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让他叫男神大人!
    相比于太子文雅平和的气质,谢渊渟更多地继承了太子妃的容貌。

    太子妃已有三十五六岁年纪,在庵堂里面十数年如一日清静寡淡的幽居生活,像是把她容颜上的时光冻住了一般,仍然有着惊人的美貌。

    她的五官跟谢渊渟一样,属于美得摄人心魂的那种类型,但没有谢渊渟那么张扬恣意,耀眼逼人。她身上的锐利锋芒大半已经被岁月磨去,但并没有把她磨出圆滑柔润的轮廓,仍然倔强而高傲地留着坚硬的棱角。

    尽管今天是接新媳妇敬茶的重要场合,但太子妃仍然穿着她在庵堂里面的一身雪白简单的素衣,黑发上也只挽了一根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木簪。整个人一身素白,冷冷清清地坐在那里,犹如千年不化的寒冰积雪雕琢而出的一尊冰美人。

    她跟太子的关系似乎十分尴尬,两人硬绷绷地坐在那里,姿态别扭,身形僵硬,彼此之间谁也不看谁一眼,气氛像是冰冻凝固的面糊一般。

    直到谢渊渟和宁霏进来,看见两人,太子妃的神情才有了明显的震动。

    毕竟是她唯一的亲生儿子,又刚刚娶了媳妇,总归是一件大事。

    丫鬟在旁边端上茶水,宁霏规规矩矩地各自给太子和太子妃都敬了茶。

    太子先接了,太子妃作为婆婆,这时候照例要嘱咐新媳妇一番,立下规矩。但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跟渊渟好好的。”

    宁霏:“……”

    这说话的简洁程度跟灵枢有得一拼啊。

    敬完茶太子妃就起了身,像是准备回庵堂去,但她的脚步虽然是朝着正厅外面的,目光仍然留在谢渊渟的身上,分明是舍不得离开。

    太子妃在庵堂“清修”这些年,见到谢渊渟的机会想必是屈指可数。以前真正的谢渊渟疯疯傻傻,不会主动去看她,现在这个换了芯子的根本不是她亲生儿子,更加连她的存在都未必记得。宁霏以前甚至都没听谢渊渟提过太子妃。

    宁霏只觉得这一家人的关系尴尬得不行,她一个没血缘关系的新媳妇,夹在中间都觉得难受。看不下去太子妃那要走又舍不得走的煎熬犹豫的样子,又看了太子一眼,见太子的目光只是硬邦邦地盯着半空中一个不知名的点,没有要赶太子妃走的意思,便试探着上去打圆场。

    “母妃不多陪殿下和儿媳一会儿吗?”

    太子妃停住了脚步,然后就像是在原地扎了根似的,再也走不动了。朝太子那边半转过身,像是想去看太子,但目光倔强地就是不肯跟太子对视上。

    太子似乎因为宁霏的这句话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但也不看太子妃,盯着太子妃旁边的一扇紫檀木牙雕梅花凌寒插屏说话。

    “渊渟刚刚娶妃,太子妃就别回庵堂去了,留在府中,多带一带新媳妇。”

    太子妃身形一震,僵在原地。

    过了半晌,她才缓缓地开口,语气生硬而冷淡。

    “殿下终于愿意让我出来了。但这份慈悲我领受不起。新媳妇看着是个知礼懂事的,应该不需要我来带,没得把好好的人给教坏了。”

    没有什么比一嫁进门就见到公公婆婆当着面掐起来更尴尬的事情,宁霏暗地里抽着嘴角,只能拉着谢渊渟默默地往后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听太子妃这每一个字里面都夹刀带枪长着刺的话,她跟太子之间的关系显然不是一般的恶劣,甚至能用苦大仇深来形容。

    而且,从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太子因为她做了什么坏事,才把她给关进庵堂的。

    太子这般温厚平和的性格,能把正妻关起来一关就是十来年,太子妃到底是做了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该不会是给太子戴了绿帽子吧?

