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 别以为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汝嫣看着洛克斯也是目瞪口呆了半天,呈懵逼状态地把人请进来:“羌……羌沙小皇子请进……”

    洛克斯试探地:“我会不会吓着兰阳公主?”

    谢汝嫣:“好像不会……”

    按理来说她看见洛克斯这么大的个子,应该会觉得害怕才对,但人家长得帅啊,长得帅的人个子大不叫个子大,叫做修长魁梧,健美性感,荷尔蒙炸裂!

    洛克斯放心进来了,他一进门,顿时让人觉得整个公主府都亮堂起来:“我很早之前就想来看兰阳公主,但不在京都一直没机会,兰阳公主现在好些了没有?”

    谢汝嫣礼节性地微笑:“好多了,我还没来得及感谢小皇子当初的相救之恩,倒是劳动小皇子上门来看望我,实在是惭愧。”

    洛克斯:“不用惭愧,那你准备怎么谢我?”

    谢汝嫣:“……”

    从来没回答过这种问题。羌沙人说话都是这么耿直的吗?

    宁霏:“……”

    就是这么耿直。

    谢汝嫣弱弱地:“那个……小皇子希望我怎么谢你?”

    洛克斯:“嫁给我当皇子妃就可以了。”

    谢汝嫣也是一口茶水差点喷出去。

    就可以?这如果叫做就可以,那是不是要占领整个银河系才叫有点过分?

    早知道给他送面见义勇为的锦旗打发出门就算了,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征求他的意见!

    谢汝嫣干笑:“这个事情……我身为女子,自己的亲事做不得主,要父皇母后同意才行……”

    洛克斯惊喜若狂地:“那就是说你自己是同意的了?”

    谢汝嫣:“……”

    不,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同意了!你难道听不出来我这只是推脱的托词吗?!

    宁霏:“……”

    他真的听不出来。

    洛克斯兴奋得几乎控制不住寄几,立刻往公主府外面跑:“我这就去见大元皇帝皇后,向他们求亲!”

    一溜烟不见了人影。

    谢汝嫣在后面喊都喊不住,眼睁睁地看着洛克斯冲出去,阻拦不及,一脸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转向宁霏。

    “这……怎么办?”

    宁霏满头黑线:“咳咳……应该没事的吧,父皇母后肯定会拒绝他的……”

    洛克斯去了皇宫。他作为羌沙来的贵客,有可以进皇宫的令牌,只需要进去时通报一声即可。但这次进门的时候差点被当做偷了令牌的贼抓起来:“你就是洛克斯?开什么玩笑?当我们都是瞎子啊?”

    好不容易解释清楚他开创四大邪术先河的羌沙刮胡术,证明了他的身份之后,见到昭和帝和温皇后,洛克斯同样开门见山。

    “大元皇帝皇后,我已经选好和亲的对象了。”

    昭和帝还在瞪着他的脸,艰难地消化眼前这位羌沙美男就是之前那只金毛狮王的事实:“不知羌沙小皇子选中了谁?”

    洛克斯:“兰阳公主。”

    两人都被惊了一跳,温皇后立刻毫不犹豫地:“不行!”

    她只有这么一个亲生女儿,谁嫁到羌沙和亲都可以,就谢汝嫣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洛克斯不服气,“兰阳公主都说可以了!”

    温皇后差点跳起来:“不可能!……”

    昭和帝跟羌沙人打交道的经验比较多,按下温皇后,很有见地地:“没事,汝嫣应该只是跟他客气两句,被他误会了……”

    以谢汝嫣的性格,不可能私底下答应对方,她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美色迷惑的人。当初杨昕跟她看亲,杨昕的颜值可是完全不在眼前这位新版洛克斯之下,后面不是照样没了下文。

    昭和帝又对洛克斯道:“小皇子是不是再另选一位宗室贵族之女?小皇子毕竟是皇子之尊,汝嫣已经成过一次亲,大元还从来没有已婚之女嫁出去和亲的先例,而且汝嫣的年龄也比小皇子大太多,不大合适……”

    洛克斯:“为什么不合适?在我们羌沙很正常啊,像我父皇的妃嫔们很多都是年纪比他大的,而且之前都已经嫁过我的皇爷爷了,我父皇都是皇帝之尊,他可以这样,我当然也可以。”

    昭和帝:“……”

    差点忘了,羌沙有这种风俗,前任皇帝去世之后,传给下一任皇帝的除了皇位江山以外,还有后宫中没有生过孩子的妃嫔美人。美其名曰不要浪费美人们的大好年华。

    人皇帝都可以纳大龄二婚女性进后宫,皇子娶妃有什么不能娶的?

