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章 洞房发糖!不甜不要钱!
    在对面山峰上的朱天部和阳天部门人们立刻冲到峰顶上,放下绳子,拉谢渊渟上来。谢逸辰被挂在岩壁上方,也被一起拉了上去。

    宁霏心头骤然一松,紧接着眼前就是一黑,手中的弓滑落下去,全身像是脱了力一般,四肢百骸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软绵绵地朝地上倒去。

    刚才的这数十箭,每一箭都生死攸关容不得任何差错,每一箭都需要不可思议的速度和精准度,每一箭是她生平箭术的最高水平。一箭耗费的心力就是平时的十箭甚至百箭。

    幽天部的这把弓是从李家军那里借来的,是一把强度很大的硬弓,本来是适用于大力气的成年男人。宁霏在数十秒的时间内一连放了三四十箭,到后面早就已经超越体力的极限,完全是靠意志力硬撑着。

    她的两只手现在在剧烈地颤抖着,拉弓的右手已经被弓弦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印子,渗出鲜红的血迹来。

    幽天部的门人们连忙上来给宁霏包扎右手上的伤口,几个女子脱下外衣斗篷之类在地上铺了一层,扶着宁霏躺下。

    他们刚才完全被震惊了。谁也没想到宁霏一个看过去娇娇弱弱的女孩子,箭术竟然这般精湛,而且一口气就是连射几十箭,以不可思议的方式,硬生生地把谢渊渟从孤峰绝顶悬崖峭壁上救了下来。

    等到宁霏终于缓过一点力气来,眼前也不再发黑的时候,她渐渐清晰起来的视野里,出现的是一张俊美得惊心动魄的面容。

    但丝毫不像以往那么张狂飞扬,潇洒恣意,而是脸色紧张发白,带着一种小心翼翼而又不敢置信的表情望着她,瞳孔微微地颤抖着。

    谢渊渟在她的身边,像是想要上来抱她,但又像是害怕被她厌恶地一把推开,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双手却停在半空中,下意识地维持着一个想触碰而又不敢触碰的姿势。

    宁霏坐起身来,望着他的样子,鼻子一瞬间就开始发酸,眼眶也开始泛红。

    她极力压下喉间的哽咽,有无数句话堵在她的胸腔里像是要冲出来,一时间却不知道先说什么,最后只是带着哭腔冒出一句来。

    “你去救谢逸辰干什么?!”

    谢渊渟一怔,一脸的不知所措,愣愣地道:“我想让他活着被带回去,你就可以亲自报仇……”

    “你这白痴!”

    宁霏突然放声哭了出来,扑进谢渊渟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他。

    “你去管他的死活干什么,死一百个谢逸辰我都不在乎,但你不能有事……你要是死了……我……”

    谢渊渟全身剧震。

    “霏儿……”

    他犹如置身于一个最为光怪陆离不可思议的梦境之中,低头对着怀里的宁霏,下意识地伸出手来也抱住她,但仍然是一脸空白茫然回不过神来的表情。

    “你……你说不想看见我,我就……”

    “我那是说暂时不想看见你,而且我那时候急着出发,没空耽搁!”宁霏哭着冲他大喊大叫,“我只是生你的气,你骗我那么久,难道我连生气都不能生了?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永远离开我?……你一死,连来世都没有了,我上哪去找你!”

    谢渊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了!”宁霏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死后发生的事情……你带走我的尸体,你……”

    她实在是说不下去,把脸埋在谢渊渟的肩窝里,眼泪湿透了他身上的一大片衣服。

    “为什么不告诉我?”

    谢渊渟喃喃地:“因为我不敢让你知道我是蓝夙……”

    前世里素问被他囚禁在九重门的时候,对他那般满怀抵触和怒恨,看见他就像是看见蛇蝎鬼怪一般,被他碰一下都恨不得从身上剥下一层皮来。

    他这一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怎么还敢告诉她,他就是她前世里那么厌恨的那个人?

