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1 宫变
    那人的全身突然喀喇喇一阵骨骼的脆响,建兴帝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材一下子拔上去两三寸的高度,从中等身材一下子变成了高个子。

    然后他从脸上脱下一层人皮面具,露出下面那张俊美温雅的面容来。

    “你……”

    建兴帝的一双眼睛几乎要瞪出来。

    “老十二!”

    这个人竟然是谢逸辰!

    谢逸辰平静地再次开口,已经不再用假嗓音,而是恢复了他自己本来的声音。

    “皇上叫我一声老十二,看来是还把我看做儿子,我很高兴。”

    “谢逸辰……”建兴帝又惊又怒,“你居然……”

    他居然根本就没有死!

    而且看他现在的容貌完好无损,在前年睿王府那场火灾里没有受一点伤,火灾很可能就是他自己一手安排的,为了他的诈死和逃走。

    建兴帝咬牙切齿地看向旁边的玉虚真人:“他是……”

    “我的下属之一。”谢逸辰淡淡说,“感谢父皇这一段时间来对他的信任。”

    玉虚真人在旁边提醒道:“宗主,皇帝的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谢逸辰笑了笑,“这不是太久没见到皇上,想跟皇上叙叙旧。不过还是算了,正事比较重要。”

    建兴帝在极度的愤怒之下,怒斥都有了力气:“……孽子!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已经死了,名字在皇家玉牒上都已经被勾销一年多了!别妄想朕会把皇位传给你!”

    “我没有这么想过。”谢逸辰说,“只是希望皇上能把皇位传给十八皇子。”

    他在睿王府放了一场火,诈死逃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自己这个皇子的身份。而如果不是皇嗣的话,就无法名正言顺地继承皇位,除非推翻大元,改朝换代。以他目前的实力来说,这还是太困难了。

    建兴帝冷笑起来:“老十八?那跟把皇位传给你有什么区别?”

    十八皇子是建兴帝最小的一个皇子,现在才十二岁,还没有封王,是宫里一位宫女出身的美人所出,几乎没有什么倚靠。他从小身体病弱,头脑一般,又因为没有背景地位,平日里常受冷落和其他皇室子女的欺负,因此性格也十分胆小懦弱。

    谢逸辰既然说出了这话,就说明十八皇子早就已经被他掌控在手心里。如果把皇位传给十八皇子,十八皇子完全就是个傀儡,朝政大权一样会全部落到谢逸辰的手中。

    他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先借着十八皇子之名统治大元,等到自己的势力壮大起来了,再取代十八皇子的位置。

    谢逸辰平静地说:“我之所以希望皇上能亲自下旨传位,只是为了让天下人更容易信服,省些周折麻烦而已。即便皇上不愿意,皇宫和京都现在已经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我一样可以让皇上驾崩,然后向天下公布皇上的遗旨,只不过需要多费一番工夫罢了。但我向皇上保证,只要皇上愿意帮我这个忙,我和皇上毕竟还是骨肉血亲,事后一定会治好皇上的病,让皇上安度晚年。”

    “呸!”建兴帝怒极,“什么骨肉血亲,朕没有你这样的孽子!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朕绝不会把皇位传给十八皇子!”

    谢逸辰叹了一口气。

    “你在这里陪着皇上。”他对玉虚真人说,“皇上现在状态挺好的,可能一时还是想不明白,等到刚才那颗药的药效过了,说不定就会改变主意。”

    玉虚真人应道:“是,宗主。”

    谢逸辰转过身,往龙泉宫的门口走去。

    “我该去会会我的两位兄长了。”

    ……

    龙泉宫门口外面。

    太子和益王在那里已经等了整整大半天,龙泉宫里毫无动静,建兴帝还是没有要见人的意思。除了他们两人以外,一个朝臣或者贵族都没有被放进皇宫里来,甚至连这个时候本该围在龙泉宫的后宫妃嫔们都没有出现。

