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4 猩猩公主的弟弟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昕只练过一点点武功,而且还因为身体原因荒废了多年,跟阮傲这种力大如牛的莽汉根本没法相比,他这时候直接上去阻拦,下场必定也是跟两个下人一模一样。

    他立刻把桌上所有茶具瓷器全部推到地板上,哗啦啦地摔成一片粉碎,然后把房间角落里燃着取暖用的掐丝珐琅炭炉也打翻了,通红的火炭撒在雅间地板上铺的地毯上,地毯立刻就蹿起了火苗。

    “着火了!”杨昕大声喊叫起来,“快逃出去!房间里着火了!”

    他一边往房间外面逃,一边装作十万火急地去拉阮傲两人。

    就算是喝醉了酒,人也有一定程度上的本能,看见危险的第一反应总是会躲避。

    阮傲果然被房间地毯上突然燃起来的火焰吓了一大跳,但竟没有忘记谢汝嫣,伸手一把将谢汝嫣拎起来,抢先冲出了房间。

    这时,清音阁里的伙计和丫鬟们已经被这边瓷器打碎的声音和着火的动静引了过来,杨昕指着阮傲手里已经被吓得花容失色的谢汝嫣大喊。

    “那是兰阳郡主!阮公子把兰阳郡主错认成旦角儿了!快去救她!”

    清音阁的众人一听兰阳郡主的名号,都被吓了一跳。兰阳郡主那是什么身份,这要是在清音阁出个三长两短,那还了得?

    但对于阮傲他们更加熟悉。阮傲是清音阁的常客,往这里砸钱砸得不少,但闹事也闹得不少,还喜欢调戏美貌的女戏子,染指过好几个正红的旦角,阮傲错把谢汝嫣认成的小玉兰儿,就是他最近经常来清音阁骚扰的一位名角儿。

    清音阁众人跟他打交道打得多了,很清楚他的暴躁性子起来时有多可怕,一看见他那凶神恶煞地站在那里的样子,都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紧张和恐惧,在原地犹豫停顿了一下,没有立刻上去。

    阮傲根本无视众人,醉醺醺地朝后面指了指:“喂,房间里面着火了,你们还不快去灭火,别耽误了爷跟小玉兰儿亲热!”

    他一边说一边把谢汝嫣往隔壁的另一个雅间里面拖,谢汝嫣终于从惊吓中缓过神,挣扎着大喊起来:“救命!……救命啊!”

    众人连忙上去阻拦阮傲;“阮爷!您认错人了!那是兰阳郡主!”

    阮傲一见这么多人围上来,顿时大怒,抬脚就把最前面的一个伙计从门口重重踹了出去,旁边两人本来想趁机从他手中把谢汝嫣救下来,被他伸手像是拎小鸡一样一把拎起,在一片惨叫声中,接连从二楼窗口扔了下去,楼下传来一片桌椅栏杆被砸烂的喀喇喇声音。

    “他娘的吵个屁!什么郡不郡主的,这明明就是小玉兰儿!老子还跟人打了赌要睡她,你们都他妈给老子滚远点!要是害老子输了赌约,老子把你们的皮一个个活剥下来!”

    他的蛮力实在是太大,加上发酒疯时比平时更加凶恶恐怕,清音阁的众人都被吓得本能地往后齐齐退去。

    谢汝嫣的挣扎和喊叫也惹怒了阮傲,一把将谢汝嫣摔在雅间的美人榻上,压上去就去撕她的衣服:“你嚷嚷个屁!一个唱戏的婊子还装什么贞节烈女,老子今天要不在这里办了你,老子的姓倒过来写!”

    清音阁众人吓得魂飞魄散,不敢上去也得上去,拼命想把阮傲从谢汝嫣身上拉开。他们不敢下重手,阮傲却是肆无忌惮,越是被阻拦就越是雷霆大怒,暴躁凶狠,转眼间又踹出去了好几个人。

    “那个叫小玉兰儿的旦角呢?”杨昕急切地问清音阁的一个伙计,“立刻把人叫过来!”

    就凭阮傲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清音阁所有人一起冲上去都未必压得住他,现在去五城兵马司喊人也来不及。小玉兰儿真人到了,阮傲发现自己认错了人,大概还有可能放过谢汝嫣。

    那伙计飞奔而去:“她就在后台,小的立刻叫她过来!”

