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0 造反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府。

    白霁小宝宝刚满三个月,十分活泼好动,宁霏去的时候他正好是醒着的,睁着一双葡萄般黑溜溜水灵灵的大眼睛,咧着一张没牙的小嘴朝人咯咯直笑,莲藕般的小胖手伸出来挥舞个不停,可爱得不得了。

    谢渊渟就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盯着,宁霏只能抱着小包子,不舍得放手。

    灵枢像是相距千里之外地坐在老远的地方,一身阴森冰寒的冷气,跟小包子好像是两个次元里的人物。

    小包子不怕人不认生,哪怕是对着一向看他炒鸡不爽的谢渊渟,都能咯咯咯笑个半天,但就是跟热带鱼不喜欢冰块一样不喜欢灵枢,别说抱了,灵枢一靠近他就开始哇哇大哭——不过好在灵枢也基本上不靠近他。

    宁霏把小包子还给白书夜,压力山大地顶着谢渊渟继续虎视眈眈的目光,坐到灵枢旁边。

    明知故问地:“你不喜欢小孩子?”

    灵枢的回答很是言简意赅:“不。”

    “那个……”宁霏琢磨着要怎么带起话头,“你就从来没有想象过你自己以后也会有孩子?”

    灵枢极慢极慢地转过头来望着她。

    “没有。”

    宁霏:“……”

    这让她还怎么接下去?

    艰难地:“咳……黏着你的那个小姑娘,你觉得怎么样?”

    灵枢面无表情地:“我希望她能离我远点。”

    宁霏:“……”

    好像完全没有希望啊。

    “那你好好拒绝她吧。”宁霏叹口气,“她碰了壁自然就知道放弃了,但别伤害人家。”

    灵枢淡淡道:“我拒绝无数遍了,没用,不然我为什么要把她带来给你?”

    宁霏有点惆怅。看来叶盈芜对灵枢的执念还不是一般的深。

    “算了算了,这个事儿我还是不插手了,你们俩我帮谁都不对。不过就算你把她带来给我也没用,我又不是她爹娘,没有干涉她自由的权力。她爹是冠军大将军,在南方颖州驻守边境,以后你自己看着办吧。”

    灵枢没有说话。

    宁霏拿他没有办法,而且在她旁边的谢渊渟的杀气寒意加眼刀子都已经快要化成实体了,她只好起身。

    “好像没有什么我能做的事了。时辰也不早了,回去吧。”

    谢渊渟一半挑衅一半得意地扫了灵枢一眼,像是宣示主权一样,大摇大摆地揽着宁霏走了出去。

    灵枢在后面望着她跟谢渊渟一起离开的背影,目光幽暗不明,深不见底。

    他的孩子……

    他刚才撒了谎。他曾经是想象过的。

    他记得白书夜收他为徒后的一天,突然带回来一个只有四岁的小女孩,那女孩很漂亮很聪明,只是开始时胆子特别小,怯生生的,他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尽管他其实只比她大两岁,却仿佛他就是她最安稳的依靠。

    女孩渐渐长大,不再那么胆怯,但跟他的关系仍然亲密无间。以前是她像根小尾巴一样跟在他的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她领着他到处玩闹,上山下河,捉鱼捕鸟。

    跟他沉默寡言的性格不一样,她活泼开朗,爱说爱笑,是他一直羡慕而又无法变成的样子。

    他一直记得她小时候的模样。他想,他以后要是有自己的孩子,一定像她一样可爱。

    但后来……他就不再想象了。

    她爱过一个人,爱得大错特错,但那时他没有陪在她的身边。她重生回来之后,一度失去过爱上别人的能力,但等到她恢复的时候,她爱上的另一个人,并不是他。

    他缺席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时期,就永远无法占据她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个位置。

    到如今,他已经什么都不再想象。

    不愿想象,也不敢想象。

    ……

    益王府。

    益王被建兴帝下旨禁足在府里之后,益王府就变成了当年的睿王府,死气沉沉的一片。建兴帝自然不会重蹈谢逸辰的覆辙,再来个放火诈死之类,直接派了大批御林军进驻益王府,看管得滴水不漏。

