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8 两只乐此不疲的戏精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家是清流世家,但历史悠久古老,有很深广的人脉网,参加这次温老夫人寿宴的宾客不少,各个数得出名号的权贵世家几乎都来了人。

    另一位刘国公夫人,就是给礼国侯夫人送过礼的其中之一,这时候一看礼国侯夫人被怼得说不出话,赶紧站出来帮腔。

    她的品级可比礼国侯夫人大得多,对宁霏也没那么忌惮。

    “礼国侯夫人也是出于关心和好意,闲聊时随口一说而已,七皇孙妃就扯到有什么特殊想法上面去,未免太小题大做了。还是说七皇孙妃正是因为不想让七皇孙纳侧妃,所以才急着把礼国侯夫人堵回去?”

    太子妃的长嫂,也就是太子妃大哥的妻子连氏,本来没想过找礼国侯夫人,一见这个形势,也跟着上去趁热打铁。

    “太子妃妹妹,渊渟的年纪确实不小了,别人家公子跟他一样大的,有的孩子都已经好几个了。他身份特殊,的确耽误不得。你看六皇孙也是二十岁,两年前就纳了侧妃,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去年第一个皇曾孙女出生的时候,皇上就已经龙心大悦,太子府要是能生出第一个皇曾孙来,那皇上得高兴成什么样?”

    又对宁霏语重心长地道:“霏儿,话不是像你刚才那么说的,我们并非想要插手太子府的事情,但你初嫁为人妇,有些话我们这些当长辈的还是想要劝你。你嫁进太子府刚一年,不愿意给自己的夫君纳侧室,这当然可以理解,我们同为女人,当年也都是这么想的。但男子如壶女子如杯,一个茶壶不可能只配一只杯子,这是普天下皆知的道理。你作为妻子和媳妇,最重要的就是宽容大度,为夫家开枝散叶,繁盛子嗣,给夫君纳侧室肯定是免不了的。宽容大度是女子的美德,也是正室必需的品质,要是因为心胸狭隘而变成妒妇,那就得不偿失了。”

    她早就想过把自己的小女儿嫁进太子府。唐家的那小丫头片子,就凭那么一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都有机会挤上侧妃这个位置,她的女儿跟七皇孙才是正经的表兄妹,要嫁也应该是她女儿嫁过去才对。

    太子妃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劝解下,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就算本来是想给谢渊渟纳侧室,被众人这么一逼,也都变成不想了。

    她儿子纳不纳侧室,那是她家的事情,她这个当亲娘的都没开口,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一个个在这里指手画脚,上赶着非要把人往她府里塞?

    当父母的都是一副这么难看的吃相,硬塞进来的姑娘能是好的吗?

    正在想着怎么一口拒绝了这些狗皮膏药一样的夫人命妇,一个温府里的丫鬟过来请她:“太子妃,老夫人有请。”

    太子妃叫上宁霏和谢汝嫣:“走,我们一起过去。”正好不用跟这群人纠缠了。

    连氏却敏捷地伸手拉住了宁霏的衣袖,而且拉得还死紧死紧,像是生怕她跑了。

    “老夫人只请了太子妃妹妹,又没请霏儿过去,霏儿就留下来跟我们说说话吧,我们正好也多教她一些道理。”

    太子妃一走,只剩下宁霏一个人,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娃儿,哪里应付得了她们这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集体围攻,只要在慌乱之下一不小心松了口,同意纳侧室,那以后就好办多了。

    太子妃心里冷笑。这话说出来也不嫌恶心,这些女人自己一个个身为人妇的时候,对小妾姨娘恨之入骨,在后院里不知道明争暗斗撕逼撕成什么样。等到她们需要把她们的女儿塞到别人家去当小妾了,立刻就换了一副义正辞严的嘴脸,教训别人要宽容大度。

    她火气上来,本来不想再保持什么礼貌,直接不客气地强行把宁霏拉过来,宁霏却对她使个眼色,安抚性地笑了一笑。

    “母妃,没事的,您先去老夫人那边吧,我陪这些夫人们聊一聊。”跟她们好好聊一聊人生。

    太子妃不放心地瞪着她:“你可别做出什么傻事来。”这些夫人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万一真被她们塞了女儿进来,太子府还不知道会被搅成什么样子。

    宁霏笑眯眯:“放心,不会的。”

    这些女人们现在在做的,才是最大的傻事。

    太子妃走后,宁霏转向众人,笑道:“各位夫人们说的道理,我已经明白了,回去之后这就会张罗着给殿下纳侧妃。不知各位夫人有没有什么合适的小姐推荐?”

