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 谁动了我的内裤?
    
宁霏摇了摇头:“不用洗,你们把那些衣服泼点水弄湿了,直接挂上去晾就行。”紫菀一愣:“可是明天钱氏看到衣服还是脏的怎么办……”
……
宁霏带着她们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那边是一片堆着稻草垛子的空地。庄子上的稻草都堆在这里,用了一冬,剩下的已经不多了。越靠近稻草垛子,那边传来的声音就越清晰,隐隐能听出男女混在一起的叫唤和低吼,女人的声音比男人的声音要大得多。
“没关系的,我不看就是。”宁霏没管紫菀的阻拦,继续朝那边走去,紫菀无奈,只能和豆蔻一起跟着她。微弱的月光下,可以看到空地上最大的一个稻草垛子旁边,隐隐露出一片红布棉袄的衣角,声音就是从那空心的稻草垛子里面传出来的。钱氏叫得又兴奋又大声,一点也不像是在偷偷摸摸地跟人苟合,刚才宁霏她们在庄子那边听到的都是她的声音。倒是跟她一起的那个汉子,不断地压低声音警告她。“小声点!……你这浪货,今天是吃春药了还是怎么着?……被人听到了怎么办!”“我……停不下来……”钱氏得了劲儿,又是一声高亢的尖叫,“……死鬼,用点力!没吃晚饭啊!”紫菀和豆蔻的脸都红透了。这种污言秽语,哪是一个正经名门闺秀应该听的,虽说现在小姐似乎也算不上是什么千金贵女,但在她们的眼里,小姐就是小姐。偏生宁霏一点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躲在草垛的不远处,一手撑着腮,居然在那里听得津津有味。紫菀和豆蔻不敢出声,怕惊动了草垛里的两人,怎么催促宁霏都不动,简直急坏了。小姐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想喊庄子里的人过来捉奸?那也不该一直躲在这儿啊。万一被钱氏他们发现了怎么办?草垛里的激情声音响了足有半个时辰,才渐渐地消停下来,传来一巴掌拍在臀上的声音。“小淫妇,今天浪得这么厉害……”草垛里的那汉子本想起身,被迷迷糊糊的钱氏拉住了。“死鬼,这么急着回去见你那个黄脸婆?我困死了,陪我睡一觉再走……”那汉子本来是不肯的,偷情完了还在原地睡一觉,这胆子也太大了点:“要睡就回去,在这里被人发现了怎么办?”钱氏一个翻身就把他压在下面,打了一个呵欠,闭着眼睛:“怕个屁,这荒郊野地的,谁会大晚上出来……一个大男人,胆子跟兔子一样,难怪被你家那黄脸婆压着……”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小下去,居然就这么睡着了。钱氏今天格外兴奋,折腾得那汉子也是精疲力尽,加上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被女人说胆子小,干脆也拉了两人的衣服过来盖上,就这么抱在一处在草垛里睡了过去。宁霏听了半晌,确定草垛里传来了两人的鼾声,这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豆蔻连忙拉住她,压低声音:“小姐,小心……”紫菀指了指草垛旁边,眨眨眼睛:“你看。”紫菀一看,脸顿时又红了。钱氏和那汉子身上盖的都是大件衣物,钱氏的一件肚兜和那汉子的一条亵裤,都还扔在草垛旁边。宁霏摇摇头:“也太不小心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扔在旁边,要是被人捡去了怎么办?”紫菀一下子恍然大悟。现在钱氏和那汉子都睡着,如果她们把这女人肚兜和男人亵裤拿走的话,就是抓住了钱氏和人通奸的证据,以后还怕钱氏再欺压她们?难怪小姐今天故意把那一把药草当做野菜混进了篮子里面,送给钱氏。那药草能让人一时亢奋,亢奋过后却容易疲倦,钱氏叫得大声,把她们引了过来,然后又在这里睡着了,她们才有机会偷到钱氏和那汉子的衣物。这可比直接喊起来,让人抓到钱氏通奸好多了。已嫁妇人被抓到通奸,是要游街示众然后被夫家休弃的,但去了一个钱氏,说不定又会来一个更刻薄的张氏李氏,倒不如抓着钱氏的把柄,不怕她不老实。小姐真是好计策!豆蔻这时也明白过来,自告奋勇道:“奴婢上去拿。”她动作比较灵活,蹑手蹑脚摸上去,悄无声息地把钱氏的肚兜和那汉子的亵裤都拿了过来,厌恶道:“难闻死了。”虽然一点也不想碰这腌臜恶心的东西,但跟以后的日子比起来,当然还是好日子更重要。宁霏微微一笑,嘴角边绽开一个浅浅的小梨涡。“回去睡觉吧,我困了。”……她们离开之后,直到半夜,草垛里面才陡然响起一声惊慌的大叫。“谁动了我的内裤?”------题外话------开始更新!元旦快乐!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紫菀的年纪比豆蔻大两岁,先听出来了这是什么动静,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云。“小姐……”她羞涩地拉住宁霏,“别再往前走了。”宁霏一脸天真地望着她:“为什么呀?”