    太子被太子妃这一番话堵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本来是宁霏见过的脾气最温和的人之一,但这时眼里也一下子有了怒火,冷笑一声,张口就要说话。

    宁霏一见不妙,在太子要发作之前赶紧及时打断他,再次陪笑打圆场:“母妃谬赞了,儿媳刚刚嫁过来,太子府上的许多规矩都还不懂,还求母妃不吝赐教,留下来多教导教导儿媳。”

    话说这太子妃也真是倔得够呛,明明就不想回去,太子都给了她台阶,她不但不下,还要一顿硬邦邦冷飕飕的冰刀把台阶戳烂并且照着太子的脑门砸回去。太子就算是个泥人都得有火气啊。

    太子妃这次没有再顶回去。太子给她的台阶她可以不下,但她似乎没有把气撒在无辜之人头上的意思,还是给了宁霏面子,没有回答。

    太子的脸色这时也缓和了几分,深吸一口气,当做没听过太子妃刚才的那段话,第二次再给了台阶。

    “太子妃还是住凌寒院吧,本宫这就让人去把院子收拾出来。”

    宁霏心说这一次要是太子妃再不知道领情,那她也不插手这档子事儿了,就让太子妃继续回庵堂去吧,她没有婆婆在上头,还乐得轻松自在。

    幸好,这一次太子妃终于没有死倔到底,在原地停了片刻,没有转身回来也没有直接回答,继续提步朝大厅门外走去。

    “我去花园里走走。”

    这意思就是她在外面先等着,让太子派人去收拾凌寒院,之后就会住进去了。

    太子再次松一口气,吩咐人去收拾已经空置了十来年没人住的凌寒院。

    出了慎明院之后,宁霏也松了一口气。

    这场敬茶敬得真是一点都不轻松。别人新媳妇刚嫁进来是面对婆婆的立威,她倒好,一进门就成人家的夫妻感情调解员了。

    到没人地方的时候,宁霏立刻压低声音问谢渊渟:“父王母妃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不清楚。”谢渊渟耸耸肩,“好像是我这具身体八岁的时候,母妃跟她的一个故交男子私通,被父王当场抓到。母妃死活不肯认罪,父王也不肯相信她,后来就把她关进了庵堂,对外说是静修。”

    宁霏啧了一声。还真是给太子戴了绿帽子啊。

    不过,要是太子妃真的跟人私通,太子没有休弃她处置她,只是把她关进庵堂而已,已经算是很宽容了。

    而且看太子的那个样子,甚至连囚禁都并非真正强硬的囚禁,恐怕有一部分是太子妃性情冷傲倔强,生气太子不相信她,自己赌气不愿意出来。

    从这个角度来看,太子妃又很可能确实是被冤枉的。

    这个事宁霏管不了,她只要不让太子和太子妃的关系影响到她就可以了。

    太子妃尽管出了庵堂住进了凌寒院,但也只是搬出来而已,唐侧妃想把掌府之权交还给太子妃,但被太子妃拒绝了,太子府里的一应杂事仍然是由唐侧妃来掌管。

    比起宁霏来,唐侧妃更经常在太子和太子妃之间调解关系。宁霏后来才听说,唐侧妃和太子妃在少女时代原本是手帕交,先后嫁入太子府后,关系也十分亲密融洽,不像一般高门大户人家的妻妾那般明争暗斗得跟乌眼鸡似的,成了皇室的一段佳话。

    宁霏还见到了唐侧妃所出的八皇孙谢正楠和十皇孙谢正熙。谢正楠十六岁,谢正熙十一岁,两个孩子都很健康聪明,也颇得太子疼爱。

    还有谢渊渟一母同胞的姐姐谢汝嫣。她已经在太子府守寡五年,除掉她夫君尹仲博失踪的那一年和守孝的三年,这一年来仍然没有再嫁。太子和唐侧妃也有给她说过亲事,但都被她拒绝了,半点没有再嫁人的意思。