    众人一听大喜,立刻有好几个夫人抢着上来毛遂自荐:“我家的六姑娘,七皇孙妃以前在应天书院肯定见过,乖巧懂事,恭谨贤良,再合适不过……”“我的侄女儿人老实,当侧妃绝对不会给七皇孙妃添堵……”“要说结亲当然还是结表亲了,七殿下小时候跟他表妹也是玩得很好的,本来都是一家人,亲上加亲……”

    宁霏悠悠地道:“刚才说的几位姑娘都来这里了吗?有些我没有见过的,不如趁这个机会相看相看?”

    夫人们一叫,来了三位小姐,一个比一个矜持羞涩。

    宁霏朝她们后面喊了一声:“殿下,你要不要过来亲自看看?”

    众人一回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后面的,正是一身青衣的谢渊渟。

    他自从跟宁霏成亲之后,就不再穿大红颜色的衣裳,穿的最多的就是以前作为蓝夙时穿的青衣。但本来这么仙气飘飘超尘脱俗的颜色,现在在他的身上,硬是被他穿出了一身潇洒张狂飞扬恣肆的气场。

    谢渊渟慢悠悠走过来:“什么事?”

    宁霏一本正经地指了指对面的三位小姐:“这三家的小姐说希望成为你的侧妃,但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趁着大家都在,正好看一下亲。”

    三家的夫人们都有些尴尬,这么说未免也太直白了些,好像她们上赶着要送人去当侧妃一样,一点不顾及她们的面子。可说又说得没错,总不能否认。

    三位小姐更是含羞带臊,三分之一的身子躲在自家长辈后面,另外三分之二摆出最优美最动人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

    谢渊渟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对那三位小姐勾了勾手指:“出来,排成一行站好,让我看清楚。”

    三位小姐面面相觑了一眼。

    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在牙行挑下人或者在青楼挑姑娘的时候,才会让人这么排成一行任人挑选吧?

    但她们还是扭扭捏捏地勉强排成了一行,只是更加尴尬,因为花园里的其他不少人都朝这边看过来了。

    谢渊渟把三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三个都不错啊,我能不能都要了?”

    三家夫人都是一愣,倒没想到他居然胃口这么大。

    按照大元礼制,皇孙只能娶一正妃一侧妃,剩下的都是妾侍。但如果升为皇子的话,就可以娶一正妃两侧妃四庶妃,这些有位份的皇妃,将来在皇子登基称帝之后,就会直接被升为皇后和贵妃。

    这三位小姐的条件都不算是顶尖的,要说更好的亲事也不好说,哪怕现在当不成侧妃,送进去当个妾也行。太子继承皇位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她们这些早进府的,肯定是优先被升为侧妃,从长远来考虑,仍然十分有利。

    那就看现在是谁先当上这个侧妃了。

    连氏陪着笑走上前去:“渊渟,你先不用急着决定哪一个,你跟你依表妹许久没见了,要不要先跟她叙叙旧……”

    谢渊渟像是根本没听见她的话,直接从她旁边走过去,再次对三位小姐勾了勾手指。

    “过来。”

    他走向花园里的湖水,湖上有一道九曲回廊,连着湖心的一座亭子,春夏季水位涨高,水深可能有一丈多左右,湖面已经快要贴到了回廊的底部。

    三位小姐犹犹豫豫地跟着他走过去,都到了回廊上,疑惑他这是要干什么。

    谢渊渟停下,转过身来,朝她们缓缓露出一个在后来让她们做了不知多少年噩梦的微笑,然后一脚横扫过去,把三位小姐全部从回廊上踢进了湖水里面。

    “扑通扑通扑通!”

    三人几乎是同时落水,溅起巨大的水花,岸边传来一片惊叫声。

    谢渊渟蹲在回廊临水的边缘,从回廊的栏杆上拆了一根木棒下来,跟打地鼠一样,看见哪位小姐挣扎着从水里浮出来,就一木棒把她的脑袋咕嘟嘟戳沉下去。浮上来一个戳下去一个,浮上来一个戳下去一个,在那里玩得不亦乐乎。

    一边玩一边还朝着岸边的宁霏喊:“霏儿,要不要也过来一起玩?”

    宁霏就站在那里不动,表情做作略显浮夸,装模作样地拉长了声音喊:“哎——殿下——你不能这样的——”

    三家夫人一开始全都被吓傻了,呆立在那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朝九曲回廊那边冲过去。

    “七殿下快住手!……快来人!救人啊!有人落水了!”