“那边是钱氏和……正在……”紫菀实在是难以启齿。那女人的声音分明是钱氏的声音,庄子上不少下人都知道钱氏最近正在外面偷人,对象是附近村子上的一个汉子。众人迫于钱氏平日里的淫威,各自心知肚明却不敢说出来,只有钱氏那个老实丈夫还被蒙在鼓里。
紫菀拉了拉豆蔻:“快去后院吧,那些脏衣服一个白天怕是洗不完呢。”早起时紫菀就已经看到后院里堆积如山的脏衣服了,庄子上所有下人的衣服,几乎都是她俩洗的。这一个冬天洗下来,她和豆蔻的手上都长满了冻疮,又红又肿又痒又痛。
然后又转向宁霏:“还有你,到月底也没几天了,该交的针线活赶紧交上来!别以为能在我的庄子上白吃白喝!”
钱氏挎着那一篮子野菜,还不忘记骂上几句:“还杵在这儿干什么?等着老娘伺候你们几个懒货不成?后院里那些衣服,今天不洗干净了,晚上就喝西北风去!”
豆蔻不解:“小姐,我们这大晚上的出来干什么?”宁霏停下来,竖起一根纤细的手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你听。”豆蔻屏住呼吸凝神听去,黑暗中遥遥传来一种怪异的声音,像是女人的叫声,因为距离太远,听得不是很清楚。
紫菀和豆蔻去了后院之后,宁霏也不回房间做针线活,继续去野外河边草木繁茂的地方转了一天,天色将黑时才回来,手上又提了一篮子药草的花叶根茎。豆蔻拿过来的晚饭,还是黑乎乎的杂粮馒头和清水一样的薄粥。亏得下午时两人早早晾完衣服,又出去采挖了一些野菜回来,煮了一锅炖野菜,否则那一点东西吃下去,根本挨不过一整夜。
宁霏笑眯眯地,望着钱氏离开的那个方向,手里还留着一片像是荠菜的那种野草叶子,在指间悠然地转来转去。“没事的,从明天起,你们就不用再干这些苦活了。”
钱氏几乎不给她们分发灯油蜡烛之类,以往天黑下来时宁霏就只能早早上床睡觉,但这一次,她却拉着紫菀和豆蔻,悄无声息地摸黑出了庄子,在庄子周围绕了半圈。
耍够了威风,这才提着篮子往庄子里的厨屋那边走去,远远传来颐指气使的吆喝:“……桂丫!死的是吧!还不出来把这篮子野菜择了!晚上给我包个荠菜饺子!”豆蔻气得对着钱氏的背影呸了一声:“什么东西!”
乡下人的衣服,上面什么污渍都有,到换洗的时候都脏得要命,洗没洗过一眼就看出来了,哪是那么好糊弄的。
病娇宠:黑萌嫡医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