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5 高手对宗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唐念兮脸色再次一僵。

    太子妃这是拐着弯儿地说她来太子府的目的不纯,而且挑明她跟太子府没有多亲密的关系,不管常来少来,常客稀客,都只是个客人而已。

    她不管走到哪里,一向都很受人喜爱,但太子妃从她很小的时候起,对她就没什么好感,哪怕她花了再多心思下了再大工夫去讨好太子妃都没什么用。

    这么多年过去,太子妃还是排斥她。

    唐念兮迅速调整了一下脸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都怪我,这几年家里太忙,家人们一直没有空带我上京都,这么长时间没有来问安,我给太子表叔和表婶赔罪了。”

    说着就站起来向太子和太子妃行礼,太子摆摆手让她坐下:“都是一家人,赔什么罪,这次既然难得来京都一趟,就多住些日子再回去。”

    他这“都是一家人”和“多住些日子”,完全就是场面客套话,就好像当主人的到了饭点时留客人吃饭一样,是出于一种社交性的客气和礼貌。

    但唐念兮却高兴地顺势一口应了下来:“太好了,我正想念七表哥呢!”

    说着又像是想起什么,对宁霏笑道:“七表嫂你别误会,我一直都把七表哥当亲哥哥来着,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从小跟七表哥一起玩到大,而且又这么多年没见了,怪怀念的,我听说七表嫂虽然没有兄长,但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师兄,肯定也能理解我的感受。”

    宁霏十分感叹。这位表妹的段位,可比那些上来就只知道勾引爬床杠正室的妖艳贱货们高多了。

    “别误会”,“把他当亲哥哥来看”,“没别的意思”这无辜三连,首先就让人难以招架。

    你要是发起火来,骂她下贱放荡不要脸,她肯定委屈地说她对你老公只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都说了让你不要误会了,怎么这么心胸狭隘善妒暴躁,连个兄妹之情都容不下。

    你要是觉得没关系,或者忍了这口气不发作,她就等于是得到了你的默许,可以更亲密地靠近你老公,这“兄妹之情”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展起来。等你想要阻止的时候可能已经来不及了,她不再是你老公的妹妹,倒是成了你的“妹妹”。

    然后就是后面的“从小一起玩到大”,“这么多年没见”,“你也有关系好的男人”这挑拨三连。

    女人对于自己老公的青梅竹马,总是十分敏感的,这火气很容易就会转移到你老公的身上。加上你自己要是也有蓝颜之类,两人相互怀疑相互指责,夫妻之间的争吵矛盾一下子就起来了。

    裂痕一出现,这个时候她就可以趁虚而入,表面上劝解开导实际上火上浇油,一边继续挑拨离间一边安慰和鼓励你老公。正在烦恼中的男人最受不得这种温柔攻势,心意会渐渐偏移,她轻易就能取代你的位置。

    短短百来个字里面就藏了不知道多少刀剑暗器,每一句话都暗含着无形而又可怕的杀伤力,每一个字都可能成为最终掀起风暴的蝴蝶翅膀。

    高手无疑。

    宁霏在心里做完评价之后,只回了她一个微笑。

    “呵呵。”

    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应对的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完全符合社交礼仪规范。

    唐念兮:“……”。

    这个“呵呵”是什么鬼?

    一般有夫之妇听见她这段话,性子烈的直接发脾气斥责她不准靠近自家丈夫,性子阴的夹枪带棒话里藏刀刺她几句,性子软的不敢发作,为了场面上过得去而勉强说句没关系不在意。不管哪种情况她都有应对的下一步。

    但这个“呵呵”,让她怎么往下接话?

