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 与子成说
    灵枢一愣:“你去找他?”

    “对。”宁霏一刻不耽搁地披上衣服,“他走了多久了?”

    “两天。可你不是……”

    “我不生他的气。”

    宁霏擦掉泪水,开始收拾东西。

    刚刚听见灵枢说两天的时候,她的心脏还悬了一下,因为她现在出发肯定是追不上谢渊渟了。但这时候,她的声音变得出奇地平静。

    “我看见了我前世里死后发生的事情,他用他的魂魄换了我的重生,我这一世的命,是他给我的。”

    蓝夙以生生世世换她这一世,那么这一世里,她会给他想要的一切,包括她的心。

    前世他为了她走遍万水千山无尽雪原,这一世,轮到她千里迢迢地去救他。

    她要把他找回来。

    如果找不回来,他永远不再有来世,那么她也陪着他就是了,这世上肯定有的是办法让一个人的魂魄消失。

    即便是灰飞烟灭,他也不会是孤零零一个人。

    ……

    从京都到隐观会所在的边境山中,有九百多里路程,其中绝大部分地方通了官道,平常人乘坐马车需要走个六七天时间。

    但宁霏和前世的蓝夙一样,一路上日夜兼程,换马不换人,一天赶三四百里的路,第三天就到了大元南方边境。

    隐观会藏在一片名叫苍何岭的山岭中,太昊八极大阵也布在那里面,虽然从外面看过去什么也看不出来。

    在苍何岭外面的山脚下,宁霏见到了李长云、李长烟和白书夜。

    她这才知道,众人进苍何岭之后,还未接近隐观会,便陷入了周围山中布下的太昊八极大阵。李长云率领大半李家军在末尾殿后,及时发现异样才退出来,但白书夜夫妻和在前面打先锋的一队李家军却被困在阵中。

    李长云就是在这个时候抓住时机给京都传的信,紧接着太昊八极大阵范围扩大,把他和剩下的李家军也卷了进去,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传信出来。

    直到五天之前,谢渊渟带着九重门的门人来到苍何岭,进入大阵,把他们和大部分李家军都带了出来。但他自己却跟他们失散,被困在了阵中,消息全无。

    李家军虽然出来了,但在大阵里面被困了这么长时间,元气大损,现在已经完全不在战斗状态,再强行冲进去也毫无意义,正在苍何岭外面休整。

    李长烟的情况最为糟糕。白书夜现在简直是肠子都悔青了。

    李长烟在身孕满三个月后,因为胎像十分稳定,白书夜没再拘着她,她在外面自由自在惯了,这一次怎么也不肯留在京都。她一再向白书夜保证只是陪着来而已,不会上战场打仗,白书夜想想她的身孕还不到六个月,问题不大,最后还是磨不过她而答应了。

    谁料想隐观会比他们预料中难缠百倍。他们根本都没有跟对方碰上面交上手,单是一个太昊八极大阵就把他们困在里面困了快一个月,李长烟的身孕也远远超过了中间三个月的安全期。

    太昊八极大阵里杀机四伏,凶险异常,李长烟出来的时候已经动了胎气,要是谢渊渟没有赶到的话,她这个孩子怕是都未必保得住。

    现在李长烟在苍何岭外面,白书夜给她调养了数日,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李长烟一见宁霏也来了,十分惊讶。

    “霏儿,你怎么也来了?你们夫妻俩出什么事了?”

    谢渊渟来的时候,看过去就极其怪异极其不正常。跟他以往的疯疯傻傻不同,那样子犹如一潭黑色的死水,表面上平静得毫无波澜,天知道水底已经变成了什么样。

    从他来的时间算起来,他应该是京都那边的婚礼一完成就出发了,只怕连洞房之夜都没过。

    问他怎么回事,他完全不回答,当时在太昊八极大阵里面情况紧急,他们也没有那个工夫一直追问下去。

    宁霏摇摇头。

    “没事,我要进苍何岭带他出来。”

    李长烟一怔,想说太昊八极大阵里面太危险,但这似乎又不是阻拦宁霏进去找谢渊渟的理由。要是他们有这个能力的话,也不会把谢渊渟扔在里面。

    “我懂一点奇门遁甲。”宁霏说,“爹陪着娘就留在在苍何岭外面,李家军也继续在这里休整,等我破了太昊八极大阵之后,你们再进去。”