    闻声赶来的下人们快要冲到回廊上时,谢渊渟从那边走过来,一脚踏在回廊地板上,木制的回廊喀喇喇四分五裂开来,足有一丈来长的一整段全都开裂倒塌下去,一块块断木头破木板在湖面上漂散开来。

    然后他掉头就走:“我玩得正高兴,别来吵我!”

    对着那段断裂缺口的下人们:“……”

    等到水性好的下人们游了半片湖过去,好不容易把三位小姐都救上岸来的时候,三人已经都只剩了最多十分之一条的命。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湖水进去,一个个的肚子比孕妇还鼓,动一下就跟水袋一样咕隆咕隆地晃荡,嘴角一股一股的水往外冒,直翻白眼。

    谢渊渟足下一点,就从回廊上的那一截断口那边轻飘飘掠了过来,兴高采烈,一副还没有玩尽兴的样子:“这三位小姐还真挺不错的,太子府里也有一片湖水,等到她们进了太子府之后,我再继续跟她们玩!”

    众人:“……”

    要是一直得陪你玩这个,那你只能娶龙王爷的女儿当侧妃啊!

    连氏看着奄奄一息吐着水的女儿,又是心疼又是气怒,竟然还是不死心:“渊渟,侧妃不是用来陪你这样玩的!……七皇孙妃,你身为正妃,也不劝阻一下渊渟,就让他这么胡闹?”

    宁霏立刻从善如流地劝阻谢渊渟:“殿下,这是不对的,以后不能这样了。”

    谢渊渟知错就改:“好吧,我不玩这个就是。”

    他过去一手把半死不活的温家小姐拎起来,到一片开得正盛的牡丹前面,一膝盖顶在温家小姐的肚子上,温家小姐顿时哇地一口水吐出来,再顶一下,又是哇地一口水吐出来:“那我玩喷壶浇花行不行?”

    众人:“……”

    其他两位夫人的脸都绿了,一声儿不敢出地扶着自家姑娘,赶紧掉头就走。

    这简直就是恶魔啊!

    谁敢把女儿往他家里嫁!有一百条命都不够他折腾的!

    谢渊渟跟丢一个喷壶一样,随手把温家小姐往地上一丢,追在两位夫人后面,不依不饶地喊:“喂!你们不是说要把这两位小姐给我当侧妃吗!怎么就跑了!”

    两位夫人头都不敢回,脚下速度更快了,跟装着风火轮一样:“七殿下我们想了想觉得你们不合适这门亲事还是算了吧!”

    谢渊渟一脸气愤地回来:“说好了要嫁又不嫁,欺骗我的感情。幸好还剩下这位小姐,她们两个不陪我玩,你嫁过来之后,要把她们的份儿也一起补回来!”

    连氏这次也坚持不下去了:“不不不菁菁的亲事也还是算了是舅妈之前考虑不周到实在是抱歉渊渟你还是另择佳人吧!”

    带着连十分之一条命都快没了的温小姐,一溜烟地逃了。

    谢渊渟叹口气,一副失望的样子,然后对着围观人群喊:“你们家里还有没有女儿之类,记得嫁过来给我当侧妃,我很欢迎的!”

    众人齐刷刷避开目光,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转身就走:“……”

    刀山火海的地狱敞开大门欢迎人进去,有人会愿意进去吗?

    谢渊渟对着众人逃命似的背影,一脸困惑地问宁霏:“为什么她们都不愿意嫁过来给我当侧妃?”

    宁霏也一脸探究:“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她们自卑了吧?”

    谢渊渟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她们的心灵可真够脆弱的。”

    宁霏:“你下次多跟她们玩玩,对她们友好一点,说不定她们就有自信了。”

    谢渊渟:“小意思,我既然长得这么好看,就要担当起这么好看的责任。”

    已经走远的众人:“……”

    为什么我们感觉后面好像有两只乐此不疲的戏精?

    ……

    在温府赴寿宴剩下的时间里,各位刚刚还争先恐后地劝太子妃给七皇孙纳侧妃的夫人们,就像是不约而同地被缝了嘴巴一样,绝口不再提这件事情。

    太子妃十分奇怪,但是看见过来的宁霏和谢渊渟都是一脸无辜茫然我们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就也没有多问。

    太子妃的亲生父母都已经亡故,现在的温老夫人只是她父亲在亡故前娶的继室,所以她跟温家的关系只能算是泛泛。来送了寿礼,参加了寿宴,面子上的礼数尽到了,也就差不多了。

    这时,一个下人急匆匆地从外面赶进来,却是太子府的人。

    “太子妃,七殿下,七皇孙妃,兰阳郡主,您几位赶紧去京兆尹衙门一趟,那边出事了!是跟咱们太子府有关的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