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2 不屑于跟她斗
    
宁霏削好夹板,接上狮子猫的断腿,上了药,小心翼翼地包扎好,绑上夹板。狮子猫大约也知道她是在给自己治伤,一直乖乖地趴着不动,只是偶尔撒娇似地舔一舔宁霏的手,那样子十分可爱。处理好狮子猫的断腿后,宁霏又给它梳理柔顺一身的雪白长毛,弄干净身上沾的树叶和泥土。猫咪生**干净,身上有了脏物就会去舔,但狮子猫现在断腿刚刚接好,不宜乱动。
宁霏笑着摇了摇头:“不了。养在府内,要是被人发现的话,肯定不会让它留下来的。”
只是那露出来的半张脸上,带着和她这副形象截然不同的冷笑。宁霏仍然安安稳稳地坐在原位,慢悠悠地把身上沾的一片枯叶拂落下去,擦了手,从旁边的碟子里拈起一小块玲珑精致的淡绿色翠玉豆糕。
“我没有这么说!”宁雪气急败坏,“我只是说护膝里原本有白木香!”“是我拿出来的。”宁霏又拈了另外一小块浅红色的红豆糯米糕,“白木香对老夫人的身体有害,当然要拿出来了。”“你……”宁雪望着宁霏那副又天真又无辜的模样,只感觉像是拳头都打在了棉花上面,软绵绵的没处着力,满腔的怒火也发泄不出来。“还有那只狮子猫!肯定也是你做的手脚!设计害我!”虽然她不知道狮子猫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现在就是觉得什么都是宁霏这个心机深沉的小贱人干的!不是她的罪名也是她的罪名!“五姐姐误会了。”宁霏吃完那块红豆糯米糕,掸了掸手,“我没有要害五姐姐的意思,只希望跟五姐姐相安无事,和睦共处。”她说这句话,倒真的不是在装模作样。她不是真正的宁霏,宁雪跟她本来无冤无仇,只要老实安分不再来招惹她,她也没那个工夫非要跟宁雪过不去。她重活一世,为的是报她的血海深仇,不是在深宅大院里跟这些闺阁千金勾心斗角。宁雪对着宁霏,尽管宁霏此时的神情平静而温和,她却第一次清清楚楚地从一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对她的轻蔑。那种高高在上的轻蔑,不是看不起她,而是连看都懒得看她。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她的身上,完全是一种浪费。仿佛对着地面上的蚂蚁,平时根本不会多看一眼,只有在被蚂蚁骚扰的时候,才会随手把蚂蚁碾死。对方根本不屑于跟她斗!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本章完)t
“五姐姐请坐,要不要尝一块豆蔻买的糕点?很好吃的。”宁雪冷笑一声。“宁霏,别再给我装模作样了,那对护膝里本来明明有白木香,是不是你拿出来的?”
她已经确认过,白木香是确实被放进了护膝夹层里面,那就只可能是被宁霏发现,挑拣了出去。宁霏微微一笑:“五姐姐这话的意思,护膝里的白木香是五姐姐让人放进去的?”
宁浩是穆氏最疼爱的心肝宝贝,狮子猫搅乱寿宴,伤到其他人都是轻的,但唯独伤了宁浩,穆氏绝对无法容忍,对宁雪的恼怒不满肯定会升到顶点。只可怜了这只小猫,无辜被摔断一条腿,幸好宁霏找到它早,没被安国公府的下人发现。
狮子猫发狂的时候扑向邱姨娘和宁浩,也是宁霏动的手脚。
宁霏收了宁雪桃夭馆里的小丫鬟茅儿作为眼线,宁雪在几日前把那只狮子猫接进桃夭馆,院子里的下人们早就知道这只狮子猫就是宁雪要送给穆氏的寿礼,茅儿转头就把这个消息传给了宁霏。
“……我是来见六妹妹的!怎么?一个庶妹的院子,嫡姐都不能进去了?”看门的小丫鬟进来,向宁霏禀报:“小姐,五小姐来了。”宁雪随后便带着白梅进了门。因为受伤,宁雪身上只穿着一身葱白色锦缎褙子,发髻上插一对银簪,全身上下素淡得不得了。脸上包着半边白色纱布,看过去病美人一般,弱柳扶风,楚楚可怜。
其实她并不是因为这个。养了这只小猫,就是多了一个依赖于她的生命,她的身上也多了一份责任。对于现在的她,不合适。紫菀想想也对,这么一只发过疯伤过小少爷的猫儿,一旦被发现了就是打杀的下场。虽然觉得可惜,也只能罢了。
紫菀一愣,刚才看小姐对狮子猫的样子那么温柔,她还以为小姐是喜欢这只猫:“……小姐,你不养它吗?”少女大都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可爱小动物,她自己刚才听说狮子猫不会发狂后,看着它那撒娇的乖巧模样,都觉得喜爱得紧。
一个二等丫鬟进房间,刚刚把狮子猫抱到后院去,雨霏苑外面就传来了宁雪的声音。
昨天她故意和豆蔻在宁浩会经过的地方玩球,宁浩看到那个球漂亮好玩,立刻就要了过去。那个球里面填充了鱼鳔,外面粘的是鸟毛,宁浩玩了半天的球,身上难免沾上气味。猫最喜欢鸟和鱼,一闻到气味,自然会往宁浩的身上扑。即便这个原因被找了出来,谁也不能怪罪宁霏,那个球是宁浩自己从她手中抢过去,又不是她硬塞给宁浩的,只能说宁浩自作自受。
“好了,带下去小心照顾。”宁霏把狮子猫交给紫菀,“两到三个月后就可以痊愈了。到时候在京都寻个人家,把它送出去。”
病娇宠:黑萌嫡医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