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1 我也要在你身上留口水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庆王上门求娶,阮家虽然疑惑奇怪,但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当即把阮茗嫁进了庆王府为正妃。

    庆王府的后院里女人很少,妾侍通房几乎没有,只有一个姓刘的侧妃,生有一个十二皇孙。除此之外就是已故的前庆王妃留下的一子一女,长子是六皇孙谢晋宇,已经娶了正妃侧妃。侧妃就是安国公府的庶女宁露,嫁过去两年多,生了两个女儿,而正妃一无所出。

    阮茗一嫁过去,虽然十九岁就成了人家名分上的祖母,但对于她的条件来说,已经算是上辈子祖坟冒青烟了。

    成亲后庆王的态度,更是远远超出阮茗的预期。当初她也问过庆王为什么会看中她,庆王只是笑了一笑。

    “皮相没有那么重要,再漂亮的美人,在数十年之后还不是一样人老珠黄满脸皱纹。你的气质才华比那些花瓶一样的千金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外貌有点缺陷又有什么关系,本王为什么不能欣赏你?”

    阮茗一开始是不信的。她长这么大,容貌给她带来的只有无尽的歧视、嘲笑、排挤和欺凌,就算有些人好意安慰过她,也只是面子上客套一两句而已。她甚至连一个走得近些的朋友都没有。

    可庆王仿佛的确是完全不在意她的容貌,原本还想让她在他面前摘下面纱,只是她遮面遮了十几年,实在不习惯在众人面前露出容貌,不带面纱就像是不穿衣服一样别扭,庆王后来也就随她去了。但他看着她的脸时,眼中确实没有任何反感厌恶之色,就像是看着正常人的容貌一样自然。

    她摘下面纱时对着铜镜中自己几乎覆盖满了黑褐色胎记的脸,自己都觉得不敢直视,难以想象庆王是怎么做到看着她还能面不改色。

    阮茗停下笔,跟着庆王走到外面。

    庆王除了养鸟以外还喜欢种花,庆王府里遍植各种奇花异草,满园芬芳。

    庆王指着不远处的湖水:“前面飞燕亭旁边的那片平湖秋月莲花开了,我们过去各自画上一幅,老规矩,输了的人还是罚一坛青梅酒。”

    阮茗平时不大喜欢出门,庆王经常就和她在这花园里面走走,跟她逗一逗鸟赏一赏花,陪她对景作画,或者听她抚琴吹笛。

    他以前一直是个清闲皇子,又风雅平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跟阮茗很谈得来,也不要求她一昧相夫教子,倒像是得了一位交心的红颜知己般。

    阮茗嫁进庆王府,就像是一直挣扎在沙漠里的鱼儿终于来到了大海一般,从来没有活得这么舒心过。

    阮茗笑:“刘侧妃和晋宇夫妻几个都是帮着你的,判你赢的次数比我多多了,要换裁判,不然我不比。”

    “那是我的水平确实比你高。”庆王让下人在湖边摆上两张画案,“这次我们画一样的内容,不说哪张画是谁的,让他们评,这总公平了吧?”

    刚刚铺上纸摆上笔墨,又有一个庆王府的侍卫急匆匆过来,送上一个信封:“殿下,王妃,京兆尹衙门那边送来的。”

    庆王接过信封,草草扫了一遍,阮茗正要接过来,庆王却没有给她:“不是什么重要消息,明天再整理,今天你只要陪着本王就行了,本王不是缺个情报管理者才娶你的。”

    这几个月,阮茗一直没有闲着,已经成了庆王身边的第一贤内助。

    成亲数月之后,益王倒台,庆王崛起,那时候阮茗还没有觉得奇怪,只以为是以前庆王一直被身为兄长的益王压在下面,现在益王倒了,他才有施展的空间和机会。

    但后来她才渐渐发现,庆王藏得比她想象的要深得多。不是因为益王倒了才轮到他施展手脚,而是他一直在韬光养晦隐藏实力,等着益王倒台。

    可是尽管如此,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夺嫡的皇子是不务正业的皇子,有这份野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让阮茗意外的是,庆王也渐渐地开始跟她讨论朝政上的事情,而且很重视她的意见,毫无后院女子不得干政的观念。

    阮茗聪明绝顶,心思远比一般女子敏锐缜密,在过去十几年中一直保持着旁观者清的位置,对很多东西看得比平常人更加分明。而且她是女子,看待事物的角度跟男性毕竟不一样,更注重细节,能看到往往容易被男性忽略的点。

    后来,庆王就开始把他麾下的势力一点点透露给她,让她帮他归整从大元各地传来的信息。庆王府内有时候一天能从各种渠道传来几十上百封信件和字条,数量巨大,而她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信件整理分类,从中提取出关键的信息,可疑的信息,看似不重要但却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信息……分析清楚之后,一一报给庆王。

