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4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望着刘贵妃缓缓地倒在谢逸司的身边,谁也没有说话。

    谢晋宇脸色苍白,眼中泛着微微的红色,但没有落泪。阮茗面无表情,默默地转过身,朝龙泉宫外面走去。

    半晌之后,太子才摆了摆手,沉声开口。

    “把他们一起葬了吧。”

    ……

    京都被攻破,御林军和其他守城军队大部分投降,李家军很快控制了全京都。

    建兴帝真正的传位诏书虽然已经被毁,但太子根据阮茗提供的证词和证物,向朝廷证实了传位诏书上确实是把皇位传给他而不是谢逸司。

    其实就算他不证实,以谢逸司之前的反应,众人也很清楚事情的真相是怎么回事。

    京都因为这场内战,自然也受到了影响,但没有去年伤元气伤得那么厉害,在整顿之下迅速地恢复。

    礼部再择吉日,五月十六,太子在太和殿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昭和。

    随后又立太子妃温氏为皇后,封唐侧妃为贵妃,八皇孙谢正楠和十皇孙谢正熙为皇子,暂时住在皇宫中,等二十岁弱冠成人后再封王,在外面另立王府居住。

    其他十多个原本跟太子同辈的皇子,在谢逸司登基的时候就已经各自被封了亲王,没有再动。谢晋宇被改封为郡王,暂时仍然住在之前的庆王府。

    谢逸司在位期间纳的那些后宫妃嫔,数量不多,全部被送进皇家寺院带发修行。只进后宫享受了几个月的荣华富贵,一辈子就这么只能陪着青灯古佛度过,这些妃嫔们也是悔青了肠子。

    昭和帝将之前那些抗议谢逸司登基为帝,愤而辞官回家的老臣们重新请了回来,官复原职。

    在这一战中立下功劳的文武官员一一受到封赏,其中最主要的自然是李家军,李长云被封为镇军大将军,下面的将士各有提拔犒赏。

    昭和帝开明,又正值改朝换代之际,破了以往女子不得封官拜将的规矩,封李长烟为定远将军,成了大元历史上第一位女将军。

    之前投向谢逸司一派的官员,只是全部罢免官职,查抄家产,没有更重的处置,以免又掀起一场血雨腥风。朝廷本来就已经被这一连串变故搅得乱七八糟,现在正是调养生息的时候,不宜大开杀戒。

    一切百废俱兴,只有在立储君的时候,没有那么顺利。

    谢渊渟和宁霏本来就不想一直待在京都,打算等昭和帝登基之后,就隐退回九重门,不再参与朝廷中的权谋争斗。昭和帝在朝中的劲敌都已经基本上被清扫干净,他自己当好这个皇帝不成问题,不需要他们的辅助。

    谢渊渟很早以前就跟昭和帝说过此事,昭和帝当时并没有答应他,只推辞到时候再说。毕竟他本来一直打算的就是如果能登基称帝的话,太子的位置肯定是谢渊渟的,储君人选事关重大,不是随便谁都能替换上去。

    谢渊渟现在还是无意留下,昭和帝不得不找他谈了一次。

    “渊渟,父皇能理解你不喜欢权谋争斗的感受,但你是嫡长子,储君之位本来就是给你的,你一走,还有谁能胜任?”

    谢渊渟不在意地:“不是还有正楠和正熙么?”

    昭和帝皱眉:“正楠你又不是不知道,懒懒散散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不求上进,别说当储君,就是一般的世家子弟都比不上,朕不可能立他为太子。哪怕只是暂时的,太子手中也有一定权力,你觉得朕能放心把这些权力交给正楠?”

    “那正熙总不错吧?”

