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3 镇西王之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渊渟蹙眉:“镇西王对益王一向还算忠心,而且他若是真的早有反意,在一开始益王中毒倒下的时候为什么不干脆趁机解决了益王,还等着益王解毒,一直拖这么久?”

    宁霏摇摇头:“镇西王一开始应该并没有反叛益王的心思。要么是后来他看到益王已经无药可救,没有了主君,无可奈何之下,只能选择自己上位;要么就是他受了某些事的刺激,或者被别人怂恿和挑拨,唤醒了他本来潜藏的野心。”

    “对了。”谢渊渟想起来,“我派去镇西军里面的密探之前传信回来说,镇西王在益王第二次毒发倒下后,曾经跟他的军师宋哲长谈过一次,也就是那之后,镇西军突然加强了进攻京都的攻势。”

    “宋哲?”宁霏听说过这个镇西军的军师,“有调查过他的来历吗?”

    “只有已知的那些。”谢渊渟说,“宋哲原本是一位隐世才子,成名在三十多年前,只是据说年轻时为人谋臣,受了挫折,隐居在深山老林中,三十多年没有出现过。但一年多以前,宋哲被镇西王请出山,开始时坚持从镇西王麾下的一个小小谋士当起,很快大放光彩,极得镇西王赏识重用,不久后就成了镇西军的军师。”

    “一年多……”宁霏沉吟道,“这个宋哲,很可能根本不是当年那个真正的宋哲。”

    照这样说,宋哲就是最有可能怂恿镇西王的那个人。但是一个年轻时隐居深山三十多年不出世的人,很难想象都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突然出山也就罢了,还会野心勃勃地怂恿主公夺权篡位开朝立国。

    三十多年的时间,足以把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现在的人们可能根本就不记得当年的宋哲长的是什么样子。如果有人假扮宋哲的话,很容易就可以利用宋哲当年的名气,顺利地把镇西王吊上钩,又难以被人识破。

    那么,这个人必然是早就已经盯上了镇西王,而且很可能另有图谋,并非真的单纯想扶持镇西王上位。

    因为宋哲的假冒者本身就必须有非凡的才干和能力,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得到镇西王的重用。既然他自己已经这么厉害,那何必还要借用宋哲的名头,只要投入镇西王麾下好好表现一番,镇西王自然会赏识重用他。

    最合理的解释是,他的目的并不是真正效忠镇西王,所以他需要有一个有来头有名气的合理身份,不能来历不明地突然冒出来,以免引人怀疑。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宁霏的猜测而已。但这些猜测很快就可以得到验证。

    “让镇西军里的密探去多盯着宋哲。”宁霏说,“镇西王兵败的时候,他要是誓死追随或者哪怕是犹豫不决,那都是真的对镇西王有忠心;要是镇西王一开始落败,他马上就开溜跑路,那他跟着镇西王就是另有图谋。”

    谢渊渟疑惑地:“镇西王兵败?”

    宁霏笑道:“益王现在有九成的可能已经死了,如果我们不知道还罢了,既然知道,镇西王还能赢得了?”

    谢渊渟立刻明白过来:“我这就让人去镇西军那边散播益王的死讯。”

    跟镇西军一起攻城的,还有益王一派的其他人,这些人效忠的可不是镇西王,现在只是被镇西王蒙在鼓里而已。

    要是他们得知益王其实已经死了,矛头立刻会转到镇西王身上,倒戈相向讨伐镇西军,那么攻城的军队自己就会先内讧起来。

    即便其他人的实力远不如镇西军,这一场内乱至少也能为京都争取到时间,再加上他们在其中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很可能能够撑到援军大部分赶来。

    ……

    谢渊渟速度很快,益王已经毒发身亡,镇西王却撒谎隐瞒益王死讯,意图自己夺权上位的消息,不过半天时间,就在京都城内飞快地扩散开来。

    因为益王中毒后病情严重,而且又多日没有露过面,众人根本见不到他,说他中的毒已经解开,也只是镇西王自己说的而已,加上这两天镇西军突然开始疯狂攻城,令人不由得不产生怀疑。