    小玉兰儿本来是下一场戏准备上台,已经在后台换好了衣服,她赶过来的时候,杨昕一下子就明白了阮傲为什么会把谢汝嫣认成小玉兰儿。

    小玉兰儿身上穿的戏服,跟谢汝嫣今天穿的一身玉色妆花白狐皮毛滚边的袄裙十分相似,她的身量跟谢汝嫣也相差无几。虽然两人的容貌和气质截然不同,但在一个烂醉如泥的粗莽男人眼里,两个都是女子,长得都漂亮,穿得又差不多,那就没有什么分别。

    “阮爷……”小玉兰儿揣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脏,强忍着恐惧迎上前去,“奴家才是小玉兰儿,您认错人了……”

    阮傲停下手,却没有放开谢汝嫣,醉眼乜斜地朝小玉兰儿看过来。

    “哎,这儿怎么又冒出一个?……两个小玉兰儿,有意思有意思,爷今儿就玩个龙戏双凤!”

    阮傲伸手抓过来,小玉兰儿实在没忍住,吓得尖叫一声,不顾一切地转身撒腿就跑。

    阮傲因为身下还压着一个谢汝嫣,这一抓没抓到人,一看小玉兰儿转眼间已经跑得不见踪影,勃然大怒,回过身来恶狠狠地一把揪起谢汝嫣的头发:“……操你奶奶,你他娘的竟然还敢跑?”

    突然横地里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阮傲揪着谢汝嫣头发的手。

    要说阮傲的手大得像蒲扇,那这只手就是大得像芭蕉扇,阮傲的手相比之下就像是小鸡爪一样。

    阮傲被人抓住,火冒三丈,斜着眼睛朝身后看去:“哪个小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啊啊!”

    他突然像是杀猪一般震耳欲聋地嗷嗷惨叫起来。那只手抓着他的手腕一扭,也看不出用了多大的力气,只听见他的手腕发出了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腕骨开裂声,竟然在这一扭之下就变了形。

    阮傲又怒又痛之下,一脚朝后面那人的裆部踢过去,结果还没有碰到对方,他整个健硕的身躯就径直飞了出去,被甩出一丈多远,轰地一声撞在外面走廊的墙壁上,撞得墙壁上的木板都裂了开来。

    出现在雅间里的是一个块头比阮傲还要大一圈的彪形大汉,魁梧雄壮,个子高得快要顶到天花板。一脸浓密得快要看不清容貌的大胡子,古铜般的肤色,淡金黄的卷发,和中原人迥异的碧绿色瞳孔,一身色彩鲜艳点缀着大块皮毛的服饰,显然是个羌沙人。

    而且从他这一身服饰的皮毛档次,以及悬挂的华丽的宝石珠串来看,还是羌沙一族里面身份很高的存在。

    阮傲被他这么一扔,幸好只是后背撞在墙壁上,而不是脑袋,不然早就是脑袋开花的节奏。他也的确是彪悍,这么一撞竟然都没被撞晕过去,晃晃悠悠地站起来,雷霆大怒。

    “他奶奶的,活得不耐烦了……”

    彪形大汉脸色一沉,径直大步朝他走过去。他的个子在中原已经算是高大的,但在彪形大汉面前还是矮了半个头左右,完全被笼罩在对方的阴影和气场之下,竟然硬生生被对比出几分小鸟依人的感觉来,可见这大汉的彪形到底是有多彪形。

    彪形大汉顶天立地地往那里一站,犹如一头成年的雄狮对着一只刚出生的小鸡崽,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你居然还敢威胁我阿奶的性命?”

    众人:“……”

    不,这个只是中原的一句骂人话而已,跟你奶奶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阮傲就是个再浑的浑人,这时也知道踢到了铁板,但仍然要维持他作为京都第一混世魔王的荣耀和倔强,梗着脖子瞪着眼睛:“老子就威胁了怎么样……”

    一句话没说完,被彪形大汉一只手拎起来,直接从二楼窗户丢了下去。

    底下砰地一声巨响,众人往窗户外面一看,这次磕在一楼栏杆上的结结实实是脑门子,终于被开了瓢,倒在那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彪形大汉看都没看一眼,朝谢汝嫣伸出手,粗声粗气地:“喂,没事吧?”

    谢汝嫣缩在那里,衣服在刚才已经被阮傲扒开了一大半,幸亏冬天穿得厚实,否则早就已经是当众全身裸露的下场。杨昕刚刚抢过去帮她披上衣服,她吓得脸色煞白,几乎已经呆掉了,只知道流泪,全身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面前突然又冒出一张大胡子乱蓬蓬跟狮子一样凶神恶煞的脸来,她被吓得更加厉害,低低尖叫了一声,整个人拼命地往后缩去。

    彪形大汉愣在那里,很是无辜地收回手挠挠头:“老子做错什么了?”

