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娘亲生产
    官兵们立刻把尹仲博拖过来:“这是他的房子,他的东西!连人带箱子带走!”

    尹仲博也大呼冤枉:“这不是我的东西!”

    他在这之前失踪多年,官兵们没一个认得他是恭义王府世子,对他一点也不客气:“东西是从你的房子里搜出来的,你是这房子的主人,你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真的不是!”尹仲博大喊,“这是住在我家的一对母女放在这里的!”

    “那对母女人呢?”

    “她们……”

    尹仲博这才发现那对被他收留进来的母女已经不在这里了。今天一天里又是买宅子的人找上门,又是发现章婉婉失踪,他被搅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去注意她们是什么时候离开消失的。

    而且他让她们住进去的那个房间里,没有一点被人住过的痕迹,好像就只是个不用的空房间,里面藏着一个藤箱而已。

    “什么一对母女住在你家里,我看你就是胡编乱造,这就是你的东西!走!跟我们去衙门!”

    尹仲博又急又气,却是百口莫辩。他遇到那对母女的时候是在外面行人稀少的晚上,完全想不起来有什么人可以作为那对母女入住的证人。如果他是把房子租给人家,好歹还有份契书,但他只是收留人家进来暂住,那真的是一点证据都没有。

    宅子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尽管恭义王说过不管尹仲博,但还是有人把消息传到了恭义王府。哪怕恭义王真的不管尹仲博的死活,谋逆大罪株连九族,他不可能不管。

    恭义王和恭义王妃很快赶到宅子这边,这时候尹仲博已经快要被官兵们带走了。

    恭义王上前冷声道:“怎么回事?”

    官兵们这才知道尹仲博是恭义王世子,恭义王在这里,他们的态度也不敢像之前那么嚣张,但仍然强硬。

    “见过恭义王。恭义王明鉴,小人也是奉命行事,从您的世子的住处里面搜出了一批大逆不道之物。事关重大,小人不得不把世子和这些东西送回五城兵马司,还望恭义王理解。”

    要是这谋逆的罪名坐实了,整个恭义王府都得受到株连,所以他们这时候也不怎么忌惮恭义王。

    恭义王皱眉:“什么大逆不道之物?”

    他知道尹仲博糊涂,但谋逆这种事情跟他八竿子打不着,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两个官兵抬着藤箱上来:“就是这些龙袍凤袍、冕旒凤冠之类。这可是只有皇上皇后才能穿戴的,世子把这些东西偷偷藏在自己家中,到底是何居心?”

    恭义王一看那藤箱里面,几套衣服和冠冕饰品都还叠得整整齐齐,似乎是并没有完全被翻出来彻底查看过。

    “你们仔细查看过这些东西吗?都没有看过,怎么知道这就是皇上皇后才能穿戴的?”

    为首的官兵拿起一套衣服展开来:“怎么没看过,这不就……”

    他话说到一半就噎在了喉咙口。

    那套衣服以玄色锦缎为底,上面遍布暗色云纹,又以金线刺绣出九龙图案,繁复华贵,乍一眼看过去的确是跟皇帝上朝时穿的朝服十分相似。

    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套衣服的做工没有朝服那么精细,用料更没有那么讲究。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九龙图案其实并不是真龙,而是比龙次了一等的蛟,只是在造型上故意绣得跟朝服上的龙纹一样而已。蛟的图案但凡是贵族都可以用,不限皇室宗亲,更不存在大逆不道这一说。

    至于那顶所谓的冕旒,也不过是一顶造型有点特殊,上面挂着前后两排珠子的普通发冠而已。放在箱子里看着像冕旒,但一从箱子里拿出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还有那一套黄金凤凰首饰,看过去似乎都是只有皇后才能使用的九尾凤凰造型,但其实只是延长弯曲了凤凰的几对翅羽,让它们乍看上去像是凤尾一样而已。凤凰图案在民间也可以出现,比如说新嫁娘的凤冠霞帔,只要凤尾数量控制在四尾以内,就不算是逾矩。

