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1 因为你调教有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满座皆惊。

    建兴帝在刚刚听到益王逃走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益王会造反,但没想到竟然来得这么快。

    镇西王的兵权他其实早就想收回来,但镇西军由镇西王统帅了足有十几年,全军忠心耿耿,只有镇西王指挥起来才能得心应手。而且西方边境天高皇帝远,有的将士们甚至只从元帅之令,不知皇帝之旨,这兵权不是想收立刻就能收得回来。

    这一段时间建兴帝一直都在想办法收拢镇西军,但还是没来得及,镇西王恐怕在益王刚刚被囚禁的那个时候,就已经跟益王在策划造反了。

    清河郡快马传信过来要一天时间,镇西军在传信时如果已经到了清河郡的话,那么现在距离京都可能确实只有不到百里了。

    只需要不到两天,十万大军就会抵达京都。

    年夜宴已经继续不下去,满座的皇室宗亲一片惊慌,建兴帝立刻传了朝中文武百官进宫,商议如何应对眼前的紧急情况。

    京都的御林军是三万,必定无法抵御这十万镇西军。如果从别处调兵过来的话,距离京都最近的是驻守两郡的河平军和延平军,但现在立刻传信出去,到两支军队赶来京都,绝对超过两天时间。而且这两支军队加起来也不过两万,仍然不够。

    要是从更远的地方调边境军过来,那需要的时间就更长了。现在天气寒冷多雪,道路难行,大军行进速度缓慢,再加上传信的时间,十天半个月都未必够。

    只能由这三万御林军尽快布防,尽量挡住镇西军,能挡多长时间就挡多长时间。另外由建兴帝出面去跟益王和镇西军谈判,虽然希望不大,但总得一试,能拖延一点时间也是好的。

    这一年的大年夜,京都城里民间的鞭炮爆竹仍然到处响起,但上空没有升起以往年年都会燃放的烟花。早朝的乾清宫一片灯火通明,笼罩着紧张的气氛。

    建兴帝和文武百官彻夜商议,调兵布防,传旨的太监和接令的将领在皇宫急匆匆地进进出出。

    京都的三万御林军全部被调动了起来。从七十多年前一场叛军围攻京都的战役之后,京都第一次这么如临大敌地建立起军事部署。守城武器被大批大批地搬运上城墙,同时从城外运入大量粮草囤积起来,因为围城可能需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镇西军造反进攻京都的事情,朝廷没有对京都的百姓公开。益王进攻京都不是为了屠城,只是为了篡位,他要是还想好好坐上大元皇帝的位置,就需要民众的拥护,不可能对大元的百姓大开杀戒。要是全城百姓惊慌失措蜂拥出城,一片混乱,反而对御林军的布防不利。

    大年初二,京都还在一片过年的喜庆氛围之中时,十万镇西军已经兵临城下。

    大部分百姓们根本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等到得知京都被围城时为时已晚,京都全城被御林军封了起来,进入抵御外敌的状态。

    建兴帝拖着这两天熬通宵熬得更加虚弱的病体,出城想跟益王谈判,结果益王根本就没有要见他的意思,一阵箭雨就把人给逼了回去。

    到这份上,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可谈。建兴帝就算说破了天,提出再高的条件要求益王退兵,益王也不可能相信。

    至于场面话什么的,反正都是谋朝篡位,也不用多说了,能动手就不逼逼。无论谁是赢家,史书自会被改成有利于赢家的记载。

    镇西军来时声势浩大,结果第一场攻城战刚刚开始,前锋士兵们还没来得及冲上前去,骑马站在阵前的益王就突然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去。

    “益王殿下!”

    “殿下昏倒了!”

    “快来人,先送殿下回军营!叫大夫过来!”

    益王周围的将士们乱成一团,不少已经冲上前的士兵都停下来回头看是怎么回事,镇西王听见这边的骚动,也不得不放下指挥赶过来。

    “怎么回事?”

    “殿下突然昏倒了!不知道是发病还是中毒!”

    益王被众将领们扶起来,口吐血沫,昏迷不醒,全身肤色隐隐发紫,呼吸缓慢困难,出气多进气少,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一军之首在阵前倒下,性命垂危,这场攻城战也没法打下去。镇西王左右为难,最后还是不得不下令暂停,撤军回去,将士们七手八脚地把益王救回营地。

    在城墙的箭垛垛口上俯瞰下方的宁霏,看着下面益王被抬回去,嘴角微微弯起。

    “是你给益王下的毒?”谢渊渟在一旁问道。

    益王之前一直被关在益王府,后来就直接逃出了京都,也没见宁霏跟对方有什么接触,她这毒是怎么下的?