    众人:“……”你这个跟阮傲一模一样的老子就是问题的所在……

    杨昕帮谢汝嫣裹好了衣服,对彪形大汉彬彬有礼地道:“阁下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兰阳郡主受了惊吓而已,多谢阁下仗义出手相救。”

    这时,雅间门外人群被挤开,宁霏赶了进来。

    宁霏刚刚去净房,清音阁的净房距离戏楼这边有一段距离,戏楼这边已经闹出老大动静了,她在净房那边才听见这边的骚动。

    连忙赶过来看是怎么回事,结果竟然听见围观者说,是兰阳郡主被一个醉酒的大爷给错认成清音阁的旦角儿,险些被当众施暴。

    宁霏一进门,第一眼就看见一个虎背熊腰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站在谢汝嫣前面,谢汝嫣身上衣服头发一片凌乱,正缩成一团在那里抽泣。

    宁霏全身杀气一现,二话不说,反手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匕首,蹂身就朝那彪形大汉刺了过去。

    杨昕哭笑不得地连忙上来拦住她:“七皇孙妃,这位是救了兰阳郡主的义士,那个登徒子是阮家的公子阮傲,刚刚已经被他从二楼打下去了。”

    宁霏:“……”

    长得这么凶神恶煞的,还真是没看出来啊,这怎么看都比暴徒更像是暴徒吧。传说中脑门上写着坏人两个字的那种人,指的应该就是他了。

    收起匕首,对彪形大汉赔笑:“对不起,是我误会了,多谢这位羌沙大叔救了兰阳郡主。”

    彪形大汉:“大叔?你们中原人表示感谢都是这么客气的吗?把老子的辈分叫得这么大?”

    宁霏:“请问阁下贵庚?”

    彪形大汉:“听不懂,说人话。”

    宁霏:“你几岁?”

    彪形大汉:“十六岁。”

    宁霏:“……”

    天雷滚滚。

    确定不是在逗她吗?十六岁长成这个样子?!

    这到底是长得有多捉急!

    “咳……好吧,这位兄弟。”天知道她管一个看上去能当她爹的胡子大汉叫兄弟时是什么样的感受,“兰阳郡主受了惊吓,我们现在要先送她回去,这位兄弟能不能留个名字或者住址,方便我们日后上门致谢?”

    彪形大汉又挠挠头:“这个,你们中原人怎么说的来着,举一下手的劳,不用挂在牙齿上。不过老子可以告诉你们,老子的名字是洛克斯,现在住在皇宫旁边的驿馆里。”

    宁霏睁大眼睛:“你就是那个羌沙小皇子洛克斯?”

    羌沙自从跟大元和亲结盟以来,两国来往越来越频繁,在京都街头经常可以见到来大元做生意的高鼻深目金发碧眼的羌沙人,众人都已经习以为常。

    三年前嫁过来的固康公主,建兴帝自然不敢让羌沙得知谢逸辰曾经想要害死固康公主的事情,谢逸辰在睿王府举火**之后,固康公主以为他真的死了,还伤心了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大约为期三天。三天之后固康公主突然发现,大元原来还有许多白皙修长眉清目秀的美男子。

    她已经被谢逸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对于男人的口味早就不是当初的勇猛强悍,现在才如梦初醒地发现,这些清秀小受款的美男子才是她的真爱。

    于是固康公主就不想再嫁人了。反正她在大元也没人管,小倌馆里面什么样的美男子找不到,不嫁人她可以坐拥后宫三千美男,生活过得滋润无比。

    当然,一般情况下,和亲过来的公主死了夫君之后,是不可能过得这么逍遥自在的,肯定还得再嫁。

    但固康公主绝对是个例外。建兴帝当初听说固康公主不想再嫁人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阿弥陀佛,天佑大元。

    终于不用张罗大元皇室宗亲一半被闪了腰的劳什子招亲比赛,也不用再看到他的哪位皇子皇孙在新婚第二天被固康公主公主抱着走进皇宫给他请安。大元人民脆弱的三观已经经不起她的刷新,要是再有谢氏子孙落进这位猩猩般美丽的公主手里,他担心大元皇室十八代先人们的棺材板都要飞出来了。

    所以他当即一口答应,反正朝廷多养一个固康公主又不是养不起,美男子小倌馆里面有的是,随便她挑,她爱收几个就收几个,只要不嫁人就行。

    皇室宗亲们也因为逃过一难而满怀庆幸,为了感谢固康公主的不嫁之恩,还送了不少美男子去固康公主府上。总之众人皆大欢喜。

    但羌沙那边听说固康公主嫁的睿王已经亡故,而她又不肯再嫁人,虽然大元没有要把固康公主送回来的意思,但还是担心这和亲关系维持不下去,于是就打算再跟大元联姻一次。

    大元自是欣然同意。这次羌沙那边打算联姻的是年方十六岁的小皇子洛克斯,像当初固康公主一样,先让洛克斯以客人的身份来了大元,看看有没有中意心仪的贵族千金。

    洛克斯是固康公主的亲弟弟,看过之前固康公主的体形,再看现在的洛克斯,这俩果然是亲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