    她惊异于庆王的势力之深之广,大元的每个角落似乎都有他的人,这样的网络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布下,至少是数十年积累的结果。

    虽然现在辛苦,每天要花好几个时辰在这上面,但她过得比以前愉快得多。不仅是因为庆王对她的信任,更重要的还是她的价值从来没有像这样得到展现和尊重。

    在她以前的十几年里,她因为容貌天生缺陷,身为一个女子,仿佛就一无是处。不能得到男人的欢心,不能成为家族联姻的助力,哪怕才华在京都数一数二,哪怕在珠玑会上夺了状元,得到的也是不屑的一句话:“那又怎么样?长成那样反正又嫁不出去,得再多的状元有什么用?”

    可现在她的才智和能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挥,在这里她才觉得,她生而为人是有意义的。

    到了后来,她甚至克服了对于人多的社交场合的不喜,主动去参加京都名媛千金的各种宴席和聚会。

    因为她现在的身份今非昔比,走出去人人都对她客客气气,礼敬三分。她也从以前的沉默寡言独自坐在一边尽量不引人注意,变成了在社交圈子里面周旋自如长袖善舞,为的就是尽量能多搜集到一些信息情报。

    贵妇闺秀们的八卦虽然大部分无聊琐碎,但她们是小道消息最灵通的一群人,闲聊中往往夹杂着一些重要的细节,而且如果特意去套话的话,还能套出更多的内容来。

    阮茗本身对于庆王能不能夺嫡上位其实并不关心,她只是觉得,不能辜负庆王对她的赏识,帮他实现他的愿望,就是她对他最好的回报。

    她跟庆王各自画完了一幅莲花图,庆王把刘侧妃、谢晋宇夫妻和刘侧妃所出的十二皇孙谢晋朗都叫了过来。

    “这两张画里面一张是本王画的,一张是王妃画的,你们评一评,哪一张画得更好?”

    两张画画的都是内容差不多的莲花,没有署名,众人左看右看半天,最后刘侧妃、谢晋朗和六皇孙妃都选了左边一张,谢晋宇和宁露选了右边一张。

    庆王大笑:“看来王妃说你们之前偏袒本王,经常判本王赢,还真是这么回事。左边那张是王妃画的,这次本王输了,自罚一坛酒。”

    才九岁的谢晋朗嘟哝道:“早知道我就选右边那张了……父王,你之前答应要带我去学游泳,可不能因为记仇就不带我去啊。”

    庆王笑着在他脑壳上敲了一个暴栗:“你父王像是这么心胸狭隘的人?”

    又对谢晋宇和宁露笑道:“本王今天这张画确实是画得不如王妃,你们两个怎么倒还选了这张?”

    谢晋宇也笑:“笔墨丹青这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难说一定谁好谁坏,应该是这一张正好合了我和宁侧妃的喜好吧。”

    这两张画虽然画的是几乎一样的内容,但作画的笔触、构图和画风各有差异。他见过许多庆王的画作,早就已经烂熟于心,哪怕画上只是寥寥数笔,他都能认出来哪张是庆王的画作。

    宁露也是一样,他对她很了解。

    益王倒台之后,安国公府因为跟益王是一党,全府被株连下狱,判处终生流放,只有惠姨娘后来被赎了出去。宁露已经嫁到庆王府,不属于安国公府的人,没有被列入株连范围内,幸免于难。

    按理来说,这种娘家全家获罪的女子,在夫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总会受到影响和连累。就像当年的南宫清一样。

    但谢晋宇现在对宁露的待遇,并不比对他的正妃来得差。

    庆王笑笑,没再说什么,揽过谢晋朗的肩头:“走,父王这就带你学游泳去,免得你说父王记你的仇。晋宇,你正好也一起来练练,本王记得你的水性也不大好。”

    谢晋朗欢呼雀跃。庆王带着两个儿子往湖边走去。

    他的一只手在衣袖下面伸进袖口中,里面揣着的那封信在他的暗中一攥之下,揉成了一团。他一松手,信封从袖口中掉出来,落进湖水中,很快就被湖水浸泡成了一团看不清的纸浆。

    ……

    六月,白书夜和李长烟准备带着宝宝去漠北。

    白霁小弟弟满了十个月,已经断奶,长得很是结实健康。李家人已经全部都去了漠北,李长烟本来就打算等白霁稍微大点的时候就也带他过去,现在刚刚入夏,漠北风沙没有那么严重,正是容易适应的时候。

    宁霏去白府送两人。李长烟在京都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宁霏,总担心宁霏又重蹈她当年的覆辙,全家人都在漠北,只有她一个人留在千里迢迢之外的京都,受了人欺负都来不及赶回来帮她。

    “娘放心好了。”宁霏笑道,“我在京都不会有事的。”