    宁霏悠悠然端茶杯喝茶。唐念兮这种一番话能带无数兵器出无数招式的段位,算是一流高手,却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巅峰水平。

    这种领域里的层次划分,就跟武学一样,哪怕再有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千变万化,无数精妙的招式再怎么层出不穷,但在无招胜有招的境界面前,还是落了下乘。

    大道至简,才能成为宗师,成为传奇。

    唐念兮一时间完全不知道下面该说什么,但她毕竟也不简单,只怔了片刻之后就迅速恢复过来,跟扭钢筋一样生硬地扭转话题,强行尬聊。

    “……还有七表嫂,我一见七表嫂,也觉得喜欢得紧呢。听说七表嫂当年是珠玑会的状元得主,才华横溢,生得又这么貌美,那时候在京都肯定很受欢迎。我就不行了,手笨,弹琴写字画画都学不好,家里又没什么姐妹,就希望能有个伴儿跟我一起,可是都找不到人。”

    宁霏十二岁的年纪夺下珠玑会状元,才貌双全,风华无双,当年在京都是名动一时的人物。那时候她跟谢渊渟定下亲事,众人普遍认为还是很委屈她的,毕竟谢渊渟就不是个正常人。睿王这么优秀的皇子,据说都曾经被她倾倒,早早向她求亲,背地里中意她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

    跟女人不能容忍自己的男人被勾引一样,男人也最忌讳自己的女人被觊觎,哪怕只是些陈年旧事,只要被挑起来的话,都很可能成为引起矛盾的导火索。

    尬聊的同时都没有落下挑拨离间,同时还想试图拉近跟宁霏的关系,这也是很厉害了。

    宁霏继续回了她一个微笑。

    “哦。”

    唐念兮:“……”

    一般女子在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赶紧谦虚几句,为自己的洁身自好辩白一下吗?就算故意躲开她的上半段话,她下半段话的意思表现得那么明显,礼貌上不是应该说句类似“那我以后有空陪你练一练”之类的客套话吗?

    这个“哦”又是什么鬼?

    唐念兮这次是真的连强行尬聊都聊不下去了,微张着嘴却一个字都挤不出来,也只剩下一种表情,就是尴尬得已经快要失去礼貌的微笑。

    宁霏也更加悠悠然地报以微笑。在白书夜说的现代人聊天用语中,“呵呵”和“哦”长年并列两大话题终结句榜首,以及女神拒绝直男**丝尬撩的金句榜首。火一般的聊天**都能在这两句话面前被冻成寒冰,唐念兮一个从来没见识过的古代人,怎么可能招架得了。

    两人在那边面对面保持着蜜汁微笑,宁霏从容不迫,唐念兮脸色发绿,气氛诡异得一批。

    太子妃暗地里松一口气。她本来担心宁霏虽然擅于权谋之术,但不擅后宅争斗,而谢渊渟跟唐念兮又有小时候的一层关系,万一被唐念兮给借机算计了去。

    以前还罢了,现在对唐侧妃没了好感,她一点都不希望谢渊渟身边再插一个跟唐侧妃一路的货色进来。

    不过看宁霏一点都没有示弱的意思,她也就放心了。尴尬就让她们尴尬去,反正最尴尬的唐念兮,也不是她家的人。

    太子是钢铁直男,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小心思,压根不懂女人家之间的这些微妙机锋,只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看着宁霏、唐念兮和太子妃这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的三人,一脸困惑的表情。

    这时候,还是太子府的下人进来打破了这诡异的局面。

    “太子殿下,太子妃,晚饭已经在侧厅摆好了。”

    不是正式宴席,只是平常家人在一起吃饭而已,自然没有排什么席位座次,侧厅里摆的只是一张寻常的大圆桌,上面摆满了酒水饭菜。

    唐念兮跟在宁霏的后面,等宁霏一落座,她就抢着跟了过来,坐在宁霏旁边:“七表嫂,我跟你坐一起好不好?”

    她就不相信,宁霏这种时候还能给她来一句“不好”?

    “不好。”

    说话的不是宁霏,却是谢渊渟,唐念兮正往椅子上坐去,结果后面的椅子突然被一把抽走,她猛地坐了个空,咚地一声一屁股摔在地上。

    因为怕宁霏万一会拒绝,先坐稳了就不好再赶她起来,所以她抢着坐下去的速度十分之快,现在这一屁股摔在地上的力道也十分之猛,直摔得她屁股都像是裂成了四瓣,痛得龇牙咧嘴眼泪汪汪。

    谢渊渟跟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儿一样,对宁霏指着唐念兮哈哈大笑:“霏儿,你看她这样子多好玩!”

    唐念兮直觉得整个屁股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又惊又气又委屈,不敢置信地望着谢渊渟:“七表哥……”

    唐侧妃连忙扶唐念兮起来,太子训斥谢渊渟:“渊渟,你干什么呢?都多大年纪了还搞这种恶作剧?”

