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4 你对我最好的报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太子因为在宁霏的提醒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知道现在的建兴帝处于一种不可理喻的状态,所以还算淡定。哪怕被莫名其妙扣了一个不存在的罪名,也一声不吭,老老实实低头认罚,只是这之后更加低调谨慎。

    这时候,又有一个新的皇子被提拔起来了。

    这个皇子之前谁也没有想到过,竟然是益王一母同胞的弟弟,八皇子庆王,谢逸司。

    益王在的时候,因为排序比益王低,夺嫡之争根本轮不到庆王。庆王似乎也没什么野心,一直都只是一个附庸风雅的闲散皇子,赏赏花养养鸟,弹弹琴写写字,跟权力斗争似乎没有一点关系。

    益王一派被灭,因为跟庆王毫无关系,所以当初庆王并未受到牵连。但意想不到的是,庆王竟然反而在这个时候崛起了。

    他原本并不在朝中担任职务,现在终于踏入了政治的圈子,却一反常态地展露出非凡的才干和能力。

    庆王仿佛综合了几个皇子的优点,同时又补足了他们的缺点。比太子更果断利落,比益王更谦和理智,在心思的细腻缜密上,甚至更超过当年最优秀的睿王谢逸辰。

    这般一匹突然杀出来的黑马,表现又跟人们以往的印象大相径庭,自然会惹来众多议论和怀疑。

    一个数十年如一日把自己藏在清闲散漫的伪装下面的皇子,深藏不露韬光养晦,一直等到同胞哥哥倒台,终于轮到自己有机会上位的时候,才不紧不慢地站出来。这般深沉的心机,隐忍的城府,想想都令人觉得可怕。

    但建兴帝一点都不觉得可怕。

    他正为太子一家独大而提心吊胆,庆王在这时候崛起,正合他的心意。

    庆王越聪明越好,免得像益王那个蠢货一样,频频犯错出事,烂泥扶不上墙,让他想提都提不起来。而且庆王背后没有母家作为势力支撑,母妃和兄长全是罪人,出身太糟糕上不得台面,跟太子斗一斗可以,但真正想压过太子自己上位,又不大可能。着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建兴帝立刻开始表现出对庆王的重用,委派了他一连串任务,庆王全都圆满完美地一一完成。益王一派倒下后朝廷中空缺出来的权柄,也被建兴帝分了不少给庆王。除了没有背景以外,庆王的地位很快就被拔高到快要和太子相当的地步,在朝中也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势力。

    太子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在意。就算庆王起来跟他抗衡,能让建兴帝放心,也总比建兴帝一直神经过敏,把他当做眼中钉肉中刺要好得多。毕竟庆王的出身和根基摆在那里,想要跟太子府抗衡,基本上是没有胜算的。

    但庆王的风头起来之后,宁霏找了个时间,再次来提醒太子。

    “父王,您还是小心庆王为好。他现在的崛起,可能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谋划了,并不像大多数人想的那样是突然杀出来的,根基浅薄,没有竞争力。”

    太子疑惑道:“以前德贵妃和贾氏一族的资源,不是全部都给了益王吗?庆王那个时候哪来的根基?”

    宁霏摇摇头:“庆王恐怕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深不可测,他应该根本就没有依靠母家的帮助,而是靠自己白手起家。父王还记不记得我以前提出来的猜测,镇西王的那个军师宋哲,后面可能还有人。”

    太子一脸诧异:“你说他后面的人是庆王?”