    白书夜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谢渊渟在宁霏身边,要是连他都护不了她,世上也没有其他人能护得了她。至于说谢渊渟本人,宁霏已经被渣男害过一次,要是还被害第二次的话,那真能穿越回他原先的世界中个一亿彩票大奖。

    白霁小弟弟已经会咿咿呀呀地往外蹦好多音节,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对着白书夜和李长烟奶声奶气地喊爹和娘,虽然还不大能把称呼跟人对上号,经常是对着白书夜喊娘对着李长烟喊爹。至于白书夜以前幻想中的男神大人,难度太大,无法实现。

    宁霏趁着谢渊渟不在,像做贼一样左看右看半天,终于亲到了她已经想了很久的白霁小弟弟的小脸蛋。

    小包子人不胖,但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就是脸蛋两边鼓鼓囊囊,肉墩墩胖嘟嘟的一动就直晃悠,像是吃多了撑了一颊囊的小仓鼠。白书夜常常望着儿子十分忧伤:“你说他到底是怎么长了这么一张屁股脸?”

    不过手感是真的超好,又滑又嫩跟豆腐一样,宁霏蹂躏了半天都舍不得放手:“……叫姐姐!姐姐!”

    小包子哇啦哇啦地朝她挥舞着小胖手:“嗷~”

    “你们要记得教他喊姐姐!”宁霏的衣服上被小包子蹭了一领子的口水,“等我去漠北看你们的时候,他应该就会说话了,不能不认得我!”

    李长烟把小包子接过去:“我们明年会回京都,局势未定之前,你还是暂时别离开京都了,太子府太危险。”

    太子没有登上皇位之前,一直都处在杀机四伏之中,一旦不小心被人算计了去,宁霏必然也会跟着遭殃。

    “有事就立刻传信给我们。”白书夜说,“跟灵枢也尽量保持联系,他现在应该不会离开中原去太远的地方。”

    灵枢今天没有来,他在好几个月前就又离开了京都,一大部分原因是为了躲之前也在京都,天天追着他不放的叶盈芜。

    叶盈芜自然是跟了上去。这小姑娘在外面混多了,经验世面噌噌飞涨,追踪技术也在飞快提高,灵枢这样的老江湖都觉得头疼。跟着灵枢一起离开京都,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估计是还没被灵枢甩掉。

    送白书夜和李长烟一行人出了京都之后,宁霏回到太子府,谢渊渟把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你是不是抱过别的男人?”

    宁霏:“……十个月大的娃也算是男人吗?”

    低头看了看:“话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弟弟留下的口水印已经全干了吧?”

    谢渊渟炸毛:“你居然还让别的男人在你身上留口水印?!”

    一把横抱起宁霏进内室:“不行,我也要在你身上留口水印。”

    宁霏:“……”

    ……

    这一年的夏天表面上看,过得十分平静,没有大事变动没有天灾**,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就是最顺利的年头。

    但只有处在水域最中心最深处的人们才能感觉到,这平静水面下酝酿的无数暗流,已经到了一个多激烈的地步。

    在建兴帝的偏袒甚至帮助下,庆王除了在暗处的势力以外,明面上的优势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朝臣已经投向了庆王那边,建立起他自己的党派,在民间的呼声也日益增高。

    要说建兴帝的真实想法,他其实并没有要把皇位传给庆王的意思。太子的生母孟皇后是他这辈子唯一动过真心的女人,只要不出意外,他肯定是会把皇位的继承权传给太子的。更何况庆王的条件也越不过太子去。

    但身为皇帝可悲就可悲在这里,他就连对自己心爱女人的孩子都无法信任,仍然需要一个庆王来制衡太子,让他在大限将至之前一直能够安安稳稳地坐在皇位上。

    他自己估计对庆王还是放心得很,觉得庆王有那样的出身和背景,不可能斗得过太子,所以任由庆王去发展。

    八月底的时候,大元西北探到一座储量巨大的银矿,消息轰动了整个朝野。

    大元的金银铜铁等矿藏资源,全部由朝廷控制,官府统一开发。这座银矿目前估算出来的储量,是现在国库里白银存量的至少十倍,至少要开采二十年以上,一旦开始开采的话,大元朝廷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用担心财政紧张的问题。

    银矿虽然在西北,但开采需要由朝中重臣负责把关。这是一桩天大的美差,因为没有人能精确地预算出天然矿藏里面到底有多少储量,开采出来就算少个一两成,也不会有人知道。但这一两成对于个人来说,就已经是一笔不得了的巨款了。

    从挖掘矿山、开采矿石,到冶炼金属,长途运输,这一系列的流程中,想要私吞的机会多得是。朝廷中负责开采矿藏的官员或者贵族,哪怕是在最严格的监督下,也总能想办法从中抠出一点半点来。