    他们已经知道龙泉宫里面此刻怕是凶多吉少,但他们进宫时各自只带了贴身伺候的一个随从,硬闯进去根本不可能。一时想不出办法来,在那里转来转去,心急如焚。

    随着夜幕降临下来,益王先沉不住气了,准备先出宫回去。

    他本来想着,要是建兴帝有个万一,他这个当皇子的在最重要的时刻不能缺席,否则皇位恐怕就没他的份了。但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心底的不祥预感越来越浓,总觉得这皇宫里到处杀机隐现,再留在这里的话,他自己的性命怕是都有危险。

    但是还没来得及走,庞公公就从龙泉宫里出来,叫住了他和太子。

    “太子殿下,益王殿下,皇上说可以见两位了。”

    太子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惊喜道:“父皇的身体如何……”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龙泉宫门口周围的黑暗中,出现了大批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

    太子和益王同时大惊:“放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自然是送两位兄长去见皇上了。”

    谢逸辰从龙泉宫里面走了出来,站在包围圈外,淡淡地望着里面的两人。

    太子和益王更加震惊。

    “十二弟?你竟然没死?这……全都是你干的?”

    “当然。”谢逸辰说,“两位兄长先走一步,皇上很快就来。”

    太子很快明白过来,一听这是建兴帝暂时还没有事的意思,但心脏一点都没有落下去。

    谢逸辰显然是要逼宫造反,控制了建兴帝,逼迫建兴帝传位。他和益王都是原本最有可能继位的皇子,首先要除掉的自然是他们两个,所以早上才把他们放进了皇宫。

    在这里被御林军乱刀砍死的话,外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谢逸辰只要倒打一耙,说建兴帝传位圣旨一下,他们两个不服气而弑君谋反,被御林军当场诛杀,就可以把他们的死堂而皇之地蒙混过去。

    太子和益王也顾不得他们原本的敌对关系,这时候先应付眼前的危急时刻才是最重要的,两人靠在了一起,面对着周围的大批御林军。

    他们进宫的时候,各自照例只带来一个随从。虽然四个人都是会武的,但因为进宫,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带,而包围着他们的是上百个披挂严整全副武装的御林军,差距太过悬殊,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得了性命。

    这时,从皇宫正门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轰!”

    皇宫门口像是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夜幕中腾起一团熊熊的火光,砖石被炸开落下的轰隆隆声音远远地传来。紧接着又是几声爆炸响起来,地面剧烈地震撼,皇宫正门的围墙和大门似乎都倒塌下来了。

    “有人在攻打皇宫正门!”

    从那个方向飞奔过来一个御林军将领,对围在龙泉宫门口的众士兵大声高喊。

    “大统领有令,留一部分人在这里,其他人立刻去皇宫门口增援!”

    皇宫正门那边远远传来一片打斗声,似乎已经正在激烈的交战之中,到处都有御林军士兵朝那边赶过去。

    龙泉宫门口的御林军士兵们朝谢逸辰看去,谢逸辰犹豫了一下,朝士兵们挥挥手,大部分人便也朝皇宫正门那边过去了。

    太子和益王虽然在这里,但他们只有区区四个人而已,武功也都高不到哪里去,留一小半下来就足够对付。

    然而,等这一大半御林军士兵离开之后,从龙泉宫的宫殿屋顶上,突然传来一道锐利的破空之声,直取谢逸辰的后心。

    “叮——”

    一道暗紫色的光芒从夜色中划过,谢逸辰猛然侧身躲避,飞来的那枚暗器划破他身前的一层衣服,射入了他身后的一个御林军士兵胸口。

    那士兵连哼都没哼一声,往后便倒,摔到地面上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整张脸都变成了紫黑色。

    谢逸辰回过身,正看到一身红衣的谢渊渟从龙泉宫顶上飘然落下来,一手长剑,一手五指间还扣着更多的毒镖。

    “十二叔,好久不见。”