    宁霏尽管明白他的想法,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少自以为是……你以为你有多了不得……我前世的仇人里面你连号都排不上……你连解释都不为自己解释一句,我怎么知道你做过什么……”

    她简直不敢想象,她要是在睡梦中没有看见前世里她死后发生的事情,她可能还是在生谢渊渟的气。而没有她来找他的话,谢渊渟在彻底的绝望之中,恐怕早就已经放弃了自己仅有最后一次的性命。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她再也找不到他。

    谢渊渟终于小心翼翼地把她往怀里抱得更紧了些:“那你现在……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

    宁霏从他怀里抬起头,满脸都是眼泪,一双被泪水浸得通红,泛着水光的眼睛望着他,像是望着一个一加一都不知道等于二的傻子。

    她突然伸出双臂揽住谢渊渟的脖颈,把他拉下来,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吻谢渊渟,吻得生涩而又笨拙。但她也是第一次知道,他的嘴唇竟然这么柔软,这么美好。即使上面满是泪水的咸味,在她的舌尖上也甜美得犹如四月里的槐花蜜在渐渐融化,又从蜜糖一点点地酿成美酒,越来越馥郁,越来越醉人。

    谢渊渟在第一瞬间完全没有任何动作,但紧接着,他的身体比他的大脑更快地做出了反应。

    他紧紧抱住宁霏,像是疯了一般,不顾一切地深吻回去。舌尖探进她的口中,疯狂地舔舐吮吸,探过所有能探到的地方,噬咬蹂躏着她带着泪水湿意的嘴唇,像是要把她整个人活生生地吞下去。

    他吻过宁霏很多次,比她熟练得多,但以前宁霏从来没有给过他回应,没有推开他他就已经万分庆幸。

    而这一次,宁霏不但给了他回应,还是他从来连想象都不敢想象的热烈回应。她像是把她整个人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了他的面前,迎接他落下来的狂风暴雨,就等着他把她活生生地吞下去。

    谢渊渟突然停下来,猛地抓住宁霏的肩膀,眼中终于闪烁出狂喜的泪光,却带着最后一点不敢置信的犹疑。仿佛眼前的事实太过美好,美好到超出了他能接受的范围,他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必须要确认最后一遍。

    “霏儿,你……”

    那表情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疯狂甚至是可怕,但看在宁霏眼中,只觉得心疼。

    她的回答是一把将谢渊渟扑倒在了地铺上。

    “我们成了亲,还没有洞房。”

    她现在早就忘记了自己置身何处,也忘记了这是什么时候,只想把她能给的一切都给谢渊渟,向他证明她的心意,让他相信她已经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不要再露出这种令人心如刀割的表情。

    谢渊渟躺在那里,脸上又是一瞬间的空白。但宁霏的吻和泪水落下来,似乎立刻就唤醒了他。他突然一个翻身,猛地把宁霏整个人压在下方,禁锢在他的怀里。捧着她的脸,吻掉她脸上的眼泪,像是在确认他的所有权一般,急切而凌乱地一寸寸地摸索过她的全身。

    宁霏闭着眼睛,双手紧紧地搂着他,在他的身下低声喃喃。

    “我爱你……”

    他全身猛然一震。

    “再说一次。”

    “我爱你……”

    “再说一次!”

    “我爱你……”

    宁霏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三个字,话语声中夹杂着一层层衣服被撕开的裂帛声,以及越来越粗重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

    直到最后,她的话语断在一声沉闷而短促的呼痛声中。

    谢渊渟不再要她一遍遍地重复,树林中只传来激烈而又疯狂的最原始的声音,代替了一切语言。

    ……

    灵枢带着白书夜、李长烟和李家军进入太昊八极大阵,来到隐观会分会的时候,九重门的门人们早就已经把被攻破的隐观会收拾得干干净净。

    隐观会内对下属有严格的制度,绝大多数人败了之后就立刻自杀,九重门好不容易才抓到少数几个活口,可以让李长云带回去向建兴帝复命。

    “这些俘虏可以交给你们,隐观会分会就当是你们攻下的,你们有皇帝的任务在身,我们江湖门派不用吃朝廷的饭。”

