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7 害人的假药
    三月阳春,在京都的一片繁花似锦中渐渐过去。天气一天比一天温暖,花褪残红青杏小,枝上柳绵吹又少,笼罩京都大街小巷的绿荫越来越浓密,迎来了阳光明媚的四月。

    四月是大元王朝科举春闱的时候。因为这个时节不冷不热,天气最舒适,所以春闱和秋闱分别选在四月和十月。

    应天书院的男学那边,还不到参加科举时候的学子们,也会在春闱秋闱的时候,在书院内部进行每半年一次的会试,考查学子们的学习情况。

    女学同样有类似的一年一次的会试,叫做珠玑会,紧随男学之后,在五月初举行。

    珠玑会一连举办十天时间,十门课程都会考查,所有千金自己选择课程进行比试,每门取前九名。第一名奖励九颗玉珠,第九名奖励一颗玉珠,最后以玉珠总数量排名,所得最多者决出前三甲,总共九人。第一甲分前三名,也有状元榜眼探花的名号,以此鼓励优秀的才女们。

    这珠玑会对于京都的官家贵女们来说,是展示自身才华的最好机会。在珠玑会中夺得高名次的贵女,会在京都美名远扬,备受瞩目。不但为自己和家族博得光彩荣耀,地位提高,将来也容易结到一门好亲事。

    珠玑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从四月份开始,应天书院女学就进入了一种紧张的状态。

    女学里的官家贵女,林林总总有四十多人,从中决出前三甲仅仅九人,竞争还是颇为激烈的。这最后一个月,众千金都在抓紧时间练习和准备各项才艺,使尽浑身解数,以求在珠玑会上夺到好名次。

    安国公府的几位小姐,宁霜宁露宁雯几个庶女都表现平平,只有宁雪在李氏的着意培养下才艺不错,去年进过前三甲,而且还是高居第四名。

    宁雪不久前终于来了应天书院。但远没有以前那般众星捧月般的待遇,原本和她交好的千金们,现在大都尴尬嫌弃地躲着她,好像靠近她就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宁雪从书院里最耀眼的才女之一,骤然跌落到这个境地,怎么可能不气不恨。但她现在收敛了很多,在书院里一直低着头沉默寡言,练习才艺练习得格外刻苦。

    今年的珠玑会是她最重要的翻身机会,如果能够进入第一甲的话,这份荣耀就足以让她一雪前耻。

    只是,她偶尔盯着宁霏的时候,眼里闪动的仍然是仇恨怨毒的光芒。

    宁霏不理会她,自顾自地同样在努力准备——或者应该说是假装努力。

    这珠玑会第一甲她是必须拿到的,但她来应天书院才不到一个月,只凭这么点时间,如果轻轻松松就能拿到,未免惹人怀疑。

    她想清静,偏偏却总有人不让她清静。

    叶盈芜在刚入四月的时候生了场病,告了一天的假没来书院。以前宁霏都是跟她一起去掌馔厅吃午饭,这次一个人去,被堵在了半路上。

    堵住她的是忠国公贾家的嫡女,贾若兰。

    这位贾小姐在宁霏刚进书院的时候,跟大多数千金一样,对她不屑一顾。但后来宁霏帮叶盈芜调理好她的脸之后,她会不少美容偏方的事情就在书院里传了开去,有好几个千金见到叶盈芜这个活广告,都一反之前鄙夷的态度,厚着脸皮来宁霏这边讨要药方。贾若兰就是其中一个。

    贾若兰虽然有个清雅的名字,长相却不尽如人意,又粗又胖。尤其是肤色天生黝黑,平日里都得用厚厚的白粉来遮掩,稍微一掉粉就黑一块白一块的,又尴尬又难看。

    女子哪个不爱美,这黑皮肤也是贾若兰的头一块心病,所以她才会抱着一线希望,屈尊降贵地私底下来找宁霏。

    贾若兰跟叶盈芜关系不好,要是叶盈芜在的话肯定不给,但宁霏没这么小气,给了她一个美白养颜的方子,让她回去长期坚持使用。这也就是四五天前的事情。

    贾若兰的脸上带着面纱,她把面纱掀起一角,宁霏便看见下面的整张脸上都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通红疹子。因为没有扑粉,脸色是原本的黝黑颜色,本来就长得磕碜,再加上这一脸的红疹,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你给我的什么破方子!”贾若兰气急败坏地怒骂,“我结果只用了一次,脸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你故意的!你知道我跟叶盈芜有过节,所以用这药方来害我!来毁我的脸!你好恶毒的心思!”

    她就在去掌馔厅的路上大叫大嚷,这个时辰众多千金们下学经过附近,不少人都朝这边看过来,望着宁霏,窃窃私语。

    想也知道,这些贵女们议论宁霏的,绝不会是什么好话。

    宁霏心平气和地道:“贾小姐有没有带制好的药过来?”

    “这就是你那害人的假药!”贾若兰把一个小瓷摔到宁霏的怀里,“我让人照着方子严格做出来的,别赖到我的头上!”

    宁霏打开瓷看了看,又闻了闻,确实是照着她的药方做的。抬头问贾若兰:“我之前说过这种药在使用前要在手背上先试试,确定没有过敏,才能用到脸上。贾小姐试药的时候没有问题吗?”

    贾若兰一下子噎住。

    宁霏之前确实有提醒过她这一点,但药做出来的时候,她太过激动期待,把试药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直接就用到脸上去了。

    宁霏看贾若兰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刚要说这只是过敏,并无大碍,再配点药用两天,自然就会消退下去。没想到贾若兰却梗着脖子,脸色一沉,更大声地嚷嚷了起来。

    “什么试药不试药的,我试药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你的药害人就是害人,别找出这些有的没的借口来推脱!”

    她的脸被毁了,对宁霏憋着一肚子的愤怒怨恨,把她堵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本来是想好好羞辱教训她一番出气。

    结果得知现在是她自己的疏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要是灰溜溜认错的话,哪下得来台?脸都没地方搁。

    贾若兰对后面跟着她的几个人一挥手:“给我狠狠打她的脸!她把我的脸害成这样,她也别想好看到哪里去!”

    每位小姐进应天书院只能带一个丫鬟,但平日里像跟班一样天天跟着贾若兰的,还有两个低品小官家的女儿,这两人各自也有自己的丫鬟。

    贾若兰一下令,三个丫鬟立刻扬起手掌,朝宁霏逼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