    谢逸辰脸色一变。龙泉宫后面出现了更多的人影,朝这边赶来,夜色中只能看得出来,那些人绝对不是御林军。

    谢渊渟还没来得及再次动手,谢逸辰做了个手势,只听啪地一声爆响,龙泉宫门口腾起了一大团浓浓的白色烟雾,迅速弥漫开来,遮蔽了所有的视线。

    谢渊渟冲进烟雾里,正看到一个御林军士兵在太子的身后,持刀朝太子砍下去。他一剑削下了那个士兵的人头,把大惊失色的太子拉过来。

    “是我。”

    谢渊渟护着太子从烟雾里面冲出来,龙泉宫周围在烟雾的遮蔽下一片朦胧不清,谢渊渟带来的那些人已经和留下的御林军交上了手,一片激烈的打斗声。

    谢渊渟朝四周扫视了一遍:“有没有看到谢逸辰去了什么地方?”

    “没有。”太子摇头,“益王还在那里面……”

    “管他去死。”

    谢渊渟拉着太子往龙泉宫后面走。益王要是死在这一片混乱之中,那就省了不知道多少事情,他不上去补一刀都是因为他没空,还管益王的死活。

    谢渊渟把太子交给他的四个属下:“送父王从地道出宫,别回太子府,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先躲起来。”

    正在攻打皇宫正门的,是太子府和太子一派的朝臣家中的府兵。这些府兵一般只为保护府邸所设,数量很少,七拼八凑才凑起来五六百人。而且并非真正的军队士兵,没有实战经验,对上驻守皇宫的八千御林军,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以火药爆破皇宫正门,只是为了把声势弄得十分浩大,用来吸引御林军的注意,好让谢渊渟带人从皇宫里面的地道进来,营救太子和建兴帝。

    只要把人救出来,他们就得马上撤退,否则势单力薄,还是得被御林军困死在皇宫里。

    另一边,龙泉宫里面,宁霏和白书夜已经杀光院子里守卫的御林军和宫人,进了建兴帝的寝宫。

    玉虚真人一见两人闯入,立刻退到建兴帝的床边,一把抓起建兴帝,以匕首横在建兴帝的脖颈上。建兴帝刚才那一颗药的药效已经过去,加上气急败坏,怒火攻心,这时候一受惊,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别动!”玉虚真人厉声喝道,“不然我立刻杀了他!”

    宁霏仿佛觉得很好笑地望着玉虚真人:“太子已经被我们救出来了,益王死在乱军之中,还有用来拟旨的传国玉玺也被我们偷走了,如果皇上现在在这里驾崩,没有遗旨,太子就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你觉得我会介意皇上是死是活?”

    当然,她这话里面一半全是瞎说。

    玉虚真人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手中的匕首朝建兴帝脖颈里刺去:“你们胡说!那你们还来这里干什么……”

    他手里的匕首尖刺破了建兴帝脖子上的一层皮肤,血珠溢了出来,但也只能刺到这里,他的全身就像是石化了一般,僵硬得动弹不得,匕首再也无法前进一分一毫。

    白书夜把衣袖中一个打开的小药瓶收起来:“还以为是个精通药理毒术的,看来也不过如此。”

    他上去把玉虚真人手里的匕首取下来,用一根手指一戳,玉虚真人就像是一尊硬邦邦的人俑一样,咚地一声摔到了地上,全身仍然僵硬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他随手把匕首一掷,匕首穿透了玉虚真人的一条腿,把他钉在地上。

    宁霏正在给建兴帝把脉,白书夜上去让建兴帝闻解药:“怎么样?”

    “不太好。”宁霏说,“但现在必须强行让他醒过来,只有他才能震慑御林军士兵。”

    皇宫内八千御林军,不可能所有人全都反叛了,大部分士兵恐怕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听从将领的命令行事。

    建兴帝亲自出面,才有希望把这次叛乱镇压下来。

    这时,谢渊渟从龙泉宫外面赶了进来。

    “快走!”他满身都是鲜血,一边拔下被刺穿在长剑上的一截断臂,一边喊道,“龙泉宫被包围了!”

