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 师父的烂桃花
    十月,进入深秋,天气渐渐转冷。

    瘟疫平息下来后,在皇陵待了一年多的谢明敏回到京都。

    她守皇陵的时间原本是一年,但六七月时京都瘟疫正是最烈的时候,没法回来,所以只好在皇陵多待了几个月。

    建兴帝一年多没有见到谢明敏,原先对谢明敏那一点因为蒋皇后和谢逸辰连带的不喜,也随着谢逸辰的死而早就烟消云散了。

    谢明敏在皇陵守了一年多,过得清苦无比。她从小金尊玉贵地娇养着长大,从来没过过这种苦日子,从皇陵回来,整个人瘦弱得跟纸片一样,苍白单薄,脸上带着憔悴的病容,仿佛风一吹就能被刮跑。

    建兴帝见到她这副模样,十分心疼,特地让她在宫里先休养几天,再回公主府。

    谢明敏见到建兴帝的时候,建兴帝的脸色也不太好,太医院的一个太医正在给他诊脉。

    谢明敏连忙问道:“父皇身体也不舒服?”

    建兴帝叹道:“大概是最近累了,总觉得精神有些不济。”

    他前段时间因为瘟疫的事情操心劳力,焦头烂额,长时间疲劳过度,现在天气冷了,渐渐就开始觉得身体不爽利起来。

    太医看了半天,还是只开出一些寻常的温补药材,建兴帝扫了一眼,没什么好气地让太医下去。

    “太医院的这群人就知道小心怕事,这都几天了还不见好,这样下去朕哪来的精神处理国事?”

    谢明敏劝道:“父皇别着急,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太医们不敢开猛药也是为父皇的身体着想,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建兴帝摆摆手,想了一想,吩咐苗公公道:“去请白神医进宫,就说朕想让他看看。”

    白书夜前段时间新婚燕尔,跟李长烟出京都度蜜月去了,这两天正好刚刚回来。

    接到苗公公传来的口谕,也不好拒绝。他单身的时候可以余孤云野鹤何天不可飞,高兴给皇帝看病就去看看,不高兴就一走了之,反正没人能拿他怎么样。

    但现在拖家带口的,李家人毕竟属于朝堂,远没有他这么恣意放纵,他既然娶了李长烟,就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该应付的还是得应付。

    想着反正等宁霏出嫁后,李长烟就要去漠北,到时候他肯定也会一起去,皇帝老儿想叫他也叫不到,于是暂时忍了这一次,跟苗公公进宫。

    龙泉宫里,谢明敏仍然跟建兴帝坐在一起,见到白书夜进来,睁大了眼睛。

    “这位公子……就是白神医?”

    白书夜也十分意外:“姑娘原来是皇室中人?”

    建兴帝望着两人:“你们认识?”

    谢明敏低下头,脸上隐约透出一点红晕:“儿臣在从皇陵回来的路上,遇到一群劫匪,是白神医救了儿臣。”

    瘟疫的肆虐尽管已经过去,但很多百姓的生活都因此而陷入困境,所以现在京都和郊外的偷盗抢劫者仍然比比皆是,御林军和五城兵马司管都管不过来,极为猖獗。

    谢明敏去守皇陵,随行并没有带多少护卫,从皇陵回来的时候,半路上被一群劫匪拦下了。

    这时候也是白书夜和李长烟度完蜜月返回京都的时候。当时李长烟正好不在,白书夜不知道谢明敏是谁,见到柔弱女子路遇凶徒,随手就上去救了她。

    谢明敏本来想要对他表示感谢,但当时白书夜急着去接李长烟,救了人就把人撂在那里自己走了,谢明敏没来得及表露自己的身份,连对方是谁都没来得及问,还觉得十分遗憾。

    现在意外地再一次见到白书夜,让她又惊又喜。

    “哦?”建兴帝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那你明天可得好好谢谢人家。白神医就住在京都。”

    谢明敏仍然低着头,脸上的红晕更深了:“是,儿臣之后一定上门拜谢。”

    建兴帝又对白书夜介绍道:“这是朕的女儿,安贵公主,刚刚去皇陵为亡母守孝了一年回来。没想到现在京郊的匪徒如此猖狂,幸好有白神医相救。”

    白书夜一听安贵公主这四个字,脸色微微一变。

    他之前听宁霏说过,蒋皇后的女儿,谢逸辰的妹妹,封号就是安贵公主。

    他顿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也是宁霏的仇人之一,居然被他给随手救了,早知道就该把她废了再扔给山匪,山匪不要的话他倒贴都行。

    但他这时候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僵硬地呵呵干笑了一声:“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公主的谢意草民心领,不敢劳动公主上门拜谢。”

    建兴帝揉了揉太阳穴:“朕最近也不知是出了什么问题,这段日子总觉得身体乏力,精神不佳,处理起政务来也十分吃力。太医院的太医们也看过了,好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起色,所以请白神医进宫给朕看看。”

    白书夜坐到建兴帝对面:“请皇上伸出手来,给草民诊脉。”

    他搭上建兴帝的脉搏,仔细诊了半天后,在看不见的地方抽了抽嘴角。

    建兴帝这并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完全就是因为年纪大了,受不了长时间的劳累和压力,所以现在精神不振,又不像年轻人那么活力旺盛,不可能一下子恢复过来。