    可问题是他们这边不想嫁啊!

    昭和帝一时不知道要怎么拒绝洛克斯。总不可能明着说我们不乐意把宝贝女儿嫁到你们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当初他们也没限制过谁谁不能和亲,京都皇亲贵族里面的千金贵女那么多,天知道洛克斯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已经嫁过一次人而且年龄还大那么多的谢汝嫣。

    “这个……”昭和帝只能用拖延战术,“今天晚上宫中还有一场宴会,时辰已经快到了,小皇子不如回去再看看有没有其他中意的贵女,改天再议此事如何?”

    “没有了。”洛克斯斩钉截铁道,“我不会看上别人的。不过既然大元皇帝现在有事,那就改天再说。”

    洛克斯一回去,昭和帝跟温皇后立刻以各种借口躲着洛克斯,同时火速让下面的贵族世家到处举办宴席聚会,邀请洛克斯以及京都皇室贵族中各位才貌双全的适龄千金。就指望着洛克斯多见见世面,能改看上其中哪一位贵女,魔爪放过谢汝嫣。

    结果几场宴会下来,洛克斯没看上其他的贵女,看上他的贵女倒是一抓一大把。

    不同于大元男子的斯文秀气,他那种充满异域风情和阳刚之气的美感,很能给人耳目一新的吸引力。在见惯了文绉绉奶油小生的大元女子们眼中,就是一座行走的人形荷尔蒙,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友力的都觉得男友力爆棚。

    贵女里面也有没那么矜持的,知道羌沙民风更加开放,大着胆子主动来找洛克斯。对话基本上如下:

    贵女甲:“哎呀,人家脚扭伤了~”

    洛克斯:“谁?”

    贵女甲:“人家!”

    洛克斯:“谁?”

    贵女甲:“……”

    贵女乙:“哎呀,我脚扭伤了~”

    洛克斯:“哈哈哈,我没事!”

    贵女乙:“……”

    贵女丙:“哎呀,我脚扭伤了~你没事,能不能扶我一把?”

    洛克斯:“不扶,你太胖了扶不动,瘦下来灵活点就不容易扭伤脚了知道吗?”

    贵女丙:“……”

    三句话之内把天聊死,抗撩指数百分之两万,开始时觉得他男友力爆棚的贵女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铁水糊了眼睛。

    这特么就是一钢筋混凝土浇铸的钢铁直男!

    洛克斯一点都不在意,没人缠着他更好,后来干脆也不去参加宴会了。昭和帝那边看见没有效果,又不好一口回绝说就是不嫁,跟谢汝嫣商量过之后,只能踢皮球踢给了谢汝嫣。就说他们当父母的要顾及唯一一个爱女的意愿,不能强行把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夫君,要是谢汝嫣同意嫁的话,再说这门亲事。

    于是洛克斯就等于是获得了追谢汝嫣的许可,信心十足,经常去公主府找谢汝嫣。谢汝嫣本来就不是那种能不客气给人吃闭门羹的人,而且出于两国往来的礼数起见,还是不得不经常见他。

    他在谢汝嫣这里倒是不止三句话。对话基本如下:

    洛克斯:“兰阳郡主吃饭了吗?”

    谢汝嫣:“吃了。”

    洛克斯:“吃了什么?”

    谢汝嫣:“粥。”

    洛克斯:“什么粥?”

    谢汝嫣:“虾仁瑶柱粥……”

    洛克斯:“好吃吗?”

    谢汝嫣:“还好吧……”

    洛克斯:“吃了多少?”

    谢汝嫣:“一碗……”

    洛克斯:“多大的碗?”

    谢汝嫣:“……”

    每次聊天结束之后,谢汝嫣经常跑到宁霏这里,憋得死去活来,半天说不出话。宁霏替她说:“你是不是很想掐死他?”

    谢汝嫣:“对对对!”她从来没有这么希望自己不是一个掐不死人也说不出这句话的淑女!

    洛克斯也经常跑到宁霏这里,沾沾自喜:“兰阳公主今天跟我又多说了一句话!再过两天她说不定就愿意嫁给我了!”