    宁霏侧耳一听,龙泉宫的四面八方果然传来大片大片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无数的破空之声响起,上百支箭头燃烧着火焰的箭矢,犹如密密麻麻的火焰流星雨一般朝龙泉宫射来。

    “帮我挡一会儿!”宁霏也喊道,一边飞快地从怀里取出针灸包,“皇帝晕过去了,必须让他醒过来!”

    她的医术和白书夜相差无几,但白书夜的武功比她高得多,所以是由她来救醒建兴帝。白书夜也拔出长剑,一剑斩落了射向宁霏的三支火箭。

    “快点。”他催促宁霏,“我们就算能挡得住箭,龙泉宫也快要烧起来了。”

    龙泉宫完全是木结构,那些箭头上带着火焰的箭矢射到墙壁、柱子和窗格上,星星点点的火势飞快地蔓延开来,连成大片大片的烈火,火舌疯狂乱舞,很快就包围了整座宫殿。

    宫殿外面上千个御林军弓箭手,密密麻麻地围在龙泉宫外面,只等着有人被大火从里面逼出来,就立刻射杀。

    龙泉宫的火势很快达到了最盛,大火冲天,站在数丈开外都能感到热浪逼人。从宫殿的大门口里面,熊熊烈火当中,终于出现了几个人影。

    御林军大统领下令:“放箭!”

    话音未落,紧接着便是一个带着怒气的更加威严的喝声传来。

    “统统给朕住手!”

    众人一惊。出现在龙泉宫烈火冲天的门口的当前一人,赫然便是建兴帝。

    建兴帝安然无恙,尽管看过去有些虚弱,但站得很直很稳,声音也很洪亮。

    “全部御林军放下武器!朕在这里,你们进攻龙泉宫,是要造反不成?!”

    御林军大统领脸色大变,叫了起来:“射死他们!皇上已经被他们害死了!这不是真正的皇上!是他们让人假扮冒充的!”

    士兵们大部分都懵了,不知所措,有几支箭呼啸着脱手飞向建兴帝等人,被谢渊渟和白书夜挥剑截了下来。

    “朕是不是真的,你们认不出来?”建兴帝怒喝道,“御林军大统领已经反叛,给朕立刻把他拿下!你们是皇家的御林军,到底效忠于朕还是效忠于大统领,到底是听朕的旨意还是听大统领的命令?”

    更多的士兵动摇了。御林军本就是直属于皇室的军队,听命于皇帝的调遣,大统领不过是起到统率管理作用。若是大统领反叛皇帝的话,御林军自然是应该直接服从于皇帝。

    御林军大统领一见越来越多的士兵都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和刀剑,知道大事已经不妙,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仍然有一些确实是忠于他的心腹士兵围在他的周围,但已经不再对着建兴帝等人,而是不得不对着其他的士兵们。

    “你们还不动手?”建兴帝又高声喝道,“谁抓住了御林军大统领,朕赦免其叛乱的全部罪行!”

    御林军大统领终于没有坚持住,突然转身往人群外面冲去。

    这一逃跑,分明就是证明他的叛乱造反是真的。御林军士兵们大哗,轰然追了上去,跟忠于他的那一小批士兵缠斗在一起。

    建兴帝大松了一口气,身子摇摇欲坠,差点没栽倒下去。刚才宁霏只是强行把他弄醒了过来,让他提起精神出面,他的身体实际上仍然处于极为虚弱的状态。

    但现在还不是他倒下去的时候。龙泉宫周围的御林军只是一小部分,他还需要亲自传旨下去,让全皇宫和全京都的御林军回到控制之中。

    被拦在皇宫外面的皇亲贵族和文武百官们都被放了进来。京都的全部御林军全部接到了建兴帝的旨意。

    现在正是需要之际,不可能处置这所有的御林军,况且绝大多数人的确是受到了大统领的蒙蔽和欺骗。除了数百个跟着御林军大统领的将士以外,其他人都得到了建兴帝的赦免,正在京都全力追捕那些叛乱者。

