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7 唐贵妃的背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太子府里的不少下人都是从昭和帝当年被封为太子搬进太子府时,就一直待到现在的。有一部分丫鬟嬷嬷之类,在昭和帝登基之后跟着进了宫,成为宫女女官。剩下的因为是男子,进宫需要净身,昭和帝不忍心,则是让他们继续留在了太子府。

    昭和帝说到做到,把这些人全部传了过来,一个一个地分开审问。

    人数太多,昭和帝又是用他除了处理政务以外不多的时间亲审,这一审就审了两天的时间,审到第三天的时候,终于审出了一点端倪。

    对方以前是太子府里的侍卫,在太子府待了二十几年,后来因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力不从心,当时还是太子的昭和帝就让他出府回家去了。这次昭和帝一个有可能知道线索的人也没放过,把这侍卫也找了回来。

    这侍卫其实也就五十几岁,身体虽差,头脑一点问题都没有,基本上记得当年的事情。

    当年许酌进太子府,从来都是以太子妃朋友的身份,大大方方地走正门拜访。那一次也不例外,许酌进府之后去见了太子妃,把太子妃落在他那里的东西还给她,然后两人小叙了一阵,之后他就离开,在太子府里总共只待了不到一炷香时间。

    那个侍卫当天在太子妃的凌寒院后面巡逻,在许酌离开后不久,又看见他从院墙上翻进来,进了太子妃的凌寒院。

    因为众所周知许酌跟太子妃的关系很好,而且许酌行事一向光明正大,当时那侍卫并没有上去拦许酌,也没有大惊小怪地声张,给自己找麻烦。后来他去了太子府其他地方巡逻,没有看到许酌到底是什么时候再出的太子府。

    昭和帝的脸色沉得像是快要滴下水来:“除了你之外,那个时候还有谁看到了许酌?”

    那侍卫艰难地想了想:“小人记不大清楚了……就记得当时管花园的吴嬷嬷和一个叫小环的小丫头好像也在附近,但小人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看到许公子……”

    这两个都是低等下人,现在也已经不在太子府,昭和帝通过调查这二十多年来太子府下人的记录,也找到了她们,不过还没有审到她们。

    昭和帝又吩咐盛公公:“把这两人带过来。”

    盛公公应声而去。这时,外面又有一个太监进来通报。

    “皇上,太子妃在外面求见。”

    昭和帝现在心情烦躁,一点也不想看见温皇后、谢渊渟和谢汝嫣母子三人,但对于宁霏还是给了几分面子,让人传宁霏进来。

    宁霏一看里面这阵势,大概猜到了是个什么情况:“父皇可是审出什么线索来了?”

    昭和帝对着宁霏有些不自然。如果谢渊渟不是他的亲生儿子,那他跟谢渊渟之间就会成为一种极其尴尬的关系,宁霏作为谢渊渟的妻子,自然也会连带地觉得尴尬。

    他倒是没想到宁霏居然这么从容坦然,毫不避讳地向他问起了这件事情。

    “是有线索。”昭和帝生硬地说,“还在审问当中。”

    宁霏说:“那能不能打断一下父皇?我们这边也有了证据,想给父皇看看。”

    昭和帝有些惊讶:“什么证据?”

    “父皇把许公子传过来就知道了。”宁霏说,“另外,殿下和他的两个下属也在外面,希望父皇能允许他们也一起进来。”

    昭和帝让人传了许酌过来,谢渊渟也进了大殿,跟在他后面的是浩峥和执箫两人。

    许酌刚一进大殿,在后面的执箫突然毫无预兆地出手,电光石火一般,上去就点了许酌的穴道!

    昭和帝一惊:“你们干什么?!”

    大殿周围的大内侍卫也齐齐拔剑上前,宁霏抬手示意众人停下,对昭和帝道:“父皇不用担心,我们只是有一件事情需要证明给父皇看而已。”

    昭和帝瞪着许酌和谢渊渟等人:“证明什么?”