    “是。”宁霏说,“我一直在想宋哲怂恿镇西王反叛益王并且继续攻城,除了宋哲自己以外,还会对谁有好处。现在见到庆王崛起,才发现庆王正好能对得上号。”

    “镇西王即便攻破京都自己夺权,他并非皇室血脉,也无法名正言顺地自己登基称帝,必须要先找一个傀儡。至于这个傀儡,庆王看似闲散势弱没有野心,又是益王的同胞兄弟,同样能得到母家贾氏一族的支持,肯定是最好的人选。”

    “这样一来,庆王不费吹灰之力就捡了一个现成的大便宜,被镇西王扶上皇位。但以他现在的表现来看,他其实根本不是镇西王想象中的弱小傀儡,段数比镇西王高深了不知道多少。一旦他真的登上皇位,镇西王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到最后被灭掉的一定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的镇西王,而不是他。”

    太子只听得背后冷汗都冒了出来。

    “庆王他难道……一开始就是这么谋划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的不能肯定。”宁霏说,“但在两年以前,宋哲就已经被安插到镇西王的身边,说明那个时候庆王已经盯上镇西王了。”

    以两年时间来说,庆王的深谋远虑,也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步。

    两年前睿王谢逸辰已经倒台,只剩下益王和太子。庆王预料到了益王斗不过太子一派;预料到了益王一旦在夺嫡中落败,就会孤注一掷地和镇西王起兵造反;预料到了镇西王的野心和不臣之心,在益王有难的时候就会背叛益王……

    要是镇西王赢了,他被扶上皇位,就不会从皇位上下来;要是镇西王输了,反正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建兴帝不会怪罪于他,他现在照样安安稳稳地当着他的皇子,崭露头角,风头正盛。

    无论结局如何,对庆王来说都没有损失。

    这是打得一手绝妙的算盘。

    “所以我还是希望父王小心。”宁霏说,“不要觉得庆王没有背景没有根基,就不会造成威胁,他的根基之深,只是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而已。”

    太子听得心有余悸:“霏儿说得不错,是本宫轻视庆王了。”

    “不过父王也不必太过担心。”宁霏笑道,“庆王就算有暗藏的根基,但有一点是怎么也比不上父王的,那就是名声和威望,这一点对于上位者来说也至关重要。所以他现在应该还处在积蓄上升的阶段,让天下人知道还有他这么个优秀的皇子,暂时不会太快有大动作,父王只需要保持警惕就行了。”

    太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现在更觉得,太子府能娶到这么一个儿媳妇,是他十八辈子积的德。

    宁霏嫁过来之后,已经帮了太子府不知道多少次。她的心思之敏捷,眼光之锐利,对人心的揣度和对局势的判断,无一不是不可思议的水平。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瓶中冰而知天下寒,并且她永远有办法在这深秋寒冬来临的时候,做好应对的准备。

    建兴帝对他的打压是她提醒他的,现在庆王的深藏不露又是她提醒他的,枉他在权力斗争的漩涡中心沉浮了二十几年,政治敏感度和思维灵活度却还远远不如她。

    他越来越习惯于把宁霏摆在跟他平等的地位上,而不只是一个儿媳妇,因为她实在是太聪明太出色,让他不得不佩服。

    ……

    自从庆王崛起之后,建兴帝像是得了定心丸一样,心安下来了,精神状态得到缓解,身体也就慢慢好了起来。

    宁霏在那以后就没有被宣进宫给建兴帝看病,不过太子每天上朝时都要见到建兴帝,说建兴帝已经能够正常行走活动,气色也比之前好多了。

    益王叛乱带来的动荡余波,现在已经彻底平息。大元朝中的局势,成了太子和庆王双方对峙,就像是各自站在天平的两端一样,表面上看不相上下,天平渐渐平稳下来。

    太子府在过完一个惊心动魄的新年和一个风雨满楼的年初之后,终于恢复了相对平静的日子。

    三月里,京郊春色正浓风景正好的时候,宁霏和谢渊渟以上香为名,出了一趟京都。

    当然,他们两个不信神不礼佛,上个屁的香,完全就是出去玩的。

    这个季节,京郊周围春游踏青的人很多,也有平民百姓也有官家贵族,十分熙攘热闹。但一般女眷出门在外游玩,不能在外面过夜,天黑之前就得回来,否则又是名声清白之类一大堆的破事。

    一个白天的时间对宁霏他们来说怎么可能过瘾。只有借口说去远郊的庙里上香,有些大寺庙会为香客准备住宿的地方,夫人小姐们住在庙里,焚香拜佛,顺便在周围游玩赏景,这样在外面待个三五天,那倒是常有的事情。