    京都城内有不少益王一派的人作为内应,他们一得知这个消息,自然立刻就传了出去。

    攻城军队中同样有建兴帝这一方安插进去的细作,也开始顺势煽风点火,捕风捉影,把谣言传得有板有眼栩栩如生。传到后面,甚至变成了是镇西王早有异心,蓄谋下毒,害死了益王。

    以致于第二天,镇西军无法顺利开始攻城,大批不属于镇西王麾下的益王拥护者,围在益王所在的营地周围,要求镇西王让他们进去见益王一面,确认益王是否安然无恙。

    “本王都说了,殿下身体还未恢复,需要静养,不能见人!”

    镇西王气急败坏,把在益王的帐篷门口,对着面前情绪激愤的一大群人,声嘶力竭地大喊着。

    众人根本不信他的话:“既然你说殿下的毒已经解了,那他现在的身体应该没有大碍才是,怎么还严重到连见人一面都不能见的地步?”

    “我们就进去看一眼,确认一下殿下的安全,立刻就走,又不会打扰殿下!”

    “殿下不只是你的主子,也是我们的主子!你可以天天见殿下,凭什么我们就不能!”

    “镇西王该不会就是心虚,所以才不让我们确认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吵翻了天,有些人甚至已经有要往里面硬闯的趋势。

    “够了!都住口!”

    镇西王一声怒吼,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你们要看就进去看!等到殿下恢复了之后,本王必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殿下!”

    众人被他这中气十足的一吼,都犹豫了一下。

    说益王毒发身亡只是谣传而已,要是真如镇西王所说,益王一直不出面,确实是在养病呢?

    这时候,人群后面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起来。

    “告诉殿下就告诉殿下,我们也是因为对殿下一片忠心耿耿,我就不相信殿下不能理解我们的苦心!哪怕是事后被殿下骂一顿罚一顿,只要见到殿下安然无恙,那也值得!”

    这一喊,众人热血一上头,不再犹豫,全都呼啦啦冲了进去。

    帐篷里面,益王正闭目躺在地铺上沉睡,露出来的一张脸,脸色虽然算不上健康红润,但气色还算是好的。

    众人一看,全都愣住了。

    难道他们真的冤枉了镇西王?

    镇西王在帐篷门口冷笑一声:“本王都说了……”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人群中有人一个箭步飞快地冲上前去,伸手往益王的脸上一抓。

    刚刚还在沉睡的人,一下子痛得大叫起来,那声音根本就不是益王的声音。那人冷笑着松开手,转过身来,众人看见他手上沾满了一种肉色的胶质和黑色的眉毛胡须等毛发。

    再一看“益王”的脸,像是皮肤肌肉腐烂了一般,竟然一块块地剥落下来,下面露出来的,赫然是另外一张脸。

    地铺上躺着的这人根本不是益王,而是易容假扮的!

    众人一瞬间全炸了。

    “这人不是殿下!那殿下呢!”

    “殿下该不会真的已经……不!不可能!大家一起上,抓住镇西王!”

    “镇西王,你好大的胆子!快把殿下交出来!”

    镇西王早在那人扑向益王的一瞬间,就知道事情已经暴露,立刻退出了帐篷。

    益王早在前天夜里就已经身亡,他不可能把益王的尸体留在帐篷里面,虽然现在是寒冬腊月,尸体迟早也会**散发出气味。

    为了防止有人闯入帐篷发现益王的异常,他让手下易容成益王的样子,躺在地铺上冒充正在养病的益王。但因为时间紧迫,他手下的人易容术也并非顶尖,所以这易容并不是十分精细完美。

    刚才冲上去的那个人,就是益王手下的一个易容高手,寻常的易容术骗得过普通人,却骗不过这样的高手,一下子就被识破了。

    “放箭!”