    白书夜是从现代来的人,前世里没有教过她奇门遁甲之术,但她后来自己行走江湖的时候救了一位前辈高人,对方为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传了她基本的变化和算法,还有详细的阳遁九局和阴遁九局。

    太昊八极大阵她虽然没有见过,但既然是奇门遁甲之术,原理应该都是相通的。

    谢渊渟能把白书夜等人和整支李家军带出来,他对此肯定也略知一二。但大约是太昊八极大阵的规模实在太大,光靠他一个人分身乏术,还是破不了,所以他自己没有出来。

    进了苍何岭之后,宁霏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太昊八极大阵其实就是一座巨大的会移动变化的迷宫,以南方原本就复杂多变的地形作为基础,在里面加上了机关、瘴气、毒虫、猛兽、高手埋伏等致人死命的重重危险。

    人一走进去首先迷路,在大阵里一直绕圈子,怎么走也走不出来。如果要强行硬闯的话,就要面对大阵里所有的杀着,因为大阵会根据被困住的人而变化,永远把人引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除非来个百万大军踏平整座大阵,否则区区数千上万的军队进去,只有活活困死在里面的份儿。所以太昊八极大阵一旦布下,对付一般的敌人都绰绰有余。

    宁霏是和灵枢一起进去的,只走了大半圈,她就发现,这个太昊八极大阵已经“死”了。

    所谓的死阵,就是大阵仍然存在,但已经不会变化移动。

    大阵的移动是靠人来实现的,比如说改变机关的方位,把毒虫猛兽从一处引到另一处,只需要很少的人手,就能让整个大阵变幻莫测。

    阵死了,就意味着控制这个大阵的隐观会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死了。

    不会变化的太昊八极大阵,失去了最为危险诡秘的一层外衣,也就失去了至少一半的杀伤力,只是一座复杂危险的迷宫而已。只要略懂奇门遁甲之术,辨清方向,肯定能走得出来。

    那谢渊渟为什么不出来?

    宁霏心里突然咯噔一声。

    他该不会是……

    她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推算出前往大阵中心阵眼的路线。不出所料的话,隐观会分会应该就坐落在最容易控制整个大阵的阵眼上。

    然后把这条路线和太昊八极大阵的生门死门等全部画下来,画成一张极为复杂的地图,交给灵枢。

    “师哥,你出去带师父他们进来,按照地图上的路线走,隐观会应该在中心这个位置。如果还是遇到危险,就先从生门退出去。”

    大阵已经死了,又有路线引导,现在李家军再进来应该已经不会再被困住。万一仍然有剩下隐观会的人没有死绝,还在控制大阵变化,这变化肯定也只是局部的,白书夜和灵枢都是高智商,应该会懂得应变。

    灵枢望着宁霏:“那你呢?”

    “我先去隐观会。”宁霏说,“谢渊渟肯定在那里。”

    ……

    苍和岭,无名峰。

    这是一座岩溶地貌的山峰,内部几乎一半都是空的,上面稀疏地生长着少许草木,到处遍布溶洞和裂隙。山壁上几乎没有建筑,只有一条条栈道、绳梯和绞盘,将这些溶洞缝隙连接起来。整座山峰就像是一栋有着无数房间和廊道的大楼。

    但现在,这些栈道梯子大半都被毁坏了,七零八落地挂在山壁上,有些地方还燃烧着火焰,腾起滚滚黑烟。

    山峰上很多地方都堆着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涂抹在满是褶皱的灰白石壁上,在黯淡的月光下,把石壁染成一种触目惊心的血红色。

    隐观会分会据点已经被九重门攻破,只剩下山峰最高处的一座亭子,矗立在峰顶一块险峻的孤石之上,四面空阔,长风浩荡,下面就是夜色中云雾缭绕的无底深渊。

    亭子上面有两个人影,下面是最后几个隐观会的人,手里全都举着火把,满身血污衣服凌乱,显然是刚刚经过激烈的打斗。而九重门的门人们,都被逼退到了峰顶以下的地方,跟上面的众人对峙着。

    “都给我退后!”一个隐观会的女子挥着手中的火把,歇斯底里地大喊,“不然我立刻引爆这亭子下面的火药,让你们的门主尸骨无存!”

    朱天部和阳天部统领在众人前面,不得不拦着众人往后退去,也喊道:“你要是炸了亭子,你们的宗主也会是一样的下场!”