    谢正熙确实优秀得多。之前围攻京都,昭和帝终于允许他亲自上了战场,他小小年纪,正气凛然,英勇无惧,跟其他将士一样在战场上冲锋杀敌,也还真立下了战功。

    “正熙是不错。”昭和帝头疼地道,“但他还是太小了,才十三岁,还没有完全长起来。而且大元历来是立长立嫡,朕跳过正楠把储君之位交给他,就是废长立幼,宗室和朝臣恐怕都不会答应。”

    皇子之间可以夺嫡竞争,最后皇位到底花落谁家尚未可知,但一开始时立下的太子一般必须是嫡长子。

    昭和帝和建兴帝不同,不希望再出现当年那样的夺嫡。皇子和朝臣们一旦开始党争,都只顾一门心思盯着权力地位,精力全用在玩弄权术阴谋上面,尔虞我诈互相倾轧,你陷害我我算计你,谁也不把国家和臣民的发展真正放在心上,只会徒添损耗。而且结党容易滋长营私,朝廷之中风气黑暗**,更加难见清正气象。

    昭和帝深知党争对国计民生无益,所以希望的是一开始就定下合适的储君人选,早早断了其他皇子的念想,谁也不用争斗。

    但正因为此,这个储君的人选极为重要,定下的时候需要慎之又慎。

    “那我也当不了这个太子。”谢渊渟说,“我以前参与权谋争斗只是迫不得已,对朝政皇权从来就没有兴趣,你更不可能指望我将来继承皇位。”

    昭和帝摇头:“朕也不是非要逼着你继承皇位,只是希望你能暂时作为太子,先占着这个位置。等正熙长到二十岁弱冠成人,有这个能力担当重任的时候,朕可以放心把太子之位交给他,到时候就是废长立贤,宗室朝臣也不会有太大的异议。正因为你无意于皇权,才能顺利地更替太子之位,换成正楠,要是坐在太子之位上养出了他的野心,不愿意下来也就罢了,又没有本事能力,将来就是大元的祸患。”

    谢渊渟半晌没说话。

    他和宁霏等这一天都等了很久,早就盼望着昭和帝登基之后,可以一起离开京都云游江湖,谁也不想再留在权谋场上。

    等谢正熙长到二十岁还要等个七年,时间实在太长,而且谁也不敢保证现在不走,到时候还能不能脱身得了。

    可他现在也不能把昭和帝等人当做不相干的人,想走就把众人丢下,自己一走了之。他知道宁霏也做不出这种无情无义的事情来。

    昭和帝看出了他的为难,让步道:“五年,你只需要当五年的太子,占着这个身份,朕不会派给你什么职务政事,你也不用一直留在京都。这五年里朕会把正熙当做储君来培养,等他长到十八岁的时候,也能看得出他能不能成大器了。到时候你再把太子之位交给他,这样如何?”

    历朝历代的皇子们为了夺嫡都斗得头破血流,皇帝们为防皇子也是费尽手段,到他这里求着儿子当储君儿子都不肯当,还得苦口婆心一直劝。

    谢渊渟道:“我去跟霏儿商量一下。”

    昭和帝听他这话,就是他已经妥协了,松了大半口气。只要他同意,宁霏那边应该就不会反对,因为宁霏没有他那么恣意自我,还更顾全大局一点。

    果然,谢渊渟把这事告诉宁霏的时候,宁霏只是犹豫一下,就答应了。

    “如果只是占着太子的位置,不用留下来理政的话,那也没什么。我们可以离开京都,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的时候再回来,毕竟我们本来也不可能真的完全丢下父皇母后他们不管。”

    谈妥之后,昭和帝这才让礼部选了六月里的一个吉日,立谢渊渟为太子,宁霏为太子妃。

    两人打算在立储仪式后就离开京都,至少先在外面浪一段时间好好地散散心,这之前仍然居住在太子府内,只不过现在太子府只有他们两个主子了。

    在他们等待立储的时候,有人找到太子府门上来,是许久不见的羌沙小皇子洛克斯。

    洛克斯去年留在京都选择和亲对象的期间,正好遇上大元内乱京都战争,他留在这里也没用,羌沙皇帝就把他传了回去。

    现在内战结束,他的和亲之事还没个着落,所以再次来了大元。

    宁霏招待了洛克斯,洛克斯还是留着一头狂拽酷炫的金色卷发和一脸剑拔弩张的大胡子,大夏天挂着一身也不嫌热的乱蓬蓬的皮毛,跟一只魁梧健硕威风凛凛的金毛狮王一样,大剌剌地坐下来,光明正大开门见山。

    “我是来看兰阳郡主的,她现在在不在府上?”

    “她已经被封为兰阳公主了。”宁霏说,“不在太子府,另外起了公主府居住,就在隔壁街上。”

    洛克斯哦了一声,又问:“她现在怎么样?”