    “不算是我亲手给他下的毒。”宁霏笑道,“他身边想给他下毒的人多了去了。”

    乔装打扮去见宁霜的那个女子,就是她本人。

    她早就料到益王在夺嫡中落败,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他不像谢逸辰,还需要隐姓埋名改头换面才能回来,他有十万镇西军作为后盾,完全可以在最后放手一博,直接起兵造反。

    所以她必须趁着益王还在京都的时候,早做准备。

    她跟宁霜在安国公府的同一个屋檐下住了多年,很了解宁霜的本性。宁霜是个凡事首先只考虑自己的人,在益王府过得备受屈辱,痛苦不堪,对益王哪怕开始时有点浅薄的感情,立刻就会被残酷的现实给磨得一干二净。

    她故意把益王府的未来说成是死路一条,当然也确实是如此,宁霜在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再加上开出条件的诱惑,她必定会选择保住自己。

    当然,宁霜一个弱女子,让她直接下手去刺杀益王是不可能的,她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勇气。但下毒相对来说就容易实现得多,下的还是慢性毒,她不用看到益王毒发身亡时的样子,没有太大心理压力。

    看来,宁霜这是成功了。

    “那益王这是死了没?”谢渊渟望着益王消失在镇西军军队里,被抬往军营的方向。

    “不会马上死。”宁霏摇摇头,“隔一段时间才发作的慢性毒,一旦发作起来也无法立刻夺人性命。至于最后死不死得了,就看他的运气了。”

    她给益王下毒,本来也没指望能一下子毒死他,而且一下子毒死了反而干脆利落,未必是好事。最好是益王一直半死不活,给镇西王进攻京都拖着后腿,这种效果才是最理想的。

    谢渊渟摸摸宁霏的脑袋。

    “为什么霏儿这么聪明?”

    宁霏心情正好,笑眯眯的,像猫咪一样把脑袋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很大方地归功于他:“因为你调教有方。”

    她本来就是随口一说,结果谢渊渟一听调教这两个字,全身一震,像是中了什么咒语一样,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状态凝固在那里定定地看着她。

    宁霏后脑勺滑下一滴汗:“那个……怎么了?”

    怎么感觉他一瞬间好像连画风都不一样了?

    谢渊渟一句话不说,一下子把她抱起来,往城墙下面走去。旁边的守城御林军将士以及路人纷纷朝他们行注目礼。

    宁霏拼命挣扎:“光天化日之下!大家都看着呢!快放我下来!”

    谢渊渟一脸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光明正大:“我有病我怕谁。”

    宁霏:“……”

    不敢跟路人群众们不可描述的目光对上,只能像鸵鸟一样把脸埋在谢渊渟的胸口里:“你……这是要干嘛?”

    谢渊渟:“既然我调教得这么好,那就回去继续调教。”

    宁霏:“……”

    ……

    镇西军军营。

    益王被抬回来,随军而来的大夫连忙赶来查看,诊断他是中了慢性的剧毒,毒性在他身体里潜藏已经有一段时间,现在才发作出来。

    益王经营多年,手下势力深厚,身边聚拢了不少能人异士。这大夫也是其中之一,虽然比太医院稍弱一点,医术也算是十分精湛了。立刻着手给益王解毒。

    但这毒他从来没有见过,也无从解起,更没有那个时间让他去慢慢试验,只能用最保守的法子,暂时压制毒性。

    随益王而来的还有不少高手,也一起以深厚内功助益王化毒,这才勉强稳住益王的性命。

    镇西王也跟着回来,十分头疼:“这毒到底能不能解?”

    他们起兵造反就是为了扶益王上位,要是益王在这之前就已经中毒死了,那还上个屁的位。

    大夫一脸为难:“老朽现在虽然暂时给殿下压住了毒性,不至于危及性命,但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彻底解毒,只怕还是需要解药才行,但老朽没有见过殿下所中的这种毒,实在是不知道解毒之法……”

    镇西王一脸阴沉:“那怎么中的毒,能查出来吗?”

    益王不可能是自己无缘无故中的毒,要是知道中毒的来源,说不定能顺藤摸瓜地找到给他下毒的人,也能找到解药。

    大夫有些尴尬:“老朽之前检查过殿下的身体……这个……依老朽之见,这毒最有可能是和女子同房时,从女子那边染过来的……但到底是多少天之前染上的,这个老朽也没有准数……”

    “有没有办法让殿下清醒过来?”镇西王问道,“殿下这一段时间跟谁同房过,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有。”大夫说,“需要半天到一天的时间,老朽可以让益王殿下暂时醒过来。”

    这边益王中毒不起,进攻京都之战又不能暂缓,否则等到援军一来,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镇西王只能自己指挥攻城,但因为有了益王这个后顾之忧,从一开始气势上就弱了许多,十万大军,完全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攻势来。

    建兴帝早就已经派快马百里加急,调河平军和延平军过来,给东南方边境军的旨意也已经火速发出,现在一切就看御林军能在镇西军的攻势下撑多少天。

    撑得住,叛乱压下,国泰君安;撑不住,改朝换代,天下更迭,京都将被血洗,不知多少性命要折在这次动乱之中。

    到第二天,在大夫的救治下,益王果然艰难地醒来了。

    大夫小心翼翼地问他:“殿下中的毒应该是跟女子同房时从女子那里染过来的,而且毒是满性毒,可能是很长时间之前。殿下可记得这半个月,不,一个月以来有跟哪些女子同房过?”