    谢汝嫣性格更像太子,温柔文静,十足的皇家贵族女子的仪态,只是没有那份高人一等的傲气。宁霏去拜见她,她拉着宁霏聊了半天,给宁霏说了很多太子府里的事情。

    太子妃虽然是借着新媳妇进门这个由头搬出的庵堂,但其实并不怎么过问宁霏的事情,跟宁霏说的话还没谢汝嫣十分之一多。

    新媳妇本来每天要给公婆早晚请安,晨昏定省,但太子妃从来没让宁霏去过,她绝大多数时候还是把自己关在凌寒院里面。

    太子不进去见她,她也不出来见太子。只有谢汝嫣知道太子妃其实很想念儿女,经常会拉着谢渊渟宁霏夫妻一起去看她。此外便是唐侧妃,也会隔三差五地去凌寒院。

    宁霏习惯了太子府这种氛围,倒也觉得挺自在的。她跟谢渊渟新婚燕尔,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天天就是到处秀恩爱,逢人强塞一嘴的狗粮。

    她是那种不知道什么叫做矫情的人,喜欢一个人就能把人宠得找不着天在哪儿。甚至包括在床上。

    为了让谢渊渟早日有足够的安全感,她一直咬着牙坚持对谢渊渟随时随地的不可描述要求有求必应,从来没有拒绝过他。于是两人从南方回来都过去了大半个月,谢渊渟还是没有安全感。

    六月,她跟谢渊渟一起回了一趟白府。

    本来新婚后第三天,按照大元习俗是新婚夫妻回门的日子,但宁霏和谢渊渟新婚后第三天都在赶往南方的路上,这回门自然也就没了。

    太子后来想想,该完成的流程没完成总是不妥,还是让小夫妻俩补上这一次回门。

    李长烟的身孕已经七个月,挺着一个大肚子,再有不到三个月就要生了。

    白书夜又开启了把她关在白府里养胎的模式。她的胎像以前一直很稳,但去南方的时候动过一次胎气,而且毕竟是三十几岁的高龄孕妇,还是要加倍小心。

    宁霏和谢渊渟一来,白书夜就一脸严肃地把谢渊渟拖了过去。

    “看在当初你歪打正着帮我脱单的份上,你骗霏儿这么长时间的事情,我不跟你算账。但有件事情你必须答应。”

    谢渊渟表示洗耳恭听。

    “我知道你们这些古人……啊不,你们这些人,都把子嗣看做头等大事,越早越好越多越好。霏儿嫁到太子府,太子府肯定也希望你们早日生子添孙。但霏儿现在才十五岁,连青春期都没有过,身体发育不完全,生殖系统也没有完全成熟,卵子质量差,而且胎儿与发育中的母亲争夺营养,对母亲健康和胎儿发育都不好……听懂了吗?”

    谢渊渟:“完全听不懂。”

    白书夜:“……”

    “不过爹的意思应该是霏儿现在不适合有孩子。”谢渊渟说,“这个我已经明白了。”

    “明白就好。”白书夜哼了一声,“女性最佳生育年龄本来应该是二十三到三十岁,不过皇室贵族也够呛能容忍你们成亲八年没有子嗣,而且霏儿的心理年龄比生理年龄要大得多,不存在心理不成熟的问题。所以可以往前提到二十岁。这个年龄身体已经基本上发育成熟,生孩子没什么问题。”

    他早在宁霏出嫁之前就跟宁霏说过生育年龄的问题。古代人看重子嗣,女子出嫁后十五六岁就生孩子的比比皆是,但从他一个现代人的科学观念来看,这个年龄实在是太小了,对母亲和孩子双方都不利。

    这个时代没有避孕套等物理避孕方式,指望谢渊渟清心寡欲更不可能,他只能制出跟短效避孕药类似的药来。宁霏嫁过去之后一直都在吃,虽然对身体多少有一点影响,但总比十五岁就怀孕生子要好得多。

    本来打算在两人成亲后跟谢渊渟解释商量,因为出了隐观会的事,所以拖到现在才说。

    白书夜继续说下去。

    “不过十五岁到二十岁还是有五年时间,霏儿一直没有孩子,到时候太子府和外界肯定会给你们压力,比如说逼你纳侧妃给你塞小妾之类。到时候你要替霏儿顶着这些压力。”白书夜一下子变得杀气腾腾起来,“要是让我知道你碰了其他女人一个指头,甭管是什么理由,我保证让你终生不孕不育不能人道。”