    宁霏从去年起就一直想去一趟凌绝峰,按照谢渊渟真正的身份蓝夙来说,九重门也是他另外一个意义上的家。

    他们早上从京都出发,骑马并行,一路上也不赶路,慢悠悠地穿过京郊景色最美的一片田野。

    这里是一大片连绵不绝的果园,漫山遍野的桃树、杏树、李树、梨树,现在都正是开花开得最繁盛的季节。娇红粉白,灼灼夭夭,绵延成一片温柔而又绚烂的花海,风起时拂动一重重粉红雪白的花瓣海浪,风过后又飘落下纷纷扬扬的落英之雨。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满目花影烟光,沿着京郊外蜿蜒的玉水,朝一片碧绿的田野上蔓延而去。河畔疏疏落落的垂柳,已经吐出嫩黄新绿的叶芽,和一簇簇含粉吐艳的花树相间,交织成一条精美华丽的织锦罗带,在春日融光里面铺展开来。

    玉水河边处处都能见到出来游玩的车马行人,笑语声、环佩声、銮铃声响成一片。在花树最盛的地方,踏青寻芳的人们支起锦帐或者铺下长毡,围坐在一起,一边享用美酒点心,一边谈笑风生。

    也就是过年时镇西军围攻京都失败,没有给京都居民造成太大影响,现在的三月里,才能在这京郊看到这种太平盛世,和乐融融的景象。

    但这些尽情享受春光的人,并不知道在这太平和乐的下面,潜藏在水底汹涌呼啸的黑色暗流,从来就没有平息过。

    “暂时不要想这些了。”谢渊渟骑马靠过来,伸手摸摸宁霏的脑袋,沾在她黑发上的几片梨花花瓣飘落下来,“我们出来这一趟就是为了休息的。”

    “好。”宁霏也朝他靠了靠,可惜她座下的那匹母马很是洁身自好,公母授受不亲,死活不肯跟谢渊渟座下那匹公马靠在一起,身子一转,拿马屁股对着谢渊渟,宁霏靠了个空,差点从马背上栽下来。

    谢渊渟接住宁霏,用一种很是危险阴森的眼神扫了那匹母马一眼。

    然后等两人出了京郊,走上行人稀少的林中道路时,宁霏就被跟谢渊渟拉了过去,坐在他的前面,跟他同乘一骑。

    谢渊渟拦下路上一辆破破烂烂,拉着几个大粪桶的驴车,指着宁霏原先乘坐的那匹母马,对人家车夫:“喂,这匹马不要钱送给你,但条件是一定要拿它来拉粪桶,要是能跟那头驴子配成一对就更好了。”

    宁霏:“……”

    车夫:“……”

    母马:“……”

    ……

    因为一路上走得慢,到青阳山凌绝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青阳山中一年四季多云多雾,在潮湿多雨的三四月份,更是漫山遍野被茫茫雾海笼罩,凌绝峰上白云缭绕,整座山峰仿佛浮在半空若隐若现,偶尔露出来的一座亭子一角飞檐,就像是建在云海之上的天宫。

    宁霏在凌绝峰下仰头望去,上山的那条山路还是像十来年前一样,宽大的青石铺成一级级看不见尽头的石阶,朝峰顶蜿蜒延伸而去。石阶两边是高大的松树,浓阴遮蔽,山风浩荡而过,漫山云雾聚散沉浮,万壑松涛簌簌如海。

    阶面被多年的脚步摩挲得平整光滑,云雾中的水汽在上面凝结成无数细小的水珠,青石被水迹浸润出犹如山玄玉一般坚润而又沉郁的质感。石阶的背阴面覆盖着墨绿色的青苔,路边偶尔会有一两朵雪白的野百合,在云雾和山风里缓缓地摇曳。

    “我上一次来这里,还是被你抓上来的。”宁霏对谢渊渟笑道,“那个时候我想,要是我哪天有这本事,一定端了你这整座凌绝峰。”

    谢渊渟亲了亲她:“现在这整座凌绝峰都是你的,你想端就端。”