    益王前段时间一直被关在益王府,后来就直接到了镇西军军中,还能跟哪些女子同房,就是益王府里面他的妻妾们。

    益王刚刚醒过来,精神还没恢复,揉着因为中毒而昏昏沉沉疼痛欲裂的太阳穴,想了半天,突然脸色一变。

    他这一个月来睡的女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但其他女人表现都还算正常,只有侧妃宁霜明显有些不对劲。她原本是一副对他已经死心的样子,不再像其他女人一样变着法儿讨他欢心,但前些天却突然一反常态,十分殷勤,他也许久没有碰过她,想着换个口味算了,所以才去她的院子里过了一夜。

    他一向懒得去揣测女人的心思,本来以为只是宁霜独守空房太久终于耐不住寂寞了,当时并没有觉得奇怪。

    现在得知他中的毒竟然是来自于女人,宁霜的异常表现一下子就有了解释,她就是为了给他下毒,才缠着他跟她同房的!

    这个贱人!

    大夫看着益王咬牙切齿的样子,连忙补充道:“殿下息怒,宁侧妃要给殿下下毒,她自己必须首先服毒,除非她情愿被毒死,否则她肯定是有解药的,或者她至少也应该知道什么地方有解药。”

    “那有什么用?”益王恨恨地道,“她现在在京都城内,除非我们攻破京都,否则连进都进不去,怎么抓得到她?”

    益王府的妻妾们他一个也没有带走,他逃出京都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放弃这些女人的打算,而且他的下属们能把他硬抢出来就很不容易了,也确实是没那个多余的能力带上其他人。

    现在京都被守得密不透风,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他要是能派人进去把宁霜抓出来,这京都也早就被攻破了。

    “等等……”

    他突然想起来,要是宁霜不在京都城内呢?

    他偶然听益王妃提起过,宁霜在跟他过了那一夜之后,卖掉了她嫁妆里面的好几个铺子,以及一些老旧的衣服首饰,像是在筹钱的样子。

    宁霜虽然有安国公府作为娘家,但安国公宁茂不管她,她在益王府的日子过得也并不宽裕。他听说的时候,还以为是宁霜打算开始争宠,需要钱来置办新装和打点下人,所以才会卖铺子。

    但其实根本不是如此,宁霜卖掉东西筹钱,是因为知道他已经中了毒,命不久长,所以在准备着逃跑!

    在他被接出京都之后,益王府乱成一团,京都又面临大敌,她会不会就趁着这个机会,已经逃出了京都?

    那她现在肯定也没能走多远,短短两三天时间,她又是个弱女子,最多不过京都周围一两百里左右。

    益王立刻画了宁霜的画像,传令下去,让镇西军分出数十队人,在京都周围搜寻宁霜的踪迹。

    他的预料果然不错,而且还远远高估了宁霜。宁霜被找到的时候,离开京都才不到八十里。

    宁霜前些天确实是一直在做离开的准备。她本来想着下了毒之后,就在益王府等着那女子来接她走,却不料益王杀了一整队御林军强行逃离京都,闹得满城风雨。她担心益王府会因此而被连累,不敢再在益王府等下去,所以带上早就已经收拾好的金银细软,趁益王府一片混乱的时候逃出了府,离开京都。

    京都大部分人不知道镇西军来袭,但贵族百官们却是知道的,提前安排自己家人逃出京都的不在少数。也有一些直觉比较敏锐的百姓,见御林军开始大规模布防,预感不对劲,出京都去避风头。

    所以前两天里,京都周围几条官道上川流不息,到处都是离开京都的马车,

    宁霜自己外出的经验少得可怜,只带了两个丫鬟,本来想坐马车,结果跑了好几个车行都没有雇到车,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辆又破又旧的老骡子拉的车,慢腾腾晃悠了一整天也没晃悠出多少路。晚上住宿的时候又没找到客栈和驿馆,露天住宿差点遇上打劫,再这么一耽搁,三天了都没出京郊的地界。

    宁霜一路上悔青了肠子。她要是早知道益王和镇西王率军来攻城,还出什么京都,躲在城里才是最安全的。哪怕万一京都被攻破,她是死路一条,那也比现在流落在混乱不堪的京郊来得好些。

    镇西军的人抓到她时,她更是吓得魂飞魄散。等被带到益王面前,已经只差没吓尿了裤子。

    益王对她倒是出乎意料的态度,没骂她没打她甚至没有发怒,只是表现得十分沉痛。

    “为什么要给本王下毒?”