    谢渊渟只答了三个字:“爹放心。”

    白书夜本来觉得古代都是一群直男癌,就算谢渊渟对宁霏用情至深,观念也是很难改变的。把他抓过来本来是要长篇大论地给他上课洗脑,但听他答得这么干脆利落,洗脑大招都没地方可放,一下子有了一种拳头打到棉花上的不爽感觉。

    “不要管我叫爹,显老。”他没什么可教育谢渊渟,只能凶巴巴地鸡蛋里面挑骨头,“霏儿都还是管我叫师父,你也只能叫岳父。”

    谢渊渟:“岳母怀的孩子生下来,岳父也不打算让孩子叫爹吗?”

    白书夜被噎住,半天后:“……我会让他叫男神大人!”

    谢渊渟:“……”

    ……

    凌寒院。

    太子妃居住的这个院子原本已经空置了十年,尽管没有荒废,但无人居住,毕竟显得阴冷空寂。现在刚刚有人住进去,仍然冷冷清清地没有多少人气。

    太子妃不喜欢一般的花卉,只酷爱竹子和梅花。院子里面一半梅林一半竹林,这个季节里梅树满枝绿叶,竹子也是最青翠繁茂的时候,一片泠泠绿意,在阳光最烈的时候都觉得凉意沁人。

    正厅里尽管已经收拾出来,还是犹如雪洞一般,一色玩器摆设皆无,只有最简单的家具。太子妃坐在那里,下首坐着唐侧妃,两人喝的也是太子妃从庵堂里面带出来的普通粗茶。

    唐侧妃看着茶杯里的粗茶梗子和浑浊茶水直叹气:“姐姐又何必这么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我相信姐姐没有跟任何人私通过,殿下其实也早就已经不生姐姐的气了,只要姐姐向殿下服个软认个错,一定能重归于好,不比这样苦苦熬着要强得多?”

    太子妃淡淡地以杯盖拨动着杯中的茶叶,丝毫没有动容之色。

    “他不生我的气,并不代表他就相信我的清白,我向他服软认错,就等于是向他承认了我真的做过那种令人不齿的事情。”

    她盖上茶杯。

    “但我没有做过。所以我永远不会向他认这个不存在的错。这些话妹妹已经劝过我无数次,我也已经跟妹妹说过无数次,妹妹不必再说了,没有意义。”

    唐侧妃只好不再劝说,又道:“那姐姐也不用像这样一把自己关在凌寒院里啊,殿下又没有下禁足命令,姐姐平常多出去走走,不然闷都把人闷坏了。”

    太子妃摇摇头。

    “我不想出去。”

    当年在未嫁之前,她偶然结识了一个江湖上的男子,名叫许酌。两人一个是贵族千金,一个是江湖侠客,身份差距悬殊,但志趣相投,都擅长和沉迷音乐,因为一首乐曲而成了知己至交。

    虽然两人在音乐上心意相通,但确确实实没有任何私情,不过是君子之交淡如水,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关系而已。

    她嫁给太子之后,为了避嫌,尽管问心无愧,还是主动减少了与许酌的来往,**年间也就见过几次面而已。

    太子知道许酌的存在,高兴肯定是高兴不到哪里去,但他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并未勒令过她跟许酌彻底断交。

    直到十年前,许酌意外地得了一份失传百年的珍贵曲谱,狂喜不已,来太子府想分享给她。就是那一次,她在听曲的时候,稀里糊涂地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只见到她和许酌在一起不堪入目的画面,以及站在门口脸色铁青的太子。

    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她没有跟许酌发生关系,但这副场面就足以让她身败名裂,坠入深渊。