    这一箱子东西,都是设计得非常巧妙,很有欺骗性的物品,能够误导人以为它们是大逆不道之物,但其实并没有触犯到最要命的禁忌。

    为首官兵脸色一变,在箱子里翻找了半天,脸色越来越惊愕越来越煞白,显然是他所看见的东西跟他预料中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恭义王的脸色也变了。

    从那个官兵的反应来看,对方原先得到的消息,应该这箱子里原本真的是一批大逆不道的物品,但现在看到的,却不知为何是这批相似而又不致命的东西。

    龙袍冕旒,凤袍凤冠,要是真的被查出这些东西出现在尹仲博的房子里,那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而更要命的是,这房子当初是谢汝嫣买下来的,原本的房契上写的是她的名字。谢汝嫣是太子之女,无论谁都会理所当然地联想到太子身上去。

    太子暗中藏着这些帝后才能用的穿戴之物,岂不是清清楚楚在昭示自己的谋逆之心?

    建兴帝要是得知了这个消息,又会作何反应?

    恭义王的背后顿时全是冷汗,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他刚才几乎就是和死神擦肩而过。如果建兴帝认为太子一派有谋逆之心,那恭义王府作为太子的岳家,全府人的小命也差不多到头了。

    “是谁让你来搜查这里的?”恭义王对那个官兵头领厉喝道,“谁告诉你这里有谋逆之物?”

    那个官兵头领没有回答。他像是一尊凝滞的雕塑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脸色渐渐发青发黑,眼睛暴突了出来,嘴角突然溢出一道黑血。

    恭义王被吓了一跳。那个官兵头领的身体随即往前倒去,砰地一声脸朝下砸在地上,他的背上清清楚楚地扎着一枚绿光隐隐的毒镖。

    “有刺客!保护王爷!”

    跟着恭义王前来的侍卫们连忙拔出刀剑,把恭义王护在中间。恭义王朝周围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射出这枚毒镖的人,对方显然是高手,杀人灭口之后早就已经逃离了。

    其他的官兵们只是奉头领的命令行事,并不知道是谁提供的搜查信息,这个头领一死,就没地方可问了。

    事情上报到三司,恭义王尽管叫屈,说这显然是有人藏了赃物在宅子里陷害尹仲博,事情败露之后又杀官兵头领灭口。但死个官兵并不能证明尹仲博就是被陷害的,栽赃一事没有任何证据,尹仲博在自己的住处藏了违禁物品,仍然要被定罪。

    这形似帝后服饰的一堆衣物,虽然跟谋逆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因为仿制得太过相似,也是触犯大元律例的。不过远没有到株连九族这么严重,根据情况,判个十年到二十年流放就差不多了。

    恭义王夫妻一听之下,差点没晕死过去。

    尹仲博自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过得最差的那几年就是在南方的时候,但那时他有钱有自由,虽然没有养尊处优但至少也没吃过什么苦。流放到西北去做苦役,那里白天酷热晚上寒冷,衣食住行无一不缺,还要在官兵的催促监督下一刻不停地干粗活重活,伤了病了都不能休息,那日子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流放过程中死亡的罪犯,官府不负任何责任,而且开山挖矿之类的工程本身就危险,经常出现伤亡。所以流放时间在五年以上的人,死亡率高达一半。有不少老弱病残,流放一两年都没有熬过去,就无声无息地死在外面了。

    这十年二十年流放,对尹仲博来说,简直跟死刑几乎没什么区别。

    恭义王夫妻为了尹仲博的事情费尽周折到处奔走,竭力辩称尹仲博是被人陷害,花了不知道多少力气,最后仍然没有洗脱尹仲博的罪名,只削掉他的世子之位,把他的刑期从十年降为了五年。

    这已经是看在恭义王夫妻的面子上破了例。上头建兴帝都亲自发了话,就算退一步,的确是被人陷害,你一个大活人住在自己家里,被人放进了一大箱子违禁物品居然都一点感觉,还不得判个几年当教训,以后长点心?