    益王本人虽然被禁足,但府里的其他人却不在此列,毕竟一大家子上百口人,不可能不进进出出采买东西。

    当然,益王的妻妾丫鬟们虽然有这个自由,基本上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益王都被关着,她们要是在外面自由自在地晃悠,那是给益王的伤口上捅刀子。益王倒台,本来就已经没什么前途可指望,最好的情况不过是将来当个闲散王爷,她们要是再惹益王不快,以后的日子更没法过了。

    宁霜现在还是益王的侧妃,去年益王妃死后,益王又娶了贾家的一个女儿。就凭安国公府现在的状态,加上宁茂因为邱氏的事情而迁怒,对宁霜也几乎不闻不问,像是没这个女儿一样,正妃的位置根本轮不到她。

    而且益王也不喜欢宁霜本人,长得不怎么样,性格还磕碜,虽然她是侧妃,但一两个月都未必去她那里一次。

    益王府里的下人们都是逢高踩低的,益王的女人多得是,谁受宠谁才能得到像样的待遇,否则的话,阴阳怪气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不说,挤兑克扣是常有的事情。

    新来的益王妃没有之前那么强势厉害,总算不再打压宁霜,但问题是益王府的后院本来就不太平,没有人压着,底下的姨娘小妾们都翻了天。看宁霜不得宠又没有背景靠山,一个个地都踩到她的头上来,正妃还要顾及身份形象,小妾姨娘们更加刁钻刻薄不要脸,把宁霜欺负得苦不堪言,气病了好几次。

    宁霜从刚刚进益王府时的踌躇满志,到后来的愤懑不甘,再到后来的心灰意冷。以前她还有唯一一个盼头,就是益王登上皇位之后,她以侧妃之位,怎么也能封个贵妃,到时候在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现在益王夺嫡失败,她连这最后的盼头都没了,彻底绝望。

    益王被关在府中一关就是一个多月,妻妾们也都不敢外出,宁霜实在是被憋得狠了。反正益王也不喜欢她,她再花大力气做样子去讨他的欢心也没用,找了个借口,从府里出去散心。

    年前的京都街道上格外热闹,宁霜在外面长长吐出一口气,逛了两条街之后,找个戏楼进去听戏。

    因为怕被人认出来,她带了面纱,定的也是单独的包间。但听戏听到一半的时候,有一个女子不声不响地从包间外面进来,径直坐在了她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宁霜还以为是这女子走错了,正要提醒对方,对方却是先开了口。

    “益王被禁足,宁侧妃还有心情出来逛街听戏?”

    宁霜猛地站起身来。

    “你……”

    那女子仍然坐在那里岿然不动,望着下面的戏台。她的脸上同样带着面纱,连眼睛上都有一层薄薄的半透明轻纱,看不清容貌,声音音色也是模糊的,难以辨认。

    “宁侧妃还是坐下好好听戏吧。”那女子轻描淡写地说,“要是再引起别人的注意,那就更不好了。”

    宁霜脸色发白地瞪着那女子:“你是谁?”

    “我是来帮宁侧妃的。”那女子说,“宁侧妃并不想待在益王府,是不是?”

    宁霜的确是不想待在益王府。在益王府的这几年,是她长这么大过得最糟糕的日子。被丈夫冷落,被正室打压,被小妾欺负,被下人挤兑,以前她在安国公府当庶女的时候都比现在好上百倍。

    “那又怎么样?”

    “我可以让宁侧妃离开益王府。”那女子说,“但自然是有条件的。”

    宁霜蹙眉道:“什么条件?”

    “很简单,益王死了就行了。”

    宁霜被吓得再次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你你……你要我刺杀益王?”

    那女子轻笑一声,做了个手势,示意宁霜坐下。

    “宁侧妃不必这么激动。这也是为了你着想,只要益王死了,你离开益王府就容易多了。”

    “不可能!”宁霜断然道,“我是疯了才会去做这种事情!益王府再差,我又不是非离开不可,刺杀益王可是掉脑袋的大罪!”

    她在益王府虽然过得千般不顺心不如意,但还没有到活不下去的地步。但刺杀益王,一旦败露的话,她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这么胆大包天的事,她怎么敢做?