    只要接下这种差事,就意味着流进口袋的大笔大笔的银子。以前哪怕发现一座小矿脉,朝臣贵族们也是挤破头地想要抢过来,争得你死我活。

    建兴帝知道事关重大,只让人先探测估算银矿的储量,没有立刻把差事派下去。这时候就是臣子们不遗余力争相表现自己的时候。

    另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正好也撞在了这个关头。

    九月初,海东使团来到大元。

    海东是大元东边的一个国家,规模中等,跟大元保持着不冷不热的邻国关系。偶尔有小冲突但是没有大规模的战争,有贸易往来但算不上友好盟国。

    海东人不够勇猛悍武但是精明灵活,很有生意头脑,完全没有重农轻商的观念。国家军事实力一般,经济水平却十分发达,对外贸易繁荣昌盛。

    海东最负盛名的是各种精美的丝绸、锦缎、以及珠宝、香料和瓷器,总之就是各类奢侈品。

    这些年大元没有动乱,相对和平富足的年代,对这些奢侈品需求量巨大,光是进贡给大元皇室的就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海东人精明,每隔三五年常常会由使团带着大批的样品来到大元,以访问为名,实际上主要是来跟大元谈判贸易的条约。

    奢侈品的价格浮动区间很大,大元通常会对进价加以压制,并且大元在海东的货物进口时会收取关税,这关税也是年年不一。关税越低,海东人贸易的利润自然就越高。

    这一次海东使团带来的样品,重头戏是近年来海东新出的各种刺绣。海东的纺织和刺绣工艺远远走在大元的前端,锦缎绣品精美绝伦,在大元最为畅销。

    海东使团为了抬高贸易价格,向大元挑起了一场斗绣比赛。他们自己带了绣娘过来,十天之内出一幅绣品,大元这边也是十天时间,出多少幅都行,到时候比较双方绣品的高低。

    建兴帝虽然自知大元的刺绣水平远不如海东,但总不能还没比就认怂认输,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给了十天期限,向全京都的绣坊绣娘和富贵人家的女眷们征集绣品。

    宁霏也在被征集之列,但她的绣技就只到给谢渊渟绣一坨屎的程度,参加这种比赛一上去就是被人秒杀的份儿。她也没打算在这场斗绣比赛上面争,所以只随便交了一幅绣品上去草草应付,压根没花心思。

    其他权贵人家的小姐夫人们倒是十分积极热切。这是难得一个给女子露脸出风头的机会,要是能够交出足够出色的绣品,压过海东使团一头,赢了这场斗绣比赛,那可是为大元争光立功的功臣。

    千金们要是有了这份殊荣,说的亲事档次高个好几档都没问题;夫人们肯定也能给自己挣个诰命,或者给家里挣一份不小的赏赐回来。

    以致于那十天里,京都的绣坊根本没有机会自己出绣品,全都被各个富贵人家以重金聘请了过去,给他们当外援。反正建兴帝和海东使团都不会管这绣品到底是谁做的,只要最后能赢就行了。

    闹哄哄地忙乱了这十天,到斗绣比赛这一天的时候,大元这边也确实交出了不少精彩的绣品。

    有绣成水墨渲染效果的;有以黑丝线绣文字成一幅书法的;有把各色干花香草绣到布料上花团锦簇的;有以半透明丝线绣成图案,在特定角度反光才能看到的……

    这些参赛者倒也不傻,大多数都知道大元的刺绣水平确实是不如对方,只能尽量避开实力上的不足,想方设法别出心裁,力求在奇巧新意上取胜。

    但她们耍的这些小花样,在海东使团拿出了他们那一幅绣品时,顿时被碾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海东使团拿出的是一幅双面绣。双面绣是在同一块底料上,同一绣制过程中,绣出正反两面不同图案的绣品,本身难度已经极高。这一幅还是异色、异形、异针的“双面三异绣”。一面是龙云腾飞,一面是凤舞九天,两面色彩互不影响,针迹点滴不露,异色分明,天衣无缝。

    双面绣在大元并未发展起来,近些年有绣坊刚刚开始尝试,但只是起步而已,眼下看来,落后了海东至少十年。

    更可怕的是,这双面绣上竟然像是炫技一般,同时用了十来种针法,每一种都是大元根本见不到的。绣出来的一面金龙一面彩凤,生动逼真,色彩鲜明,质感强烈,形神兼备,堪称巧夺天工的境界。

    大元那些绣品,在这强大的实力面前,就像是一群可笑的小孩儿,靠着一点投机取巧的小心思,就敢班门弄斧,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

    海东使团得意洋洋。建兴帝虽然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但还是十分不快。输了斗绣比赛,输的是大元技不如人的脸面,以及底气和阵势,后面的贸易谈判中,他这一方的主动权就弱下去了。

    但是这个时候,大元这边又有人拿出了一幅绣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