    她向太子辩解,她跟许酌没有私情,一定是有人设计陷害了她。太子也彻查了当时他们所在的房间,却没有查出任何催情迷乱或者惑人心智的药物。

    太子不相信她,她也不肯认罪。两人辩了无数次,吵了无数次,她心如刀绞遍体鳞伤了无数次,到最后仍然是这么谁也不让谁地彼此僵持。

    但太子并没有休弃或者处死她,只是对外封死这件事情,把她在庵堂里面一关就关了十年。

    或者确切地说,是她自己把自己关了十年。

    到如今,无论她搬到什么地方,都已经走不出去了。

    唐侧妃一脸无奈,又叹了一口气。

    “姐姐素来性子倔强,我也就不多说了……我还是再送点陈设来凌寒院吧,姐姐这四壁空空的,住着实在是冷清。而且现在已经快七月份了,不铺点竹席挂点帘子之类的,等天气热起来了,人也受不了。”

    太子妃正要说话,唐侧妃不由分说地打断了她。

    “姐姐不准再拒绝。姐姐自己不愿意去挑的话,交给我就是了,我会准备妥当,保证合姐姐的心意。”

    说着便向太子妃告辞,出了凌寒院正厅。

    太子妃仍然坐在那里,望着窗前案上一块长方形的泛白痕迹,轻叹了一声,闭上眼睛。

    那里曾经是她摆放她心爱的那张绿绮琴的地方。不知多少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月华如水的夜晚,她曾在那里对着院中绿意婆娑光影浮动的竹林抚琴。太子坐在她的后面,时不时地会故意伸手过来呵她的痒痒,把她好好的一首曲子打散得七零八落。

    但那张绿绮琴已经在十年前她和太子的一场争吵中,被她当场挑断了七根琴弦。弦断音绝,人琴俱黯,从此她再也没有碰过琴。

    十年……

    朱弦重理相思调。无奈知音少。十年如梦尽堪伤。

    ……

    六月底,一个大消息传到了太子府。

    兰阳郡主谢汝嫣失踪已经五年的夫君,恭义王世子尹仲博,竟然回来了。

    尹仲博在五年前南方发水灾时,离开新婚不久的谢汝嫣,南下参与救灾,在灾区遇险失踪,一直谙无音讯,已经被宣布了死亡。

    但现在他回到了恭义王府。

    谢汝嫣得到消息的时候是晚上,当场昏了过去,被宁霏救醒过来之后,泪流满面一言不发,连衣服都没有换,也不坐马车,直接上了马,直奔恭义王府。

    太子也是又惊又喜,紧跟着谢汝嫣赶了过去。宁霏担心谢汝嫣情绪过度激动下再出什么意外,干脆拉着谢渊渟也去了恭义王府。

    恭义王和恭义王夫人正抱着他们唯一的儿子痛哭失声,谢汝嫣一到,抱头痛哭的人就变成了四个。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狠心……”恭义王夫人哭着连打了尹仲博好几下,“一去就是五年,连个消息都没有,我们都以为你已经……”

    宁霏见到尹仲博本人,果然是她想象中谢汝嫣夫君的模样。尹仲博的长相和气质跟太子是一个类型,都是属于温雅类型的,仿佛永远温柔平和,不会有发脾气的时候。

    他的年纪显然已经不小,但目光仍然清澈透明如少年,一看便知肯定不是心术不正或者恶毒冷酷的那种人。

    太子对人的道德品质十分看重,也难怪他会给谢汝嫣挑选这样的一个夫婿。

    尹仲博惭愧地连声安慰父母和谢汝嫣:“爹娘,汝嫣,我也想早点回来的,但在南方被耽搁了……”

    他去南方救水灾,开始时的失踪确实是因为在灾害中遇险,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又受了重伤,养了足有大半年才养好。

    这期间他也有多次托人送信回京都,但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有任何回音。他还以为是恭义王府和太子府也出了什么变故,本想亲自回京都弄清是怎么回事,却被拖在南方拖了好几年。

    “我们从来没有收到过什么信!”恭义王惊愕地道,“太子府也没有!……你让谁去传的信?不是朝廷的官家驿站吗?”

    尹仲博摇头:“不是,我待的那个村子里有个废了两只手的孩子,他家里困难,自己又因为残疾而找不到活干,我给他钱,让他接了这个送信的活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