    太子妃在一旁闲闲地一边倒茶一边道:“这么凶干什么,渊渟的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跟念兮开个小玩笑而已。”

    宁霏也带着一脸歉意的微笑,对唐念兮道:“真是对不起,表妹既然是从小跟殿下一起玩大的,应该也知道他没个正经,偶尔喜欢捉弄一下别人,没什么恶意,想来应该不会跟他计较的。”

    神经病的人设真是好用啊。

    唐念兮屁股上痛得说不出话,眼泪都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本来想哭上一场表现一下委屈可怜,结果一听宁霏这么问她,她在这里哭起来倒像是矫揉造作小题大做,只能硬生生把快要出来的眼泪忍了回去。

    “没事……”她一副明明被摔疼了却又竭力忍着不表现出来的样子,“我知道七殿下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谢渊渟脑子不正常,她当然是知道的,可他小时候就算喜欢恶作剧捉弄人,那也是去捉弄别人,对她一直是很好的。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她了?

    而且,不是说这两年谢渊渟已经越来越正常了吗?怎么还是这个样子?

    唐侧妃看唐念兮的模样,一脸关心地问道:“念兮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被摔伤了?要不要请大夫来看看?”

    就算是开玩笑,要是把人给弄伤了,那还是得负责任,这层关系就建立起来,也有顺理成章的接触机会了。

    宁霏笑道:“看侧妃说的,表妹身材这么轻盈纤细,又不是几百斤重的大胖子,只是往下一坐而已,怎么可能就会把自己弄伤呢。”

    唐念兮:“……”

    她要是说自己伤了的话,是不是就等于承认自己的体重已经到了一坐就能坐伤自己的地步?

    “坐这边。”

    谢渊渟拉着宁霏坐到圆桌对面距离唐念兮最远的地方。太子妃也很配合地让宁霏坐到她旁边的一个座位上:“霏儿,来坐母妃旁边。”

    宁霏左边是太子妃,右边是谢渊渟,唐念兮不可能再坐到她身边,更不敢坐谢渊渟身边,除非她想让她的屁股被摔成八瓣。只能挨着谢汝嫣坐下。

    按照规矩,唐侧妃虽然是侧妃,但也只是个地位高些的妾,一般情况下是不能跟正妃同桌吃饭的。规矩严格些的人家里,妾侍姨娘在夫君和正室夫人用饭的时候,都得站在一边伺候,布菜斟酒之类。正室没有用完饭允许她退下,她就不能回去自己吃饭,必须在边上一直陪着。

    太子府里面没有这么严的规矩,以前太子妃跟唐侧妃关系好,太子性格也随和,不是特别讲究礼数的人。太子府的家庭成员本来就少,一家人围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唐侧妃从来都是跟太子太子妃坐在一起的,最多偶尔倒个酒夹个菜,远没有到一般妾侍该做的程度。

    但今天太子妃却没有这么随便的意思。

    唐侧妃要等到太子妃落座之后才能自己落座,这点最起码的尊卑礼数还是要有的,结果太子妃落座后,就指了指桌子对面的一盘香酥鹌鹑,道:“这道菜今天做得不错,妹妹帮我夹一点过来。”

    唐侧妃还没落座,只能过去帮太子妃夹了半只鹌鹑,太子妃连看都没看一眼,继续道:“旁边那道山珍刺龙芽看过去也不错。”

    太子府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少说也有十几个菜,加上果盘、酒水和点心,桌面上就那么点位置,已经摆得满满当当,放在稍远处的就夹不到。大户人家里根本不存在把菜挪来挪去或者站起来伸长手去夹菜的情况,妾侍姨娘和丫鬟下人是用来干什么的,就是这个时候给主子布菜的。

    唐侧妃多年没有给人布过菜,几乎都忘记了还有这条规矩,但她毕竟是聪明人,只怔了一下,就明白了太子妃的意思。

    她的身份摆在那里,侧妃伺候正妃本来就是理所当然,只能咬咬牙忍气吞声,没有落座,而是站到了太子妃身后。

    “殿下和姐姐还喜欢吃什么,妹妹帮你们布菜。”