    “是么?”那女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你真觉得你能在益王府一直好好地待下去?”

    宁霜被她的语气弄得一下子心虚起来:“为什么不能?”

    “你们这些在后院里的女人果然从来都不考虑这些啊……”那女子轻叹一声,“益王一派倒了,现在只剩下太子殿下一枝独秀,皇上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很快就会传位给太子殿下。益王曾经是太子殿下的劲敌,双方结了不知道多少仇,等到太子殿下即位之后,你真当太子殿下会放过益王,任由他去当一个闲散王爷?”

    宁霜目瞪口呆地:“可是……我听说太子殿下仁慈宽厚,而且他要是一即位就除掉益王,也有损他的名声,会遭到诟病的……”

    那女子笑出声来。

    “也就只有你这么天真。益王背后还有镇西王的兵力,只要益王一日不除,皇位就受到严重的威胁。太子殿下就算再仁慈宽厚,也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任由一把随时都会落下来的斧头悬在他的头顶上?太子殿下想除益王,只要随便栽赃一个谋逆的罪名,就能把益王府满门诛灭得干干净净,不会有人说他半句不是。大元历史上这么多次皇位更迭,哪一次不是同胞相杀手足相残,方法经验多得是,你不用为太子殿下担心。”

    宁霜还是不肯相信,或者应该说是不肯接受:“你怎么知道太子会怎么做?”

    “因为我就是太子一派的人啊,不然我为什么要对益王下手?”

    那女子的目光仍然没有离开前面的戏台,从衣服里面取出两个细细长长的药瓶,随手放在旁边的茶桌上,那样子像是根本不在乎宁霜会不会接。

    “青瓷瓶是毒药,白瓷瓶是解药。你在跟益王同房前半个时辰内服下一颗毒药,你身上的毒就会在同房时染到他的身上,然后你在事后再服下一颗解药,就能解你自己身上的毒。毒性要等到十天之后才会发作,这十天里益王已经接触过无数人和事物,而且你用你自己给他下毒,就算查也查不到。毒药和解药各自有三颗,也就是说你有三次机会,但如果你在头两次就成功的话,一定要尽快彻底销毁剩下的毒药,否则还是有可能会被查到。”

    “那我……”

    “益王毒发身亡之后,我自会派人把你从益王府接出来,你不愿回安国公府也无所谓,我可以给你另一个身份和一大笔钱财,你以后想怎么生活就是你的事情。”

    那女子说完就站起身,头也不回,轻飘飘地走了出去。

    “药我放在这里了,你自己看着办。”

    宁霜坐在原先的位置上,盯着那两个瓶子,手心里满是冷汗。

    ……

    十二月末,年关将至,太子府里的梅花开得正是最繁盛的时候。尤其是太子妃的凌寒院,半院都是红如胭脂白如初雪的梅花,红妆素裹,灼灼夭夭,在寒冷的空气中浮动着一缕缕清冷而幽雅的暗香,沁人心脾。

    谢渊渟早就已经派了九重门的人出去寻找许酌,宁霏也动用了白书夜在江湖上的人脉网。当然,天大地大人海茫茫,找一个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的人谈何容易,一个多月过去了,至今仍然没有一点音讯。

    但有了沉冤昭雪的希望,太子妃的情绪又比之前好了很多。凌寒院里梅花开后下了雪,她就叫上宁霏、谢汝嫣和丫鬟们,一起把梅花上的积雪一点点扫下来,积在陶瓮里密封好,埋到梅树下面,来年春天上新茶的时候用来泡茶喝。据说这样跑出来的茶水清浮甘冽,而且隐隐带有一股梅花清香,别有风韵。

    宁霏对这种贵族名媛精致高雅的调调有些欣赏不来,不过看太子妃这么有兴致,她们自然奉陪。

    太子妃原本就不是喜欢宅在家里的人,在庵堂里待了十来年其实憋得够呛,现在也经常出去游玩,对太子的态度越来越好起来。

    倒是唐侧妃,现在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中元节时劫走太子妃的幕后者,嫌疑最大的就是她,虽然没有证据,但太子妃心怀芥蒂,跟她疏远了很多。