    “还好,就是……不大喜欢见陌生人。”

    宁霏把话说得比较委婉,其实谢汝嫣不大喜欢见的,就是洛克斯这样的人。

    半年前在清音阁发生的事情,给谢汝嫣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虽然后来渐渐恢复,但她对于高大威猛长相凶狠的人还是有抵触和恐惧情绪——很不幸,洛克斯就是典型中的典型。

    洛克斯完全没听出宁霏的言外之意:“哦,那她见过我,我对她来说应该不是陌生人,可以去看她。”

    宁霏:“……”

    见过就不算陌生人了吗?你以为人家的眼睛是摄像机呢?

    宁霏干笑:“不知小皇子想要拜访兰阳公主有什么事?……说起来,因为京都战乱,后来小皇子又不在京都,去年小皇子搭救兰阳公主的事情我们还一直没有致谢,不然我跟殿下哪天代表父皇母后和兰阳公主,上门向小皇子表示感谢?”你就别去看谢汝嫣了吧?

    洛克斯:“感谢就不用了,我没有什么事,就是想娶兰阳公主为皇子妃。”

    宁霏一口茶水差点喷出去。

    这叫没有什么事?这是天大的事好吧?!

    宁霏压着咳嗽:“咳咳……小皇子为什么想要娶兰阳公主为妃?”

    他们好像只见过那么可怜的一次面啊!

    洛克斯抓抓头发:“没为什么,就是想娶。”

    他当然不是只见过谢汝嫣那么一次。他刚来京都的时候,就在街上遇到过谢汝嫣,早已注意到了她,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搭上话。清音阁出事那天,他也是跟在谢汝嫣后面才进的清音阁,不然他一个羌沙汉子,怎么可能没事自己跑去听中原这些咿咿呀呀怪腔怪调的戏曲。

    宁霏:“……”

    这个回答让她接下去说什么好?

    “那……皇上皇后和羌沙那边你的父皇母后他们同意吗?”

    “他们还不知道这事。”洛克斯回答得理所当然,“父皇说我要是有中意的皇室女子,先把人追到手了再跟他说,他不会不同意的。我们草原上很多都是这样,不像你们中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姐姐当初不就很顺利嘛。”

    宁霏:“……”

    那你把昭和帝温皇后置于何地!你爹娘同意,人家爹娘未必同意啊!

    你姐姐顺利个毛线,当初和一次亲已经把大元人的三观刷新了无数遍,没人敢阻挠她是怕得罪了她一拳爆星吊打诸天,现在全大元都在感谢她的不嫁之恩,你要是跟她一样你就完了!

    “那个……我觉得你还是先跟皇上皇后说一声,要是他们不同意的话,也免得你白费了力气……”

    昭和帝和温皇后根本不可能同意。洛克斯的实际年龄比谢汝嫣小了六岁,外表年龄比谢汝嫣大了十六岁,甭管看哪个都对不上号。

    而且他们也不会让谢汝嫣千里迢迢嫁到羌沙去。羌沙虽然近年来国力强盛,但在大元人眼里仍然是干旱苦寒的偏远之地,到处只有草原和大漠,漫天刮着风沙。谢汝嫣这种生在气候温和繁华富饶的中原的柔弱女子,在那种地方怎么生活得下去。

    大元皇室宗亲里有的是合适的女子,让谁去和亲也不会让谢汝嫣去。

    洛克斯反驳:“追我中意的女人,怎么叫做白费力气了?说不定她也中意我呢?我们两情相悦的话,大元皇帝皇后不是就更有可能同意了?”

    宁霏:“……”

    我觉得你先攻略了皇上皇后,然后让他们包办婚姻把谢汝嫣嫁给你,概率可能还稍微大那么一点,大概是百分之一和百分之一点五的区别吧……

    “那我走了。”洛克斯站起身,“我这就去公主府看兰阳公主。你刚才说是在哪条街上来着?”

    “我带你过去吧。”宁霏满头黑线。她最好还是在边上看着点儿,免得洛克斯见了谢汝嫣的面,把人吓出个好歹来。

    宁霏带洛克斯去了公主府,到公主府门前的时候,洛克斯突然又显得有点迟疑,不敢进去。

    “怎么,紧张了?”