    太子对唐侧妃本来感情就有限,自从唐侧妃有了陷害太子妃的嫌疑之后,也跟太子妃一样,对唐侧妃更加冷淡,只维持着面子上的客气。太子妃十几年来难得一次给唐侧妃立规矩,他虽然有些疑惑,但一声不吭,什么都没说。

    太子妃本来也没有那个兴致去折腾唐侧妃,她就是做给唐念兮看的,让唐念兮知道,就算是进了太子府的门,她也不过是一个妾而已,还不是照样要跟下人一样伺候主子。

    唐侧妃跟她之间,她可以不在意那么多规矩,弄得自己也麻烦。但现在有这么个不省心的女人往她儿子身边钻,她就非警告不可。

    后面的几天,太子妃一反常态,把身为正室的威严全部都竖立了出来,晨昏定省,端茶倒水,动不动还没事就把唐侧妃叫过去训话。

    可惜没有用,唐念兮要是因为这个就能吓退的话,当初也不会从四五岁的年纪就开始往太子府里面钻。揣着明白装糊涂,对太子妃的警告只当不见,照样跟扎了根一样住在太子府。

    她倒也不缠着谢渊渟,就是天天亲亲热热地往太子妃、宁霏和谢汝嫣的身边凑,殷勤得不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太子妃的亲生女儿。

    你要指责她行为不端,也说不出什么不端来,只是脸皮厚得惊人,无论热脸贴多少次冷屁股,仍然不屈不挠,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太子妃性子最直,最不给唐念兮好脸色看,宁霏虽然看着笑眯眯但却是个更不好对付的,而且谢渊渟几乎一直都陪在她身边。唐念兮碰过几次壁之后,就意识到了这两人绝不是那么容易攻略,很快就把目标放到了谢汝嫣的身上。

    谢汝嫣性子和软,伸手打笑脸人这种事情她最做不出来,而唐念兮属于那种当面狠狠给她几巴掌她都未必会退缩的人,谢汝嫣哪里抵得过她的死皮赖脸。

    谢汝嫣出去参加京都名媛贵妇们的宴席聚会,唐念兮就撒娇纠缠着也要跟她一起去。到了聚会上,一副活泼开朗人见人爱的交际花模样,到处自来熟地跟人套近乎拉关系,一天下来能结识十几位小姐夫人。人人都知道她是太子的侄女,七殿下的表妹,现在正住在太子府。

    没有聚会的时候,唐念兮就经常邀谢汝嫣带她一起出去逛街游玩,谢汝嫣有出门她一定要跟上去。

    然后在酒楼、茶楼、绸缎庄、首饰铺子等八卦人群最多的地方,像闲聊一样说太子在她小时候多喜欢多疼爱她,说她准备买什么什么礼物给太子妃和七皇孙妃,说她小时候跟谢渊渟一起玩的诸多趣事糗事,说得兴高采烈,永远都是正好够给周围众人听见的音量。

    一段时间之后,京都就渐渐出现了议论和传言。

    “听说那个经常跟兰阳郡主在一起的唐姑娘,是太子府给七皇孙殿下定下的侧妃?”

    “谁说的?有这回事吗?”

    “不知道谁说的,但我觉得应该是。上次我在荟萃银楼的时候听见那姑娘说过,她跟七殿下是表兄妹,又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表哥表妹好做亲啊。”

    “对对,我也听说过,那个唐姑娘现在正住在太子府,跟太子妃兰阳郡主她们关系还那么好,不是准备当媳妇的,还能是干嘛的。”

    “一个出身平平的芝麻小官家女儿,能给七殿下当侧妃,也是她的福分了……”

    ……

    流言传到太子府,太子妃气得火冒三丈,连面子上的客气都不想维持了,第一次主动把唐念兮叫过来,骂了一顿。

    “谁给你定下是渊渟的侧妃了?你有没有一点姑娘家的羞耻之心,居然在外面散布这样的谣言?”

    唐念兮委屈得直掉眼泪:“我真的没有散布这些谣言……这种话我怎么可能敢乱说呢……不信您问问汝嫣表姐,她每次都跟我一起出门,知道我有没有在外面乱说话的……”

    ------题外话------

    今天万更,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