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不一样啊 (五更,求点...哎!)
    ,精彩小说免费!

    我从一个社会小青年,茁壮的成长为了一个牛逼人物。要是放在以前,顶多就是打个架,斗个殴,但是像这种心理博弈逗恨我还真的是第一次。

    我搬回了一局,反而是这个带头的陷入了困窘。

    这人强忍着想要看看四周的冲动,但最后他下意识的抛了一眼周围的情况还是出卖了他。

    他已经输了一半了,起码在气势上,我的勇气大于他的底气。

    “小子…”就在他刚要开口的时候,有人从酒吧外面进来了,然后趴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佩服,佩服…行,我们惹不起你,我们走…”听完进来人的话,这哥们冲我伸出了大拇指,随后带着人就离开了。

    “呼…”我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是松懈了不少。

    虎蛇帮给的压力太大了,那些人,明显不是昨天那群乌合之众。

    “你…你吓死我了…”暮雨眼睛红了,在我身上打了一下。

    “哦…”我一阵的吃痛,身上的伤本来就裂开了,加上这一下,可真的要了亲命了。

    “没,没事吧…”暮雨见我是真的痛,有些心疼的看着我。

    “有事啊!我们又得大逃亡了…”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嗯…”暮雨点了点头,然后扶起了我。

    从正门大摇大摆走的,其实我也不想这样,而是怕后门有人堵我们,这样反而是最安全的。

    还好没有人,随后我们打了一辆车,去了下一个区域。

    没有固定的住所,每天都会穿梭在街道中,这种感觉太特么的真实了,真实的可怕,我生怕会从什么地方跳出来一个老外,然后用枪指着你的头说:“goodbye…”。

    ……

    美国式的高中,我第一次接触这种地方,给我的印象是,尼玛的,这才是高中。

    环境优雅,建筑风格独特,我甚至可以拿这高中和我们的大学做比较。

    遇到了,就进去了,算是偶然吧!也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保住狗命要紧。

    学校有人看管着,和中国差不多,有门卫,负责这里的安全。

    “这地方怎么这么安静?学生呢?”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美国高中六月份结业,九月份才开学,现在是放假时间…”暮雨说道。

    “卧槽,太不公平了,他们居然还有假期…”我愤愤的说道。

    “你上学的时候不也是有假期吗!”暮雨反驳了我一句说道。

    “假期?哈…你又不是没去过我的学校,你也看到了,巴掌点的地方,几乎都用来上学了。我们那时候,放假的日常就是上学…”我笑着说道。

    “我们也是啊!游泳班,学习班,钢琴…”暮雨想了想说道。

    “no…”我摇了摇头。

    暮雨是北京的孩子,而且后来更是在国外深造,她不会懂我们乡下的娃是怎么上学的。

    “不是吗?”暮雨看着我问道。

    “你们是兴趣班,我们不一样,我们放假是补课,补学过的东西,整天的学。上午数学英语,下午物理化学…老悲惨了。”其实我还真的没怎么经历补课,当时我的成绩还算挺好的,但是,我说的也都是事实,学校就那样。

    “哈哈…那不都学傻了吗!”暮雨笑着说道。

    “可不是,不过现在比以前更严重了,幼儿园的学小学的课程,小学的学初中课程,然后初中的学高中的…”我有些感叹的说道。

    我们生在了一个没有童年的时代,但这不是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没有成绩,你就仿佛没有了一切。

    我曾看过一篇报道,一个高中生,因为成绩差被各种讥讽,最后…她留下了一封遗书,选择了离开这个陌生的世界。

    “然后高中就开始玩,把九年义务教育玩回来…”暮雨开了一句玩笑说道。

    我愣了一下,虽然暮雨这句话是玩笑,但是听起来却那么的刺耳。

    确实,九年的严厉,完全比不上三年的叛逆,很多人都是小时候没玩过,然后最后毁在了学习的路上。

    “可怜啊!”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没想到被欺骗了近三十年才反应过来。

    当初要是自己也松懈了,那会不会也被人嘲笑,甚至…

    我遇不到初晴,遇不到苏秦,遇不到暮雨…

    这个世界发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只是我们忘记了最初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的原因而已。

    “美国的学校很有意思…”暮雨笑着说道。

    “额?”我看着暮雨,美国对于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

    “就拿高中来说,同样是人生的转折点,但是学校会对学生的未来进行规划,比如,为想要升学的学生做准备,为一些不想升学而选择就业的学生打下就业基础。”暮雨说道。

    我愣了一下,差别还不是一般的大,甚至特么的天翻地覆啊。

    从我上初中开始,我的老师每天会让我们背一段课前词,虽然很多件不背了,但是突然间,那些词我全都想起来了:为了出人头地,努力学习,考上好的高中,然后上最好的大学,赚更多的钱…

    听完暮雨的话,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好嘲讽。

    “天壤之别啊!仿佛以前被蒙在鼓里。可是,现实就是上学有出路,不上学,除了饭店,还能做些什么?”倒不是我感慨,只是真的是这种情况。

    这算不算是一种可悲?算不算一种可怜?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可现在,有才也要有个证。

    暮雨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一点。

    她做过高层,我也做过高层,都明白这个道理。

    公司来人了,肯定是先看证,然后再看经历。

    我们撬开了窗户,跳进了教室。

    班级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我顺手摸了一把椅子坐下了,总算是可以休息休息了。

    不过在这一瞬间,我仿佛听到了学生们朗诵诗歌的声音。

    令人怀念,让人感慨,那个年代,即使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还是让人无法忘怀,甚至在坐上桌椅的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同学们的欢声笑语。

    真正的青春,应该是从高中开始的吧。

    “冯一…”暮雨轻声的叫着我,然后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