    宁霏说:“儿臣一直觉得奇怪,我们找许公子找了一年多,没有早一天也没有晚一天,偏偏在淑妃闹出事来的时候找到了人,实在是太过巧合。许公子所表现出来的模样,确实让母后变得十分可疑,但父皇有没有想过,许公子也许并不是真正的许公子?”

    话音落下,昭和帝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宁霏继续道:“父皇肯定知道,这世上有足以以假乱真的高超易容术,当初就有人假扮成殿下的模样去放火灭了阮府满门。那么同样可能还有其他的易容者。”

    她指了指浩峥。

    “这是殿下的一个下属,精通易容术,对各种易容手法都了如指掌。父皇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她在说话的同时,浩峥已经到了被点穴的许酌身边。许酌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但脸色不变,也不见冒汗,只是眼神显得十分惊慌。

    浩峥脱掉许酌的鞋袜,下面露出来的是一双看过去和常人无异的赤脚,但他在那双脚上按了一遍,突然一掌朝着脚底部分直劈了下去。

    这一掌按理来说连地砖都能劈碎,那双脚也的确是被劈成了四分五裂,但诡异的是没有一滴血,裂开的似乎根本不是人体的血肉骨骼,而是一种说硬不硬说软不软的肉色胶状物,最外面则是跟人的皮肤一模一样的一层皮。

    浩峥把那些皮质和胶质全部扯下来,众人这才看见藏在里面的一双真正的脚,已经严重扭曲变形,像是芭蕾舞演员那样绷得笔直,脚跟也缩了进去,这样才能完美地藏在假脚的里面。

    这一双假脚,至少给他增加了大半尺的身高,而且最重要的是很难被人发现,即便脱下鞋袜,也还是好好的一双脚,常人几乎看不出来。

    昭和帝完全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许酌,像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时浩峥又让人打了一盆热水来,他往里面倒进几种药物,然后拎起许酌,把他的整张脸浸到水里面。

    片刻之后,他的发际处和脖颈下面一圈的位置,渐渐地浮起一道颜色稍浅的不规则线条来。

    浩峥又往水里加了另外几种药,再浸泡片刻,许酌的脸上就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变化,像是在水里泡了很多天,皮肤被泡得发白起皱的那种感觉,整张脸也有点变形了。

    浩峥沿着那条白边,小心翼翼地从许酌的脸上撕下一层皮来。那层皮薄厚不均,鼻子甚至完全就是一个假体,不过看得出来通透性很好,质感跟皮肤完全无异。

    众人看见下面露出来的许酌的脸时,大都倒抽了一口冷气。那张脸已经不像是人类的脸,非常扁平,下巴极尖,眼裂宽得怪异,几乎没有鼻子和嘴唇。所有的面部特征都是靠外面那层皮叠加上去的。

    “果然是千面无常。”浩峥沉着脸说。

    他跟千面无常出自同一个师门,同样精通易容术,但走的路子并不一样。他在九重门,手下有一批易容人才,每次需要易容的时候,可以从里面挑选合适的人,用不着把自己的外貌自残成这样。

    但千面无常习惯于独来独往,所有的易容者都是由他自己担任,所以他的外貌需要适用于变成任何一个人。易容的原则是易增不易减,所以他削掉了自己的下颌骨,颧骨、鼻骨和嘴唇,把自己变成一张没有脸的脸,这样才能随心所欲地易容成想要的容貌。

    他的易容术,除了惟妙惟肖以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不容易被人发现。他那张脸皮制作之精良,可以跟人真实的皮肤一样,有毛孔,有温度,甚至能够透出汗水。就算是用水洗,用手撕,这层皮都不会轻易掉落。

    除非完全确定了他的身份,像浩峥这样知道方法,才能把这层皮除下来。

    许酌在江湖上消失十几年,这十几年里几乎没有人见过他。人从青年到中年,外貌、体态和气质上都会有不小的变化,千面无常易容成许酌,不用做到百分之百没有破绽,反正众人也不知道许酌现在是什么样子。