    阳天部统领把俘虏们交给李家军,又指了指关着谢逸辰的地方。谢逸辰当时和谢渊渟一样,从悬崖底下被救上来了,现在正被关着。

    “但是谢逸辰是我们门主要的,不能给你们。我们可以帮你们找一具尸体假扮成他带回去,反正现在天气温暖,在路上走个五六天,到京都尸体也都腐烂了。”

    白书夜已经从灵枢那里知道了谢渊渟就是蓝夙的事情,当时也是差点气炸。

    “那小子唱双簧唱得挺溜啊!反了他了,居然敢骗霏儿这么长时间?”

    然后又换个深沉睿智的表情:“我之前就说蓝夙肯定有问题吧,还好我一上九重门就识破了他的不对劲,他骗得了霏儿,但绝对骗不过我……”

    灵枢:“……”

    不,你根本没识破,你也被骗了……

    白书夜知道谢渊渟为什么想要谢逸辰,要是让谢逸辰痛痛快快地死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谢逸辰犯的固然是要受酷刑的重罪,但要是把谢逸辰带回去给建兴帝的话,很难说建兴帝会不会看在谢逸辰毕竟是他亲生骨肉的份上,只判直接斩首了事。

    李长云也没说什么。隐观会是九重门攻下来的,战利品和俘虏自然是归对方处置,他只要回去能跟建兴帝有个交代就行了。

    李长烟也知道谢渊渟就是九重门门主,但并不知道谢渊渟和蓝夙前世今生这么复杂的关系,只单纯以为谢渊渟深藏不露,在江湖上有另外一个身份。

    看了周围一圈,没看到宁霏和谢渊渟,问阳天部统领:“你们门主和夫人呢?”

    阳天部统领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表情指了指对面的山上:“在那边,但他们现在恐怕不适合出来见你们。”

    ……

    清晨,树林中。

    宁霏整个人窝在谢渊渟的怀里,睡得极沉极沉,连睫毛都不颤一下,仿佛天塌下来都吵不醒她。

    谢渊渟却是完全清醒的,躺在她的身边,一手支着身子,一手把她揽在怀中。

    五月里的南方天气温暖,宁霏的身上只盖了谢渊渟的两件衣服,下面的身子完全是光着的,只露出半边光洁玲珑的肩头。雪白的肌肤上,满是累累的青紫殷红的痕迹,一层叠着一层,一看便知昨晚的战况有多么激烈。

    谢渊渟望着她沉静安宁的睡颜。她在睡梦中都下意识地微微弯着嘴角,依恋而满足,仿佛在他的怀抱里,就是在世上最舒适最安心的地方。

    他眼中全是蚀骨的温柔和宠溺。

    昨天他身上那种死亡般黑暗绝望的气息,早就已经一扫而空。他的长发像是华丽的黑色锦缎一般披散下来,身后的树林间,初升的阳光斑斑驳驳地透过枝叶投射过来,照在他的黑发上,晕开一片温暖而灿烂的金黄色光圈。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容美艳得惊心动魄,犹如一片在阳光下无边繁华的荼蘼花海,每一朵刚绽开的鲜花每一片被照彻的新叶,都透着震撼人心的鲜活生机。

    树林外面,远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宁霏像是被惊动了,却没有完全醒过来,换个姿势,迷迷糊糊地往谢渊渟怀里的更深处钻去,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像是一只不愿意醒来的慵懒的猫咪。

    谢渊渟带着微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知道她是累极了。昨天一连放了几十箭,已经严重透支体力,后来又折腾了大半夜,现在肯定醒不过来。

    从树林外面传来一声仿佛尴尬癌晚期的轻轻咳嗽声:“咳……门主,灵枢公子带着白神医等人和李家军进来了,现在就在山下……”

