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 寿礼
    
苏姨娘眼光差也还罢了,但这个时候带她去买首饰,她在穆氏的寿辰上拿出来的寿礼如果仍然寒酸,这边又带了新首饰出来,众人肯定会觉得她只顾打扮自己,而对穆氏的寿礼一点也不上心,更要说她自私不孝。一个大家闺秀若是背上了不孝的名声,不但遭人鄙夷不喜,也别想结到什么好亲事了。
现在借尸还魂过来的宁霏,虽然有小宁霏的记忆,但安国公府的众人对她来说并不是亲人,更不会把苏姨娘当做亲娘。
紫菀心灵手巧,女红比宁霏其实好得多,以前在庄子上因为干活而双手粗糙,这段时间养回来了,还得把手艺往下压压,免得露馅。苏姨娘道:“姨娘能不能看看这护膝?”
宁霏便让苏姨娘把那护膝面子拿了回去:“好,辛苦姨娘了。”苏姨娘走后,宁霏慢悠悠地吃了中饭,又尝了豆蔻刚刚带回来的桃花糕和豌豆黄儿。这两样都是当下春季的应时点心,豆蔻从京都有名的荣记铺子买的。桃花糕呈粉白色,上面点缀着桃花瓣,颜色娇艳,有着淡淡的桃花清香。豌豆黄儿则是浅黄色的,质地细腻纯净,入口即化,香甜爽口。豆蔻看宁霏在那里一小块一小块地吃得十分享受,一双杏眼都微微眯成了半月牙状,那样子说不出的可爱。笑道:“小姐这么喜欢吃甜点,奴婢下次再多跑几家铺子,看还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小姐买回来。”宁霏带笑嗯了一声,不回答。她死前的两年,在肮脏腐臭不见天日的黑牢里,维持她性命的只有凉水和粗糙干硬的饼子窝头。囚禁她的人为了折磨她,还会隔三差五地逼骗她吃一些无法想象的可怕东西,然后欣赏她吐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她现在当然喜欢吃这些精致可口的美食。太苦了,所以才会喜欢吃甜的。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当然可以啊。”宁霏让紫菀把护膝拿过来。护膝已经做了一半,里层的棉绒都填进去了。苏姨娘看了看,笑道:“霏姐儿这对护膝做得倒是用心,就是这上面一点绣花都没有,虽然带在里面看不见,但当寿礼的太素了也不好。不如姨娘帮你绣点京都时下流行的花式,保管拿出来又大方又好看。锦上添个花,也不影响你对老夫人的孝心。”
宁霏也笑眯眯地:“好,姨娘要在这里绣么?我让紫菀拿针线和绷子过来。”苏姨娘摆手:“这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绣完的,姨娘还是把这护膝拿回去绣吧,后儿一早就给你送过来。”
小宁霏当众丢脸,后来还被嘲笑了许久,说她堂堂安国公府的小姐,居然戴一支假的珍珠簪出来见人,这得是多上不了台面。当时苏姨娘红着眼眶过来,把自己骂了一顿,说自己眼光不好,认不出假货,害得她花了冤枉钱还丢脸。小宁霏那时见苏姨娘这么哀哀戚戚的歉疚样子,也没怎么怨苏姨娘,郁闷了一阵子就过去了。
苏姨娘坐得靠近她些:“这是说哪儿的话,你是姨娘的亲女儿,哪有麻烦不麻烦的。你那月钱要说多也没多少,还是留着自己添置点东西,瞧你现在也没几件像样的首饰,改天姨娘带你出去挑一挑?”
宁霏摇了摇头:“不麻烦姨娘了,还是我自己准备吧。我刚刚得了月钱,手上还挺宽裕的,买得起礼物。”
“我做的是一对护膝。”宁霏说,“祖母年纪大了腿脚不好,阴雨寒冷天膝盖常常酸痛。我在庄子上听说,用一对棉质的护膝绑在膝盖上,里头再缝上药材,对膝盖有好处,说不定能让祖母少些病痛。”苏姨娘脸色微微一僵,没想到宁霏想得这么周全,而且自己都已经开始做了。以前她可是半点主见都没有,这去了庄子上三年回来,倒是长了不少。宁霏嘴上说得甜巧熨帖,其实这对护膝只有里面的药材是由她来配,针线活都是紫菀做的。穆氏对她来说,根本不值得她费这个时间精力,只是她如今人在安国公府上,穆氏身份摆在那里,她总得做个样子。
旁观者清,她以一个局外人的冷眼来看,苏姨娘虽然表面上跟她样子亲热,其实根本就不是真的疼爱她。宁霏摇摇头,一副天真乖巧但又一本正经的模样:“我的首饰够多了,还是祖母的寿礼重要。以前我年纪小,才让姨娘替我准备,现在我都已经十二岁了,也该自己为祖母的寿礼花心思,不然会被说成不孝顺的。”
然而,苏姨娘一个没有娘家作为靠山的姨娘,年纪不小,容貌中上,又只生了一个女儿,如果真这么愚蠢的话,在小妾姨娘一大堆的安国公府里,早就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偏偏苏姨娘过得不但不凄惨,反而还相当滋润,她不可能真的像她自己说的那般没脑子。
她的语气听上去稚嫩,但句句都是没法辩驳的道理,苏姨娘也不好再说什么。只笑着问道:“那霏姐儿想送什么寿礼给穆氏?”
宁霏望着她。小宁霏八岁时苏姨娘带她出去挑首饰,看上了一支珍珠簪子,说是特别适合她,让她花了积攒大半年的月钱买下。结果在不久后安国公府的一次宴会上,宁雪不小心碰掉了那支簪子,簪子上的珍珠摔到地上,四分五裂,竟是一颗劣质的假珍珠。
苏姨娘以前天天哭自己没用,在小宁霏眼里,她就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亲娘。但眼下看来,苏姨娘岂止是没用,简直可以说是愚蠢得出奇,从来没帮上女儿什么忙,还尽捅娄子。
病娇宠:黑萌嫡医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