    “现在我哪里舍得这么好的地方。”宁霏深深吸了一口饱含湿润水汽和松木清香的空气,“我要报复也只能找你报复了。”

    谢渊渟一脸严肃地:“我觉得你对我最好的报复就是天天色诱我,让我沉浸在温柔乡的坟墓里面无法自拔,醉生梦死荒淫无度,最后把我榨干……”

    宁霏:“……滚。”

    “那边就是你之前说的那棵榆树吧?”宁霏指着前面半山腰上的一棵大榆树。榆树高达四五丈,老枝虬结,上面已经结满了一串串金黄嫩绿的榆钱。

    “是啊,不过以前我们从来没吃过。”

    宁霏来了兴致:“摘点带上去,我做给你吃。”

    九重门门人们早就已经得知门主和夫人要来,提前准备好了宴席,宁霏又临时下厨做了几个菜,糖拌榆钱、榆钱粥和榆钱饺子。新鲜摘下来的榆钱鲜嫩脆甜,煮粥包饺子也是清鲜爽口,她已经很久没吃过,很是怀念这种野味。

    一整棵大树上的榆钱根本吃不完,宁霏做了很多,本来是想分给九重门的门人们尝鲜,但还是被谢渊渟全部抢了过去:“我是门主!反了你们一个个,敢跟我抢吃的?”

    门人们弱弱地:“可是您确定您能吃得完吗……”

    谢渊渟看了一眼桌上的一大锅榆钱粥,两大盘拌榆钱、三大笼榆钱饺子……

    “当然能!”

    众人:“……”

    宁霏捂额:“算了算了,你们别跟这神经病计较,让他自己吃去,他要是剩了一粒米,我让他把凌绝峰上所有的搓衣板全部跪穿。”

    结果那天晚上谢渊渟为了消食,把凌绝峰上所有的山路台阶栈道悬索统统遛了三遍,到深更半夜的时候才回来睡觉。

    在凌绝峰住的这几天,是宁霏重生以来过得最为自在的日子。

    九重门里都是一群江湖中人,绝大多数不是糙老爷们就是女汉子,虽然有严格的门规,但不大讲究日常礼数,也没有专门的下人来伺候他们两个,但就是让人感觉特别轻松。

    以前在安国公府和在太子府时就不用说了,就算是李长烟和宁茂和离后嫁给白书夜,她暂时住在李府和白府的时候,也不可能摆脱礼节规矩的束缚,因为身份和环境摆在那里,无形中就是一种限制。

    不像现在,她不是官家小姐,不是七皇孙妃,可以一整个晚上待在山里不回来,可以在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不起身,可以在各种地方想酱酱就酱酱想酿酿就酿酿……啊呸,这句话应该是谢渊渟的感想。

    宁霏住得舍不得离开,但到第五天的时候,还是不得不准备返回京都。加上来回路上的四五天,她和谢渊渟在外面待了快有十天,官家贵族的女眷能离家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到极限了。

    刚回到太子府,太子就传话过来,把宁霏和谢渊渟叫了过去,说是家里来客人了。

    宁霏和谢渊渟去了凌寒院,太子妃和唐侧妃都在那里,还有一个十五六岁年纪,身穿蜜合色折枝花卉圆领褙子,容貌爽朗明媚的少女,正坐在太子妃身边,跟两人有说有笑。

    太子见两人进来,笑着招呼道:“渊渟,霏儿,你们回来得正好,念兮也是今天刚刚到的。”

    那少女连忙起身,对谢渊渟和宁霏行了一礼:“小女唐念兮,见过七表哥和七表嫂。”

    太子给宁霏介绍,这少女是唐侧妃的娘家侄女,唐念兮,跟宁霏同岁。

    唐家跟太子的母家孟家两家,本来就是联姻加上连襟的亲密关系,唐侧妃算是太子的远房表妹,她当初能嫁进太子府也正是因为两家的支持。

    唐念兮是唐侧妃的亲侄女,算起来跟太子本身也有血缘关系,是太子的表侄女。唐家本家不在京都,唐念兮小时候来京都玩,都会在太子府住上一段时间。

    唐念兮行完礼就自己起身,很开心地跑到谢渊渟面前:“七表哥,我们好久不见了,都有五六年了吧?”

