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9 陷害罪名
    
“窦大夫,快给小姐看看吧……”豆蔻急切地恳求道,“小姐她刚刚喝了一整杯夹竹桃花茶下去,当年五小姐中毒那么深,小姐现在肯定更严重的……”窦大夫被急匆匆地催着赶过来,一时没弄清楚状况,脑子也没拐过弯来。看见宁霏安然无恙地坐在那里,脱口而出:“六小姐这不是好好的么?没有中毒的样子啊。”
窦大夫被她这一瞪,才反应过来,赶紧手忙脚乱地补救:“六小姐……六小姐虽然现在看过去无碍,但兴许是夹竹桃的毒性还没来得及发作,赶紧先服催吐药,把毒茶吐出来,就没有大碍了。”
而宁雪当年的中毒,是宁雪自己有问题!宁茂脸色难看,对宁霏挥了挥手:“快把药喝下去吧,吐出来就没事了。”
如今小姐明明就是被五小姐陷害的,他们却根本不打算还小姐这个清白,只想着怎么把这件事掩盖过去,以免有损五小姐的名声。宁茂这句话一出,宁雪总算是镇定了下来,同时心里生出一股暗暗的得意。她刚才其实不必惊慌的,父亲肯定不会让这个罪名落到她的身上。她是安国公府唯一的嫡女,有才有貌,美名在外,而宁霏只是区区一个名声不好的庶女,跟她根本就没得比,孰轻孰重再分明不过。她忍不住暗带挑衅地望了一眼宁霏。就算是他们怀疑了我又怎么样?我比你高贵,比你重要,这罪名就只能由你来背着!但宁霏根本没有对上她这一眼。她喝下催吐药之后,就闭目靠在床边,等着把胃里的毒茶吐出来。窦大夫开的催吐药本来一喝下去,就足以让人把胃里的东西吐个一干二净,但这一次又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宁霏还是没有呕吐的迹象,只是闭着眼睛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紫菀小心翼翼地轻轻叫了她一声:“小姐?”宁霏这才一下子恍然睁开眼睛,像是被惊醒过来一样。“对不起……”她慌乱地低下头,“我……我白天赶路有点累,刚才不小心睡着了……”这一下,本来脸色一直就最沉的李氏,终于实在是忍不住了,一声怒喝。“宁雪!”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吐出来,宁雪就没事了。尽管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明摆在面前的事实,但他还是不能让宁雪担上假装中毒,陷害庶妹的罪名。宁雪是安国公府最优秀的嫡女,才貌双全,现在已经有众多世家公子竞相追逐,将来可以借着联姻为安国公府提供不小的助力,怎么能因为这种事情而被污了名声。
现在宁霏把毒茶吐出来,没有大碍了,就可以勉强解释成是宁霏的年纪比宁雪当年大了好几岁,或者两人体质不同,所以导致毒性发作的时间慢了许多。紫菀和豆蔻心下愤然。穆氏只疼爱府上唯一的一个小孙子,几个孙女对她来说就跟草一样;而国公爷眼中则是只有宁府,谁对宁府更有用他就偏帮谁。
但现在宁霏的模样,显然和她那时的反应不相符,众人肯定会产生疑心的!宁雪的大脑飞快地运转着,还没来得及想出个能圆过去的办法,外面窦大夫就提着药箱到了。
李氏疑惑的目光看向宁雪,宁雪的脸色微微一变,背后早已有冷汗隐隐冒了出来。
当初宁雪喝下那一杯只混杂着两三枚夹竹桃花蕾的桃花茶时,片刻后就开始恶心腹痛,窦大夫赶来的时候已经干呕不止。现在宁霏这一杯花茶的份量比那时要重好几倍,毒性应该剧烈得多才对,喝下去过了这么久,为什么一点中毒的反应都没有?
催吐药准备好端过来的时候,又过去了一盏茶时间。宁霏没有马上喝那碗催吐药,而是怯怯地道:“我……我想先上一下净房。”众人的表情更加怪异了两分。从宁霏喝下夹竹桃花茶到现在,都已经快过去半个时辰了,喝进去的茶水都变成了小解,该发作的毒性怎么可能还没有发作?这只能说明,那一杯夹竹桃花茶根本没有什么毒性,不会导致人中毒。
宁雪刚刚瞪出这一眼,立刻就后悔了,周围那么多人,把她这一眼看得清清楚楚,就算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她和窦大夫之间有问题。但她若不提醒窦大夫的话,窦大夫说宁霏没有中毒,情况也只会一样糟。
宁霏喝了一整杯夹竹桃花茶,根本就没有中毒,那当初宁雪那又是腹痛又是呕吐的中毒症状,是怎么回事?宁雪毕竟年纪还小,被这么多人带着疑惑探究意味的目光一看,顿时就有些慌了,来不及多想,朝窦大夫狠狠瞪过去一眼。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李氏深深地望了宁雪一眼,对窦大夫道:“那就请窦大夫赶紧开催吐药吧。”
她自然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当初宁霏送给她的那批干桃花里面,的确混杂着少许夹竹桃花,但她没敢真的以身试毒,拿自己的性命来冒险,所以实际上并没有喝那花茶。至于后来腹痛呕吐的中毒反应,是她根据京都里夹竹桃中毒之人的症状,装出来的。窦大夫也被她提前买通了,诊断她因夹竹桃而中毒,并且把情况说得颇为严重。这样一来,父亲和穆氏对宁霏的怒气就会更重。
这一下说得十分直白,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问题,不约而同地朝宁雪望去。
病娇宠:黑萌嫡医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