    亭子里面,谢渊渟挟持着已经没有知觉的谢逸辰,淡淡的声音从上面飘下来。

    “你们全部退后,到山脚下面去,这里要是炸了,也会波及到你们。”

    阳天部统领大惊:“门主,您不能让他们真的引爆火药!您不是还要把谢逸辰活着带回去给夫人吗?”

    谢渊渟朝下面看了一眼。

    “恐怕带不回去。跟她说声抱歉,她的仇不能由她亲自来报了。”

    这里只是隐观会的一个分会,谢逸辰身为宗主,隐观会的人绝不会允许一个知道隐观会无数重要秘密的人被活捉带走。如果救不回谢逸辰,那宁愿把人杀了灭口,也不会让谢逸辰落入敌人手中。

    他如果不把谢逸辰交还回去,要么隐观会亲自动手引爆火药炸掉峰顶杀了他们两个;要么他先杀了谢逸辰,那隐观会就也没有顾忌了,照样会杀了他。结局都是一样的。

    这亭子立在孤岩危石之上,临着笔直的峭壁,下面就是不见底的深渊。即便能躲得过爆炸,这座山峰高达百丈,就是轻功再高,也无法从这么高的地方活着落地。

    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必要考虑活着不活着了。

    宁霏赶到隐观会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一幕。

    谢渊渟从京都南下的时候,又带来了九重门的其中三部。现在在山峰上的只是九重门的大部分门人,而幽天部已经悄悄退到了对面的另一座山上,在想办法从远处解决隐观会的那些人。

    宁霏到附近的时候,先遇上的就是幽天部,他们埋伏在树林中,正在寻找合适的位置。

    宁霏不认识九重门的人,刚看见的时候,还以为是隐观会的人埋伏在这里,差点动起手来。但幽天部统领曾经无数次听说过门主夫人,还见过谢渊渟画的宁霏的画像,虽然从未真的跟宁霏见过面,但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夫人!别动手!我们是九重门幽天部的!”

    幽天部的众人得知门主夫人来了,都诧异地围了过来。

    从门主那副心如死灰的样子来看,他跟夫人之间的关系应该已经坏到了极点,为什么夫人现在还会追到这里来?

    难道是为谢逸辰这个仇人而来的么?

    宁霏拧眉望着远处夜色下的峰顶:“这是怎么回事?”

    “门主抓到了谢逸辰。”幽天部统领语速飞快地解释道,“但他们被隐观会逼到了峰顶上,那座亭子下面埋有火药,遇火就会爆炸,所以现在两边正在僵持。”

    他话未说完,宁霏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不能射杀隐观会的那些人?”

    “我们埋伏在这里就是这个打算。”幽天部统领的眉头也皱得死紧,“但他们有九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有火把,如果我们不能一口气同时射死所有人,只要有一个人没死,都能引爆火药。”

    从那些人所站的位置来看,火药就埋在亭子下方的一个小洞中,那些人甚至都不用有多少行动能力,只要把手里的火把往前一抛就行了。

    九重门幽天部擅长埋伏、潜行和追踪,也最为精擅使用暗器,但暗器一般是在近距离内使用的。这里距离对面峰顶少说也有四五十丈距离,没有暗器能够射到那边,只能使用弩箭或者弓箭。

    要在这么远的距离精准无误地同时射死九个人,需要九个箭术一流的神箭手。幽天部并不常用弓箭,要找出九个能胜任的人来,实在是没有什么把握,所以他们才会在这边犹豫这么久。

    “夫人!”一个门人突然惊叫起来,“门主!”

    宁霏猛然转头朝对面峰顶上看去,亭子里一个人影已经掐住了另一个人影的脖颈,而下方的隐观会众人正举着火把朝埋藏火药的洞口而去!

    “给我!”

    宁霏以电光石火般的速度从一个幽天部门人的手中夺过一副弓箭,朝前踏出一步找准位置,拉弓搭箭,对准了最后面一个拿着火把的隐观会下属!

    “咻——”

    箭矢锐利地划破空气,从这座山头朝对面的峰顶上激射而去,从侧后方不偏不倚地射入了最后那个人的右边肩膀。

    那人惨叫一声,因为宁霏用的是强弓,从背后而来的箭矢带有强劲的冲力,把他带得整个人往前扑去。右边肩膀受伤而无法握住火把,火把脱手而出,正砸在他前面另一个人的身上。

    前面那人猝不及防,衣服头发一下子全部着火,本能地尖叫起来,手忙脚乱想要去扑灭火焰,其他人的注意力一下子也被他吸引过去,都朝他转过了头。

    宁霏要的就是这个瞬间。五指夹了四支箭,一口气搭到弓上,全部射出!