    谢渊渟:“应该是挺久,我都不记得你是谁了。”

    唐念兮:“……”

    太子看唐念兮被谢渊渟第一句话就怼得僵在原地下不来台,只能上去打圆场:“怎么会不记得,你以前不是还一直盼着念兮表妹来太子府玩吗?”

    谢渊渟:“真不记得。”

    太子:“……”

    突然发现他也无言以对。

    好在唐念兮只僵了片刻就反应过来,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七表哥不记得也没关系,我记得七表哥就好了。”

    又带着笑容转向宁霏:“七表嫂真漂亮!跟七表哥站在一起特别般配,就跟天生的一对一样!”

    这次谢渊渟总算给了点反应,理所应当地:“那是当然。”

    唐侧妃在一旁笑道:“这丫头女大十八变,人长了不少,只有一张嘴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甜。”

    太子妃只呵呵了一声,没有回答。

    自从唐侧妃背上劫走陷害她的嫌疑之后,她对唐侧妃的态度就一落千里,虽然嘴上什么也不说,但其实已经十分疏远。她又不是会装模作样假装亲热的那种人,于是直观表现上就是她对唐侧妃冷淡了不少,只维持着面子上的客气。

    对唐念兮也连带着没有好感。应该说是她从来就不怎么喜欢唐念兮。

    唐家地位不高,以前很大程度上是攀着出了一个皇后的孟家,否则就只能算那种十八线开外的小家族。

    唐家所有成员里面,最出息的就是嫁进太子府的唐侧妃。这个侧妃还是当初她费了不知多少心思工夫讨好孟老夫人,又把跟太子妃的关系搞得像是知己闺蜜生死至交一样,才让孟老夫人做主把她嫁给太子的。

    现在这个唐念兮,似乎也有效仿当年唐侧妃的意思。唐家本家不在京都,她却隔三差五地没事就来京都玩;明明跟太子府只连着那么一点疏远得可怜的亲戚关系,她却每次来京都都要到太子府,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不回去。

    唐念兮没有京都千金小姐们的清高拘谨和矫揉造作,性子爽快开朗,又特别会说话。太子平日里政务繁忙,自然不会去揣测一个小姑娘家是什么心思,只看她挺讨人喜欢的,作为主人,自然会客套性地留她在太子府多住几日。

    而且唐念兮跟太子府的几个子女也都很玩得来。谢渊渟小的时候,尤其是在落水生病脑子出问题了之后,跟唐念兮的关系最好。每次唐念兮要从太子府回唐家,他都是哭着闹着不让她回去,唐念兮在太子府最久的一次住了足有三个月时间。

    但是随着谢渊渟渐渐长大,精神问题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还疯傻得越来越厉害,唐念兮来太子府的次数也就渐渐少了下去。上一次来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

    在谢渊渟病情最严重,到处闹得鸡飞狗跳的那段期间,唐念兮五年没来过太子府,而这两年谢渊渟的精神状态开始恢复,变得越来越正常,她就又再次上了门。

    女人看女人的眼光总是格外犀利毒辣。太子妃直觉地觉得,唐念兮根本从一开始就是冲着谢渊渟来的,有唐侧妃这个姑姑在前面给她作为榜样,她应该有的是这方面的经验。

    “时辰也不早了。”太子说,“今天的晚饭就摆在凌寒院偏厅里吧,所有人都在这边吃,给念兮接风洗尘。”

    “谢谢太子表叔。”唐念兮笑道,“不过我也不是什么千里迢迢来的远客,特地接风洗尘什么的就不用啦。”

    太子妃一听她这话的意思,是把她跟太子府的关系往近了拉,当即似笑非笑地接过话头。

    “念兮以前小的时候,隔三差五就来太子府玩儿,现在已经五年没有来过,都从常客变成了稀客,当然需要接风洗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