    昨天从宁霏扑进谢渊渟怀里的时候,周围幽天部的人就十分有眼色地退开了,让他们有足够的个人空间。

    结果没想到这两人一发不可收拾,在树林里直接就酱酱酿酿不可描述了起来,而且还是惊天动地的一场大战。

    他们不敢离开,怕这两人沉浸在那啥啥当中遇到危险,或者就算是被打扰了也够呛,于是不得不在周围守着。

    幽天部里不少人都还是单身狗,这一个晚上听下来,被虐得惨无人道,恨不得找根面条把自己吊死在树上。

    部里的女性们听到后面,一个个脸上都能煎鸡蛋,以“我们女人脸皮薄嘛”这个浑然天成的理由,义不容辞地把守卫的任务丢给男同胞们,纷纷溜了。

    剩下一堆单身久了的大老爷们,彼此面面相觑,突然发现,咦,自己的队友好像也挺眉清目秀的啊?

    然后猛然清醒过来,哇地一下弯腰开始干呕……

    谢渊渟穿上自己的衣服,没有叫醒宁霏,把她抱了起来,用地铺上的衣服把她全身裹紧,就这么抱着她走了出去。

    外面幽天部的众人们一看见他们走出来,先是唰一下齐刷刷转过头去,然后发现自己的动作太大,连忙又转过来,硬摆出一脸“没事的这很正常走到哪都能见到衣衫不整的男人抱着少女从小树林里走出来的场面”的表情。

    谢渊渟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其实幽天部众人这时候就算在他面前敲锣打鼓吹喇叭他也未必能注意得到,他的目光一直都在怀里的人身上。

    这时,白书夜和李长烟也赶过来了。

    都是过来人,一看谢渊渟抱着宁霏的那样子,两人瞬间就心知肚明怎么回事。

    虽然早就知道宁霏嫁给谢渊渟的事实,他们成亲后洞房也是天经地义,但赤果果地看见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两人一肚子不爽,十足的自己家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好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当然白书夜更加不爽的是,靠,老子还没在小树林里打过野战呢,你们当小辈的这么嚣张!

    谢渊渟抱着人家的女儿,对着自己的岳父岳母,一点没有尴尬羞涩不好意思的样子,好像他昨晚跟宁霏只是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光明正大坦坦荡荡:“霏儿累了,我带她先去休息,过两天再走,爹娘和舅舅可以先回去。”

    白书夜和李长烟:“……”

    他们还能说啥?

    回去的路上,李长烟摇头感叹了一句:“哎……年轻人就是年轻人。”

    三十六岁年纪上不上下不下的中年少男白书夜最听不得年轻这两个字:“你什么意思?他们是年轻人,我难道就不年轻了?”

    李长烟毫无诚意地:“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白书夜简直不能忍,把李长烟从马车上往下拉:“我们也去小树林里来一场!”

    李长烟懒洋洋地一句话:“我六个半月了。”

    一下子蔫了的白书夜:“……”

    他要在白府里面也种一片小树林,等李长烟生了之后,保证十年如一日永远年轻!

    ……

    李长云率领李家军,带着隐观会的俘虏也离开了,走的时候给九重门的众人留下了一批帐篷。

    九重门还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打算把太昊八极大阵记录下来,阵里的那些机关和毒虫毒物也收起来带回去。青阳山的地形跟苍何岭相似,同样可以布下太昊八极大阵,能让九重门的防卫强度提升一大截。

    宁霏一直睡到当天晚上才醒过来。这一觉她睡得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夕,醒来后过了半天时间,才慢慢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帐篷里面,周围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她的一颗心脏立刻就悬了起来。

    “谢渊渟?”她猛地从地铺上坐起来,“谢渊渟!”

    她只喊到第二声,帐篷门帘一动,外面冲进来一个人影:“霏儿?”