    不进去最好,谢汝嫣现在在街上只要看见个子稍微大一点的壮汉都会绕着走,这么一只身高接近两米块头足有三个正常人那么大的金毛狮王进去,天知道她会是个什么反应。

    “老子怎么可能紧张!”洛克斯凶巴巴,“老子只是觉得今天来得太急,没有好好收拾一下而已!反正老子已经知道兰阳公主住哪儿了,你可以先回去,老子等会儿再来看她!”

    “那你随意了。”

    宁霏耸耸肩,进了公主府。来都来了,她也有段时间没见过谢汝嫣,正好进去看看她。

    谢汝嫣这半年来的状况一直不是很好。从去年的清音阁事件开始,到后来的阮府纵火灭门案,刑部大牢投毒案,再到后来太子抗旨放走谢渊渟,建兴帝病重驾崩,太子府被诬陷造反举府出逃,潜伏在京都郊外谋划夺位,率领李家军围城攻城,直到现在太子登上皇位。大事一件接着一件,这期间太子和太子妃想陪她也没有多少时间,她基本上是靠着自己慢慢恢复的。

    宁霏跟谢汝嫣说起羌沙小皇子洛克斯要来看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你要是害怕的话,应付一下就好了,我早点把他给送走。”

    谢汝嫣脸色有点发白,显然对当初在清音阁里见洛克斯的那一面记忆犹新,而且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但还是鼓足勇气硬撑着。

    “这样不太好吧……他当初毕竟救了我,我还没去感谢过他,倒是他先上门来看我……”

    宁霏心说你不知道他来是想娶你为妃的,不过这个她还是先不说为好,免得吓着谢汝嫣。

    没过多久,公主府的大门外果然再次来了客人。

    “应该是洛克斯来了。”

    宁霏和谢汝嫣一起出去迎接,不料在大门外面的并不是洛克斯,而是一个陌生的羌沙美男子。

    个子极为高挑,一身羌沙特色的皮毛短装,勾勒出修长匀称的身材。轮廓清晰的肌肉在短装下露出来,优美性感但并不夸张,充满了矫健感和力量感。一头长长的金黄色卷发披散在身后,仿佛朝阳和黄金的光芒交织而成,灿烂得像是能照彻周围。

    最为惊艳的是他那一张面容。五官犹如刀劈斧削般鲜明立体,有着近乎完美的比例,笔直挺拔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干净健康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小麦色肌肤。他的脖颈上挂着一串翡翠玉石,跟他那一双比翡翠还要碧绿透彻的瞳孔互相映衬,像是眼眸中装着一整片四月里的深邃湖水。

    宁霏看得目瞪口呆:“请问你是哪位?”

    这是怎么回事?洛克斯自己不来,倒是请了这么一个身材火辣颜值爆表的羌沙美男子来,难不成是想走什么迂回路线,让这位美男子先接近谢汝嫣吗?

    羌沙美男子:“洛克斯。”

    宁霏:“……”

    天雷滚滚。

    什么鬼?当她眼瞎了啊?

    这要是洛克斯,他在刚才的一柱香时间里难不成已经去重新转世投胎过一次,然后泡催长素一下子长到这么大,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根本不是一个人,甚至连画风都不是一个画风好吧!

    等等……宁霏突然注意到,刚才洛克斯来见她的时候穿的好像也是这一套羌沙风格的皮毛短装,也是这么一头金黄色的长卷发,脖颈上好像也挂着一串碧绿色的翡翠玉石……

    又是天雷滚滚。

    卧槽,这还真是洛克斯!

    他这一柱香时间其实什么装扮也没换,就是去刮干净了那一脸乱蓬蓬的大胡子,把脸露出来了而已!

    洛克斯摸了摸他线条优美流畅的下巴:“我发现你们大元男人都不留这么一脸大胡子,觉得兰阳公主会不会也不喜欢,所以就把胡子刮掉了,你觉得有没有好点?”

    宁霏:“……”

    这已经不是有没有好点的问题,脸一露出来,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啊!

    而且之前的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一身像熊一样的毛皮,一头跟狮子鬃毛一样的乱发,现在在这张脸的圣光加持之下,全都跟加了美颜滤镜似的,看哪儿哪儿都觉得顺眼,瞬间就从凶神恶煞的金毛狮王变成了金发碧眼的异域美男!

    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