    宁霜怎么可能实话实说,浑身发着抖,信口胡诌:“婢妾……婢妾是因为对王爷一片痴情,但王爷又长久冷落婢妾,伤心绝望之下,才起了这种糊涂念头……”

    虽然她知道这次益王肯定不会放过她,但这么说,多少满足一下益王作为男人招惹来女人痴迷的虚荣心,总比说她是因为看益王府快要被灭,所以自己一个人逃跑来得好听点吧?

    益王叹口气,伸手拍了拍她,动作居然颇为柔和。

    “你的确糊涂。但你下的毒并非为了要本王的性命,还算你没有糊涂到家。”

    宁霜愕然。抬起头来一看益王的样子,虽然躺在床上,但十分清醒,精神状态也还算正常,确实不像是在性命垂危的关头。

    她心底暗暗松一口气。看来她的运气还算是好的,益王没有因为中毒而身亡,而且还以为她下毒不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只是出于女人家的妒意耍耍小脾气,那她的罪行还稍微轻些,说不定有机会保住性命。

    “你身上有没有解药?”益王问道,“只要彻底解了本王身上的毒,你这次对本王下毒,本王可以看在你对本王是一片痴心的份上,对你从轻发落。”

    宁霜又是怔了一下。

    那神秘女子给她的毒药和解药,她只用了一份,还剩下两份。因为觉得这毒药既难得又好用,所以她没有销毁掉,而是也跟着一起带走了,打算以备不时之需。

    但就这么交出去的话,益王会不会……

    益王看她为难犹豫,又补上一句:“以后再做这种傻事,本王定不饶你。你觉得本王冷落你,那就殷勤些伺候着本王,像上次你主动热情了,本王不是立刻就去了你的院子里?你都不在本王面前出现,难不成还要本王上赶着去找你?”

    宁霜本来以为益王肯定会重重地罚她,满心恐惧,但现在一听益王这教训的语气,还是把她当做他的侧妃在跟她说话,而且竟然隐约有种宠溺的感觉。

    她太久没有听益王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一开始进益王府时幻想过益王对她的宠爱,后来被残酷的现世飞快地磨灭,但她一个毕竟只有十几岁的少女,本来就不是个安分的性子,夜夜寂寞独守空房,仍然不可能真正心如死水。

    这时候再次听到这种语气,竟然让她恍惚之间觉得鼻子一瞬间有些发酸。

    她本来脑子里就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变故而乱成一团,没法冷静下来细想,这时头脑昏昏然地一热,就从她的包裹里面取出了那瓶白瓷瓶装的解药,交给益王。

    “殿下,这就是解药,服用一粒就够了。”

    益王打开瓷瓶,倒出里面剩下的两粒解药,叫旁边的大夫检查。大夫仔细看过药丸,闻了半天又尝了一点,对他点点头。

    “殿下,这药对症,应该是解药不错。”

    宁霜跪在益王面前,低着头:“王爷放心,婢妾不敢再耍小心思了……婢妾不求王爷的宠爱,只求王爷能原谅……”

    她话说到一半,就像是鸭子被掐住的脖颈一般,突然嘎地一声,后面的声音断在了嗓子眼里。

    益王一手猛然掐住她的脖子,本来想把她的颈骨一下子扭断,但中毒后力气不支,没法那么干脆利落,只是手掌越收越紧,面目也因为用力而变得狰狞扭曲。

    宁霜被掐得满脸紫涨,两眼翻白突出,舌头都吐了出来,拼命地挣扎厮打,旁边伺候益王的下人连忙上去把她制住。

    短短片刻之后,宁霜的挣扎就渐渐停止了,双手软绵绵地垂落下去,终于一动不动,像一块破布一样挂在益王的手上。

    益王随手把宁霜的尸体往地上一扔,像是弄脏了自己一样,嫌弃地掸着身上的衣服,下人们连忙送上帕子给他擦手。谁也没对地上宁霜的尸体多看一眼。

    “拖出去。”益王一脸厌恶,“扔到乱葬岗喂狗。”

    他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竟然会娶一个这样的蠢货。哪怕是下毒害他,要是是个有点脑子的厉害角色,他还不觉得这么膈应,现在一想到当初宁霜缠着他的那一晚上,再一想到他就是差点栽在一个傻逼女人的手里,就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受了智商侮辱一样恶心。

    下人们把宁霜的尸体拖了出去。益王取出一颗解药,服了下去。

    “传消息给舅舅,说本王的毒已经解了,让他全力攻城,一定要在援军来之前把京都攻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