    “嗖嗖嗖嗖!”

    对面峰顶上的四个人应声而倒,每个人都是一箭穿颅,瞬间毙命。

    宁霏四箭射出,箭矢还在空中飞行的时候,她就已经再次搭上了第二批的四支箭矢。对面四个人刚刚倒下,剩下的四人才刚刚朝这边转过身来,又是四支箭矢呼啸而至,同样是迎面穿颅而过,鲜血飞溅。

    只在这瞬息之间,九个人已经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宁霏还未来得及松出一口气,只见那个身上着火而在地上满地乱滚的人,竟然忍着全身燃烧的剧痛,一把抓起旁边一个已被射死之人丢在地上的火把,朝埋火药的小洞里扔去!

    宁霏刚才的八箭先射死了其他八个人,之所以把这个全身着火的留到最后,一是因为只有他是躺在地上到处乱滚,不容易瞄准;二是因为他的行动力肯定是最低的。

    但隐观会的下属又岂是普通人物,纵然在这种身陷烈火的情况下,竟然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还有这种意志力坚持着做完该做的事情。

    宁霏又是一支箭追过去,射穿了那人拿着火把的手臂,但已经太迟了,火把脱手飞出,落进了那个小洞里面!

    “轰!”

    一团巨大的火焰腾起,整个峰顶被爆炸的猛烈气浪掀了起来,上面的孤石和亭子全部都被炸飞了。

    “门主!”

    九重门门人的惊叫声响成一片。亭子下面埋藏的火药量其实并不多,谢渊渟和谢逸辰距离稍远,爆炸的火焰还无法直接波及到那里,但两人都被气浪冲出了峰顶之外,没有落脚点,从半空中往下落去。

    宁霏瞳孔骤缩,猛然咬紧嘴唇,再次搭了三支箭到弓上。

    “嗖嗖嗖!”

    三箭靠在一起同时射出,全是朝着谢逸辰而去。若是能把谢逸辰钉到岩壁上面,那么抓着他的谢渊渟说不定就也能借此减缓下落的趋势。

    然而谢渊渟看见了这三支箭,竟然往里面一拉谢逸辰,避开箭矢,把谢逸辰朝岩壁上抛过去,谢逸辰挂在岩壁上生长出来的一棵小松树上面,谢渊渟自己却因为反作用力而朝悬崖下面更快地坠落。

    宁霏几乎没被气死,朝着对面的悬崖高喊起来。

    “你疯了!……抓住岩壁!”

    谢渊渟听见她的声音,在半空中猛然转过头来,睁大了眼睛,一脸反应不过来的呆愣愕然之色。

    宁霏没工夫再开口说话。谢渊渟落下去的地方,下面是一片刀劈斧削般光秃秃的石壁,上面寸草不生,根本没有可以抓住的地方。

    她再次朝谢渊渟的下方同时射出四箭,四支箭矢从上到下夺夺夺夺钉进石壁之中,竖着排成一列。

    谢渊渟终于不再刻意让自己往悬崖下面坠落,朝那四支箭矢抓去。箭矢并非多坚固的东西,在他的一抓之下,四支钉在石壁上的箭接连咔嚓咔嚓折断,但他的下坠之势也减弱了几分。

    宁霏毫不停顿地迅速在他下方补上四支箭,也是瞬间折断,下面的四支仍然是一样……岩壁上出现了长长一排被折断的箭头,弯弯曲曲犹如一条攀附在那里的长蛇,开始时是飞快地往下方延长游去,但越往后面,速度就越来越慢。

    直到宁霏射到幽天部带来的最后四支箭。她把弓拉到最满,四支箭不再是竖着排成一列,而是两支一组,横着钉进了岩壁,几乎没入三分之一的深度。

    谢渊渟这时的下落之势已经很慢,人也几乎贴到了岩壁上。这四支箭一至,他双掌拍出,以粘劲内力吸在岩壁上稍微突出的地方,双足则是各自踏上其中两支箭。

    “嘎吱——”

    四支箭发出一声长长的刺耳声音,在幽谷中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令人的整颗心脏都跟着紧紧地揪了起来。

    箭矢齐齐往下弯成一个惊险无比的弧度,但终于还是停住了,在半空中微微摇晃了一下,承载住了一个人站在上面的重量,没有折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病娇宠:黑萌嫡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