    镇西王在帐篷外面一挥手。他在众人围聚到军营里的时候,就预料到事情不妙,悄悄传令下去让大批弓箭手埋伏在益王的帐篷周围,这时他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箭矢顿时犹如暴雨一般朝帐篷射去。

    “操!这老东西居然要射死我们!”

    “他果然真的已经反叛了!”

    “快逃出去!”

    益王的帐篷一瞬间被射得千疮百孔,犹如筛子一般。帐篷里面和周围的众人,绝大部分都是会武功的,冲破帐篷,杀了出来。

    “镇西王杀了益王殿下!镇西王反叛了!”

    “快!冲出去!”

    “不行!我们冲不破镇西军的!抓住镇西王,拿他当人质!”

    “杀了他为殿下报仇!”

    高呼声喊叫声响成一片。军营周围的数万镇西军,在镇西王的指令下纷纷包围过来,跟这些人率领的小股队伍混战成一片。

    镇西军是普通军队,而益王手下的其他人,数量虽然比起来少了许多,实力却不容忽视,甚至大半都是以一对十的高手。

    一场激烈的混战之后,镇西军最终只拦截下一小部分人,大多数都冲出了包围圈,逃往外面的京郊。

    这之后,镇西军就陷入了被夹在中间腹背受敌的状态。

    前面一开始进攻京都,后面益王一派的人就开始捣乱骚扰,这里毁掉一批军械,那里暗杀几个将领,然后绕回来又烧掉一批粮草。晃一下就换个地方,镇西军防防不住,抓也抓不到,烦不胜烦。

    虽然因为数量有限而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但大后方存在这么明显的隐患,就像是一头狮子在捕食的时候,后面总有一群老鼠在身上乱抓乱咬,让镇西军无法尽全力攻城。

    镇西王也试图拉拢过益王的人。他如果一开始就表现出诚意的话,说不定还能把一部分人收进自己麾下,但他先是背叛益王,隐瞒益王的死讯,欺骗了所有人,现在被骚扰得受不了了才想到拉拢对方。对方众人又不是走投无路,但凡是个稍微有点脑子的,这时候都不可能相信他。

    本来计划中只要再用半天时间就能攻破的京都南城门,硬是拖了好几天还没攻下来。

    驻守京都的御林军有了喘息的机会,重整布防,并且抓住空子,从京都外面运了一批粮草进来。

    后面的几天,京都撑得十分艰难。巍峨厚重的城墙上伤痕累累,到处都是被火药炸出来的缺口,青砖被熏成了大片大片漆黑的颜色。城墙内外,满地崩落下来的碎石和重重叠叠的尸体堆在一起,带着还未熄灭的余火和滚滚的黑烟。

    寒冬里大地被厚厚的落雪覆盖,只有京都周围的地面上一片雪花也没有,积雪已经被无数士兵的踩踏和熊熊燃烧的战火变成了满地的泥泞。

    三万御林军在这些天的苦守中,已经折损了接近三分之一,剩下的几乎都是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从百姓中征收来的最后一点粮食都耗尽了,就开始吃所有能吃的东西,硬生生地撑下去。

    到第六天傍晚的时候,在城楼高处以千里眼瞭望远方的士兵,突然大叫起来。

    “援军!援军来了!”

    远处残阳如血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片弥漫的雪尘,长长的一道黑线正在朝这边推进过来,像是奔腾的千军万马正在朝京都赶来。

    南方的边境军到了!