    宁霏:“……”

    她在考虑过几天的立储仪式之后,要不要在京都多留一段时间,她还挺想看再过两天谢汝嫣会不会忍无可忍地掐死他。

    ……

    立储之前,礼部为昭和帝举办了一次选秀。

    以前的太子府后院里女人很少,只有太子妃、唐侧妃和两个妾,昭和帝当太子的时候还没什么,现在成了皇帝,三宫六院才这四个女人,空空荡荡,实在是不成体统。

    之前的谢逸司也差不多,所以在登基称帝之后,很快就选秀充实后宫,不为美色,完全就是为了表面上规制过得去而已。

    昭和帝以大元这两年刚刚经历过两次内战,朝廷民生都有损耗,国库空虚,不宜浪费在后宫为由,省略了选秀的繁杂冗长过程,只简简单单地选了八个官家贵女进宫,后宫好看一点就行了。

    之前在太子府的几位,太子妃被封皇后,唐侧妃被封贵妃,两个妾分别封了贤妃和淑妃,新进来的八个贵女则是被封为才人和美人,要等到以后有了功劳,位份才能慢慢升上去。

    昭和帝每月一大半的日子都是宿在温皇后的永和宫,宫中祖制规定皇帝至少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去其他妃嫔宫中,以便开枝散叶,子嗣兴盛。这时候昭和帝才会按规矩翻一下牌子,在其他妃嫔那里过一晚。

    但即便昭和帝如此专宠于温皇后,女人多的地方还是少不了明争暗斗,永远不会有宁日,后院里寥寥几个女人都能撕逼撕得死去活来,更不用说更加复杂也更加残酷的后宫。

    新的才人美人们进宫之后不过几天,昭和帝传谢渊渟和宁霏进宫商量立储仪式之后的事情,宁霏进了龙泉宫之后一看见昭和帝,目光就盯在了昭和帝腰间挂的一个大红底绣白鹤展翅荷包上面。

    昭和帝注意到她的目光:“怎么了?这荷包有什么问题吗?”

    宁霏问道:“不知父皇方不方便告诉儿臣,这荷包是从哪来的?”

    “是淑妃送的。”昭和帝说,“朕昨晚在淑妃那里过的夜,今天早上她给了朕,朕不好当面拂她的意。还好霏儿提醒了朕,等会儿朕去永和宫就把它摘下来,不然皇后看见了又该不高兴了。”

    淑妃以前在太子府就跟个透明人一样,默默无闻,一点存在感都没有,要不是进宫后被封了妃,昭和帝都快要忘记她长什么样子了。

    淑妃擅长刺绣和调香,当年刚进太子府的时候,给那时还是太子的昭和帝也做过香囊香丸,但因为长年被冷落,她这些才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重见天日了。

    昨天是昭和帝不知隔了多少年以来陪她过的第一夜,她小心翼翼地送了这个荷包给昭和帝,昭和帝想起当年往事,没忍心拒绝,便带了出来。

    宁霏道:“能不能把荷包给儿臣看看?”

    昭和帝疑惑地摘下荷包递了过来,宁霏打开荷包的口子,取出里面的香料药材看了看,又闻了一闻,脸色沉下来。

    “父皇还是现在就把这荷包摘下来为好,这里面的香料对人体有害。”

    昭和帝脸色一变。

    “什么害处?”

    宁霏犹豫了一下:“……能让男子失去生育能力。”

    昭和帝猛然站起身来。宁霏连忙道:“父皇不必担心,这荷包如果只是今天早晨带在身上的,时间尚短,还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但这里面用的药量很大,如果带着一天两天的话,怕是就有危险了。”

    她早就料到,但凡是皇帝的后宫都太平不到哪里去。不过这淑妃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这才进宫没几天,影响生育能力的药都敢给昭和帝下,至于这么心急火燎地开始宫斗吗?

    昭和帝一脸怒色,对随身伺候的盛公公道:“立刻把淑妃叫过来!”

    淑妃很快就被传到了龙泉宫,昭和帝把那个荷包扔到她的面前:“朕给你解释的机会!”

    淑妃一脸茫然:“臣妾不明白皇上的意思,解释什么?”

    昭和帝怒道:“你还给朕装糊涂!太子妃刚刚告诉朕,这荷包里面装的是能影响男子生育能力的药!你送这种东西给朕,是想让朕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子嗣?”