    宁霏看清那个人影,心脏猛地朝一落,朝谢渊渟扑了过去,紧紧抱着他不放。

    “我还以为你……”

    她其实是没有理由以为谢渊渟会离开会消失的。但之前眼睁睁地看着谢渊渟从峰顶上坠落下去,险些永远失去他的那种巨大的恐惧,仍然让她心有余悸。谢渊渟一不在她的眼前,她就觉得心慌。

    谢渊渟笑着吻她:“我不会走的。”

    宁霏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只裹着一件外衣,其他什么也没穿,身上累累的红紫痕迹还没有消退下去。

    昨晚大半夜的激烈和疯狂一下子从她脑海中涌了上来。那时候她只想着把能给的全部给谢渊渟,没有一点保留,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开始觉得害羞。脸上一红,赶紧把外衣裹紧,遮住那些痕迹。

    谢渊渟笑起来,从旁边拿过一套早就准备在那里的女子衣服,帮宁霏穿衣。

    宁霏的全身酸软得几乎动弹不得,尤其是昨天拉弓射箭的两只手,好像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了,连抬都抬不起来,无论怎么命令它们,都只剩下微微的发抖。

    谢渊渟以前在素问作为一具尸体的时候,都能熟练地伺候她穿衣,但这时候一穿就穿了快有一柱香时间。因为穿着穿着就变了味,不往上套反而还往下脱,越穿衣服越少,越穿身上的痕迹倒是越多。

    宁霏本来就没力气,这时候更是整个人几乎化成了一滩水,任他摆布。直到谢渊渟再次把寸缕不着的她压在地铺上的时候,一个长长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一下子打断了所有暧昧火热的气氛。

    “咕噜噜……”

    两人在地铺上,一上一下地停在那里,面面相觑。

    宁霏双眼迷离地望着谢渊渟,脸红得快要烧起来,嘴唇被蹂躏得鲜红微肿,脖颈和锁骨上的红痕比之前更加艳丽。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声音。

    倒是谢渊渟先轻笑了一声,直起身来,这次规规矩矩地给她穿上了衣服。

    “多久没吃东西了?”

    宁霏想了半天,她现在稀里糊涂地没什么时间概念:“好像是一天多吧?”

    谢渊渟把她从地铺上抱起来:“我刚才就在外面做饭。应该可以吃了。”

    帐篷外面是一大片清理出来的空地,点着一堆堆的篝火。九重门幽天部、颢天部和朱天部的人都留了下来,

    谢渊渟抱着宁霏坐在篝火边,给她端过来一碗火上生滚的白粥,还有已经片成一片片的烤野鸡肉,一勺子一勺子地吹凉了喂着她吃。

    周围众人全都心疼地掉过头去——心疼他们寄几。

    嗯,周围的队友们真是越来越眉清目秀了。

    宁霏一边吃一边问:“我爹娘师兄和舅舅他们来了没有?”

    “来过了。”谢渊渟说,“我让他们先回去。九重门活捉了几个隐观会的下属,够舅舅回去向皇帝交差的。”

    宁霏这才想起来:“谢逸辰呢?”

    “也抓到了。”谢渊渟朝不远处的一个帐篷一指,“在那边关着,还没醒过来。”

    他望着宁霏:“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这是宁霏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仇人。他之前哪怕是自己落下悬崖,都想着要把谢逸辰抛上去,就是因为宁霏想要亲自报这份血海深仇。

    宁霏吃得差不多了,肚子一饱,懒洋洋地又有点开始犯困,提不起精神来,窝在谢渊渟的怀里。

    “都行,杀了就是了,我现在不是很在意这个。”

    刚刚重生回来的时候,她心心念念的只有向谢逸辰报仇,日日夜夜只想着生啖其肉生饮其血,让他失败到一塌涂地,让他也尝尽她曾经受过的苦楚,让他落到这世上最为惨不忍睹的下场。

    但现在,这份曾经刻骨的仇恨已经渺如尘埃,谢逸辰是个什么下场,对她来说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抱着她的这个人。

    谢渊渟一笑,把宁霏抱得更紧了些,吻上她的嘴唇。

    “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病娇宠:黑萌嫡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