姨娘的话,苏姨娘更有可能以后故意打压她的家人。毕竟她是因为苏姨娘而死,双方不说仇也有怨,苏姨娘肯定会忌惮她的家人。

    水仙在顷刻间便反应过来,这时候招认事实,让苏姨娘获罪被安国公府赶出去,才是对家人最好的保护!

    “……奴婢说!奴婢全说!”

    水仙一想明白,便立刻大叫起来。

    苏姨娘早就在旁边绷紧了全身,这时候整个人猛地一颤,下意识地扑过来来,便要去掐水仙的脖子。

    “小贱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做这种事情!我杀了你!”

    众人都来不及上前阻拦苏姨娘,只有宁霏正好在水仙旁边,这时借机从裙下伸出足尖,暗中踩住了苏姨娘的裙边。

    苏姨娘冲上来得本来就急,被这一踩,整个人往斜前方扑去,把摆在大厅中央的那张桌案给撞翻了。桌上的水碗砸落下来,在地上“哐当”一声摔得粉碎,碎瓷片到处飞溅,周围的几个人都尖声惊叫着连连后退。

    “放肆!”

    宁茂这次是真的暴怒,上前便狠狠抽了倒在地上的苏姨娘一个耳光。

    “苏晓媚,你才是好大的胆子!水仙分明是听从你吩咐准备的盐水,你把罪名全部推到她头上,居然还想杀她灭口!这么多人在这里,你当我们都不存在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