    说实在的,他对于能不能再有子嗣并不是很在乎,他跟温皇后已经儿女双全,其他女人生不生得出他的孩子对他来说不重要。

    但这种被人暗害的事情,他不可能置之不理。就好像你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就算没踹出个好歹来,你肯定也会生气。

    淑妃连喊冤枉:“臣妾没有!这荷包里装的分明只是些提神醒脑的香料啊!臣妾不知道什么影响生育能力的药!”

    昭和帝挥手:“去把紫菱宫所有的宫人带过来,一一分开审问。”

    审问的结果完全一致,荷包里面的药材完全是淑妃自己配置好放进去的,其他宫人谁也没有碰过这个荷包。

    而且最重要的是,淑妃曾经吩咐宫人出宫去采买过一批香料和药材,都是分开买的,而且没有炮制过,宫人们对这方面也不太懂,不知道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但药材单子报给宁霏,宁霏却认得出来,荷包里装的那些药就包括在这一串单子里面,一下子买了这么多种,买的还是没有炮制的药,只不过是为了混淆迷惑人耳目罢了。

    昭和帝冷冷对淑妃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淑妃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臣妾认罪,是臣妾糊涂……只求皇上饶臣妾一命!”

    昭和帝皱眉:“你给朕下这种药干什么?”

    淑妃哭道:“臣妾嫁给皇上二十余年来,未出一儿半女,如今又已经年过不惑,恐怕再难有孩子。如今见宫中一下子新来了这么多年轻貌美的新人,担心她们为皇上开枝散叶立下功劳,而臣妾年老色衰又无子女傍身,会被皇上所弃……”

    昭和帝冷笑了一声:“朕还没听说过像你这么可笑的担心。”

    宫里来了再多年轻貌美的新人又怎么样,他三分之二的时间雷打不动地都在永和宫,本来就不见得有多少宠爱落在淑妃身上。她被冷落了这么多年,应该早就习惯了,一直都没表现出什么争宠的迹象,现在进了宫,倒是又一下子开始担心起失宠来。

    而且以前在太子府的时候,他虽然没宠爱过她,但还不是好好地把她养在太子府的后院,吃穿用度一样没少过,至少能保证富足无忧。难道现在他成了皇帝,反而还养不起一个宫妃了,会苛待她不成?

    说是怕失宠,其实应该是看见年轻貌美的新人进宫,有希望生下皇嗣,而她自己恐怕永远没这个机会,心理不平衡罢了。因为嫉妒其他妃嫔,所以就干脆断绝了他的生育能力,让所有人都生不出孩子。

    他对于贤妃淑妃和后宫这些美人,其实都抱着一种歉疚的心理。他不喜欢她们,却还是为了礼制而不得不把她们纳进后院后宫里来,让她们的一辈子年华蹉跎在他的名分之下,独守空房,寂寂老去。

    所以他才会在物质上面尽量满足她们,给不了两情相悦,至少可以给得了荣华富贵,也算是对她们的一种补偿。

    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容忍淑妃如此恶毒的行为。任何理由都不是暗害他人的理由。

    当年淑妃还是太子侍妾的时候,也算是一个温柔似水心灵手巧的女子,他到现在还记得她进府不久后送给他的那些精致的香囊。怎么好端端一个人,现在变得这么丑陋扭曲?

    等等……

    昭和帝突然想起来,他娶那时候还是太子妃的温皇后进府两年多,太子妃才怀上谢汝嫣,这个时间对于一直有正常生活的夫妻来说,已经算很长了,而且太子妃的身体在那期间请很多太医看过,都说没有问题。

    淑妃姚氏是在他娶了太子妃不久后,他母后孟皇后就做主给他纳进来的,开头几年因为孟皇后在世,他要给孟皇后面子,所以对姚氏还不算太冷落,也收过用过她送的不少东西。

    难道那个时候,姚氏就已经给他下了药,才导致太子妃两年多以来一直没有怀上身孕?

    昭和帝沉声问道:“你以前刚进太子府的时候,是不是也给朕下过药?据实交代,朕说不定还会对你从轻发落!”

    淑妃低着头,啜泣道:“是……那时候臣妾见皇上只独宠太子妃一人,心怀不忿,所以给皇上下了多年的药……”

    “多年?”昭和帝的脸色又是一变,“多年是多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