    御林军大统领最早伏诛,连皇宫都没有逃出去,就被御林军逼到了绝路。但御林军没能活捉他,他一见无路可逃,便以最快的速度刎颈自尽了。

    玉虚真人在龙泉宫里被白书夜下毒,他的不少弟子也被活捉。还有宫里的大批宫人,诸如庞公公之类,也连带着被牵扯了出来。

    建兴帝还怀疑不少朝臣官员也跟谢逸辰有勾结。因为谢逸辰现在要他传位给十八皇子,就说明谢逸辰在朝廷中肯定已经有了一定的势力,否则就算十八皇子登基谢逸辰辅政,没有朝臣愿意服从他们,谢逸辰光杆司令一个,也是当不下去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查之下,才知道竟然有将近四分之一的朝臣都是谢逸辰的人,遍布整个朝纲,其中甚至不乏一些重臣。这些人要么是谢逸辰安插进来的,要么被他收买、拉拢或者威胁,要么就是以其他的方式在他的控制之中。

    没有彻底清查,简直无法想象谢逸辰在京都已经拥有了如此之深广的势力。

    这些人的名字大部分是玉虚真人供出来的。对于玉虚真人的审问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他终于熬不住酷刑而松了口,供出了一切。

    第二次导致京都三分之一人口死于非命的瘟疫,是谢逸辰引起来的。他在南方疫区偶然发现有病人得的瘟疫不一样,寻常治疗没有效果,于是特意让人去研究这种新的瘟疫,加强了毒性和传染性,然后在京都散布出去。

    谢逸辰早就已经研制出瘟疫的解药,这时候让玉虚真人以得道高人的形象出现,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获取建兴帝的信任。在皇宫里面占据一席之地,可以自由地进出,并且还能把谢逸辰也假扮成弟子带进去。

    本身就听命于谢逸辰的那些官员,大都是在这场瘟疫疫灾之后,以各种方式被安插进来的。皇宫里的很多宫人也是如此。

    那时候朝野上下一片混乱,很多位置都因为人们的病死而空缺出来,建兴帝为了尽快稳住朝政的运转,急急忙忙地补充了一批新人上去,也没来得及慎重考核严格管理,这就提供了大量的可趁之机。

    玉虚真人获得建兴帝的信任之后,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跟很多朝臣宫人也有往来,再次创造了不少机会,以至于越来越多的朝廷势力被一点点侵蚀。

    可想而知,建兴帝得知这些事实真相之后,雷霆大怒,下令将那些跟谢逸辰有勾结的官员臣子全部抓起来,毫不留情地斩首。

    玉虚真人只供出了一部分人的名字,但建兴帝盛怒之下,不分青红皂白,但凡有一点牵连的官员,全部被卷了进去,大开杀戒,血洗朝纲。

    但谢逸辰却一直没有被抓到。他自从离开龙泉宫之后,就不见了踪影。后来在玉虚真人的腾云宫里发现一条地道,直通往皇宫外面的一栋民宅里。应该是玉虚真人在宫里的时候,借助他的特权便利,修建的这条地道

    地道里有大量的足迹,显然谢逸辰和不少人都从那里逃出了皇宫,但到了外面之后就失去了踪迹。当时建兴帝的圣旨还没有传到驻守京都的御林军那里,谢逸辰要连夜出城离开京都,还是很容易的事情。

    建兴帝立刻在全大元下了通缉令,布下天罗地网追杀谢逸辰,不论死活。

    宁霏觉得单是这种撒网式的通缉令,恐怕还远远不够。从谢逸辰这一年多以来的所作所为来看,他的背后应该是有靠山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