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2 邱姨娘怀孕
    在应天书院的第一天,就这么告一段落,下学时间提前了一个多时辰。

    宁雪今天在礼仪课上出了大丑,被贾嬷嬷赶出课堂,以后不准再上礼仪课的事情,书院女官写信报给安国公府,信件比几位宁家小姐提前到了府上。

    宁雪回去的一路上总算不再一直放响屁,只是一个劲儿哭,哭成了一整个泪人。回到安国公府,迎面而来的就是宁茂的一顿质问和训斥。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得罪的贾嬷嬷,连礼仪课都不让你上了?”

    书院女官在信中的措辞比较委婉,没有明说原因,毕竟这种事实在是太尴尬太难堪了。

    宁雪哭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宁茂拿她没办法,背地里去问最老实的宁露,宁露为难地吞吞吐吐半天,好不容易才说出事情的经过来。

    宁茂一听,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

    怎么会出这种事情?当着书院里那么多人的面,丢人丢到这份上,宁雪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以后京都权贵圈子里一提起宁雪,就会一下子想到她在应天书院里的“精彩”事迹,把她看做一个粗俗鄙陋毫无礼仪的女子,看做一个笑柄!

    他本来还指望着给宁雪结一门好亲事,现在是连想都别想,说亲估计都困难,哪个条件好的贵族世家,会乐意娶这样一个遭人嫌弃嘲笑的媳妇?

    安国公府的脸面都被她狠狠地抹了一把黑!

    李氏听了也叹气。最近宁雪虽然表现越来越差,但终归是她唯一的女儿,她对名声和面子看得远没有宁茂这么重,更关心的还是宁雪本身。

    李氏劝道:“老爷,这也是事出无奈,怪不得雪儿,谁没有个猝不及防生急病的时候,人的身体状态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啊。还是赶紧请丁大夫来给雪儿看看,怎么突然就闹肚子了?”

    宁茂对宁雪一而再再而三地失望,只觉得有些心灰意冷,懒得再管宁雪的事情,挥了挥手,让李氏自己请府医去。

    李氏请了丁大夫来,给宁雪看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可能是中午饭吃坏了肚子。

    宁雪根本不信。应天书院掌馔厅的饭食都是统一做的,女学这边所有人的菜色都一模一样,其他人都没吃出任何问题,怎么可能只有她一个人闹肚子闹得这么厉害?

    她直觉里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宁霏。她中午的时候故意挑起了叶盈芜和宁霏之间的矛盾,宁霏转头就用这种卑鄙恶劣的手段报复她。

    除了午饭之外,今天她在书院唯一入口的就是下午礼仪课上喝的茶水,而当时宁霏正坐在她旁边,还伸手碰过她的茶杯!

    肯定是那时候宁霏做的手脚!

    然而当时她整个人已经被吓傻了,没法冷静下来想到这一层。现在再怀疑,那茶水也早就被倒掉了,不可能找回来检查。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空口无凭地说是宁霏干的,众人根本不会相信,反而会觉得她又在诬陷攀咬宁霏,尤其是在最近她已经有了这么多前科的情况下。

    而且,在吃过这么多次亏之后,宁雪现在也实在不敢就这么再去跟宁霏斗。以前她对宁霏只有厌恶、怨恨和仇视,现在则是多了一分忌惮,甚至是恐惧。

    宁霏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就能有这种不声不响给人下药的本事。这次还只是让她闹个肚子,她就已经出了这么大的丑,如果当时她茶杯里放的是其他更可怕的药,那她现在的下场是不是会更惨?

    宁雪暗暗咬牙。她身为尊贵的嫡女,难道真的要在一个卑贱庶女的威胁下,就此忍气吞声偃旗息鼓,再也不敢去招惹她,以前的那么多帐,也就这么算了?

    绝对不可能!

    她只是仍然太小看了宁霏,不够小心谨慎,才会一次又一次被宁霏所害。

    这个庶妹,是绝对不能再留了。这一次必须好好谋划,想个办法,把她从安国公府永远除掉。

    只是她不像其他官家嫡女,有一个疼爱女儿的好亲娘,她的这个母亲根本就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帮她。她只能靠她自己。

    “雪儿?……雪儿!”

    宁雪从沉思中猛然醒过神来,才发现李氏已经叫了她好几声,这时正狐疑地盯着她。

    宁雪赶紧调整了一下表情,掩住眼中的怨毒和阴狠,假装自己只是因为出事而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她的打算绝不能被李氏知道。

    正要让李氏先回去,她自己去采薇斋一趟,外面进来一个桃夭馆的二等丫鬟,向两人禀报。

    “夫人,五小姐,琼琚轩那边传来的信儿,说是邱姨娘刚刚被诊出有了身子,老夫人让所有人都过去一趟。”

    李氏的脸色一变,顷刻间就退成一片苍白,眼里的光芒也黯淡下去。

    “好,我这就过去。”李氏站起身来,声音略微有点沙哑,“雪儿,你要是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话,也一起过去吧。”

    宁雪瞧着李氏的样子,心下不屑。

    李氏这安国公夫人的位置虽然坐得稳,宁茂对她这个正妻也十分敬重,但周围的妾侍姨娘照样一个都不少。

    邱姨娘是老夫人的娘家表亲,惠姨娘是原本在宁茂身边的通房丫鬟,苏姨娘是宁茂的上峰所送。宁茂纳这些姨娘,看似都是出于无奈,其实妻妾环绕的日子过得滋润得很。

    宁雪早就看得出来母亲对父亲的情意。每次这些姨娘们有身孕的时候,就是在提醒她她的男人被其他女人分享的事实,也是在赤果果地往她的心上捅刀。

    宁雪一直很不以为然。其他世家里的正妻,能把一众姨娘们打压得一个孩子都怀不上,怀上了也生不下来,生下来了也养不大。而李氏明明难受,却从来没对这些姨娘们下过手,任凭一堆庶子庶女蹦跶出来,平白给自己添堵。尤其是宁府唯一的男丁,还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

    邱姨娘生了宁浩之后,在宁府里本来就母凭子贵,也不知哪来那么好的运气,现在又怀上了身孕。这次要是再生一个儿子的话,还不得飞上天去。

    但宁雪也就只是在心里嘀咕,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跟着李氏一起起身出去了。

    邱姨娘怀孕的事情,也同样传到了雨霏苑这边。

    宁霏听完后,微微弯起了嘴角,露出那个小小的梨涡。

    她正在想有什么办法能在宁雪和苏姨娘之间搅起一点浪花来,现在邱姨娘正好怀孕,说不定倒是一个契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