    太子对唐侧妃本来就说不上宠爱,现在太子妃回来了,更是冷落。虽然没有收回她掌管中馈的权力,但那也是因为太子妃懒得接管,她虽然有掌府之权,其实就只跟一个管家差不多。

    年前,宁霏进宫一趟为建兴帝看诊。

    建兴帝的身体状况比之前又差了些。最主要的问题是他现在情绪焦虑,天天吃不好睡不好,提心吊胆的,就是有神仙的灵丹妙药也没用。

    以他的身体底子,虽然说不上长命百岁,只要好好调养,再活个三年五载肯定是不成问题。真正让他这么焦虑的,应该是害怕太子等不得他这三年五载。

    其实宁霏很想说,他想多了。太子要是能做出那种弑君篡位的事情来的人,他当初最喜欢的皇子就不会是谢逸辰,而是太子了。

    建兴帝并不是不了解太子,但面临死亡和在死亡之前被人拉下王座的恐惧,已经压垮了他的判断力。他不信任太子。

    宁霏作为太子府的人,当然不会说这些去宽慰建兴帝,否则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她只是象征性地劝慰了建兴帝两句,建兴帝生死有命,就看他自己想不想得开了。

    大年三十晚上,太子府一家人进宫,十年来第一次有了一场真正全家聚在一起的团圆宴。

    以前就算是过年,太子妃也不出庵堂,而唐侧妃的身份又不够格参加这种宴会。其他王爷皇子都是夫妻两人出双入对,而太子只能带谢渊渟等几个皇孙进宫赴宴,气氛总是有些别扭。

    益王仍然被禁足在益王府,但今天日子特殊,建兴帝也宣他进了宫,参加年夜宴。

    结果皇室宗亲的众人都已经到了,一一落座下来,大殿里坐得满满当当,眼看已经到了宴席开席的时辰,只有益王迟迟不到。

    建兴帝不由得不悦:“老三这是怎么回事?难得让他出府进宫一次,已经是格外给他恩典,他这么晚了还不来,难道还有什么不满不成?”

    苗公公陪笑劝慰道:“皇上息怒,益王殿下应该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奴才这就派人去催请。”

    又等了一刻钟,宴席开席的时辰都已经过了,益王还是没有到。建兴帝这次真的发火了:“我们开席,不用等他,他爱来不来!不来就一辈子待在益王府不用出来!……”

    “报——”

    大殿外突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喊声,打断了建兴帝。一个御林军将领急匆匆地进殿,在大殿中间单膝下跪。

    “禀报皇上,益王殿下在来皇宫的途中逃跑了!”

    建兴帝脸色一变。

    “逃跑?他怎么逃跑的?”

    他早就下令让人紧紧看住益王,驻守益王府的有一大批御林军,益王这次进宫,随行跟着他的御林军也不少,众目睽睽之下,他怎么逃跑得了?

    御林军将领满头冷汗:“据五城兵马司报告,有刺客杀光了随行陪同益王殿下的御林军将士们,益王殿下也被刺客接走……”

    建兴帝一下子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随同益王的御林军将士至少有五十人之数,杀光这五十人的一整支御林军队伍并带走益王,绝不是一两个人悄无声息就能做到的。在天子脚下的京都城内,已经算是一场不小的混乱战斗了。

    当年谢逸辰逃走,还要在睿王府放一场大火混淆众人视线,找一具尸骸来放在火场里面诈死,他才得以悄悄地离开京都。

    而现在益王连掩饰都没有掩饰的意思,毫无忌惮地直接强行硬闯,摆脱了御林军的控制。

    这也就意味着,他不再打算跟建兴帝虚与委蛇,他有足够的实力和背景作为支撑,就算是硬闯出去,也没什么可怕。

    简单地说,就是两个字,造反。

    建兴帝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外面又有一个御林军将领冲了进来,寒冬腊月里满头大汗,红缨头盔都歪到了一边,比之前来的那个更加惊慌焦急。

    “禀报皇上!从西边传过来的急报,十万镇西军擅自离开边境,传信的时候已经到了清河郡,现在距离京都可能只有不到百里!镇西王……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