    一句话,老了,不中用了。

    但他当然不可能把这句话说出来。只道:“皇上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过度劳累所致,平时注意休息,尽量放松精神,忌饮酒、辛辣、熬夜、动气等等,调养一段时间只会恢复。皇上若是觉得着急的话,可以开一些温补提神的药材,不过要适度,毕竟是药三分毒,能靠调养的就尽量不要吃药。”

    太医院的太医们开的大概也是这类药,效果肯定不能立竿见影,但这么开药其实是对的。要想让建兴帝一下子就恢复生龙活虎的状态,要么是返老还童的仙药,要么就只能是兴奋剂了。

    建兴帝听白书夜也是一样的说法,叹了口气。连白书夜都这么说,看来是没有办法,只能慢慢养着。

    这时,谢明敏在旁边捂着嘴咳嗽了两声。

    建兴帝看向她:“敏儿身体也不舒服?”

    谢明敏眉头轻蹙,虚弱地低声道:“儿臣在皇陵的时候落下的一点小毛病,不碍事的。”

    建兴帝看她那样子,哪里真的相信没事,对白书夜道:“白神医既然在这里,也顺便帮安贵看一看吧。”

    白书夜没法推辞,极其敷衍地给谢明敏搭了一下脉,碰没碰到她的手腕都感觉不出来,然后道:“公主也不是什么大病,应该是长期营养不良,加上受寒导致的体虚。在膳食上多加补充,并且注意保暖就可以了。”

    他真想说公主您得的是天下绝无仅有的珍稀绝症,想要保住性命,除非每天吃一吨屎下去。

    但现在不是他能整谢明敏的时候。太医院还有那么多太医,总不会全是傻子,谢明敏其实屁事没有,就是身体虚了点,回来好好吃几顿就行了,哪来的什么怪病。

    给两人都看完了病,白书夜就想走人,但谢明敏还缠着他说这个问那个,一点没有要放他离开的意思。

    白书夜现在是连看都不想看见谢明敏,不管她问什么,一概“哦”或者“嗯”或者“是吗”,一句话把天聊死。

    但谢明敏极其顽强,天聊死了无数次,她都能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挑起话头来,然后再次一句话被聊死,然后前赴后继地再接上下一个话头,不管这对话听上去有多么尴尬。

    最后还是建兴帝先听不下去这种强行尬聊。他记得十几年前见到白书夜的时候,对方还是个潇然洒脱风采飞扬的翩翩少年郎,跟人侃起来能够几个时辰都不带停的,不至于人到三十了就一下子变成话题终结者。估计是自己有什么急事,所以没那个心思跟谢明敏在那里闲聊。

    他自己也有点累了,便道:“好了,朕想休息了,没有其他事情,安贵你也回去早点歇着吧。苗顺,送白神医出宫。”

    谢明敏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但建兴帝已经发了话,她不可能强留白书夜下来。

    白书夜如遇大赦,立刻逃也似地跟着苗公公出了龙泉宫。

    回到白府之后,他把这事告诉宁霏,宁霏啧了一声:“师父,你这才刚成亲多长时间,桃花不来则已,一来就扎着堆来。谢明敏明摆着是看上你了。”

    按理来说她现在本来应该管白书夜叫爹。白书夜尽管以前对她这个从师父变成爹的称呼心心念念得很,但那也是因为李长烟的缘故,等宁霏真的开始叫他爹,还没叫几声他就受不了了:“停停停,叫爹太特么显老了,我还是一风华正茂正当盛年的大好青年,什么时候冒出你这么大的女儿了?在别人面前叫爹,私底下继续叫师父!”

    要知道这家伙以前在收她和灵枢为弟子的时候,连叫师父都不大乐意,非逼着两人叫他哥。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李长烟不在意,宁霏也不在意。反正对她来说叫什么都一样,她和白书夜之间血浓于水的关系,不会因为一个称呼而改变。

    谢明敏居然看上了白书夜,这让她颇有点意外,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白书夜实际年龄不小,但看过去最多只有三十来岁,容貌妖孽,武功高强,还有神医之名,对于女人来说,英雄救美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套路。

    谢明敏的驸马杨昕变成那个样子,从谢明敏对他的厌恶程度来看,她肯定已经很长时间连碰都没碰过杨昕了。

    她身为公主,顾忌身份,又不可能去找其他男人。二十好几的女人,空虚寂寞冷了好几年,看到一个合眼缘的,第二春的春心很容易就萌动了。

    白书夜头疼:“这算什么烂桃花……这古代连个照片都没有,我要是认得她的话,当时也不会上去救她。现在怎么办?”

    以前他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不知有多少大姑娘小美人心折于他的风采——不说话时候的风采,主动来投怀送抱。

    但这些大部分都是普通江湖女子,他那时候无事一身轻,又没有老婆,自然能轻轻松松地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现在他已经是有家室的人,而且谢明敏身份特殊,是受建兴帝宠爱的公主,还是宁霏的仇人,他还真没碰到过这种烂桃花。

    宁霏耸耸肩:“这有啥怎么办的,你在皇宫里就不该故意跟她尬聊,平时跟娘说话的时候都是怎么说的,照样一顿怼怼回去,保证她对你的所有念想从此幻灭。我相信你单身三十几年的实力。”

    白书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