    六万边境军一至,加上御林军、河平军和延平军,总数超过十万。镇西军之前的优势瞬间荡然无存,而且还是腹背受敌前后夹击,一下子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短短一天之内就被歼灭了将近一半。

    剩下的残兵败将,朝西方夺路而逃,建兴帝下旨让边境军追击,不追到镇西军最后一兵一卒被灭光誓不罢休。

    边境军追了四五天时间,直追出两三百里,又歼灭了数万败军,镇西王也在途中被乱箭射中而死。

    最后剩下的寥寥无几的镇西军,全分散了开来,躲进深山老林等荒无人烟的地方,实在是无法再追。边境军这才作罢,班师回朝。

    这一次益王和镇西王谋反叛乱,虽然凶险万分,但最终还是化险为夷。京都虽然大伤元气,但在援军及时赶来,危机解除之后,还是举城一片欢腾。

    益王一派彻底全军覆没,投降活捉的人全部被处决,建兴帝下旨查抄了益王府、镇西王府和贾府的全部家产,大部分用来抚恤在守城战役中牺牲的将士。

    援军到达后的第二天,谢渊渟埋伏在镇西军中的密探就传来消息,镇西军军师宋哲在援军刚刚到达的时候,就趁着众人惊慌失措自顾不暇,镇西军一片大乱的机会,逃得无影无踪。

    “果然。”宁霏放下手里的纸条,“宋哲根本就不是真正忠于镇西王。”

    哪怕稍微有那么一点追随镇西王的意思,都不至于在援军刚到的时候就逃走,这是连镇西王的死活都完全不在乎。一看到他即将落败,立刻就弃之不顾,宋哲很显然是只想利用镇西王。

    “我猜宋哲的背后可能还有人。”谢渊渟说,“宋哲倘若只是为了自己功成名就,荣宠加身,那他即便选中益王一派,一开始投靠的也应该直接是益王本人,而不是一个屈居人下,本身就是臣子的镇西王。他跟随镇西王,是想要分裂镇西王和益王的关系,而这次若是镇西王攻破京都上位,对他有另外的好处。”

    只可惜他们对于假宋哲的来历一无所知,而且宋哲趁着战乱时逃跑,不知所踪,再想找到人恐怕没那么容易。

    宁霏点点头:“有道理。先等着看吧,宋哲不是简单人物,不太可能就这么销声匿迹,应该还会再出现的。”

    她还要赶着进宫一趟。建兴帝在京都被围的这些天,精神过度紧张焦虑,吃得少睡不好,几乎没怎么休息,加上情绪屡次大起大落,据说身体状况比之前更加糟糕,已经卧床不起了。

    宁霏进宫一看,建兴帝的病情比她想得还要严重。

    人躺在床上,比之前显得更加衰老虚弱,形容枯槁,眼窝深陷,脸色难看得像是被吸干了生气的枯树皮一样。满脸皱纹又增加了不少,尤其是眉心那几道深深的竖纹,一看就是经常皱眉所致。

    到了他这个六七十岁的年纪,医药对他的身体来说,作用其实已经有限。是药三分毒,想要健康长寿的话,最主要的还是靠他自己。保持良好作息习惯,饮食营养均衡,适当活动锻炼,心情轻松愉快,比什么药都有效果。

    偏偏建兴帝又是个疑心极重,思虑过甚的,让他保持宽心放松的情绪状态,比登天还难。这么跟熬灯油似地熬下去,哪怕是个健康人都得被熬干,更不用说一个身体本来就不好的老年人。

    本来宁霏估计建兴帝只要调养得好,撑个三年五年不成问题,现在她都不敢下结论。建兴帝还能活多久,真不是他们这些医者能说了算的。

    “皇上最重要的还是放宽心。”宁霏劝了建兴帝一句,“思虑最伤身体,只要保持心情舒畅,胜过任何灵丹妙药。”

    建兴帝盯着她没有回答,也就只是短短片刻时间,随即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放宽心……朕知道了,尽量吧。”

    宁霏垂下目光,不动声色地向建兴帝行了礼,退出了龙泉宫。

    一回到太子府,她就径直去见太子。太子刚刚清点完太子府府兵的伤亡人数,正在派人分发抚恤银两下去。宁霏请他回了慎明院,遣走所有下人,检查过周围无人偷听之后,才关上门窗。