    恭义王夫妻无话可说,恭义王妃悲痛欲绝,为此哭了不知道多少场。

    跟尹仲博比起来,更惨的是章婉婉。

    她也是这宅子的主人之一,而且在发现箱子之前一直跟尹仲博住在一起,所以跟尹仲博有同等的嫌疑。她卷了卖宅子的钱和细软逃走之后,还没过两天,就被官府抓了回来。

    恭义王夫妻深恨她害了尹仲博。要不是她闹出来的事,尹仲博也不会搬出恭义王府跟她住在一起,结果遭人陷害。于是他们拼命地把罪责往章婉婉的身上推,章婉婉一介孤女,没背景没靠山,哪里斗得过堂堂恭义王府的巨大压力,最后直接被判了流放二十年的最重的刑罚。

    这期间,太子府除了卖个面子应付一两次以外,几乎没有帮过任何忙。尹仲博和章婉婉跟随流放的苦役犯队伍出城时,谢汝嫣甚至都没有去送他。

    太子府也没有提出要让谢汝嫣跟尹仲博和离。恭义王本来还抱着一线希望,这是太子府不愿意放弃跟他们家的姻亲关系,但他后来才知道他高兴得太早了。

    不出一个月,还在路上没有到西北,从押送苦役犯的官兵队伍那边,就传来了尹仲博的死讯。

    在尹仲博离开之前,恭义王夫妻花了大力气打点押送苦役犯的官兵们,让他们务必对尹仲博多加照顾,又给尹仲博私底下塞了不少钱,安排得妥妥帖帖。

    官兵们知道尹仲博身份特殊,犯不着没事去得罪恭义王府,一路上也给了尹仲博不少特殊待遇。照这样撑过五年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但他们还是低估了尹仲博的作死能力。

    苦役犯们年龄身份各自不一,里面多的是老弱病残,这些人在队伍中自然是最受欺凌的对象。每天给苦役犯们各自发放固定量的水和食物,那些强壮者就会去抢夺弱小者的一份,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官兵们除非闹得实在凶了才会管一管,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尹仲博就是看不过去。他在路上为了维护这些老弱病残,已经跟其他犯人们冲突过不知道多少次。结果有一次官兵们没注意的时候,他再次跟几个犯人起了争吵,升级成激烈的斗殴,他在这次斗殴中被打成重伤,官兵们尽管给他请来了大夫,但还是因为伤重而不治身亡。

    这一来,谢汝嫣都不用跟尹仲博和离,直接就成了丧偶。

    消息传到宁霏那里,宁霏一点都不意外。像尹仲博这种人,被送去流放服苦役,哪怕是恭义王给他打造一个金钟罩罩着他,他都能有办法把自己作死。

    所以她当初建议谢汝嫣暂时不用急着提出跟尹仲博和离,只要等着就好了,还不用落得个薄情寡义落井下石的名声。就尹仲博这种德性,根本不适合在这世上生存,肯定活不了多久。

    尽管尹仲博的确是被冤枉的,她也没有那个兴趣去还他清白,救得了他一时救不了他一世,他的命运只有他自己能够决定。

    那一箱龙袍凤冠,十有**是益王一派抓住这个机会,放进尹仲博的宅子里面的。

    尹仲博和谢汝嫣夫妻出这么大的事,必定会殃及太子府。太子府这边防范森严,没那么容易下手,但尹仲博却太容易算计。

    鉴于尹仲博跟太子府的关系以及他的愚蠢程度,宁霏很早就派了人盯着他那所宅子,在那对母女刚把箱子带进宅子里的时候,她就查明里面的东西,并且连夜让人仿制了另一套衣物替换进去。

    之所以不干脆把箱子拿走,是因为她就是不想帮尹仲博彻底摆脱这个罪名。一来是让他跟谢汝嫣的关系早点断掉,不然迟早有一天真的会连累殃害到太子府;二来是跟建兴帝一个想法,不至于直接弄死尹仲博,但又能给他一个教训。

    他要是醒悟的话,五年后回来说不定还能开始新生活,毕竟人本性不坏,不至于就要毁了这一辈子;但要是到了这份上还不知道长点心,那就是彻底无药可救了。

    结果事实证明,果然是无药可救。

    谢汝嫣在太子府,得到尹仲博的死讯之后,只是象征性地去恭义王府慰问了一次。

    她是皇室嫡系郡主,按照律例,本来只需要为亡夫守孝三个月。之前尹仲博被判失踪的时候,她整整守足了三年的大孝,但这一次三个月就是三个月,一天都没有多。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