    就连和许酌最熟识的温皇后,看见许酌时也只是觉得感觉有点陌生,并没有发现他其实根本不是许酌。

    “皇上。”浩峥转向昭和帝,“此人名为千面无常,是小人的同门师兄,在江湖上以易容为业,只要给他足够的报酬,他就可以易容替别人完成任务。上次阮府纵火灭门案,被庆王请去易容成太子殿下的,就是这个人。”

    昭和帝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出神入化的易容术,看得目瞪口呆。

    “那真正的许酌……”

    “千面无常跟真正的许酌在最近肯定接触过。”宁霏说,“否则他不会如此了解许酌的外貌,气质和声音。他很可能是对许酌隐瞒了我们正在找他的消息,自己易容顶替许酌赶来京都,给母妃的冤案火上浇油。那份曲谱不是当年真正的许酌给母妃看的那一份,而是被换成了正常的曲谱,他回答父皇问话的时候那种心虚的模样,也是装出来的。”

    昭和帝皱起眉。

    “可他为什么……”

    宁霏说:“儿臣之前说过,千面无常不属于哪一党哪一派,他只是接单拿钱完成任务而已。真正想要害母后的人,是给千面无常下这个任务的人,也是当年陷害母后的人。”

    “对方甚至还买通了太子府里的老人,捏造出许酌二十多年前曾经私底下进过太子府的事情,父皇如果刚才审问那些下人继续审问下去,很快就会问出一样的结果来。因为对方为了提高谎话的可信度,肯定买通了不止一个下人,串通一气。”

    “淑妃的招认,曲谱的无异,许酌的心虚,再加上这些下人统一的说法。单凭其中一点也许太过单薄,但这么多点合起来,已经有足够强大的说服力,可以摧毁父皇对母后的信任,父皇就是再不愿意相信也得相信。”

    “这个人至始至终想要做的,就是挑拨父皇跟母妃决裂,这一次还顺便多了一个目的。只要父皇相信汝嫣姐姐和太子殿下都不是父皇的孩子,那么不但母后被废,汝嫣姐姐和太子殿下也要被废,一箭双雕,不是值得得很?”

    昭和帝温皇后等人都是出身皇家贵族,从来没有接触过易容术,对于易容术甚至几乎没有概念。如果不是她和谢渊渟出身江湖,了解易容术的境界,而且心思格外细腻缜密,对许酌起了疑心,一般人很难想到许酌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许酌。

    那么只要昭和帝继续查下去,一定会查出他们想要让昭和帝查出的结果,这次陷害肯定就成功了。

    昭和帝的背后冒出一层冷汗。

    温皇后和他们的一双子女,是他最重要的人。如果他继续查下去,查出温皇后给他戴了绿帽子,谢汝嫣和谢渊渟都不是他所出,他也不敢想象他会怎么处置他们。

    但有一点是绝对的,他做的将会是他这辈子最可怕最令他后悔的事情。

    “这个人……”

    他已经猜到了宁霏所说的这个人是谁。

    从两年前太子妃在中元节被掳走时,他们就一直怀疑的,唐贵妃。

    温皇后、谢渊渟和谢汝嫣全部被废,得到最大好处的人就是唐贵妃。她是除了温皇后以外位份最高的妃嫔,跟随昭和帝多年,生育有两个儿子,功不可没,皇后之位下一个肯定是排到她。她的儿子变成了嫡长子,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接过太子之位。

    一步登天。

    唐贵妃当年和温皇后是手帕交,温皇后跟许酌之间的关系,她知道得一清二楚,很容易加以利用。

    只是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唐贵妃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千面无常是江湖人,请动他一次要出的是天价,当初庆王能请得到他还可以理解,但唐贵妃只是一个出身于三流小家族的贵女,要钱没那么多钱,要关系也不该有江湖上的关系,她是怎么请到千面无常的?

    还有要挟淑妃、拿出那份正常的古曲谱、买通那些多年前的下人……都不是一个天天只能待在深宫后院,连皇宫大门都出不去的贵妃能轻易做到的。

    唐贵妃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