    “父王,您要做好准备,皇上……恐怕时间已经不多了。”

    太子被吓了一跳。

    “怎么……”

    “我刚刚进宫给皇上看诊,皇上的身体每况愈下,追根究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心病。不用我说,相信父王也知道皇上的心病是从何而来。”

    太子怔住。

    他当然知道建兴帝的心病是从何而来。从睿王和益王接连败落以来,只剩下他一枝独秀,他就变成了建兴帝最大的威胁,建兴帝一直害怕他会提前逼宫造反。

    他对此只觉得冤枉。一来他不像睿王和益王那么热衷于皇位,夺嫡不过是形势所迫;二来就算他觊觎皇位,现在他的竞争者都已经败了,建兴帝一把年纪身体又差,说不好听点就就是来日无多,他只要等上个三年五载就能继承皇位,何苦要冒那么大的风险,费那么大的力气去逼宫谋反?

    但是这些话他根本不可能对建兴帝解释,为了减少建兴帝的疑心,只能低调再低调,内敛再内敛。

    就好比这次守城,太子府其实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别人都挤破头地想方设法邀功,他却不得不尽量掩饰下来,把功劳战绩全都推到别人身上去,就怕建兴帝以为他是在趁机表现,拉拢人心,有图谋不轨之意。

    “我知道父王问心无愧。”宁霏说,“但为了自保,父王也必须早做准备,这往后皇上对父王……可能不会那么温和。”

    在皇宫里的时候,建兴帝看她的那一眼,眼里分明是怀疑的神色。

    她是太子府的人,她去劝建兴帝放宽心不要太焦虑,听在建兴帝的耳中,估计就是在降低他对太子的戒心,松懈他的警惕。

    所以她后来就不说什么了,因为她知道建兴帝已经也不相信她。

    太子不能明白建兴帝为什么会这么怀疑他,因为他对皇位和权力没有那样的痴迷狂热,所以无法理解。

    对于太子来说,能不能坐上皇位没那么重要,等个三年五载根本就不是事儿。但对于建兴帝之流的人,明明唾手可得的皇位就在眼前,还要让他们等上三五年,就像是把他们扔在烈火里面焚烧了三五年那么痛苦难熬。而且都说夜长梦多,这三五年里要是再出点变故,本来能到手的皇位没了,那就更是令人崩溃。

    所以在能坐上龙椅的时候,他们肯定会趁早坐上去,而不会煎熬着苦等这三五年。

    建兴帝越是焦虑不安,紧张恐惧,他的身体就越糟糕;而他越是靠近死亡,就越会害怕失去他最重视的东西。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太子府在建兴帝这最后剩下的时间里,可能要承担巨大的压力。

    ……

    宁霏没有料错。在益王造反的风波过去之后,建兴帝非但没有因为免于一场大难而放松下来,精神心态反而开始陷入了极端的状态。

    越来越多疑,越来越暴躁,常常为了一丁点小事大发雷霆。明明众人的表现跟以往没什么两样,他也会觉得众人对他不够恭敬,是在挑衅他身为皇帝的地位和威严。

    短短半个月内,就杀了好几个宫女太监,还有后宫中据说是在背后议论他的两个美人。但那两个美人不过是在互相炫耀皇上给了她们什么什么赏赐,在后宫中再正常不过,他只是经过的时候听到她们口中的皇上两个字,二话不说就赐了那两个美人白绫。

    一时之间,皇宫中和朝堂上人心惶惶,弥漫着一股人人自危的紧张气氛。所有人都小心翼翼,谁也不敢再随意谈话,生怕一不小心就触怒了皇上。

    太子府首当其冲地成了建兴帝打压的对象。尽管太子已经十分小心谨慎,但莫须有的罪名无论他多小心都躲避不掉,还是被建兴帝以办事疏忽懈怠之名,削掉了他的一部分权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