    八月,李长烟产期将至。

    李长烟还没什么,但白书夜从一个月前开始就紧张得要命,坐立不安吃不下睡不好,好像他一个大男人得了产前焦虑症一样。

    尽管李长烟的胎像现在一直保持着稳定状态,胎位也很正,但毕竟是高龄产妇,危险系数高,怎么可能不紧张。

    宁霏在李长烟临产前回去看过她一次。白书夜毕竟是全中原医术最巅峰的存在,后面三个月给她调养得精心到不能再精心,李长烟自己本身身体底子又好,现在状态还是很不错的。

    按照大元风俗,已经出嫁的女儿一般不能回娘家陪母亲生孩子,否则被视为不吉利,但宁霏和白书夜都是从来不管这些愚昧迷信说法的人。白书夜给李长烟推算的预产期在八月初十,在前一天宁霏就借着谢渊渟的掩护去了白府。她的医术也不逊色于白书夜,多一个人帮忙总是好的。

    预产期一点都不差,八月初十这天凌晨,李长烟的阵痛已经开始了。

    她虽然是生二胎,但距离生下宁霏已经过去十五年,时间间隔太长,并没有一般的经产妇的优势,第一产程就持续了五个时辰左右。

    一直到当天下午,胎儿才开始娩出。白书夜和宁霏两人都在她的床前,自然分娩过程,他们能帮上的忙其实有限,只能根据情况让李长烟放松或者用力,最主要的是给她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

    前期准备做得太好,李长烟的分娩过程虽然慢了些,开始时还算顺利。随着她因为痛苦的惨叫声越来越凄厉,分娩高峰到来,宫口已经隐约可以看见胎儿的头部。

    “先放松……放松……”宁霏和白书夜在两边分别紧紧抓着她的一只手,“不要用力过猛,先喘口气……”

    李长烟喘着粗气,整个人绷紧的身体松懈下来,重重地落在柔软的床单上,她的脸上身上完全被大汗浸透了。

    宁霏给她擦去脸上的汗水:“好了,现在可以继续用力……”

    可是李长烟极度痛苦的样子仿佛缓和了下来,她尽管明明是一副在竭尽全力的样子,身子却不再绷紧,宫口处的胎儿脑袋也丝毫没有再往外移动的迹象。

    “长烟?”白书夜感觉到了不对劲,“用力!现在不能停下太长时间!”

    宁霏抓住李长烟的手腕一搭脉,突然停下来,细细辨认了一下,脸色骤变:“这房间里的气味不对!”

    白书夜也发现了异常。猛然转头看去,周围伺候的丫鬟和产婆们都是一副虚弱的样子,软绵绵地靠在墙边或者扶着桌子。

    “老爷……奴婢……全身突然没力气了……”

    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股略带酸辛的气味,而且还在变得越来越浓。

    “这是六青酒的气味!”

    六青酒不是真正给人喝的酒,它是一种比较低劣的迷药,江湖上经常能见到。对高手没什么作用,因为它的气味很容易被辨别出来,通常只被那些三流的盗匪用在普通人的身上。

    六青酒的迷醉效力不高,要彻底把人迷晕过去,用量就得大得能首先把人呛死。但它能让人全身虚弱无力,肌肉松弛,难以动弹,制服普通人不成问题。

    对于白书夜和宁霏这种内功较深的高手来说,它甚至连这点作用都有限。房间里点了帮助顺产的药香,掩盖了六青酒的气味,所以刚才他们都没有第一时间感觉到。

    但对于李长烟来说,她正在分娩最关键的阶段,如果用不出力气,胎儿就无法从产道中滑出,和难产无异。长时间耽搁的话,胎儿可能会窒息,母亲也同样有性命危险。

    “这六青酒是从哪来的?”

    宁霏在房间里猛地转了一圈。白书夜之前亲自反复检查过产房里面和周围的所有东西,不可能有任何问题,这气味一定是从外面来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